第一千零九章 大喜过望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03-11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朱瞻基昨夜突然去找太冇子,其实根本没安好心。他已经想到,要想让皇上收回成命,只能是自己以储君之尊冒犯龙颜,不顾一切替柳升担保。可要是一旦王贤的保证不能兑现,柳升一个月内毫无进展,自己的处境就麻烦了。

朱瞻基昨日出宫回府后,想来想去,想到了太冇子,如果太冇子能代替自己出这个头,效果要远胜自己。而且就算柳升毫无进展,太冇子遇到危机,以他父子今日的关系,必定牵连不到朱瞻基,对太孙殿下来说,反倒有好处。

在朱瞻基看来,太冇子和自己一样,都有不顾一切阻止冇汉王出山的强烈动机,而且以太冇子的性格,只要认定了,就一定会做到。果不其然,朱高炽见他不肯担当,便站出来,替他抗下了此事!

只是没想到,太冇子居然对他的心思洞若观火,此刻一语道破,难免十分尴尬。朱瞻基只好装作不懂,扶着太冇子坐上马车,便逃也似的走掉了。

赵王府,貌美如花的小太监伺候赵王更衣,赵王眉头紧蹙,一动不动想着心事。今日太冇子用储君之位替柳升保住了钦差的位子,实在大出赵王的意料。他想到太冇子会对冇汉王出山取代柳升反应强烈,却没想到反应竟如此强烈,竟然豁上命也要阻止冇汉王出山!

“难道,那柳升真有什么必定破敌的妙计不成?”赵王轻轻摆弄着发丝,自言自语道:“居然让我那大哥,拼上自己的储位,也要替他争取一个月时间?”

“太冇子殿下这手可真蠢,要是冇汉王殿下和唐长老那边按兵不动,柳升一个月肯定没戏。”旁边心腹太监良仁抿嘴笑道:“到时候,倒要看看太冇子如何收场。”

“嗯!”赵王眼前一亮,赞许的看一眼良仁道:“说的不错,我那二哥和白莲教只要商量好了按兵不动,互为犄角,以柳升如今的实力,是绝对无法获胜的!更不用说速胜了。”

就算柳升神兵天降,以少胜多,将白莲教打得溃不成军,冇汉王只要派军队从背后轻轻捅一刀,柳升的攻势立即就得溃散下来。因为有冇汉王军的存在,柳升根本不可能一个月内打败白莲教!

但这一切有个前提是,冇汉王不能和白莲教打起来,一旦两家要是自相残杀,就什么都有可能发生了!

想通了其中的因果,赵王兴冲冲把手一挥道:“快,送信给我二哥,告诉他,无论如何都要忍一个月!一个月内,绝对不能和白莲教打起来!”

“是。”心腹太监赶忙出去传信。

只要一想到一个月后,可能发生的事情,赵王殿下便心情大好,高声说道:“香汤好了吗?孤要洗澡!”

北京距离乐安州九百里,加急文书不用两日便到。此刻,冇汉王殿下收到了昨日赵冇王写给他的那封亲笔信。

冇汉王盼这封信已经好久了,一接过来便赶忙撕开封口,掏出带着香气的信纸,展开一看,便见一行熟悉的字迹:

‘仲兄钧鉴:幸不辱使命,天使不日即到。昆弟顿首拜上。’

“哈哈哈!”冇汉王将那一行字反复看了三遍,放声大笑起来道:“老三,好样的!”

一旁的韦无缺和朱瞻坦等人接过信传看起来,每个看到信的人都面带喜色,他们终于等到了想要的结果!

冇汉王殿下重赏了信使,又让人带他下去吃酒席,待银安殿中再没了外人,冇汉王和他的臣下们爆发出能掀翻屋顶的狂笑声!

由不得冇汉王一伙人不欣喜若狂啊!从半年前开始苦心谋划、惨淡经营,为的就是皇上重新启用冇汉王的这一刻!

这一刻之前,所有人的神经都紧绷着,就连冇汉王都收敛了脾气,唯恐被抓到一点错处,坏了自己的大事!所以,当初临淄方面来求援,冇汉王只派了三千人马前去支援,就是担心露出的兵力太多,引来朝廷猜疑。

后来,朱瞻坦在临淄城下吃了闷亏,损失了上千将士铩羽而归,疯了一样想要带领大军杀回去,冇汉王也没有同意。小不忍则乱大谋,一切都要等到目的实现再说!

这里面,忍得最辛苦的就是冇汉王本人,以他飞扬跋扈的暴躁性子,能一直忍到今天,简直就是个奇迹!

好在,忍耐终于没有白费,冇汉王终于等来了想要的结果,那么接下来,自然是有怨报怨,有仇报仇了!

“父王!”朱瞻坦头一个按耐不住道:“儿臣请命,亲率大军攻取临淄,我定要将临淄城杀个鸡犬不留,让他们知道我冇汉王军的天威!”

“可以!”冇汉王点点头,目光缓缓扫过众将,无尽豪迈道:“不仅要打临淄,还要打广饶、寿光,趁唐天德还不知情,全力出击,抢占一切战略要地!等旨意一到,孤便亲率大军,直取青州,灭此朝食!”

“得令!”众将士气高昂,轰然应声。

冇汉王便当场点将,命王斌等数员大将,率三万兵马跟随世子攻取临淄,一旦临淄城下,便立即分兵三路,一路驻守临淄,一路占领广饶,一路进取寿光!

这都是已经反复推演过的计划,众将早就烂熟于胸,得令之后,便下去分头点兵!那厢间,兵马粮草早就备齐,连夜便可出发!

银安殿中,只剩下冇汉王和韦无缺两个,两人相视微笑,都有一种满足的疲惫。

“韦先生,这半年全亏了你谋划,本王真是对你刮目相看!”朱高煦头一次向韦无缺竖起了大拇指。

“王爷同样让在下刮目相看。”韦无缺笑笑道:“以今日王爷之沉稳,大业可期啊!”

“哈哈哈!”朱高煦放声大笑道:“孤要真是能成就大业,你就是我的姚广孝!”

“那是在下的荣幸。”韦无缺淡淡一笑,便敛住笑容道:“不过,我这心中总感觉有些不踏实。”

“怎么?”朱高煦愣一下,旋即笑道:“放心,我那三弟虽然男不男女不女,但行事素来缜密,他说没问题,就是没问题了!”

“按说是这样,可是旨意没到王爷手中,我这心就总是放不下。”韦无缺仔细想一想,叹口气道:“我明白了,是因为一直没有找到王贤,”说到这儿,韦无缺已经满嘴苦涩道:“这家伙只要一天没死,我就一天放不下心来。”

“哎,不要像惊弓之鸟一样嘛……”朱高煦把手一挥,笑道:“那家伙就算还活着,也成了地道里的老鼠,休想再翻起风浪来!”

“但愿如此吧……”韦无缺嘴角泛起一丝苦笑,点点头,不再絮言。

“好了好了,你得赶紧把本王的誓师大会准备好,”朱高煦笑看着韦无缺道:“旨意一到,本王便誓师出征,直取青州城!”说着压低声音道:“出征之后,本王会先去济南,接管柳升的兵马,一切都安排好了吧?”

“王爷放心,万事具备,只待东风了。”韦无缺笑着点点头。

“放心!老三会用八百里加急,将圣旨送过来。”朱高煦掐指一算道:“今儿是例朝的日子,早朝之后旨意便会发出,算起来明日午时,最晚未时,旨意便会送到孤的手中。”

“在下知道冇了,不会耽误王爷的大事。”韦无缺点点头,领命出去,筹备明日的誓师大会。

所有人都离去了,朱高煦看着银安殿外,漫天灿烂的红霞,胸中不禁豪气万丈!

当天夜里,乐安城灯火通明,全体军民都被动员起来,筹备翌日的誓师大会。满城军民一直热火朝天忙到天亮!等到旭日出东方,金光照九州时,一个令人振奋的好消息传来——昨天夜里,世子殿下已经率大军克复了临淄,现在大军正按计划分兵直取广饶和寿光!

“好好!”冇汉王神情大振,开怀大笑道:“旗开得胜,是天大的吉兆!本王大业可成啊!”

众将领也一个个神情振奋、摩拳擦掌,恨不得立即率兵出征,替王爷夺下整个山东!

到了午时,青州城南门外,两万名全副武装的冇汉王军士兵,在城门外的空旷地面上整齐的列成三队,凛冽的西风中,所有官兵纹丝不动,目不转睛的注视着前方。

前方城门楼上,数百名身穿红袍、手持杏黄旌旗的侍卫,拱卫着一身金甲、恍若天神下凡的冇汉王殿下!冇汉王身后,是韦无缺、朱恒等文武属官,甚至连成了独臂的马忠也在场,所有人肃容而立,只待信使到来。

确切消息,京中赶来的八百里加急,已经到了青州城外数十里,随时都会抵达城下!

“来了!”朱高煦身边的太监侯泰,一直翘脚向远方眺望,终于看到十余骑兵踏起一线烟尘,从远处迅速逼近。

看着越来越近的信使,朱高煦感觉所有的血液都涌到心口,他紧紧攥着双拳,勉力平复下冇激动的心情。

“乐班,愣着干嘛……”侯泰跺跺脚,乐班的一干人等赶忙奏响了悠扬的锺鼓乐声,冇汉王朗声大笑道:“诸位,随孤下去迎接天使!”

“遵命!”众文武齐声应道,便跟在冇汉王左右,亦步亦趋下了城楼。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