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零八章 父与子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03-10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第二天候朝时,消息灵通的王公大臣,已经听说了冇汉王将取代柳升,成为山东平叛的总督王。而当消息从小灵通们的嘴巴传出去,让更多人得知后,西苑门外登时就炸了锅!负责早朝秩序的御史,喊破了嗓子让大伙静一静,都没有一个理会的。

所有人都毫不掩饰脸上的震惊、沮丧、惊恐,抑或是惊喜,他们大声议论着冇汉王竟然又要东山冇再起了,猜测着未来的局势发展——身处京冇城朝廷的大人们,就是高屋建瓴,所有人都很清楚,白莲教只是冇汉王重新登上舞台的垫脚石!恐怕冇汉王平叛之后,山东将永远都是他的独立王国!

说来说去,至少有一点是王大臣们的共识,那就是太冇子危矣,太孙危矣,虽无近忧,必有远虑!

突然,西苑门外次第安静下来,因为王公大臣们看到太冇子殿下和太孙殿下次第下车,出现在众人面前。

“拜见太冇子殿下,太孙殿下!”众大臣赶忙行礼如仪,只是有些人的目光中似乎有些幸灾乐祸的意思。

朱瞻基向众人点点头,赶忙上前扶住朱高炽。朱高炽看一眼朱瞻基,见他眼圈乌黑,低声问道:“想好了吗?”

朱瞻基有些吃力的摇下头,没有说话。

太冇子也没有再说话,在朱瞻基的搀扶下缓缓来到自己的位置站立。

这时候,西苑内钟鼓齐鸣,西苑门缓缓敞开,大臣们便赶紧整肃仪容,垂手列队,鱼贯进入宫门,在昭和殿丹墀下按班次站好。三大殿落成前,朱棣就在这里临朝听政,三大殿刚启用,就被烧毁了,上朝的地方自然又搬回了西苑……

响鞭之后,仪仗齐备,韶乐声中,皇帝升座。

一番缛节之后,大臣开始奏禀要务。其实国家机器发展到了明朝,每日里汇总到中冇央的事务何止千件,如果都需要在早朝禀报皇帝,皇帝就是累死也干不完。所以绝大多数常规政务由六部处理,军国大政则由皇帝在内宫召集相关大臣小范围讨论。至于早朝,早已经变成了一种代表天子治理万民的仪式,只有最重大的事情,才会在早朝上讨论。而且是象征性的讨论,因为早在早朝前,皇帝便已经和近臣拿定了主意……

这天早朝,先是工部尚书宋礼出班,禀报皇帝,工部已经拟出重修三大殿的设计预算方案,敬请皇帝御览。朱棣自然早就知情,神情郁郁道:“念。”

于是宋礼便将奏折当朝念出,当听到工程造价约三千万两白银时,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冷气,然后齐刷刷看向瘦骨嶙峋,须发皆白的夏元吉。

朱棣耐着性子听完奏折,果然问夏元吉道:“这些钱,何时能筹到?”

“回禀陛下,至少三年。”夏元吉神情平静道:“需要三年时间,才能将前期的款项筹冇集到位。”夏尚书早就私下里和皇帝争得不可开交,三年之后再动工,是两人达成的妥协,此刻不过是照本宣科罢了。

“也就是说三年后才能开工?”朱棣神情恹恹道:“朕起码得六年时间,要在这里上朝了?”

“是。”夏元吉点头,缓缓道:“皇上也知道,国库寅吃卯粮,八方民力疲惫,户部和工部用三年时间筹款备料,已经是十万火急,不能再快了。”

“那就这样吧……”虽然是意料之中,朱棣还是心头火起,脸上浮现出浓重的戾气,重重一拍龙椅道:“这都是白莲妖人带来的无妄之灾!那佛母烧我宝殿,白莲教乱我山东,如今仍旧逍遥法外,甚至建国称王,是可忍孰不可忍!”说着朱棣声调提高,厉声喝道:“朕定要将其碾为齑粉,方泄我心头之恨!”

听了皇帝的话,赵王瞥一眼新任兵部尚书赵羾。

“启奏皇上,”赵羾赶忙出班禀报道:“安远侯柳升畏敌怯战,抗旨不遵,如今已过十日,却仍按兵不动,臣请严惩,以儆效尤!并遣骁勇善战王大臣代之!”

“赵尚书,你别胡说!”阳武侯薛禄不干了,指着赵羾道:“安远侯并非抗旨,而是有不同的作战方案罢了!”

“是啊,”朱勇也接话道:“安远侯已经禀明皇上,希望再宽限一个月,还立了军令状,一个月后必定旗开得胜,怎么能算抗旨呢?!”

“这……”赵羾一时语塞,忍不住瞥一眼赵王。

赵王也是暗暗皱眉,他没想到这帮公侯昨天在上书房不吭声,今日早朝却一起发难开了!

转念一想,赵王就明白了这帮老狐狸的意图。昨日皇帝在气头上,他们怎么劝都适得其反,不如等上一夜,待皇上冷静下来,再劝说不迟。

不过赵王也不怎么担心,因为旨意已经拟好、用印,以皇帝刚愎自用的性格,是万万不会朝令夕改的!于是他抿着嘴,向赵羾微微摇头,示意他稍安勿躁,看戏就是。

“朕之前给他的时间已经够多了,”果然,朱棣开了腔,只见皇帝一脸阴沉道:“况且朕的旨意写得明白,限他十日内出兵,否则让贤。如今他既然仍按兵不动,就必须退位让贤!”

“皇上,请三思啊!”朱勇硬着头皮劝道:“所谓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,有时前线的情况,只有前线的将领最清楚,或许一个月后,山东的局面会出现大变局也说不定!”

“哼!”朱棣冷哼一声道:“你也说是‘也许’,那朕还说也许不会出现呢!”说着一脸不快道:“朕不是不通情理之人,如果柳升言之有理,朕岂会不考虑他的主张?可是那厮只字未提原因,就敢抗旨不遵,还让朕再等一个月!也太不拿朕当回事儿了吧!”

朱棣和两个公侯对话时,太冇子定定看着太孙,朱瞻基却只使劲低着头,根本不抬头和太冇子对视。

“皇上!”薛禄赶忙道:“柳升没有说原因,一定有他不能说的道理。或许他的法子,一旦被人知道了,就不灵了也说不定……”

“说不定,说不定,”朱棣粗暴的打断薛禄,沉声喝道:“你敢用人头担保?一个月后就能赢?!敢吗?!”

“这……”薛禄愣一下,硬着头皮道:“为臣敢。”

“你敢也没用,你的人头比起朕的山东来,分量轻如鸿毛!”朱棣黑着脸道。

“再加上儿臣的人头如何?”皇帝话音未落,一个温冇厚坚定的声音响起。

众大臣循声一望,不是太冇子殿下又是哪个?!

“你?!”见太冇子开口,朱棣愣了一下,这半年多来,太冇子实在太安静,以至于皇帝都要遗忘了他的存在……

众大臣也目瞪口呆,万万没想到太冇子殿下会在这个节骨眼上罕见发声!

赵王眼中终于现出一丝慌张,他紧紧咬着下唇,怨毒的看着太冇子。

只有太孙殿下依然低着头,如果从下往上看,就会看到他明显翘起的嘴角。

昭和殿前针落可闻,只有风吹过旗帜的沙沙声。

“你是什么意思?!”见太冇子蹦了出来,朱棣神情阴沉的可怕,冷冷质问道:“要是一个月后,柳升不能取胜,你让朕亲手杀掉自己的儿子?你自己活腻了,朕还不想担那个骂名。”

“儿臣一定不会冇,因为我坚信柳升一定会大获全胜!”朱高炽不卑不亢道:“如果柳升到时不能取胜,不用父皇动手,儿臣自己了结自己就是!”

“这可是你自己说的。”朱棣像毒蛇一样,死死盯着太冇子。

“是。朝堂之上,儿臣必不敢儿戏!”太冇子点点头。

众王公大臣都听傻了,实在想不到这场朝会居然出现这等疯狂的局面——太冇子殿下居然用自己的性命替柳升担保,而皇上居然似乎有答应太冇子的意思!

“太冇子殿下,慎言啊!”蹇义惊呆了,顾不上礼节,马上出班大声道:“请立即收回方才的话!”

“是啊殿下,这些话说不得啊!”众王公也纷纷劝说道。

“诸位不必劝,孤心意已决,劝也没有用。”太冇子殿下却只摇摇头,并不理会众人的劝说。

“既然如此,朕不能不遵太冇子殿下的旨。”朱棣最痛恨太冇子这副圣人模样,咬牙切齿道:“要是柳升一个月后还是不能取胜,朕也不要你的性命,把你储君的帽子摘下来顶罪就成!”

“啊!”众大臣目瞪口呆,心说这不比要了太冇子的命还厉害?

“本当如此。”太冇子却点点头道:“妄言轻信,不配为人君,父皇正可趁此另择高明。”

“好!”朱棣一拍龙椅道:“就这么,一言为定!”

“遵旨!”不顾众臣拼命劝阻的眼神,太冇子点头奉旨,退回原位。

剩下的朝会索然无味,各人都想着各人的心事……赵王看看太冇子,看看太孙,又看看朱棣,突然像明白了什么,一直紧蹙的眉头舒展开来,嘴角挂起了讥讽的笑。

众大臣满腹担心的看着太冇子,朱高炽却像没事儿人一样,不动如山立在那里。等到下朝时,朱瞻基赶忙过来搀扶父亲,太冇子任由他搀着走出西苑宫门。上车之前朱高炽轻声说一句:“这下,随你愿了吧?”

朱瞻基登时浑身发烫,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——原来太冇子早就看透了他的心思!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