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零七章 唯一的办法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03-09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太孙府和东宫的距离不算太远,盏茶功夫便到了,但朱瞻基分府之后,回来的次数并不太多。

这还是他母亲太冇子妃张氏,一干弟弟妹妹都已经抵京入住东宫的原因,当初他母亲还没到北京时,他根本就不踏足这里一步!

是以东宫的侍卫,看到太孙的车驾都十分惊喜,守门太监赶紧进去禀报太冇子妃,说太孙回来了!

彼时太冇子和太冇子妃正在莳花厅用晚膳,太冇子妃闻讯先是一喜,旋即又沉下脸,淡淡道:“至于吗?嚷嚷什么?他爱回来不回来。”

“哎,是……”守门太监知道这是因为太冇子也在场,太冇子妃要照顾太冇子的感受,便低下头,悄然退了出去。

“……”太监一出去,莳花厅里一阵沉默,太冇子胡乱扒了两口饭,便搁下碗,扶着桌子想要起身。

张氏的手却按在了太冇子的胳膊上,太冇子皱眉看向太冇子妃,却见她眼里满是乞求。

太冇子素来与张氏相敬如宾,张氏也从无逾矩之举,此刻做出如此举动,自然在心里压抑太久,实在是已经忍不住了。

“殿下,还要和他置气到什么时候?”张氏眼里已经有了泪花,轻声哀求道。

“哎……”太冇子叹了口气,终究还是坐了下来。

这时朱瞻基进来,看到父母坐在桌旁等着自己,赶忙一撩衣袍,跪了下来,恭恭敬敬道:“儿臣给父亲,母妃请安。”

“起来吧。”太冇子自然不会吭声,说话的是张氏:“你来干什么?”

“儿臣一是给父亲、母妃请安,二是……”太孙抬头看看太冇子,低声道:“来向父亲请罪。”

“不敢当。”太冇子哼一声,朱高炽宅心仁冇厚、性情温柔,但不代表他没有火气,尤其是对这个离心离德,公然和自己唱对台戏的儿子,太冇子实在是平和不起来。

“之前都是儿臣的错,儿臣知道错了……”对太冇子的反应,朱瞻基一点都不意外,低头请罪道。

“哼……”太冇子又哼了一声,还想说什么。张氏却接过话去,笑道:“好了好了,父子还有隔夜仇,既然基儿知道错了,殿下就原谅他这会吧。”说着瞪太孙一眼道:“要是以后再敢对你父亲不敬,就不要再进这个家门了!”

“儿臣知道了。”朱瞻基乖乖点头。

见他态度十分端正,张氏很是欣慰道:“用过晚饭了没?”

“未曾。”朱瞻基摇摇头。

“坐下来一起用膳吧。”张氏说一声,宫女见太冇子殿下也没反对,赶紧给太孙搬来椅子,添上餐具,又端来瓷盆洗手。

朱瞻基坐下后,刚吃了几口饭,太冇子便缓缓起身道:“孤用好了,去书房看书。”

“父亲。”朱瞻基赶忙将口中的饭菜吐在净桶中,起身说道:“儿臣还有要事请教。冇”

朱高炽身形顿了顿,便在两个太监的搀扶下,转到屏风后面去了。

“你先用膳,吃完了饭去书房就是。”张氏心疼儿子,见太冇子离去,赶紧拉着朱瞻基坐下,一边亲自给他布菜,一边微笑道:“你父亲嘴硬心软,知道他在这里,你吃不好饭,才会先离开的。”

“是,父亲向来疼爱儿臣,都是儿臣的不对。”朱瞻基低下头接着吃饭。其实他心里有事,根本吃不下去,但为了让张氏放心,朱瞻基还是大口大口的扒饭。

狼吞虎咽吃完一餐饭,朱瞻基便跟张氏说要去书房找太冇子,张氏巴不得这父子俩能好好谈谈,把误会解开,不要再继续冷战下去了。是以很痛快就放了人,而且还耳提面命嘱咐他,千万要收着脾气,不要再顶撞父亲了。

朱瞻基自然满口答应,暂时拜别了母亲,来到东宫书房门口。到了门口刚要敲门,朱瞻基的动作却停住了,他突然变得踯躅起来,似乎有些拿不定主意,到底该不该敲这个门。

“进来吧。”这时却听到里头太冇子的声音。

“父亲。”朱瞻基推开门,进去,便见太冇子手里拿着本书,两眼正看着自己。

朱瞻基束手立在炕前,太冇子持书坐在炕上,父子俩已经有一年时间没有这样单独相处过了,气氛难免有些尴尬。

“父亲,我们父子遇到大冇麻烦了……”最后还是朱瞻基轻声说道。

“你是说,你二叔要出山了?”朱高炽脸上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,只有秋日深潭般的平静。

“是。”朱瞻基略略有些吃惊,太冇子自从见疑于皇上,便一直大门紧闭,谢绝外客,似乎是充耳不闻窗外事的架势。但显然,太冇子殿下的消息,不是一般的灵通,几个时辰便知晓了那道才刚刚定下,还未发出的旨意。

但此刻不是吃惊的时候,因为当皇帝倾向于冇汉王时,朱瞻基和太冇子便又成了成败与共的关系,太冇子越厉害,对朱瞻基来说就越有利。

“不知父亲有何高见?”朱瞻基轻声问道。

“天要下雨娘要嫁人,谁也拦不住的。”朱高炽神情萧索道:“要是仲德在就好了。”

“仲德,”朱瞻基顿一顿,轻声道:“昨天让人给我捎了句话。”

“什么话?”朱高炽的双目登时就亮了,他使劲攥着书卷,极力控制着自己的冇激动。

“一共就八个字,”朱瞻基轻声道:“坚持一月,就有办法。除此之外,再没有只言片语了。”

“这就够了!仲德说得够清楚了!”朱高炽说着,皱眉看向朱瞻基道:“你既然昨天就收到仲德的信,为何今日不阻拦皇上的任命?”

“我拦了,”朱瞻基无奈道:“可是根本拦不住。”

“你没有尽力!”朱高炽把书往桌上重重一搁,再次按捺不住火气道:“上次就是这样,私心太重,浅尝辄止,一遇到阻力就缩头,你怎么变成这样了?!”

“我……”朱瞻基今天是来跟太冇子商量对策的,自然说什么都得受着。他强迫自己点头道:“父亲教训的是,可现在皇爷爷已经下旨,木已成舟,如之奈何?”

“旨意颁布了吗?”朱高炽抬起眼睑,目光锐利道。

“尚未。”朱瞻基摇头。

“那就还有希望!”朱高炽沉声道。

“可是皇爷爷圣意已决,而且亲口起草了任命我二叔的旨意,又怎么可能收回?”朱瞻基大摇其头道。

“是可以的,只要你能豁出去!”朱高炽淡淡道:“明日是上朝的日子,估计三位大学士应当会设法将旨意拖到朝会后再发出去吧。”

“是。”朱瞻基点点头,他没想到自己素来有些瞧不起的父亲,居然能如同亲见一般,猜到杨士奇等人的举动。不由大为好奇的问道:“父亲是如何得知的?”

“孤和他们共事十多年,还是可以猜到几分的。”朱高炽说的平淡,但言语中透出的分量,却压得朱瞻基有些抬不起头——他感觉太冇子似乎在说,小子,你现在倚仗的都是我的人!

“豁的出去?”朱瞻基轻声问道:“请父亲赐教。”

“把你最值钱的押上台面,”太冇子殿下沉声说道。

“我最值钱的……”朱瞻基想一想,面色煞白道:“就是这个太孙的身冇份了。”

“冇那就把这个身冇份押上,”太冇子看着朱瞻基,淡淡说道:“皇上不可能不给你赌一次的机会。”

“这……”朱瞻基都有些后悔来这一趟了,心说我这不浪费时间吗?他能有什么好主意?语气不禁有些不满道:“父亲,太孙的身冇份不是孩儿的私产,乃是我大明的国本,岂是可以随随便便用来赌博?”

“这种时候,不赌,怎么能争取时间?”朱高炽却淡定道:“不赌,怎么会赢?”

“父亲,”朱瞻基深感为难道:“情况确实万分危急,可王贤一个字都没多说,不知道他现在怎样,更不知他要做什么!孩儿在一无所知的情况下,如何敢孤注一掷?!”

“你能确定消息是王贤传给你的吧?”朱高炽瞥一眼朱瞻基。

“可以。”朱瞻基点点头。

“那就够了。”朱高炽看着有些陌生的儿子,一字一顿道:“就凭‘王贤’这两个字,难道还不能帮你下定决心吗?”

“这……”朱瞻基一时语塞,王贤确实从来没有让他失望过,自己也曾无比信任过他。但这次的赌注实在是太重太重,而且王贤之前又败得那么彻底,让太孙殿下怎么敢不闻不问,便将全部身家都压在他身上?

“你好好想想吧,”朱高炽有些疲惫的拿起书卷,缓缓道:“是谁一次次救你于危难,化不可能为可能,如果你连他都不能全然信任,这世上恐怕再没有你能信得过的人了……”

“儿臣知道了……”朱瞻基低下头,见朱高炽不再说话,便悄然拱手。

‘哎……’关上书房门时,朱瞻基听到一声叹息,也不知父亲是对如今的局面担忧,还是对自己感到失望。

当天夜里,朱瞻基彻夜未眠,一直坐在椅子上等上朝。东方天蒙蒙亮时,他终于下定了决心,自己和父亲终究是不同的,绝对不能感情用事!

至于最后的结果,朱瞻基并不担心,因为他太了解自己的父亲了…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