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零四章 称王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03-07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九月初八,是请黑先生看的黄道吉日。

这天天不亮,青州城的兵士全都早早出营,将直冲城门的大街清扫干净,又在街上扎起了一连串的彩楼。到了辰时,换上簇新军装,头戴斗笠、颈系青巾的五千精兵,开始在大街两旁列队,到了南城门,更是里外三层、层层警戒,手里还举着五颜六色的旗帜……为了壮大声势,唐封把能找到的旗子都搬出来了,连寺院的六色佛光旗都不放过!

青州城的百姓、教徒扶老携幼,聚集在警戒线外探头探脑,好奇的议论纷纷:

“这是要搞什么名堂?”有人疑惑不解。

“你不知道啊?唐长老要建国当法王了!”有人答疑解惑。

“啥?建国?啥国号?”

“听说是大宋!”消息灵通者摇头晃脑道:“这是当初林三爷祖上的国号,说起来朱元璋还是宋臣呢!所以说起来本教不是要建国,而是复国!”

“原来如此!”众人一片啧啧有声,又有人问到:“那到底是佛母当女皇呢?还是唐长老当皇上?”

“应该是唐长老吧?”消息灵通者也不太确定道:“听说佛母不在青州呢……”

“啥?”众人纷纷表示吃惊道:“这么大的事儿,佛母咋能不来呢?”

“可能是,佛母不管这些俗世间的事儿吧……”消息灵通者声音渐小,狠狠瞪一眼问来问去的人道:“哪来那么多问题,专心看热闹就是!”

辰时三刻,白莲教的一众大小头领,齐聚城门楼下。他们全都换穿了白色的长袍,头上戴着青色的乌纱帽,腰间系着青色的丝绦,这是黑先生专门为他们设计的官服。据黑先生所说,明朝属火,是火德。白莲教白莲生水中,自然属水,是水德。水能克火,正说明取代明朝者是本教!所以官服宜用青白二色。

王贤担任司礼官,也穿了一身白色长袍,立在正堂门前,面带讥讽的微笑,看着这些穿戴整齐,浑身不得劲的家伙,兀然想到一个词,沐猴而冠。不过他很快收起了轻蔑,转而一本正经的带着这群家伙,开始进行各种仪式。

青州城不是北京冇城,自然没有韶乐,不过这难不倒王贤,他从庙里找来一些专给人做法事的和尚,让他们卖力的敲动钵儿、磬儿、木鱼、铜钟,竟也别有一番风味。和尚们奏乐声中,王贤高声宣布吉时已到,‘文武百官’便在他的指挥下,歪歪扭扭跪在地上,七嘴八舌高喊‘恭迎法王’!

便见唐长老穿一身青色烫金滚边,镶着莲花日月、江冇海水牙图案的王袍,在唐封的陪伴下,从城门楼下装模作样、踱步而上。

“法王春秋万世,大宋一统江冇山!”看到唐长老出现在城门楼,王贤便带着众人狂呼乱叫起来。

唐长老在城门楼上祷告了天地,宣读了冇祭文,便在钟鼓齐鸣声中下了城楼,正式加冕,升座龙椅,然后王贤宣读诏书,大意是当年元朝无道,韩山童奉天行命举义旗,而后韩林儿之子韩山童建立大宋政权,眼看要推翻暴元,一统天下,却被逆臣朱元璋窃国。如今明朝永乐皇帝暴戾无道,百姓民不聊生,唐长老再次奉天行命,冇吊民伐罪,恢复大宋国号,定年号为‘玄武’!自称‘救苦救难全能无敌大冇法王’,简称法王!

‘大宋’这个国号,来自当年韩林儿、刘福通等红巾军所建的龙凤政权,山东白莲教是红巾军的余脉,继承这个国号也算有些道理。

然后,唐长老,哦不,法王陛下又分封了众文武。王贤为丞相,董彦皋、刘俊为平章政事,刘信,郝允中为枢密院事,其余众人也各有封赏,众人自然一齐谢恩,起身后竟都有种飘飘然不知所以然的成功感……

然后便是法王赐宴了,而且是一连三天的流水席,全城教徒都有份儿,随到随吃,吃完再换下一拨!除此之外,还每人都领到几十斤粮食,城中六十以上的老人,还有衣服鞋帽相赠……一时间,上下交口称赞法王仁慈似海,大都将佛母抛到脑后。

就算有记得佛母,感到奇怪者,所谓拿人手短,吃人嘴短,也不敢提出心中的疑问——为何整个典礼都只字未提佛母,且只字未提白莲教?

三天后,法王唐天德在已经改为法王府上书房的书房冇中,单独召见王贤。

王贤一进来,就作势要下跪,口中高呼:“法王万岁!”

“哎,先生不必如此,快免礼免礼。”唐天德还没习冇惯高高在上的感觉,至少在王贤面前,他还不敢太装,赶忙伸手将王贤扶起,拉他在炕沿坐下。

这时候天已经凉了,火炕一烧,真他娘的舒服!唐天德习冇惯性的把鞋一脱,把腿一盘,活脱脱一个地冇主老财……他看着王贤,满眼都是笑意,欢喜道:“哎呀老弟,你实在是大才啊!说实在的,这次典礼没有佛母,又只字没提白莲教,老夫真是捏了一把汗,唯恐有人反对啊!”

“这都是法王恩威并施的结果!”王贤淡淡笑道:“不过去白莲教、去佛母的过程,注定不会太简单,法王不要掉以轻心。”

“本王自然知道,”唐天德冷笑一声道:“不然也不会如此抬举董彦皋、郝允中!”说着一咬牙道:“为了让他们闭嘴,老夫可是付出了老大的代价!”

“不要紧,等日子一长,法王坐稳了位置,再让他们连本带利吐回来就是。”王贤轻声道:“而且这一天不会太远了……”

“怎么?”唐天德惊喜道:“丞相已经准备好整编军队了吗?”

“是的。”王贤揉一下带着血丝的两眼,将一份奏折双手递给唐天德道:“幸不辱使命,请法王御览!”

“不用看!本王还信不过先生?”唐天德把手一挥,十分干脆道:“照此执行就是!”其实之前他看了一部分,实在是看不懂……

“谢法王信任,为臣必肝脑涂地在所不惜!”王贤一脸感冇激涕零道。

“本王不要先生肝脑涂地,先生要好好活着,辅佐本王才是正办!”唐天德大笑道。

“遵命。”王贤重重点头,告来。

回到自己的院子,邓小贤两人轻声问道:“姓唐的准了?”

“嗯。”王贤点点头。

“这家伙,还真是听话呢!”邓小贤不禁轻笑道:“估计这会儿,他建国称王的消息,已经传到济南城了吧?”

“是的。”王贤又点了点头。

“这下皇帝老儿应该沉不住气了吧?”邓小贤小声说道。王贤撺掇唐天德建国称王,就是为了刺冇冇激朱棣和冇汉王!之前王贤在淄川县让冇汉王吃了个闷亏,本以为朱高煦会火烧火燎前来报复,谁知那厮居然忍住了!

可见今日的冇汉王已经不是昔日的冇汉王,一头学会了隐忍的猛虎,才是最可怕的!

但王贤就不信,这次他还能忍得住!

“该出下一招了。”王贤却没有猜测的兴趣,脸上看不到一丝表情道:“把我的信送给魏师傅和太孙……”

“是!”戴华轻声应道。

唐天德建国号大宋,自称法王的消息,很快传到了济南府,安远侯柳升闻讯不敢怠慢,赶紧冇派八百里加急到京冇城向皇帝报告。

“宵小可恶!!”朱棣闻讯,果然勃然大怒,一脚踢翻了净水瓶,咆哮道:“真以为朕是怕了他们不成!”

见皇上雷霆震怒,太孙、赵王、蹇义、夏元吉、三位大学士赶忙跪在地上。

“皇上息怒……”杨荣硬着头皮道:“不过是宵小猴戏而已,止增笑耳,不足为虑!”

“哼!朕当然知道不足为虑!”朱棣冷哼一声道:“可朕要是任由他们把猴戏演下去,天下人还真以为朕无能到,连几只蚂蚁都捏不死呢!”说着重重一拍御案道:“都是安远侯柳升一直按兵不动,才会让白莲妖人膨胀如此!”

“是啊父皇,白莲作乱山东已经半年,如今日渐做大,称王称霸,必须要立即铲除!”赵王也沉声应道:“以微臣之见,安远侯若是没有办法,还是早早让冇汉王担纲,否则真让白莲教成了气候,再想剿灭就千难万难了!”

“三叔此言差矣,”朱瞻基是绝对不想看到冇汉王东山冇再起的,赶忙针锋相对道:“安远侯乃是我大明朝顶尖的统帅,按兵不动不过是养精蓄锐,以待战机而已!一旦时机成熟,他定将挥军东进,灭此朝食!”

“以待战机?我看是贻误战机还差不多!”赵王冷笑道:“等他觉着时机成熟了,黄花菜也就凉了!”

“三叔在京冇城,怎么好像比在山东的安远侯,还了解局势?”朱瞻基不屑的哼一声。

“好啦!”朱棣烦躁的一拍桌案,怒道:“都给我闭嘴!”说着看向杨士奇道:“传旨给柳升,限期十日内出兵,要是借口拖延,就给老冇子退位让贤,别他冇妈站着茅坑不拉屎!”

“遵旨……”杨士奇轻声应下。

就像之前的无数次,一旦朱棣拍板的事情,没有人再敢争论,只能乖乖闭嘴执行……〖未完待续〗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