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零三章 诬杀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03-06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见刘信冲进来,醉眼惺忪的宾鸿还没搞清状况,指着他骂道:“你这厮,不去找你的黑先生,来我这里作甚?!”

“老子这就带你去见黑先生!”刘信一把拎起宾鸿,拖着就往外走。其余几个酒友刚要出声劝阻,也都被刘信的手下擒住,一并押往唐长老面前!

唐长老已经移步议事厅,此时议事厅中火把通明,门里门外两排持刀的护卫,众头领齐聚一堂,有人面色铁青,有人幸灾乐祸,神情各异的看着从外头被押进来的宾鸿!

“跪下!”刘信在宾鸿背后猛推一把,宾鸿吃力不住,脚下发软,摔了个狗吃屎。

“说!”刘信又一把揪住宾鸿的头发,把他的上身拎起来,恶狠狠道:“为什么要派人行刺军师!”

“行刺军师?”宾鸿脑袋晕晕乎乎道:“我就是军师,干嘛行刺自己?”

‘啪!’话没说完,便吃了刘信重重一记耳光,打得他鼻血长流。“奶奶的,还敢装疯卖傻!”

“你又打我?!”宾鸿捂着腮帮子,满脸怨毒的转向唐长老,怪叫起来:“唐天德,你还有没有点儿人味?你就放任这厮几次三番殴打于我?!”

“……”唐长老眉头紧皱,没有言语。

“打你算轻的,老子还要宰了你!”刘信刷得抽出腰刀。

“你杀呀!”宾鸿一挺脖子,主动往刘信的刀上凑,脸上涕泪横流道:“反正我活着就是碍眼,杀了我让你们清净!”

“好了!”看着宾鸿可怜兮兮的样子,唐长老终于挥了挥手,让刘信退下。唐长老向前几步,低头看着宾鸿道:“说,刺客是不是你派的?”

“什么刺客?”宾鸿愣了一下,但酒喝得实在太多,根本管不住嘴道:“我只说要杀你,还没派刺客呢……”

“你!”唐长老原本对宾鸿有点怜悯,闻言脸色一变,一把拎起宾鸿的脖子,目光中杀机迸现道:“活腻了不成?!”

“我就是活腻了!”宾鸿被唐长老掐的喘不动气,心底积压已久的怨念喷薄而出道:“唐天德,你忘了是谁帮你打下来的基业?!你把我当成夜壶了吗?你就是这么对自己的老兄弟吗!”

“你确实有功劳,但德才已经不堪重任,为何不能退位让贤?!”唐天德见不少人面有戚戚,知道必须把话说清楚,遂沉声道:“何况老夫也没有亏待你,不是还让你管着钱粮重任吗?!”

“你们怎么就知道,我不如姓黑的!”唐长老不提‘退位让贤’还好,一提起来,宾鸿就像被点着的爆仗,彻底爆发了:“就凭一次比试?!他那是撞了****运,我不服!不服!”

“所以你就派人刺杀他?!”唐长老目光如刀,死死盯着宾鸿。

“哈哈!有人杀他?太好了,省得我动手!”宾鸿高兴的手舞足蹈起来,好一会儿才愣住道:“我派人冇杀他?没有啊……”

“还敢狡辩!”刘信大声道:“刺客已经承认了!”

“你把他找来,我跟他对质?”宾鸿这会儿差不多醒酒了,自然意识到自己已在生死关头。

“刺客已经逃脱了!”刘信恨声道:“那些刺客十分熟悉府中地形,肯定是内贼!”

“欲加之罪何患无辞。”宾鸿冷笑道。

“但我们杀死的刺客,可没有跑掉!”刘信一挥手,两具尸首抬上来,宾鸿一看就傻眼了,正是两名跟了自己多年的贴身卫士!

“这是诬陷!”宾鸿面露慌张之色,大叫起来道:“你们杀我卫士,栽赃于我!”

“铁证如山,还敢狡辩!”刘信哼一声,转向唐长老鼓动道:“这种坏种,不杀不行啊!”

“长老,念在多年的情分上,还是饶他一命吧……”

“是啊长老,俺不信老宾能干出那种事……”这时,一众老兄弟忍不住为宾鸿说情开了。

“……”唐长老眉头紧蹙,似乎在做激烈的思想斗争。

这时,唐长老的儿子唐封从外头黑着脸进来,向唐长老沉声道:“爹,搜查过宾鸿的住处了,从他房里搜出好几封信来!都是和汉王私下往来的!”

唐长老‘哦’了一声,伸手接过那几封信,随手打开一封,凑近了灯光,眯眼看了起来。

议事厅中针落可闻,所有人都盯着唐长老的脸色,只见他一张脸迅速变得铁青,再也不掩饰眼中浓烈的杀机!

终于,唐长老重重一拍桌案,咬牙切齿道:“把他推出去!斩了!”

“是!”刘信早就等不及了,把手一挥,两名壮卒上前,拖着宾鸿就往外走,宾鸿这下也不矫情了,一边挣扎一边大声呼喊道:“我冤枉啊长老!你不能杀我啊!”

“长老!”几个老兄弟还想再劝,唐长老却将那几封信扔到他们身上,几人接住信一看,全都没了声息。原来那信上,明明白白的透露出,宾鸿和汉王早有勾结,准备里应外合,帮汉王杀掉唐天德,拿下青州!

殿外一声惨叫传来,宾鸿身首异处……

“长老,俺早就听说,这厮这阵子整日纠结一帮子对长老心怀不满的家伙,肆意辱骂长老,意图不轨!原本还不太相信,今日一见,果然是真的!”众头目也改了口风,纷纷指责起宾鸿来,争先恐后和他划清界限!

“哼!”唐长老铁青着脸,拂袖而去,留下众人面面相觑。

后院上房中,王贤给戴华包扎上药完毕,刚刚洗完手,便见屋门轻轻被推开,邓小贤闪身进来。

“弟兄们都没有闪失吧……”王贤轻声问道。

邓小贤点点头,压低声音道:“先生放心,一个都没少,全都安然脱离了。”

“那就好。”王贤松了口气,葫芦谷之后,他最怕听到的就是又有兄弟死去……

“这边呢,宾鸿怎样了?”邓小贤小声问道。

“已经被杀了。”王贤淡淡说道,拿起毛巾小心擦拭双手,连指甲缝里的血迹都不放过。

“太好了!”邓小贤笑了:“今晚这场戏,圆满落幕!”

戴华笑骂一声,道:“演戏还砍我这么狠,多疼啊你知道吗!”

“做戏嘛,当然要逼真了,一点儿皮外伤算什么!”邓小贤走过去,看了看戴华的伤口,知道无甚大碍,便开起了玩笑。

“去你的!”戴华翻翻白眼,两人相视而笑。

其实今晚的一切,都是王贤暗中捣鬼。他是一定要除掉宾鸿的!原因有三,一者,他评估了白莲教所有高层,不得不承认宾鸿是这些人里最有见识的。之所以在自己出现后,一直表现的很不堪,那其实是他被自己故意刺激,导致心态失衡,一时间方寸大乱所致。而且宾鸿并不擅长带兵打仗,王贤用自己的长处和他较量他的短处,自然可以把宾鸿比下去!

其实那场比试开始之前,宾鸿就已经注定失败,因为王贤已经和锦衣卫重新建立了联系,对临淄和淄川两县的情况自然了若指掌,知道淄川城表面上没什么动静,但其实已经被柳升暗中换上了精兵!淄川是官军和白莲教攻防的前哨,柳升自然会下大力气经略!

但这一切都是在暗中进行,青州城方面一无所知,王贤也绝对不会透露。所以当宾鸿以为官军还是软柿子,主动选择了淄川冇那一刻,也就是选择了失败……可只要等宾鸿从失败中走出来,冷静下来,很可能就会看穿王贤接下来的图谋!

王贤接下来很快就要图穷匕见,绝对不能留有这个隐患!

再者,王贤需要彻底掌握住白莲教的军队,就必须将钱粮军需掌握在手中,所以必须要除掉宾鸿!

还有最后一点,就是他已经不是原先的王贤,原先那个王贤为人还算大度,或者说是天真,会认为将敌人击败就算是战斗结束。但现在的王贤,是绝对不会留一个对自己怀恨在心的敌人在世上的!

所有的敌人,只有死掉了,他才放心……

第二天,唐长老便宣布,钱粮军需之事也由王贤负责,从此白莲教军中就只有一个军师,那就是王贤!一切军政后勤事宜,都由他一手操持,所有将领再没一个敢跟他对着干,因为王贤已经掐住了他们的命根子!

而且有了宾鸿的教训,白莲教一众头领都知道王贤在唐长老心里的地位,总是心里有些不爽,也不敢胡乱说话,唯恐重蹈宾鸿的覆辙。至于唐长老,则把全部精力都放在为自己加冕法王造势上,挖空心思捏造祥瑞、谶语,紧锣密鼓找一干手下谈心,正巴不得有人替他挑起所有的担子,自然也不会多想。

半个月后,唐长老的儿子唐封禀报,加冕法王的一切准备就绪了,虽然有些仓促,但当前的局势下,也只能一切抓紧了。唐长老仔细询问仪式过程,得知安排的十分妥当,不由大喜过往,没口子夸奖儿子终于可以独当一面了。

被父亲夸奖之后,唐封喜滋滋出来,转身就到了王贤房里,对正在伏案疾书的王贤笑道:“军师,多亏了你,我爹终于高看我一眼。”

王贤搁下笔,对唐封微笑道:“看到公子可担大业,长老自然高兴了。”

“嘿嘿……”唐封其实什么都没干,一切都是王贤替他谋划的,但功劳却全部归他,这让一直活在姐姐阴影下的唐大公子,乐得咧嘴傻笑。
*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