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零二章 行刺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03-04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唐长老的书房冇中,王贤正侃侃而谈,对唐长老进行洗脑道:“所谓名不正则言不顺,言不顺则事不成,欲要改制,首先要改的,就是长老和佛母的关系!”

说起来,王贤到青州已经快一个月,却始终没有见过传说中的佛母!据说那位名义上白莲教的最高领袖,如今仍在各地搜寻自己的身影,如果佛母知道,自己已经到了青州,还堂而皇之当上了白莲教的军师,不知会作何感想?

“老夫和佛母的关系……”王贤这话又戳到唐长老的痒处,唏嘘一阵,唐长老长长叹一声道:“作茧自缚,徒呼奈何?”

唐长老当初能在林三之后,顺利接掌总舵,继而威压全省的教徒,靠的就是竖起佛母这面大旗!

应该说,唐长老这一手十分高明,他通过对佛母的连番神化,尤其是在上元节火烧三大殿,成功的使佛母在教中拥有无数拥趸,哪怕是那些对佛母的情况心知肚明的高层,也不敢触犯众怒,拆穿唐长老的把戏。久而久之,佛母已经成为白莲教的象征,在广大教徒心里,白莲教就是佛母,佛母就是白莲教!

但正所谓有其利必有其弊,唐长老通过佛母成功的攫取了至高的权力,但他名义上始终是代替佛母掌管教中事务而已,始终无法成为白莲教名正言顺的领袖!就像王贤所说,名不正言不顺,没有名分自然束手束脚,这也成了董彦皋等人不肯乖乖听命的借口。

所以唐长老做梦都想改变这名不正言不顺的局面,但他的权力来自于佛母,除掉佛母就等于除掉他自己!所以唐长老才会有‘作茧自缚’的叹息。

“其实一点都不难,”王贤淡淡笑道:“长老只要改一个称呼,便可和佛母分清权限,普渡教徒、教化众生的任务归佛母,教中军中的庶务归长老!从此各行其是、两不干涉,又互相照应,和睦相处,岂不胜过目前千倍百倍?”

“哦?改成什么称呼?”唐长老瞪大眼问道。

“法王!”王贤轻声说道。

“法王?”唐长老一听就悠然神往。

“佛母乃教中之神,法王乃国中之王,虽遵佛母为神,但生杀予夺无需经过佛母同意。”王贤淡淡笑道:“说白了,就是天与天子的关系,天子敬天,但何曾听过天能管得了天子来着?”

“呃……”王贤说完,唐长老足足一炷香的时间没有说话,但双目中异彩涟涟,憋了良久,终于击掌集赞道:“善!大善!”说完jī动的拉着王贤的手,使劲抖动道:“先生,老夫怎么没早遇到你!”

“现在也不迟,”王贤笑吟吟的任由唐长老发泄心中的jī动。“法王大展宏图,正当其时呢!”

“哈哈是!”唐长老被王贤说的心中火热,搓着一双手jī动问道:“先生以为该当如何去做?是否要请佛母回冇来,为老夫授权?”

“哎……”王贤却大摇其头道:“那样别人还是会以佛母为上,法王为下。我们要的是二王并立,不是屈居人下!”

“那当如何去做?”唐长老这下就不会了。

“这不需要学生来教法王,”王贤笑道:“而是需要法王来教学生!您才是行家里手啊!”

“这个……”唐长老想了好一会儿,突然福至心灵的两手击掌,眼前一亮!他确实是行家里手,因为佛母就是他一手炮制出来的!“明白了,此法王乃天授,首先,会出现一些祥瑞,彰示法王降世,然后有佛祖托梦,再由众兄弟拥立,则大事可成矣!”

“法王果然是行家!”王贤笑着点点头。

“哎呀,这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,你说这么简单的法子,老夫怎么就想不到呢。”唐长老使劲搓着手,叹气连连道。

“长老是当局者迷,在下旁观者清而已。”王贤笑着答道。

“是极是极!”唐长老点头连连:“那咱们就分头行动,我来运作这个法王,你来负责其余!”

“遵命!”

接下来的ri 子,王贤开始紧锣密鼓的筹备,每ri 都要忙到夜半,才回房休息。第二ri 天刚亮,便又精神抖擞出现在众人面前,将教中事务打理的井井有条,而且他赏罚分明、处事公正,深得众人交口称赞,很快就将宾鸿忘得干干净净……

宾鸿这边则意气消沉,整ri 里和几个同样不得志的老兄弟一起借酒浇愁,每每喝醉之后,必然要大骂王贤包藏祸心,定会毁了本教!自然捎带着对唐长老也不时有怨怼之言,说他亲近小人,无情寡义,将来一定会后悔的云云……

失败者的牢骚自然不会对当权者有多大影响,当所有人都以为两人就这样井水不犯河水,不会有任何交集的时候,事情突然发生了!

这ri 三更时分,王贤处理完军务,正走在院中,准备回房歇息。戴华打着灯笼在头前引路,穿过一段甬道时,戴华突然警惕起来,抽冇出兵刃厉喝一声:“什么人?!”

话音未落,两人便飞速就地打滚,离开了道路中冇央!戴华手中的灯笼也应声熄灭!

几乎是同时,十几支羽箭,带着破风声嗖嗖射在地上,发出噗噗的声音!

紧接着,数支火把扔了下来,十几个黑衣人从院墙上跳下,借着火光举刀朝堪堪躲过暗箭的两人砍去!

戴华猛地从地上跳起,举刀与刺客战在一处!王贤也拔出兵刃,警惕的注视着四面八方的敌人!

那些黑衣人武功十分了得,戴华竟不能力敌,被杀的退后不已!王贤也不得不加入战团,拼命抵挡敌人的进攻!

但敌人太过厉害,不一会儿,两人便招架不住,王贤手中长剑被磕飞,戴华手臂也中了一剑,眼看就要死于敌人刀下!王贤不甘心的大声问道:“你们是什么人,为何要取我性命!”

“哼哼!”一名黑衣人的头领怪笑一声道:“就让你做个明白鬼,告诉你,你得罪了我们军师,只有死路一条!”说完手一挥,喝道:“杀了他!”

“谁敢?!”忽然一声暴喝如晴天霹雳,一条彪形大汉从天而降,高举着铁锤杀入战团!不是刘信又是何人?!

刘信的身后,还跟着十几名武艺高强的士卒,正是跟他一起巡夜的士兵,这些人一加入战团,战局马上逆转,刚才还耀武扬威的刺客,一下子就招架不住!

这时候,整个院落都被惊动了,越来越多的护卫涌过来,那为首的刺客勉强抵挡了几个回合,便低喝一声道:“风紧!扯呼!”

这一声之后,那十几名刺客便且战且退,转过一个弯去,更是直接撒腿就跑,在被包围之前,消失的无影无踪!

刘信带人追了一段,也没追上刺客,又担心王贤的安危,便转回到甬道,只见这里已经被上百名护卫团团围住!刘信分开众人,进去内里,看到唐长老披着锦袍,面色铁青的立在火光中。

“怎么了?”刘信低声问道,丁谷刚指一指地上躺着的两具刺客尸首。此刻两名刺客都已被揭开面巾,借着火光能看清两人的面容。刘信不禁怪叫一声:“这不是宾鸿的亲兵吗?!果然是那王八蛋干的!”

“你为什么说,果冇然?”唐长老气的双手发抖,强压着怒火问道。唐长老虽然贵为一教之主,但宾鸿毕竟跟了他二十多年,他身边的亲兵唐长老并不陌生。但唐长老还是无法接受,跟自己起家的老兄弟,居然会干出这种事来!

“军师没告诉您?”刘信看看坐在一旁,正在包扎伤口,似乎还惊魂未定的王贤。

“军师是个hòu道人,不肯说仇家是谁。”唐长老语气稍稍放缓,盯着刘信道:“你告诉老夫,到底是怎么回事!”

“是。”刘信点点头,对唐长老说道:“今夜是俺当值,正带着弟兄们在院子里巡逻,突然听到这边有打斗声,就赶紧过来查看,结果发现一群刺客在围攻军师!当时军师已经危在旦夕,问他们是什么人。他们自称是宾鸿的手下,要干掉军师!”说完刘信挠挠头,有些尴尬道:“俺当时着急过来救人,没太记清楚,但他们承认是宾鸿的人没错。”说着看看王贤道:“军师,是这么回事儿吧?”

“这里头,一定有误会。”王贤面色苍白,似乎失xie 过多,嘴唇都变了颜色。但他仍然不肯指正宾鸿,摇头道:“宾鸿大哥是不会如此丧心病狂的……”

“你还替他说话!”刘信气的暴跳如雷道:“俺这就把他抓过来,让他自己承认!”说完便怒气冲冲走了,众人看向唐长老,见唐长老并未阻拦,便知道唐长老也是这个意思……

那厢间,宾鸿和几个酒友,正喝的烂醉如泥,外头就是天塌了他们都不知道。刘信带人冲到门口时,就听到宾鸿在屋子里大骂道:“唐天德,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匹夫!我给你辛辛苦苦当牛做马二十年,你就这样对我?!我,恨不得杀了你!”

“你要杀了谁?!”刘信一脚踹烂房门,冲了进去。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