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零一章 就怕货比货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03-04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既然临淄那边已经取胜,这场较量的胜负也就落定了。丁谷刚自然不会再让手下弟兄白白送死,虽然宾鸿歇斯底里的咆哮,命令丁谷刚继续进攻,就是战到最后一人也要拿下淄川城,但任凭他如何威胁,丁谷刚都坚决的撤回了将士,要率军回青州去。

宾鸿虽然是统帅,但军队都是丁谷刚的老部下,一个个都恨透了拿他们生命当儿戏的大军师,自然没人听宾鸿的,都第一时间撤离战场,丢下孤零零的宾鸿,跟着丁谷刚离开。

白拜儿倒是‘好心’,没有丢下宾鸿,站在他的身边,轻叹一声道:“大军师回去吧。”

“我不,我……”宾鸿的发髻早就被打散,一绺绺粘在额头上,满脸都是灰尘,看上去更加没有人样。他一双眼里满是不甘道:“我不能就这么回去!”

“哎,军师不要想太多,此役非战之罪也,那姓黑的不过是走了****运,军师则是一时走了背字,一时的输赢算不得输的。”白拜儿伸手,替宾鸿理了理乱发,重新梳好发髻道:“胜败兵家常事,我们都是支持军师的!”

对白拜儿过于亲密的动作,宾鸿是既受用又恶寒,他强忍着一把推开这人妖的冲动,嘶声问道:“你们,真的都支持俺?”

“那还有假,衣不如新人不如故,军师要对自己有信心!”白拜儿幽幽说道:“走吧,回青州去,继续和姓黑的斗下去!”

“嗯!”宾鸿现在最需要的就是鼓励,哪怕这鼓励是来自白拜儿这个死人妖的,都让他重新恢复了力气,咬咬牙,翻身上马离开了伤心地。

几乎同一时间,唐长老派出的一万兵马,抵达了临淄城,将这座城池彻底归入青州军名下。王贤和刘信则被召回青州,与他们同行的还有花三爷等人的家眷。表面的说辞自然是,临淄乃前线,家小住在这里不安全,但实际上谁都知道,这些就是掌控花三爷一伙人的人质!

说来也巧,两帮人马当初同日离开青州,结果又同日抵达青州,只是两边的气氛截然不同,刘信的麾下一个个趾高气扬,洋溢着凯旋而归的骄傲。丁谷刚的部下却垂头丧气,满是铩羽而归的伤痛……

到了青州城下,两支军队汇合,刘信便径直来到丁谷刚军中,丁谷刚又是羡慕又是郁闷的看着刘信,低声道:“兄弟,哥哥怎么没有你的运气?”

刘信却不是来找丁谷刚的,安慰的拍拍他的肩膀,粗声问道:“宾鸿在哪?!”

丁谷刚回头看了看,给刘信指明了方向,刘信便大步过去,黑着一张脸到了宾鸿面前。

宾鸿这一路上,好容易把情绪调整过来,正准备抖擞精神挽回败局呢,看到刘信便气不打一处来,低声怪罪道:“我怎么跟你说的来着……”

话没说完,便见刘信一伸手,就把他从冇马上拽了下来,然后朝他劈头盖脸的踹去!

“你个坏种还有脸怪我!老冇子打不死你个狼心狗肺的东西!”

旁边人也不知是都惊呆了还是存心,眼睁睁看着宾鸿被刘信狂殴!宾鸿也不知是惊呆了,还是被摔懵了,被打得满脸是血都忘了惨叫——直到所有人都听到他骨头碎裂的声音,宾鸿才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叫喊!

“啊!!!”

丁谷刚等人这才回过神来,赶忙上前拼命拉住刘信,反倒是一直对宾鸿鼓励有加的白拜儿,只笑吟吟在一旁看热闹。

“放开我!让我打死他!”刘信想要使劲挣脱丁谷刚等人,两只脚还拼命往宾鸿身上踹,若非丁谷刚等人将他拖开,宾鸿全身骨头都要被踹碎了!

“住手!”一声熟悉的怒喝响起,人群登时分开两边,唐长老铁青着脸出现在刘信等人面前。

“给我拿下这个疯子!”唐长老看一眼不成人形的宾鸿,恼火的指着刘信道:“你疯了?!敢对老兄弟下此狠手?!”

“长老,我没疯!”刘信却振振有词道:“您不知道这厮有多可恶,出发之前他到我那里挑唆,说让我故意拖延,等他那边取胜再出兵!”说着看一眼丁谷刚麾下的残兵败将,满脸后怕道:“俺要是听了他的,肯定跟老丁一样惨!

听了刘信的话,丁谷刚把脸拉的老长,也不知是嫌他不会说话,还是触动了伤心事。

“什么?!”唐长老把脸一沉,看向依然瘫在地上没有人扶的宾鸿,沉声道:“果有此事?”

宾鸿肿胀着两眼,目光闪烁几下,不知如何回答,索性晕了过去……

“快把大军师抬起来,”唐长老叹了口气,挥挥手道:“什么事回去再说!”

于是众人七手八脚将宾鸿架起来,放在牛车上,继续往青州城行去。骑在马上,唐长老看看被放开的刘信,骂道:“你这莽汉,不管什么原因,也不该公然殴打老兄弟!”

“嘿嘿俺错了,俺不是后怕吗,”刘信赔着笑道:“若非黑先生点醒俺,俺不知得白死多少兄弟!”

“怎样,黑先生有一手吧?”唐长老面色稍缓,淡淡问道。

“何止有一手,那简直是太厉害了!”提起王贤,刘信竖起两根大拇指,没口夸赞道:“那话怎么说来着,人比人得死,货比货得扔!宾鸿就是个只知道争风吃醋的下三滥,要是早用黑先生,咱们早就称霸山东了!”

“快跟我说说,黑先生都做了些什么,让你如此钦佩?”唐长老关切问道。

“好嘞!你听我说!”刘信便眉飞色舞的跟唐长老描述起这次取临淄的经过,尤其是说到半夜假扮汉王军赚城时,更是唾沫横扬,声音传出老远!让一旁的丁谷刚等人心里老不是滋味,暗道,为啥长老当初不让俺们跟着黑先生呢。

回到青州城,唐长老大张筵席,为王贤和刘信庆功。酒席上,唐长老当众宣布,王贤为正军师,掌管军机,宾鸿为副军师,掌管后勤,此后两人泾渭分明,互不干涉!

本来唐长老还想让两人喝一杯和解酒,无奈宾鸿推说伤势过重,无法出席,唐长老也只能作罢。这时候傻子也能看出,这位新来的‘黑先生’,已经彻底取代宾鸿在唐长老心中的地位,恐怕日后青州军中,他也是说一不二的!

众人哪个还敢不开眼?纷纷上前向王贤敬酒,王贤也十分豪爽,来者不拒杯杯见底,引得众人一片叫好!

“嘻嘻,”白拜儿翘着兰花指,捻着一杯米酒上前,把半边身子都靠在王贤一旁,娇声道:“恭喜军师大展神威,请军师日后多多提携奴家。”

“呵呵……”王贤半边身子都麻了,强笑着跟白拜儿碰一下酒盅,仰头刚要把酒喝下去,冷不丁被白拜儿伸手袭了他胸口一把,惊得王贤一口酒喷了出来,登时喷了白拜儿一脸!

众人哄堂大笑声中,白拜儿竟伸出舌头,舔了舔腮边的酒滴,一双眼睛笑成桃花,娇声赞道:“好酒。”

“哈哈哈哈!”更加猛烈的笑声,险些将屋顶掀翻。

后院中,宾鸿躺在病床上,其实他伤不算太重,只是被打得鼻青脸肿没法见人,正眯着一双熊猫眼,望着房梁发呆。听到外头传来猛烈的笑声,宾鸿眼中躺下两行冇热泪,一双手死死抓着床单,颤抖着嘴角,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:“王贤,我要杀了你!”

王贤自然不会再理会这可怜虫,第二天一早,便坐在唐长老房冇中,开始放开手脚替唐长老谋划起将来来!

“所谓没有规矩不成方圆,之前本教一直以兄弟义气行事,纵有教规但已经远远不能适应如今的发展了!”王贤轻摇羽扇,对唐长老侃侃而谈道:“所以当务之急是建立典章,制定制度,让教中兄弟彻底完成从教徒到军人的转变!”

唐长老像蒙童一样认真听着,不断点头,他对王贤所说的极为认同。确实,原先教中那一套已经过时了,在原先那套规矩下,他这个长老虽然是首领,却对那些手握重兵的舵主、堂主无可奈何,只能以好言慰之,以利益诱之,但想驱动他们卖命,仍然十分困难。否则,去攻打临淄和淄川,也不至于派自己的嫡系出马!

而王贤这一套,分明就是针对董彦皋、白拜儿、郝允中一干手握重兵的实力派而来!唐长老知道王贤在刘俊手下时,曾成功的帮刘俊九县联盟的兵权抓到手中,也热切期盼着王贤能帮自己做到这一点!

这也是唐长老如此看重王贤,如此急切的让他上位的根本原因!

只是唐长老并不知道,在九县联盟时,王贤其实已经架空了刘俊,军中将士只知有军师,不知有盟主!若王贤想要推翻刘俊,取而代之,简直是易如反掌,只是他需要一个光辉的形象来吸引唐长老的注意,才没有那么去做而已。

这次,王贤还会甘做忠臣吗?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