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章 不怕不识货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03-04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王贤的计策看似简单,但四两拨千斤,是一般人想都不敢想,更不可能办到的。首先,他必须对花三爷等人的心思了若指掌,料到他们会毕恭毕敬欢迎汉王军入城。其次,他还得时刻掌握汉王军的行踪,如果晚于汉王军抵达,或者干脆撞在一起,偷鸡不成蚀把米还是好的,弄不好就得全军覆没。

所以刘信心里一直捏着把汗,直到尘埃落定,他也彻底对举重若轻的王贤,佩服的五体投地了。

翌日,天光大亮,朱瞻坦率军在城外列阵,做好了大举攻城的准备。

开战之前,朱瞻坦拨马上前,在城头弓箭手射程之外站定,让人把花三爷叫出来说话。

不一会儿,城头出现花三爷。

“呔!花老三,你疯了不成?!就算你要背叛我父王投靠唐天德,为何要串通他们诈我汉王军前来救援?!”朱瞻坦双目喷火,咬牙切齿的质问花三爷道:“你不怕我汉王军踏平临淄城,屠尽城中鸡犬吗?!”

花老三当然害怕,此刻他便双股颤颤,得扶着箭垛才能站住,但临淄城已经被青州军占据,他身边又全是刘信的人,也只能硬着头皮,颤声答道:“我本就是白莲教中人,自然要听从唐长老的指令,背叛之说从何谈起?”

“哼!好!”朱瞻坦恨恨道:“破城之时就是你九族尽亡之日!”

“哈哈哈!世子殿下好大的口气!”一把粗豪的声音在城头响起,刘信从花三爷背后转出。王贤立在刘信身后一侧,面含微笑的看着朱瞻坦。耀目的晨光下,朱瞻坦看不到王贤眼里的恨意。就是看到了,他也不会明白这中年文士为何会如此憎恨自己!

他是王贤必杀的仇人之一啊!

“刘信!”朱瞻坦还有个身份是白莲教的舵主,自然认识这名唐天德的头号将领!

“不错,正是老子!”刘信朝朱瞻坦笑笑,粗声道:“朱瞻坦,我家长老让我带话给你父王,这临淄是我们青州的门户,绝不会拱手让人,我劝你还是调头回去,免得打将起来,伤了两家的和气!”

“和气?!”朱瞻坦气极反笑道:“昨夜你杀我爱将,屠我精兵,已经和我们结下死仇,还跟我谈和气?!”朱瞻坦还有一句话没说,那就是若非他谨慎,死的就不是王乙,而是他这个世子殿下了,他能不恨就怪了!

“昨夜你等串通叛徒,要夺我们的临淄城,老子不过是自卫而已!”刘信振振有词道,其实他心里,也对昨日杀了汉王的兵马感到不安,但王贤劝他,既然要来攻打临淄,那就必定要和汉王兵戎相见……刘信一想,是这个道理,便听从了王贤的计策。

其实王贤是存心想让两家不死不休,自然乐意看到这个局面,甚至还为朱瞻坦逃脱惋惜不已呢!

“哼!”朱瞻坦要被刘信的颠倒黑白气疯了,冇他伸手指着城头,咬牙切齿道:“废话少说!既然要战,那就战吧,我看你区区一个临淄城,能不能抵挡我汉王军的天威!”

“呵呵,”这时,一直冷眼旁观的王贤开口了,他轻摇羽扇,朗声笑道:“世子殿下,我劝你还是不要攻城的好。临淄城虽小,但城池高深,守备森严,城中有我万余将士,身后几十里,还有我青州城的大军。”

说着王贤用羽扇指一指朱瞻坦的两千多人马,摇摇头道:“这么点儿兵马,实在太少,太少!”

“你!”世子殿下被气得七窍生烟,却又不得不承认王贤说的是实话,自己统共就带了三千人马,昨天夜里还不明不白折了五百,就用这两千五百人,想要攻打数倍于己,且有城池倚仗的敌军,实在是痴人说梦。

但让朱瞻坦一仗不打就灰溜溜退回去,这让世子殿下的面子往哪搁?所以朱瞻坦还是咬牙发动了攻击!

两千多汉王军将士开始举着盾牌,扛着沙袋发起了冲锋,他们冒着漫天的箭雨,冲到护城河边,将一袋袋沙土沉入河中!每填一袋沙土,都要死上一两名将士,一个时辰过去了,护城河边已经密密麻麻躺满了尸首,河水都被染成淡淡的红色,但那道用无数条生命填出的通道,也才搭建了不过三分之一!而且越往前,死伤也会越严重!

“殿下,弟兄们已经损失了好几百,”一名副将终于忍不住,劝说面色铁青的朱瞻坦道:“这样下去还有什么人攻城?停止吧殿下!”

朱瞻坦也知道,这样下去根本攻城无望,但他就是咽不下这口气,放不下天潢贵胄的面子!他恨恨道:“死上点儿人算什么,汉王军的威名不能坠!”

“殿下……”另外几名副将也忍不住了,纷纷跪在朱瞻坦面前,苦苦哀求道:“这个仇当然要报,但应该等到王爷的援军前来,跟大军合兵一处,再攻城不迟!”

“哎……”朱瞻坦咬牙半晌,最后却喟叹一声道:“没有援军,来之前父王就告诉我,眼下不会再派兵马过来了……”

“啊……”几名副将惊呆了,倒不是吃惊没有援军,他们都知道王爷还没接到出兵的旨意,所以不出动大队兵马也在情理之中。他们吃惊的是朱瞻坦竟然明知道没有援军,还执意要攻城!这不是拿将士们的性命开玩笑吗?!

“继续攻城到天黑,还是打不下来的话,就连夜撤走……”朱瞻坦这才意兴阑珊的摆摆手,便钻进帐篷里,不再露面。

虽然没有得到立即收兵的指令,但众将领已经不能要求更多,便纷纷下令部下悠着点儿,做做样子即可,不要再白白丢上性命了。

自然,接下来的战斗便成了儿戏,汉王军将士躲在城头守军的射程之外,吆吆喝喝比比划划,就是不肯上前。城上的守军一开始还射箭,后来干脆连箭也不射了,抱臂立在城头,笑嘻嘻看着城下的猴戏。

还是世子殿下自己脸上挂不住,太阳还老高呢,便下令鸣金收兵,把那帮丢人现眼的东西召回了军营。第二天一早,刘信派出去的探子便回报说,汉王军军营空无一人,世子殿下已经连夜率军撤走了……

“先生真是神机妙算,又让您说着了!”得到回报,刘信高兴的手舞足蹈,对王贤的佩服之情,就跟黄河之水一样,已经泛滥不绝了。

“区区小事何足挂齿,”王贤却依旧云淡风轻道:“将军,我们可以向长老报捷了。”

“哦,哈哈!”刘信笑着点点头,拊掌道:“是啊,不能误了先生的大事!”说着赶忙命人快马回青州,向唐长老禀报,战事已定,汉王军撤走,临淄归附!

当天傍晚,城门关闭之前,青州城的唐长老便接到了捷报,看完捷报,唐长老大喜过望,拢须笑道:“黑先生果然名不虚传!厉害厉害!”说着看看左右,问道:“大军师那边进展如何?”

左右众头目面面相觑,白拜儿有些阴阳怪气道:“还没有消息,不过以大军师通天彻地的能耐,应该也差不了吧。”

“没消息不会去问吗!”唐长老最腻歪这不男不女的白拜儿,没好气的训斥一句。

白拜儿郁闷的翻翻白眼,翘起兰花指道:“遵命。”

白拜儿领命之后,很快冇便奔赴淄川,登时被看到的景象惊呆了!这是怎样一场血战?整个城墙都被染成红色,城墙根下层层叠叠堆满了战死的青州军士兵,宾鸿披头散发,歇斯底里的站在阵前,依然催促着损失惨重的将士们攻城不休!

“老丁,”白拜儿看一眼吊着胳膊的丁谷刚,咋舌道:“怎么搞的这么惨?”

“哎!还不是军师瞎指挥!”丁谷刚双眼血红,提起过去两天发生的事情,就气的浑身发抖!“俺本来提议,越过山区,直取淄川城!军师却说山路难行,不如从北面绕道,走平原进攻!这一绕道不要紧,就让人家提前得到了风声,做好了守城的准备!结果一到城下,就被迎头痛击,损失惨重。军师却不肯让弟兄们稍作休整,打造攻城器械,只催促着日夜攻城!”说着虎目泛起泪花道:“我看再这样两天,五千将士就全报销在这淄川城下了!”

“既然打不下来,就别硬来嘛。”白拜儿轻叹一声道。

“谁说不是,可军师心里只有和黑先生的胜负,哪管兄弟们的死活!”丁谷刚这话已经满满都是怨气了。说完他看一眼白拜儿道:“对了,临淄那边怎么样,二军师不会也疯了吧?”

“那边啊,”白拜儿抿嘴一笑,有些怜悯的看着丁谷刚道:“已经不费一兵一卒,拿下了临淄城,还打退了汉王的援军……”

“啊!”丁谷刚闻言失声叫道:“怎么会差别这么大?”

“怎么会?还用说吗……”白拜儿阴阳怪气的轻笑一声,瞥了已经失去理智的宾鸿一眼,意思不言而喻。
*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