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九九章 出城相迎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03-02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“来了!”

顺着手下所指,花三爷极目眺望,果然看到一条火龙从远处缓缓接近,看起来起码数千人之多!

“来了来了!”花三爷赶忙整整衣冠,高声道:“快放下吊桥,随我出城迎接!”说完,忙不迭跑下城去,心急之下,还险些一下子摔下城头……

临淄城的城门缓缓打开,花三爷率领一干手下,打着火把举着旗,敲着锣鼓捧着酒,拿出最饱满的热情,向那条火龙迎了上去!

也难为他们深更半夜,还能如此精神了……

转眼间,两路人马碰头,花三爷骑在马上,一看对面的援军,果然衣甲鲜明,刀枪雪亮,旌旗上书一个大大的‘汉’字!

“哎呀,王爷的军队果然非同凡响!”花三爷赶忙翻身下马,几步上前,跪倒在尘埃中:“小人花三,恭迎世子殿下大驾!”

说完之后,半天没人回应,花三爷都有些尴尬了,方听到一个声音说道:“进来吧,世子殿下召见!”援军的队伍便分开两边,让开一条通道。

花三爷顾不上许多,赶忙爬起来,拍拍土,丢下一干手下,弓着身子入阵。进入援军阵中,花三爷便听到此起彼伏的吃吃闷笑,心中难免忐忑,不知自己哪里出了问题,可也不敢胡乱抬头,唯恐给世子殿下留下不好的印象!

直到被人引到中军,来到两匹高头大马之前,花三爷都没敢抬头,而是直接跪倒,俯身磕头,口中高呼‘千岁千岁千千岁’!

下一刻,他却听到一阵熟悉的爆笑声,“哈哈哈哈哈!”声音粗豪沙哑,惊起夜鸟无数。

花三爷这才悚然抬头,只见对面马上哪里是什么汉王世子,竟然坐着一名铁塔似的黑大汉,不是刘信又是哪个?

“怎么,是你?!”花三爷一屁股坐在地上,下巴都快惊到地上。

“哈哈!不错,是老子!”刘信满脸得意,猫戏耗子似的大笑道:“我说花老三,跪舔的功夫一流啊!本来还以为要费些功夫才能赚开城门,想不到你竟然自己跑出来了!”

刘信说完,一旁的士卒哄然大笑起来,花三爷却面如土色,看着周围密不透风的青州军将士,他连向部下呼救的心思都没有,只两眼发直坐在地上,喃喃重复道:“怎么会这样,怎么会这样……”

花三爷确实想不通,他一直让人盯着青州军的军营,营中明明没有任何异常,怎么刘信就带人跑到这儿来了?还恰巧就赶在世子殿下援军到来的前一刻?

见花三爷吓傻了,刘信眼珠一瞪,粗声道:“还愣着干什么?砍下他的脑袋!”

马上有军士抽出刀来,上前按住花三爷,就要手起刀落,让他身首异处!

“饶命啊!”花三爷这才猛然醒悟,怪叫起来道:“俺投降,别杀俺!”

远处的花三爷手下,听到这一声怪叫,但夜里风大,听不冇真切到底说了什么,不由纷纷面面相觑,不知发生了什么……

“将军刀下留人。”在刘信身边的王贤,此刻终于开口了,“花三爷怎么说也是我教中弟兄,不过是一时鬼迷心窍,上了汉王的刁当,现在已迷途知返了。”

“是是,俺一时糊涂,现在改了,归顺长老,跟汉王势不两立!”人在危及生命的时候,要么脑子一片空白,要么脑子特别灵光,花三爷似乎是后者。

“你真的要归顺?”刘信眯眼看着花三爷,似乎有些拿不定主意。

“归顺归顺,一定归顺!”花三爷点头如捣蒜。

“口说无凭,你得交个投名状!”刘信沉声说道。

“什么投名状?”花三爷不解问道。

“近在眼前!”刘信冷冷说道。

冯二爷受命出城,到县境迎候,一更时分便见到了朱瞻坦的大军,赶忙上前拜见世子殿下。朱瞻坦只带了三千兵马,本来心里还有些忐忑,担心控制不住局面,见到冯二爷,知道青州军并未攻城,花三爷也已经决意投靠,不由心情大好,一路上和冯二爷谈笑风生,四更时分,到了临淄城下。

果然见到城门大开,锣鼓喧天,花三爷站在城头热烈欢迎。虽然跟冯二爷说的,花三爷会出城相迎有些出入,但朱瞻坦并不在意,在他看来,不出城说明花三爷谨慎,没什么不妥。

“殿下快请入城,小的们已经杀牛具酒,只待王师了!”冯二爷满面堆笑,邀请朱瞻坦入城。

朱瞻坦点点头刚要前行,一旁的将领王乙却劝阻道:“殿下,千金之子坐不垂堂,深更半夜不可贸然入城,还是让属下先行入城妥当!”

“王将军,我家三爷怎么可能谋害殿下?”冯二爷不禁有些不满。

“休得聒噪!”王乙把脸一沉,冯二爷登时噤声。

朱瞻坦没有反对,王乙便率领五百部曲进了城门。

城门洞,花三爷满面堆笑迎上来,朝王乙一个劲作揖,请他带人入内歇息。王乙却不领情,看看身遭在火光中面目捉摸不定的临淄城士兵,他沉声道:“把你的人都撤走,这个城门我们接管了!”

“这个……”花三爷求助似的看向身边,扮成亲兵的刘信。刘信也没了主意,看向站在一旁的王贤。

两人的小动作,全都被王乙看在眼里,登时警觉起来,手搭上剑柄,厉声喝道:“你们搞什么名堂?!”

王贤明白对方十分警觉,已经不可能上当,再演下去只能弄巧成拙,便长笑一声,指着王乙道:“取他性命!”

王乙又惊又怒,还未开口,便见一排劲弩向自己射来!双方的距离实在太近,王乙根本无从躲闪,便身中数箭,倒在血泊之中!

王乙手下将士万万没想到,之前谦卑恭迎的临淄军,竟猝然发难!看到主将横死,全都惊呆了!以至于被抽出兵刃的临淄军砍死了几十个,才回过神来,仓皇抵挡!

王贤和刘信趁机拉着花三爷就往里跑,待三人逃出城门洞,麾下士卒便潮水般的涌进去,加入绞杀汉王军的战团!汉王军此刻根本无心恋战,一边招架,一边想要退出城门,却悚然听到身后铁索‘喀拉’作响,回头一看,只见吊桥正缓缓升起,隔断了他们和身后大部队的联系!

护城河外,冯二爷惊恐的看着眼前的异变,一屁股坐在地上,裤裆登时湿了一片。一旁的朱瞻坦骑双目喷火的看着手下将士惨遭屠杀,刷得拔出宝剑,咬牙切齿的砍向冯二爷:“好啊!原来这是你们做的局,我杀了你个狗胆包天的奴才!”

冯二爷惨叫一声,人头飞起,身首异处……

杀了冯二爷,朱瞻坦冷静下来,命人对临淄城发起强攻,试图救出被困的数百名士兵,然而花三爷刚刚花大力气疏通了护城河,河水深达丈许,城头上还箭如雨下,朱瞻坦的将士虽然勇武,却根本无法寸进,只能眼睁睁看着被困的士兵死伤殆尽,惨叫声渐渐消失……

朱瞻坦血红着双眼却无可奈何,只能下令暂时罢兵,待天亮后再做打算。

城内,刘信意气风发,开始趁势收编花三爷的队伍。杀了朱瞻坦的部将,又被朱瞻坦杀了妹夫,花三爷是决计不可能再跟汉王混了,只有乖乖跟着青州军走下去这一条路。所以这老小冇子只得收起心思,乖乖按照吩咐集合起队伍,向手下人宣布,自己正式归附青州军,效忠唐长老,和杀害妹夫的汉王军势不两立!

花三爷的手下都有些蒙圈了,心说不是要投靠汉王军打青州军吗,怎么一下子就倒了个个?不过既然当家的如此坚决,手下人也没什么好说的,闭眼跟着走就是了。

待到快天亮时,刘信的另一半手下从南城门进了临淄城,接管了城防,刘信彻底松了口气,对一旁的王贤竖起大拇指道:“先生实在是活神仙,不费吹灰之力就取了临淄城,还收服了花三的兵马,俺老刘彻底服气了!”

“区区小事,何足挂齿,”王贤轻摇羽扇,淡淡笑道:“我和将军建功立业的日子还在后头呢!”

“俺信!深信不疑!”刘信大点其头,如果说他之前还对王贤有所怀疑的话,此刻已经是深信不疑了!

昨日他跟王贤嚷嚷着要打临淄,王贤让他稍安勿躁,不可强攻。在王贤的吩咐下,刘信做出一副毫无戒备的架势,营中士兵懒懒散散,营门也不加戒备,任做小买卖的百姓进出。将军中主将不和的消息,透露给了临淄军的奸细。

等到天黑之后,王贤命刘信留下两千人马,在营中虚张声势,制造出有五千人在营的动静。自己则和刘信率领三千兵马,在夜色的掩护下,悄悄从南面出营,绕过临淄城,从城北打起火把,打起汉王军旗,假冒汉王援军,抢在真正的援军之前,出现在临淄城外!花三爷等人果然把他们当成真正的援军,根本就没防备,屁颠屁颠出城相迎,一头就撞在了刘信怀里!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