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九五章 二军师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02-26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第二天,唐长老便召集众头领,郑重宣布任命王贤为白莲教二军师!

至于原先的军师宾鸿,则被封为大军师。从‘军师’到‘大军师’,虽然好像是更进一步,但谁都知道,这不过是听起来更加威风,但实际权力没有半分增加,反而被二军师硬生生割去一半!

所以当众人假模假样的向宾鸿道贺时,宾鸿一张脸拉得老长,终于忍不住从交椅上站起来,对唐长老说道:“长老对黑先生青眼有加,甫一加入便委以重任,按说俺不该说什么,但这军师一职,总揽教中机要大事,关系到本教存亡,是不是应该更慎重一点,至少要先将黑先生的来历查清楚再说。”

此言一出,原本喜庆的厅堂之中,登时一片安静。众头领的目光,在唐长老、宾鸿和王贤身上来回寻梭起来。

“有好戏了……”白拜儿小声对一旁的董彦皋说道。董彦皋点点头,看热闹的从来不嫌事儿大。

“哎,大军师多虑了,老夫已经仔细询问过黑先生的身世了。”唐长老面上不悦之色一闪而过,然后淡淡笑道:“我可以保证,黑先生没有问题!”

唐长老说的如此斩钉截铁,宾鸿自然没法再拿王贤的身冇份说事儿,但见唐长老如此袒护王贤,他更是妒火中烧,闷声说道:“长老,赏功罚过乃是俺的本分。这里有句话不吐不快,黑先生就算身世清白,可毕竟刚刚入伙,寸功未立就一下子爬上如此高位,这让那些跟着长老苦苦打拼多年的兄弟如何服气?”

“这……”唐长老看着宾鸿,一阵阵腻味。这家伙存心是要煽动别人一起,对黑先生不满!更是对自己不满!不过宾鸿这话也确实难以回答,在这种靠兄弟义气维持的团伙中,论资排辈是谁也绕不过的大山。

唐长老看向王贤,意思是该你显显本事了,杀杀他的威风!

王贤微微点头,缓缓起身,轻摇羽扇走到宾鸿身边。

“比下去了,还没开口就比下去了……”在场的众头领暗暗比较着王贤和宾鸿,只见一个面容清绝、飘飘欲仙,一个獐头鼠目、土的掉渣,光从卖相上就没法比!

“大军师这话,学生实在不敢苟同。”王贤微微一笑道:“学生自本教起事起,就以投身大业,应该算不得刚刚入伙吧。至于寸功未立,学生就更是要觍颜说上两句,促成九县联盟,将南青州、胶东、兖州北大片领土归入我教中,学生虽不敢说是居功至伟,却也有苦心谋划、奔波联合之功吧?”

“这……”见王贤初来乍到,就敢跟自己针锋相对,宾鸿一阵阵火大道:“这都是你给刘俊立的功,与我等何干?”

“大军师此言差矣,难道刘将军不是本教右护法吗?”王贤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宾鸿道:“大军师这种话私下里说说也就罢了,若是冇传出去,岂不要让各路英雄寒心?长老的大业都会受损的!”

“你!”宾鸿被王贤挤兑到墙角,偏生又无法反驳,气得他指着王贤,哆嗦着嘴唇道:“好利的一张嘴!简直是一派胡言!”

见宾鸿已经语无伦次了,唐长老暗暗皱眉,他更为宾鸿不识大体,不能容人而气恼,重重一拍桌子道:“都闭嘴吧,老夫心意已决,此事到此为止!”

“长老,且听学生一言。”众人都不吭声了,王贤却上前一步,沉声说道。

“先生请讲。”唐长老既然有心抬举王贤,自然要多给他些面子。

“大军师所言其实不无道理,”王贤又换了一副谦卑的面孔,仿佛刚才咄咄逼人的不是他一般。“学生纵有微功,也是在右护法帐下所立,总舵诸位并无感受,难以认可学生也是正常。”说着王贤一拱手道:“说的再好也没用,有道是,是骡子是马,牵出来遛遛!请长老交派个难题给学生,让诸位头领看看学生,到底配不配当这个军师!”

“先生大可不必,”唐长老心说,这是他们伤了人家黑先生的心了,便板起脸来,冷声说道:“你就是把差事办得再好,也有人会说,不过尔尔,换了自己会比你办得更好!”说着起身道:“先生安心当好你的军师,谁要敢找你麻烦,老冇子拔了他的毛!”说完,狠狠瞪一眼宾鸿,拂袖而去。

“哼!”唐长老一走,宾鸿便黑着脸到了王贤面前,冷冷道:“咱们走着瞧!”说完也怒气冲冲而去。

刘信、郝允中等唐长老的旧臣,碍于宾鸿的感受,没搭理王贤,也摇摇头离开了。董彦皋、白拜儿等新来的头领,却一下把王贤围上了,董彦皋哈哈大笑道:“军师来的太好了,老冇子早就看不惯那宾鸿了!长得跟只老鸭子似的!”

“是啊军师,”白拜儿是个男的,但言谈举止都女里女气,有些色眯眯的看着王贤道:“人家支持你,早点儿把姓宾的踢走!”

“走走,军师咱们喝酒去!”大胖子王宣拉着王贤的胳膊,满脸笑容道:“咱们还没给军师接风呢!”

无可奈何,王贤被他们拉去吃酒,从上午一直吃到天快黑,才让人架回了住处。

戴华拿来痰盂,让他吐了个痛快,又端来浓茶服侍他喝下去,王贤才感觉舒服一些,用衣袖胡乱擦擦嘴道:“他娘的,这帮土匪,天天就知道喝喝喝!”他到青州这几天,几乎****喝的烂醉如泥,实在是苦不堪言。

“别看他们现在挺风光,实际上朝不保夕,当然要今朝有酒今朝醉了。”戴华小声道:“先生真指望靠他们报仇?”

“怎么?”王贤揉着突突直跳的太阳穴。

“我看悬。”戴华撇撇嘴道。

“你也说了他们是朝不保夕了,那不就是亡命徒了?”王贤呵呵笑道:“这种人只要调教得法,强过训练有素的官军太多。”

“先生有主意就好,”戴华笑笑,又皱眉道:“不过这青州城,可比刘俊那儿凶险多了……”

“是啊。”王贤深以为然道:“十个刘俊也比不了一个唐天德,董彦皋白拜儿这些人,也都是狡诈狠毒之辈,和这些人周旋,无异与虎谋皮,太累……”

“先生还漏了个人,”戴华轻声道:“宾鸿……”

“和他倒是简单,咱们既然已经被视作眼中钉,”王贤淡淡说道:“自然也把他当成肉中刺,拔掉便是。”

“怎么拔?”戴华好奇问道。

“小老婆跟大老婆争宠,靠的是什么?”王贤双腿一盘,嘿嘿笑道。

“不知道。”戴华摇摇头,“俺就一个媳妇……”

“告诉你,要从两方面着手,一是靠讨好自家官人,让他把你当成一块宝。”王贤笑道:“二是靠在大老婆面前示弱,只要官人心里有你,你让大老婆欺负一次,他就对大老婆憎恶一分!如是几次,不用你动手,他就会把大老婆撵出门去,你只需在旁边假惺惺装好人便是。”

“呃……”戴华听的晕晕乎乎,挠挠头道:“先生,以小老婆自况,是不是不太体面。”

“体面?嘿嘿……”王贤露出一丝苦笑道:“在这大明朝,真正的体面的只有皇帝一个人,别看我们这些王公大臣,看起来好像很威风很体面,但不过冇就是皇上的小老婆而已。”

“您都是小老婆,那属下算什么?”戴华苦笑问道。

“你是本官的小老婆呗……”王贤嘿嘿一笑,然后又笑的前仰后合起来。“你也不要不平衡,怎么说你也是个千户,也有自己的小老婆……”

戴华被王贤这套小老婆理论搞的晕头转向,只好无奈的转个话题道:“对了,除了宾鸿还有个人,那佛母虽然现在不在青州,但早晚会回来的……”

“这个嘛,到时候再说。”王贤郁闷的闭眼往床上一躺,在这青州的日子实在是不好过啊……

俗话说,一山不容二虎,除非一公一母。

接下来的日子,不出意外,宾鸿处处针对王贤。

唐长老每每问及王贤的意思,王贤但凡开口,必会遭到宾鸿的驳斥,虽然大多数时候王贤据理力争,都能赢得辩论,但也有被宾鸿胡搅蛮缠,无理取闹到无言以对的时候。后来王贤干脆只要宾鸿在场就闭口不语,等到和唐长老单独相处时,再做汇报。

没想到这样也不能解决问题,因为但凡按照王贤的主意推行的事情,都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阻碍,以至于难以为计,屡屡流产。而这背后总是会晃动着大军师宾鸿的影子……

如是耗了半个多月,唐长老忍不下去了,因为按照王贤的规划,时间是非常紧迫的,根本没时间浪费!他必须要在王贤和宾鸿之间做出抉择了……

但这个抉择,真的好难……宾鸿虽然如今看上去面目可憎,但毕竟是跟他鞍前马后几十年的老兄弟,对教中事务的掌控更是非同一般,想要动他可没那么容易!而且王贤毕竟初来乍到、寸功未立,当上二军师就已经很是惹人非议了,如果再让他取代宾鸿,恐怕没有人会服气的……

而且唐长老也想称称王贤的斤两,以免遇上个纸上谈兵的嘴炮。

想来想去,唐长老终于想出了个法子,让人将宾鸿和王贤请过来。

不一会儿,两人先后到了唐长老的房间,王贤微笑着向宾鸿一抱拳,十分客气道:“见过大军师。”

“哼……”宾鸿却只哼了一声,一个字都懒得跟他说。

唐长老见状摇了摇头,咳嗽一声,将二人的目光吸引过来,沉声说道:“请你们二位过来,是有个难题,请二位帮我解一下。”

“长老请讲。”二人齐声应道。(未完待续)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