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九四章 猝不及防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02-26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  
  王贤回到青州城,天色已经大黑,早有唐天德的亲兵队长老李等在门口,接过王贤的马缰笑道:“先生可算回来了,长老等着您用晚饭呢。”
  
  “哎呀,真是罪过!”王贤闻言受宠若惊,赶忙翻身下马,跟着老李往饭厅走去。
  
  “俺老李跟了长老几十年,先生这份礼遇,还是头一回见!”老李笑容满面道:“先生飞黄腾达了,可要多多照应俺老李。”
  
  “哪里哪里,互相照应。”王贤应付着老李,迈步进了灯火通明的饭厅,果然见唐天德笑容满面坐在饭桌旁,桌上只有茶水点心,显然并未开席。一见王贤,唐天德便笑道:“先生可算回来了,快快坐下,咱们赶紧吃饭!”
  
  “让长老久等,罪过罪过。”王贤忙赔罪不迭道:“若知道长老在等,学生定会早回的!”
  
  “哎,先生去送旧主,老夫岂能阻拦。”唐天德摇头笑道:“送了这么久,正说明先生高义啊!老夫心中只有敬意,没有不快!”说着一指旁边的座位道:“快坐吧!”
  
  王贤道谢后坐定,侍女端上水盆白巾,请他洗手。这时,便有小厮端着托盘,将一道道热气腾腾的饭菜端上来,转眼就摆了一桌。
  
  唐长老也不说话,笑眯眯端详着王贤,只见王贤的表情,先是从平静变成了惊讶,又从惊讶变成了jī动!
  
  然后,王贤一下子站了起来,向唐长老深深一揖,眼泪分明在眼眶里打转……
  
  对他的反应,唐长老十分满意,笑着扶起王贤道:“先生不必如此,这一桌淮扬菜虽然不好置办,但先生当得起!”
  
  原来桌上摆的全是清炖蟹粉狮子头、软兜长鱼、文思豆腐、三套鸭、水晶肴肉之类,清一水的淮扬名菜!
  
  “长老,学生,学生已经不知该如何是好了……”王贤jī动的用衣袖擦拭眼角,但在衣袖遮掩下,他的神色却倏然凝重起来!昨日秉烛夜谈时,唐长老像拉家常一样,询问起他的身世经历来。王贤知道这绝不是随便聊聊,而是在对自己进行背景审查。
  
  当时王贤并不太在意,因为之前刘俊、诸葛洪都曾经问过,便将讲过两遍的,诸如‘扬州人氏’、‘不第举子’、‘为建文案牵连’此类的说辞,又说给唐长老听。想不到,仅过了一个白天,唐长老就给自己准备了这一桌‘家乡菜’!
  
  不管唐天德是何居心,仅仅这份细心,就足以让王贤提高警惕,提醒自己,现在不是跟刘俊、诸葛洪那些粗人打交道了,而是要跟一只精于世故的老狐狸周旋!
  
  当王贤搁下手臂,脸上便只剩感jī涕零之色。
  
  “先生快快用饭吧,凉了就不美了……”唐天德笑着招呼王贤。
  
  “那,学生便恭敬不如从命了,”王贤向唐天德拱拱手,舀一勺文思豆腐送入口中,陶醉了半晌,方叹道:“好正冇宗的文思豆腐,好娴熟的刀工,没有二十年的功力,恐怕切不出这样的豆腐丝来!”说着好奇的问道:“长老哪里请来的名厨?”
  
  “说来凑巧,老夫的厨师老张师傅,就是扬州人氏。”唐长老嗬嗬笑道:“今日听说先生是他的老乡,特意拿出了看家的本事,平时老夫也吃不着哩!”
  
  “哦?”王贤心又紧了一分,大脑飞速转动,嘴上丝毫不慢道:“那一定要见一见!”
  
  “当然了,先生不说,老夫也要引见一下。”唐长老说着对一旁的老李道:“让老张过来一趟。”
  
  老李领命而去,唐长老笑着劝王贤道:“先生别停啊,快吃快吃!”
  
  “长老也请多用些。”王贤笑着点点头,每样菜都夹一筷子,吃的满脸陶醉的样子。但其实,他完全顾不上品尝淮扬菜的美味,全部心思都用在准备接下来的考验上!
  
  是的,这突然冒出来的张大厨,一定是唐长老用来试探自己身冇份真伪的!如果王贤还不提高警惕,就真对不起那些死难的兄弟了!
  
  。
  
  盏茶功夫,一个胖乎乎的中年厨子,端着一个汤煲,满脸堆笑的进来,道歉连连道:“长老恕罪,小人等河豚汤好,来迟了!”
  
  “什么,河豚汤?”唐长老闻言变色道:“这东西会吃死人的!”
  
  “嘿嘿,长老不吃,那黑先生吃不吃?”张大厨转向王贤,嘴上便换了扬州话。
  
  “吃!当然吃!哪有不敢吃河豚的扬州人!”王贤毫不犹豫说道,嘴上竟是一口地道的扬州官话!
  
  唐长老支愣着耳朵听着,感觉王贤和张大厨的口音应该是一样的,但还是不确定的看了张大厨一样,张大厨微不可查的点点头,示意没问题。
  
  张大厨便打开汤罐,盛了一碗鱼汤,舀了好多的鱼肉,带着玩味的笑容送到王贤面前,王贤用扬州话笑道:“一白二皮三汤四肉。怎么,大厨不舍得给我吃鱼白鱼皮不成?”
  
  张大厨不好意思的笑笑道:“先生果然是行家。”便给王贤重新舀了一碗带鱼白鱼皮的。王贤没有丝毫犹豫,便马上端起碗来,细细品尝起来,一边吃,还一边夸张的摇头晃脑道:“鲜!实在是鲜!鲜得掉眉毛啊!”
  
  张大厨又看看唐长老,再次微微点头。这年代,整个大明朝,除了扬州,别处都是不敢吃河豚的,因为只有扬州的厨子能整治河豚!王贤如此会吃嗜吃,应该就是扬州大户人家无误。
  
  殊不知,王贤只是认定唐长老不至于现在就把自己毒死,拼上一条命,也绝对不能露馅而已!
  
  不过话说回来,这河豚还真******鲜美!可谓他此生吃过的最佳美味了!而且带着剧烈心跳的刺冇jī,实在让人欲罢不能,所以王贤只能说:“再来一碗!”
  
  张大厨笑呵呵的给王贤又盛了一碗,唐长老让张大厨也坐下,张大厨道声谢,便甘陪末座。
  
  黑先生喝到了河豚汤,又灌了不少黄汤,整个人都兴冇奋开了!拉着张大厨的胳膊,主动和他用扬州话攀谈起来,这扬州话乃是大明淮扬官话的蓝本,王贤能说一口地道的淮扬官话,就具备了说好扬州话的基础。而且他和戴华已经将语调中的细微之处调整到位,冒充一个离家十几年的扬州人,自然绰绰有余!
  
  连最难冒充的乡音都能学的惟妙惟肖,至于扬州的风土人情、老街旧貌,王贤更是不在话下!那张大厨和王贤兜兜转转,不离扬州的方方面面,王贤都能对答如流,应付自如,让唐长老把一颗心基本放回了肚子,笑对二人道:“二位说的这么热闹,莫非原先就认识不成?”
  
  “小人怎么能认识黑先生呢?”那张大厨摇头苦笑道:“二十年前,黑家是俺们扬州有名的大户,诗书传家,门口的进士旗就有八面!可了不得呢!”
  
  “哎,是六面,”王贤喝了不少酒,面红耳赤,嘴巴也不利索,屈着指头一个个数算起来。从他祖父、叔父、堂兄,一直说到自己的三哥!
  
  “说起三爷来,小人还真有幸见过几面!”张大厨突然插话道:“俺当时在扬州翠微楼当厨子,三爷有时会来吃饭,三爷这人生的体面啊!大高个,高鼻梁,一双眉毛又黑又浓!小人才能记到现在……”说完,张大厨便冇死死盯着王贤。
  
  “哎,你认错人了,”王贤醉眼惺忪的摇着头道:“我三哥不是大高个,不是……”说完,噗通一下趴在桌上,醉死过去!
  
  “黑先生,先生……”张大厨戳戳王贤,见毫无反应,对唐长老道:“黑先生醉了。”
  
  “扶先生去休息吧。”唐长老点点头,对老李说道。
  
  待老李将王贤扶下去,下人撤了酒席,又换上茶水,唐长老才缓缓问那张大厨道:“张兄,你怎么看?”
  
  那张大厨此刻双目神光内敛,太阳穴鼓得老高,哪里还有半分厨子的模样!他起身抱拳道:“长老,可以确定,他说的都是真话!”顿一顿道:“别的不说,黑家三爷我确实见过,是个矬子,而且黑家确实只有六面进士旗……”
  
  “嗯。”唐长老点点头,这姓张的其实原先是扬州城一名捕头,后来犯了事,发配山东,机缘巧合遇上了唐长老,之后便跟在他的身边。唐长老很相信张捕头那双雪亮的招子,何况张捕头还是土生土长的扬州人。
  
  “这下老夫就放心了,”唐长老看着张捕头,露出如释重负的笑容道:“辛苦你了,不过往后你得小心,被他看出破绽就不美了。”
  
  “嘿嘿,谁让属下作茧自缚,非要扮个厨子来……”张捕头摇头苦笑。
  
  。
  
  把王贤架回房间,安顿在床上,众人才退出去。
  
  待门一关上,王贤便一下睁开眼,大口大口的喘粗气,刚才实在太惊险了——他能说清扬州的每一条街道,那是因为他陪着太冇子在扬州考察过,他能说出黑家有六面进士旗,那是因为锦衣卫的情报收集到位!可情报收集再到位,也不会涉及到黑先生的三哥到底是高是矮,眉毛是粗是细!
  
  方才王贤说黑三哥不是大高个,完全是靠蒙的……
  
  幸好蒙对了……(未完待续)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