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九零章 焉得虎子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02-22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一支衣甲鲜明的大军缓缓向西行进,旌旗上写着大大的‘刘’字,这是跟随刘俊去青州的一万军队!

为了给自己壮胆,也为了显示强大,这一万军士皆是从军中精挑细选出来的精锐之士!而且刘俊将手中全部的战马盔甲都给这一万军士装备上了,至少看上去耀武扬威,颇能唬人!

刘俊身穿金甲、骑着骏马,在几十员军校簇拥之下,行在前列。王贤则羽扇纶巾,坐在一辆崭新的马车上,跟在后头。如此浮夸的打扮自然不是王贤本意,而是刘俊执意如此,王贤也只能任他摆布了。

马车上,邓小贤忍不住八卦道:“先生,我有一事不明,为什么那纸上写的那个生辰八字,会让魏大人确信先生还活着,难道是认出了先生的字迹?”

“不可能,先生当时是用左手写的,就是怕有人认出他的字迹。”戴华摇头道。

“告诉你们也无妨,”王贤淡淡笑道:“那个八字是我老师女公子的生辰。当初老师想将女儿许配给我,可惜我已经订婚了。”

“原来如此!”戴华恍然大悟,自家女儿的生辰八字,那是绝对不会向外人透露的,自然只有曾经差点儿成了姑爷的王贤才知道!邓小贤却比戴华精明多了,一下就抓到问题的关键道:“为何时隔多年,先生仍能清楚记得人家小冇姐的八字?莫非一直念念不忘不成?”

“咳咳!放肆!”王贤老脸胀的通红,显然是被说中了。

两天后,队伍抵达青州城外二十里,便惊动了城里的唐长老。得知刘俊带了一万精兵前来后,唐长老微微一笑,命宾鸿、刘信点起三万兵马前去相迎。

“报!”斥侯很快将青州方向的动静,禀报刘俊知道:“青州城三万兵马迎面而来!”

“什么?!”原本耀武扬威、信心十足的刘俊,一下就心虚起来,赶紧拨马到了王贤车前,低声询问道:“这么多兵马开过来,莫非是要对我们不利?”

“哎,主公稍安勿躁,”王贤摇头笑道:“人家不过是投桃报李,想在气势上压倒咱们罢了。”

“真不是要对咱们下手?”刘俊还是心里没底。

“真不是。主公只管放心,迎上去就是!”王贤给刘俊打气道:“这次前来谈判,气势很重要,切莫坠了自家威风!”

“唔……”刘俊心下稍定道:“好吧。”

果然,两军相距二里,三万北青州军停下了脚步,宾鸿和刘信排众而出,来到刘俊阵前,前者大声笑道:“刘将军好大的威风啊!”

“比不过你们威风。”刘俊见到宾鸿和刘信,登时新仇旧恨涌上心头……当初就是这两个混蛋用言语挤兑,让他稀里糊涂立下了军令状!

“我等不过是奉命带兵而已,哪比得过刘将军亲掌大军。”宾鸿皮冇笑肉不笑道:“刘将军如今这排场,怕是要把唐长老都比下去了吧!”

“哼!”刘俊最受不了宾鸿的阴阳怪气,冷哼一声道:“军师,长老是派你来挑唆的吗?!”

“当然不是,”宾鸿摇头笑笑,拱手正色道:“奉长老命,前来迎接刘将军的大驾!”

“那废话少说,头前带冇路!”刘俊说完,拨马返回阵中,他根本没兴趣和宾鸿应付。

宾鸿眉宇闪过一丝怒色,这刘俊如今确实翅膀硬了,已经不把自己放在眼里了!心中暗道:‘看我到青州城怎么整治你!’宾鸿强压住怒火,沉声说道:“刘将军请!”

说完,便和刘信拨马而回。

于是三万北青州军在前,一万南青州军在后,浩浩荡荡向青州城进发。

距离青州城越近,刘俊的脸色就越难看,他终于忍耐不住,登上王贤的马车,苦笑连连道:“先生,我这心里跳得厉害!这次青州之行,恐怕难以善了啊!”

看着刘俊一脸惧色,王贤奇怪问道:“主公何出此言?”

“刚才宾鸿那神色,先生可看到了?”刘俊声音发紧道:“先生可能不太了解他,此人最是阴狠狡诈,他看我的眼神,就像饿狼瞅见肥羊一样,”说到后半截,刘俊的声音已经忍不住颤抖起来:“我看唐天德摆的八成是鸿门宴啊!”

“主公,咱们都已经到了城下,难道还要打道回府不成?”王贤苦笑道。

“好主意……”刘俊竟深以为然道:“咱们现在走还来得及!”

“那岂不要让天下冇英雄笑掉大牙!”王贤摇头不已道:“就是联盟内部那些头头脑脑,也会笑话主公的!到时候唐长老再趁机拉拢一番,恐怕主公的基业就要分崩离析了!”

“那……可如何是好?”刘俊一下就没了主意,他既没胆量进城,又不愿承受临阵脱逃的后果,一时间进退两难,只能求助似的看向王贤。

“要不这样吧……”王贤故作苦思片刻,才缓缓道:“我替主公先进城探探风声,然后咱们再做他图,如何?”

“如此再好不过!”这话正中刘俊的下怀,他偏生还要假惺惺道:“不过还是不妥,先生的安危和某家同样重要!”

“哎,主公此言差矣,”王贤摇头笑道:“在他们眼里,您是三军主帅,学生不过是一谋士而已,有主公率大军在城外压阵,他们只会对学生奉若上宾,不会对我一根汗毛的!”

“果真如此?”刘俊大喜。

“果真如此!”王贤点头。

“那,就拜托先生了!”

于是定计,于是刘俊率大军驻扎在青州城下。送王贤入城时,刘俊紧紧抓着王贤的手,眼圈通红道:“一定要记住,安全第一!安全第一啊!”

“主公放心,学生一定不辱使命!”王贤也红着眼眶,跟刘俊应付一番,才带着戴华和邓小贤,离开本阵,来到青州城门前。

看着眼前的城门,王贤三个都有些恍惚,这正是三个月前,王贤带领众兄弟离开青州,前去救援郭义,所走的那道门啊!他们清楚记得,当时时万在城头相送,满脸的不爽……以至于此刻抬头看向城头,似乎还能看到时万呲牙咧嘴立在那里!

然而定定神,三人却看到城上城下白旗招展,站满了红巾裹头的白莲教士兵!这些刺目的红白之色,像刺入身体、带出蓬蓬鲜血的白刃,那巨大的痛苦提醒着他们,这座青州城已经落入白莲教手中许久了,而那些昔日的生死兄弟,也已经惨死在敌人刀下,含恨九泉了!

只有刻骨的仇恨,依然鲜血淋漓,触目惊心!越是靠近青州城,那仇恨也就越法鲜明!越法浓烈!越发不可遏制!

一阵阵号角声,把三人从回忆中抽回,眼前出现唐天德和一众白莲教头领的身影,王贤三个赶忙压下满心的仇恨,昂首阔步迎了上去!

为了表示对刘俊的重视,唐长老唐天德亲自到城门口迎接,却只看到三个从没见过的陌生人,自刘俊阵中而出,并未看到刘俊的身影。唐长老和身边众头领奇怪的看向这三人,见他们一齐抱拳行礼,为首的一个头戴纶巾、手持羽扇的中年文士,开口说道:“学生黑翦,谨代我家主公拜见唐长老和诸位头领!”

听到‘黑翦’这个名字,唐长老心中一动,还没开口,一旁的董彦皋先粗声粗气道:“刘俊呢?他怎么不亲自过来?派个狗头军师算怎么回事?!”

“就是!”白拜儿接话道:“长老亲自到城门口相迎,他都不露个面,莫非早就不把长老放在眼里了?!”

听了这些诛心之言,王贤却只是微微一笑,向唐天德拱手道:“长老见谅,我家主公自然是无比敬重长老,否则不会见信即至,没有丝毫耽搁。”

“那他为什么不露头?!”众头领不依不饶道,唐长老也饶有兴趣的看着王贤,想听听他怎么替刘俊搪塞。

“我家主公派学生替他前来,自然有他的道理。”王贤淡淡一笑,看向唐天德道:“长老能否借一步说话,我家主公有机密相告。”

“哦?当众说就是,这些都是老夫的生死兄弟。”唐天德缓缓说道。

“法不传六耳,长老请见谅。”王贤却不为所动。

“那好吧……”唐天德想一想,笑道:“既然刘将军遣先生做代表,那就请先生与我一同入城吧。”

“恭敬不如从命。”王贤笑着拱手。他身后的邓小贤和戴华也大松了一口气,幸好,唐天德没认出先生来!

“请。”唐天德便和王贤进了城,众头领愤愤望着远处的刘俊军营,骂上几句胆小鬼,又啐上几口老痰,也怏怏跟着入城了。

入城之后,唐天德屏退左右,对王贤笑道:“现在没旁人了,先生可以说了吧。”

“呵呵,”王贤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道:“我家主公担心有人要害他,所以不敢入城。”

“哦,哈哈哈哈!”唐天德放声大笑道:“这就是黑先生所谓的机密不成?”

“这当然是南青州军的最高机密,”王贤却理所当然道:“如果让九县联盟的头头脑脑知道我家主公胆怯了,那还了得?”

“确实。”唐天德点头笑笑道:“这么说来确实是天大的机密。”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