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八五章 拉拢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02-17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三位堂主正在说话,那小校跌跌撞撞跑进来,脸色煞白道:“大事不好!”

“慌什么!”大马猴不悦的瞥那小校一眼,冷声道:“不就是十三香要跑吗!早就知道了!”

“不是,是,是……盟主大人遇伏身亡了!”那小校痛哭道。

“啊?!”三人惊得一下全站起来,当然刘俊的惊讶是假装出来的。如今营中因为莒州兵人心思动,涣散不堪,他派阿丑和邓小贤出去办事,完全做到了神不知鬼不觉!

“你再说一遍!”独眼龙上前一步,一把揪住那小校的领子,独眼瞪得溜圆。小校哭丧着脸道:“辎重队路过一线天,看到盟主大人一行人,横七竖八躺了一地,全都死透了!”

“胡说八道!”大马猴难以置信的摇头道:“怎么可能?!”

“怎么不可能,尸首都拉回来了……”小校哭着道:“不信您出去看嘛!”

三人便走出房中,便见院子里停着数辆大车,皆以白布覆盖,大马猴快步上前,掀开一条白布,见到了诸葛海的尸首!又掀开一条布,便看到了诸葛洪死不瞑目的样子!

“哎呀!盟主啊!”三人跪在车前,放声大哭起来:“您怎么这么就死了呢?让我们可怎么办啊?!”

哭着哭着,独眼龙霍的站起来,咆哮道:“他奶奶的!是谁丧心病狂,敢对盟主下手?!”

“还能有谁!”王贤快步从外头走进来,先跪在车前痛哭一场,然后起身擦着泪道:“肯定是那十三香,到现在了诸位还看不出来?他召集部属根本不是为了走人,而是为了把咱们一网打尽!”

“呔!这贼子真是狼心狗肺!”此情此景,由不得大马猴和独眼龙不信,后者暴跳如雷道:“盟主不过是想让他出点军粮,他竟起了杀心!”

“他连盟主都敢杀,肯定不会放过咱们!”大马猴也急了,他最是贪生怕死,听说十三香召集手下不是为了跑路,立马就担心起自己的小命来!

“还等什么!赶紧召集人马,跟他们拼了!”独眼龙急匆匆冲出去,大马猴也赶紧跟上,刘俊和王贤交换个眼色,也紧跟着两人出了门……

这时候,十三香正在北门外,焦急的等待着部下前来汇合,约定的时间已过,却才来了不到一半人马,令他心焦不已!

正当他急的团团转时,忽然见大队人马从远处席卷而至,十三香还以为是自己的手下到了,松了口气,骂道:“晚了这么长时间,回去要好好罚他们!”

他的手下却看到不对劲了,提醒十三香道:“堂主,咱们可没这么多人!”

“是啊……”十三香也回过神来,这四面八方围过来的,起码一万多兵马,哪里是来跟自己汇合的手下,分明是催命的阎罗!

“快走!”十三香赶忙尖叫一声,率先拨马而去。这时候他也顾不上许多,先逃得性命再说!

十三香和百多名亲卫、将领都骑着马,见事不好,拨马就逃,还真就叫他们给逃之夭夭了!可大队人马是靠两条腿走道的,悉数都被包围了起来。看到对面那万余名昔日袍泽一个个双目喷火,那近两千名莒州兵畏惧的缩成一团,被大军团团围在中央!

“十三香谋害盟主,罪该万死!”这时,独眼龙那声嘶力竭的咆哮声响起,他指着被围在中央的莒州兵道:“这些都是他的同党,把他们杀光了,为盟主报仇!”

“杀!杀!杀!”一万多官兵一起咆哮,震得那两千余名莒州兵魂飞胆丧,一名军官壮着胆子高声道:“龙当家,您误会了,我们只是要回莒州,并没有要谋害盟主的意思啊!”

“还敢狡辩!”独眼龙怒喝道:“盟主的尸首就躺在城中,不是十三香干的,又是哪个?!”

十三香和诸葛洪的矛盾众所周知,前者还在营中大肆串联,召集昔日部署,就算说不是他干的,都没人相信h这下就连莒州兵都嘀咕起来,心说他不会真是想拉着我们造反吧?

“给我上!”独眼龙又挥下手,愤怒的军士纷纷举起长矛,向莒州兵逼近。

“且慢!龙当家听我一言!”那军官见下一刻就要尸横遍地,也顾不上那么多了,大叫道:“不管是不是十三香所为,都跟我们没关系!我们本来就不想跟他回莒州,是他用我们的妻小胁迫我们的!”说着跪地向王贤磕头道:“军师,我们知道错了,替我们说句话吧!”

“哎……”王贤长叹一声,将求助的目光投向刘俊。这是他们之前约定的暗号,表示刘俊可以粉墨登场了!

“龙兄,息怒。”刘俊等这一刻实在是太久了,此刻激动的面放红光,强抑着兴奋道:“十三香罪该万死,但也不过是诛他九族而已,这些莒州兵都是教中弟兄,更是咱们南青州的子弟兵,跟十三香没有关系!”

“对!”见刘俊替自己说话,莒州兵全都感激涕零,马上纷纷接话道:“我们跟十三香没关系,我们愿意追杀那厮,替盟主报仇!”

“呃……”独眼龙一下没了主意,刘俊小声对他说道:“我们军中也有很多莒州兵,教中沾亲带故者更是不计其数,大肆株连的话,会出大乱子的!”

“那你说怎么办?”独眼龙本来心眼就不够使,这阵子整天和刘俊黏糊在一起,又养成了以他为尊的习惯。

“就让他们去追杀十三香,也算是个投名状。”刘俊作势思考一下道。

“这样吧,咱们谁能拿到十三香的人头,就推举他为继任盟主!”大马猴突然插话,此言一出,刘俊和独眼龙都是神情一滞,独眼龙小声道:“要是随便一个阿猫阿狗拿来他的人头,也让他当盟主不成?”

“阿猫阿狗坐上去有什么用?”大马猴笑笑道:“不这样,怎么能收服住诸葛洪手下的骄兵悍将?”

“也是……”独眼龙用他的独眼看看那些悲愤莫名的将士,确实绝大多数是蒙阴兵!这些兵悍勇非常,人数众多,想要收服他们确实只有这一个办法。

“那好!”独眼龙点点头,高声道:“谁能拿回十三香的狗头,就是下一任盟主!”

此言一出,果然安抚住了蒙阴兵,但也用不着这么多人去追击十三香,独眼龙和大马猴率领部下骑兵,心急火燎追出去了!刘俊却留下来,和王贤一起安抚将士,把大军带回营中。为了隔开蒙阴兵和莒州兵,刘俊将自己一营的官兵,驻扎在两军中间,又和王贤分头去劝慰。安慰受惊的莒州兵没什么难度,自然交给了刘俊。

安抚炸了毛的蒙阴兵,却是个危险程度极高的差事,弄不好就都可能丧了命,自然是王贤的买卖。临分开之前,刘俊小声问王贤:“十三香的脑袋,不会落到别人手中吧?”

“主公放心,”王贤淡淡一笑道:“十三香是咱们故意放走的,岂能让他落到别人手里?我那表弟一定会捉到他的。”

“好!你说没问题我就放心了!”刘俊点点头,看向王贤的目光竟有些敬畏,他从来都无法想象,一个文弱书生,仅凭心智和口舌,居然能翻云覆雨到这种程度,实在太可怕了!

然而王贤脸上,却没有半分得色,仿佛一切都微不足道一般。不过也确实,比起王贤原先做的那些大事,如今在南青州折腾的这点儿动静,不过是澡盆里的风暴罢了!

两人分开后,王贤找来蒙阴兵的那些骨干,只见他们一个个眼圈通红,神色惶然……王贤自然知道,他们此刻的惶然,并不止是失去头目后的悲痛,更多的是对前路的迷茫……

大伙先抹了一会儿泪,王贤状若不经意问道:“下一步,大伙打算怎么办?”

众人茫然摇头,看向王贤。这些蒙阴兵,素来知道诸葛洪最倚重王贤不过,见到他,颇有几分见到主心骨的感觉。当然也有人自有主张,闷声道:“还能干啥,给堂主报了仇,就回蒙阴呗。”

“这可不是好主意,若是蒙阴能待,盟主大人也不会移师沂水。”王贤叹了口气。

“是啊……”众人唉声叹气,他们何尝不知,诸葛洪正是因为担心官军大兵杀到,才会弃了蒙阴,率军在沂水驻扎?现在回去,要是官军杀来,大家就是砧板上的肉啊!

“那军师有何高见?”自然而然,有人问起王贤。

“留下来。”王贤摊开双手道:“你们蒙阴兵悍勇无双,还担心会被欺负不成?况且,不是还有我吗……”

“这……”有些头领不禁点头,但也有一些暗暗皱眉的,他们想的是,赶紧回去争夺蒙阴堂主之位,心思早就不在这里了。

“忘了什么堂主香主吧,”王贤那双洞悉人心的眼睛,早就把他们的心思看的一清二楚,沉声道:“那些只在太平时有用,现在是乱世了!谁有兵谁才是大爷!”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