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八四章 盟主殁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02-17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诸葛洪苦笑说:“咱们南青州都是穷县,要是有那么多余粮,也没必要造反!”

“也不是每个县都那么穷吧,莒州、日照就不是。莒州有粮,日照有盐,这正是盟主的王霸之基啊!”王贤沉声说道。

“嗯,日照的盐场早晚要吞过来,不过远水解不了近渴,想解决军粮还是得让十三香多出点血!”诸葛洪双拳一击,下定决心。这在诸葛洪看来是天经地义的事,谁让莒州比别的县富多了?就该多出点血才行!

谁知他跟十三香一提,后者竟一口说不出三个不字,脑袋摇的像拨浪鼓一样,坚持说五家平均出粮,莒州不会多出一斤粮!

诸葛洪十分生气,但军队还没整合好,也没法把他一脚踢开,正窝着一肚子火呢,大马猴和独眼龙便找来了。诸葛洪一听大喜,回头便找十三香施压,说大家都看他不爽,想要让他让贤!

十三香一听就炸了毛,一蹦三尺高道:“凭什么?!我还看他们不爽呢!”

“老弟稍安勿躁,我已经安抚住他们了。”面对暴跳如雷的十三香,诸葛洪皮笑肉不笑道:“不过老弟也要反省啊,是不是为联盟付出的少了一点呢?无则加勉,有则改之嘛!”

“呵呵,盟主大人什么意思?!”十三香又不傻,一下就听出诸葛洪的言外之意:“莫不是还在打莒州钱粮的主意?!”

“呵呵……”诸葛洪笑而不语,心说这不废话吗,不然你以为呢?

“想都别想!”十三香是彻头彻尾的守财奴,给他多少钱粮他都不嫌多!但让他多出一点儿,就像要他的命一样!

“十三香!”诸葛洪耐性耗尽,拍案道:“别给脸不要脸!今儿我就把话放在这儿,你要是不给粮草,这个副盟主就甭当了!”

“诸葛洪!别来这套!”十三香也火人了,拍案对骂道:“不就是个副盟主,不当就不当!老子不光不当了,还要带弟兄们回去,你们这帮穷鬼自己玩儿吧!”

“你带的走吗?!”诸葛洪冷笑连连道:“你的弟兄在哪里?早就被打散分到五营当中了!”

“这个……”十三香愣了一下,心说这确实是个麻烦,但嘴上丝毫不肯服软道:“那又怎样,他们又不是种在你这里的树桩子,自己有腿,说走就走!”

“你要是敢散布谣言,动摇军心!老子斩了你的狗头!”诸葛洪咆哮起来:“给我滚出去!”

“哼!”十三香气哼哼拂袖就走,待他出去,王贤从屏风后转出来,诸葛洪依然气哼哼,难以平静。

“你看看他!这种害群之马,留他不得!”诸葛洪指着十三香离去的方向,咬牙切齿道。

“如果盟主真这么想,那就要先下手为强了。”王贤幽幽道:“以免这厮回去串联老部下,让咱们的军队分崩离析,前功尽弃啊!”

“我绝不容许!”诸葛洪刚刚享受到手掌大军,大权在握的快感,岂能允许十三香坏他好事!便黑着脸道:“先生可有妙计?!”

“我有一计,可除此獠!”王贤轻声道:“这厮今日负气而去,肯定要去串联他的莒州同乡,届时便以动摇军心为由,斩了他便是!”

“哎呀先生,咱们想到一块去了!”诸葛洪闻言大喜,搓着双手道:“某家也是这个意思!”

“不过,将军还要避嫌才是,不妨先借故离开一段,让学生来做这个恶人,”王贤一脸赤胆忠心道:“等到将军回来,还可处罚学生,收买莒州人心,岂不两全其美?”

“哎,那怎么行,先生劳苦功高,某家不能坑了您!”诸葛洪十分意动,但实在不好意思答应王贤。

“哎,将军此言差矣,行大事者不拘小节。何况军队已经差不多整合完毕,是学生功成身退之时。”王贤却摇头笑道:“届时将军虽然免了学生所有官职,我依然可以给将军出谋划策,其实并没有什么区别。”

“哎呀,先生啊……”诸葛洪被王贤感动的热泪盈眶,紧紧握着他的双手道:“您真是高风亮节,大公无私,放心,我诸葛洪必不负先生!”

“有将军这句话我就放心了……”王贤也被感动的热泪盈眶,重重点头……

果不其然,十三香回去之后,就开始串联原先的部下,合计着如何带领子弟兵,脱离军营回莒州去!谁知却遇到不小的阻力,原因是那些部下,都被王贤委以重任,非但官职提升,手下管得兵马也多了许多!更重要的是,王贤对他们赏赐颇重,短短不到一个月时间,每个人都拿到一笔不小的钱财!

用脚趾头也能想到,跟着十三香这个守财奴,莒州再富,也富不到下面人头上去。那些部下可对十三香当初前头率他们迎敌,后门运送家财出城耿耿于怀,此刻听十三香一说,竟一个个闷头不语。

“你们他妈都糊涂了!”十三香急了,拍着桌子道:“那么点儿好处,就把你们给收买住了?!”

众手下心说,连那么点儿好处您还都不给我们呢。面上却坚决摇头道:“堂主您误会了,咱们不是让人收买住了,实在是现在营中军纪森严,谁敢到处串联,让人举报了,是要掉脑袋的!”

“是啊堂主,我们出来见您都是担了大风险的,还得赶紧回去,不然要惹麻烦的!”

“一群贱骨头,那黑翦是你们祖宗啊,怕他怕成这样!”十三香吹胡子瞪眼道:“别跟我扯那么多没用的,给你们三天时间,把莒州子弟兵都给我归拢起来,咱们回家去!”

“堂主,三思啊!”众手下苦着脸道:“弄不好是要掉脑袋的!”

“我意已决,就这么定了!”十三香却挺着脖子道:“三天后,我在北门等你们!不见不散!去吧!”

“哎……”众将垂头丧气离去,出门后面面相觑道:“这可如何是好?咱们真要照他说的做吗?”

“反正我是不想回去,好容易有出头之日,回去后又得受他的鸟气!”有人直截了当表态。

“可怎么说,他也是咱们堂主,不照办也不合适啊!”但更多的人还是没那个胆儿和十三香决裂。

商量了一会儿,也没商量出个丁卯来,众将只好回去各行其是,按照自己的想法来了……

很快,军营中便骚动起来,当天夜里便有人报之诸葛洪,说莒州兵人心思动,好像要造反……诸葛洪却不以为意,反而召集诸葛海等人,说后日是自家老爷子七十大寿,要一起回去祝寿。

诸葛海等人虽然觉着此时离开不妥,但见盟主大人胸有成竹,似乎另有安排,便也不再多问,第二天一早,众人便在数百轻骑护卫下,离了沂水城,往蒙阴县赶去。

中午时分,队伍进了山区,行到一处名唤‘一线天’的险要之地,忽然一声炮响,滚石檑木从山顶雨点般泼洒下来,一行人猝不及防,死伤惨重!连诸葛洪也胸口中箭,生死不明!

诸葛海拼了命,带人护着昏迷中的诸葛洪向前冲,刚要冲出山谷,却见一彪人马早就严阵以待!为首的一员将领,竟然是阿丑!

“刘阿丑!你要造反吗!”诸葛海双目血红,手提大刀,指着刘阿丑咆哮道。

“呵呵,诸葛海,你们这一窝子蠢货,今天就死在这儿吧!”阿丑怪笑一声,把手一挥,登时箭如雨下,便将诸葛海等人射成了刺猬!

剩下人见前头无路,想要从后头退出去,谁知后头也有一彪人马在恭候,为首的却是个面生的将领,乃是重伤初愈的邓小贤!

邓小贤狞笑一声,一挥手中兵刃,麾下士卒便潮水般冲上去,将一干残兵败卒杀了个干干净净!

待到谷中喊杀声停,阿丑又带人将所有尸首一一检视,但凡没有断气的,统统补上一刀,确保敌军再无一个活人后,才和邓小贤点点头,率军悄然离去!

诸葛洪等人的死讯,是次日中午,才由押送军粮的辎重队传回沂水的!彼时,刘俊和独眼龙、大马猴正在就莒州人马的去留争议不休。因为这天,也正是十三香属下约定离开的日子,从早晨开始,就陆续有军卒结队离去,情况之严重,已经超出王贤的掌控范围,只能报请几位大佬定夺了!

“要我说,天要下雨,娘要嫁人,”独眼龙巴不得事情闹大,怪声道:“随他们去就是!”

“那不成,等盟主回来会怪罪咱们的!”大马猴却担忧道:“再说好容易才整合好的军队,不能这么散了啊!”

“散了就散了,老子早就受够他们俩作威作福了!”独眼龙闷声道:“要是咱们兄弟三个做主,这事儿还能干下去,可咱们仨说话不顶屁用,还不如各回各家,各找各妈呢!”

说话间,一名小校跌跌撞撞冲进来,如丧考妣道:“大,大事不好了!”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