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零四章 危机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3-08-04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“休想!”听出王贤的意思,魏知县暴跳如雷道:“老百姓的地不能贱卖,这些地也不行!”他激动的拉着王贤的胳膊,指着那些赤着上身,挥汗如雨的民夫道:“知道平这么一块田,要费多大力气么?每一寸梯田上,都浸透着他们的血和汗,你却要贱卖了!你收了那些大户多少好处?!”

“不卖这些田,就没有粮食进库。”王贤却不为所动道:“万一十天过后,赈灾粮断了,百姓没了饭吃,大户们压低田价,到时候官府阻不阻止?”

“当然要阻止!”魏知县沉声道,“不然天理国法何存!”

“老师,只有架起锅子煮白米、没有架起锅子煮道理。”王贤叹气道:“我们没有粮食,拿什么阻止百姓把田贱卖出去?难道让他们饿死不成?”

“……”魏知县不吭声了,但仍然面若冰霜。

“况且又不是真给他们。”王贤又小声道:“不过是让他们过过手,等咱们的粮食到了,再把田拿回来就是。”

“这不是儿戏!”魏知县不悦道:“为师身为一县父母官,岂能用欺诈手段?”

“不是欺诈。”王贤道:“只是将契约设计的讲究点罢了。”

“到口的肥肉,岂有吐出来的道理?”魏知县皱眉道。

“因为他们不退不行,”王贤淡淡道:“两害权衡取其轻,他们只能乖乖退田……”

回去后,王贤便找来帅辉和二黑,如此这般的嘱咐一番。

他竟然又让他俩去散播消息……对帅辉和二黑来说,这已经不是头一次了,轻车熟路加上灾荒年景本就是谣言最好的温床。第二天县里便流言四起,说大户们联手垄断富阳县的粮食,想人为制造缺粮的局面,好以极低的价钱收购民田!

富阳百姓自然气愤不已,对有产的来说,那点田产就是命根子,有人却要用卑劣的手段****。不到山穷水尽的时候,自然无法接受。没产的更气愤,因为有产的好歹还能崽卖爷田换粮食,让他们这些没得卖的怎么办,活活饿死?

街头巷尾议论四起,乡绅们气得直跺脚,说这是有人恶意造谣!并要官府追查是谁造的谣。又指天发誓说,绝不会主动买乡亲们一分田!

富阳百姓刚松了口气,又有人站出来戳穿说,这誓言对大户们一点负担都没有,因为真正闹开饥荒后,都是老百姓拿着地契上门,求告大户买地,老爷们谁也不会干那种逼人卖地的没品事儿。

老百姓将信将疑,说什么的都有。流言终于传到了魏知县耳中,结果就是衙门外的八字墙上,贴出了因赈灾事务繁忙,户房暂停民间田产过户的布告!

见官府竟想从手续上卡住田产交易,乡绅们冷笑不已,这依然影响不到他们。其实有大量的民间田产交易,因为嫌官府收费太黑,是不会去户房过户的,只是私下里达成协议了事。这固然会经常引起纠纷,但大户们不会是吃亏的一方。

不过乡绅们冷眼看戏的心思,转眼便荡然无存,因为县衙八字墙上,很快贴出了另一份告示——富阳官府竟决定将县里开垦出的一万亩梯田出售!

大户们之所以分外关注,一是他们早就对那些梯田垂涎欲滴,二是梯田的数目不对。据他们所知,目前只开出了不到两千亩,哪来的一万亩?

于是纷纷向户房典吏吴为求证,得知出售确有其事,要出售一万亩也是真的。只是这一万亩里分两种,一种是已经完工的,另一种是未完工甚至未开工的。

吴为从工房取来了图纸给他们看,果然有大片规划中的区域,上面用蝇头小楷写着竣工时间‘三月中’、‘三月下’‘四月上’、‘四月中’、‘四月下’之类……

“还没开好的梯田就能拿出来卖?”乡绅们还是头次听说。

“这叫预售。”吴为解释道:“就是官府将正在建设中的梯田,以现在的价钱,预先出售给未来买主。未来买主要支付定金作为代价。”

“我们为何要买还没完工的田地?”乡绅们问道。

“因为到时候就不是这个价了。”吴为淡淡道:“诸位应该知道,本县已经到湖广买粮,短则数日,长则半月,就该返回了。”

“怎么听说,司马先生买粮的粮船,在浒墅关被扣下了呢?”

“诸位从哪听说的?”吴为心说你们的消息还真灵通。他不禁以最大的恶意揣度,是不是富阳大户在暗中捣鬼?

“传闻而已,没影的事儿。”李老爷子的儿子,李寓李秀才的叔叔李珣道:“难道真有此事?”

“确实如此,”追问之下,吴为只好说实话道:“我家司吏大人已经赶赴苏州处理此事了。”

“但愿一切顺利。”众乡绅表面祝愿,心底却暗暗哂笑,那王二真是自不量力,仗着魏知县在富阳县呼风唤雨,就以为自己是个人物了?还去苏州处理……真让人笑掉大牙。

就是魏知县到苏州,也没人会把他当盘菜,何况一个青衫小吏。自取其辱罢了……

从衙门出来,乡绅们便聚到李珣的别业里,一边吃酒一边商量此事。

“看来消息千真万确,官府果然缺粮了!”王家的外当家王员外兴奋道:“杜子腾那厮还嘴硬!”

“是啊,不然怎么会急着卖地!”于秀才他爹于员外笑道:“连没完工的地都要卖,可见缺钱到什么程度了!”

“行了,咱就别幸灾乐祸了。”李珣李员外抿一口小酒道:“说正事儿吧,咱们该怎么办?”

“嗯……”众人纷纷点头,于员外道:“得先看他们买的粮食,得多久才能运来。”

“运不来了。”李员外断然道:“是两浙都转运盐使司扣下的,就是浙江藩台臬台求情,都不好使。”

“为什么?”好些人还不知情哩。

“盐司扣下的,还能有什么原因,贩私盐呗。”李员外淡淡道。

“原来如此……”众人相信了李员外的判断,一个小小的王贤,绝对不可能解决问题。

“周扒皮、陆大眼这帮白痴,信了王二的话,拿出全部家当去湖广买粮,这下要倾家荡产了。”于员外不无幸灾乐祸道。

“活该。”王员外哼一声道:“一群低贱的商人,妄图搭上官府跟咱们平起平坐,活该这个下场!”

“又幸灾乐祸……”李员外苦笑道:“虽然我也很快乐,但咱们说正事儿好么。”

众人被逗得哈哈大笑,哪有人把富阳百姓的救命粮当回事儿的。

“说说吧,这些官田咱们买不买?”李员外问道。

到了正事儿上,众人都不笑了,心里飞快的打着小算盘,王员外道:“按说还是买民田更便宜。”

“但现在大老爷摆明了不让我们买民田。”于秀才他爹胆子比较小,“咱们要是硬买的话,难保他不会发飙。”

众乡绅闻言深以为然,他们对去年冬天的事儿心有余悸,等闲不愿再惹恼魏知县。

“怕啥,私下里买卖,不经过官府就是了。”王员外却满不在乎道:“县里总不能一直不给过户吧?过上一年半载的再补上就好了。”

“只怕到时候有纠纷。”乡绅们很清楚,浙江的饥荒肯定只是一时的,最多半年就过去了。到时候田地涨回原价,那些一两折贱卖了的田主,肯定要悔青了肠子。魏知县又是出了名的‘宁可屈了富人、也要周全百姓’,到时候有刁民闹将起来,真不知道结果会怎样……

虽然嘴上说不在乎,但一个个都心里打鼓,终于有人小声道:“买点完工的官田也行,算是给大老爷个面子。”

“你刚才没带耳朵啊?吴小胖子明明说的是,买一亩建好的,必须同时买五亩没建好的。”王员外翻白眼道:“要是光买建好的,还有什么好犹豫的?”

“是这么说的。”于员外道:“其实也无不可。八千亩梯田,最多再有三个月就完工了。”

“嗯。”众员外纷纷点头,那八千亩梯田毕竟不是没影儿的。将近一万民夫在大老爷的带领下,一日不停的开荒造田呢。那些民夫又不能停下来,一停下来,他们就要饿肚子,就要出乱子,所以八千亩梯田基本上不会有变数。

“但这种没完工的田,不能和已经完工的一个价吧。”王员外道。

“那是当然,起码得便宜一半才行!”众乡绅意见逐渐统一道:“毕竟还是有的没的,咱们担着风险哩。”

于是乡绅们约定好,派杨员外和王员外为代表,跟官府谈价格,在此之前,不准任何人私自买田。等到谈好了价格,凑钱把田买回来,再内部决定如何分配。

第二天,两位员外就找到吴为商量买田,吴为说按照市价,二十两银子一亩田,大老爷的意思是,如今银子不能换米吃,所以不收钱,只要粮食。

“那多少粮食一亩?”

“如今县里的粮价是二两银子一石,按说得十石粮食,但知道你们肯定不干,因此大老爷说,打个八折,八石粮食一亩田。”吴为缓缓道。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