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七八章 醒来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02-05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王贤一觉睡到次日,睁眼就见戴华正满脸担忧的守在一旁。

“水。”王贤只觉嗓子冒烟,戴华忙给他端来一碗凉水,王贤一饮而尽,用袖子胡乱擦擦嘴,问道:“小贤怎么样了?”

“已经把他移到县衙了,烧已经退了,看起来没危险了。”戴华轻声说道。

“那就好……”王贤松口气,穿鞋下地,准备去看看。

“先生,”戴华小声道:“您是不是打算投靠白莲教啊?”他冷眼旁观,见王贤和白莲教的人来往,并非权宜之计,反倒像是要长住此处一般。

“放屁。”王贤低声道:“我和他们有不共戴天之仇,你想什么呢。”

“那就好……”戴华不好意思的低头道:“那先生的举动,徒儿就看不懂了。”

“你懂什么,坚固的堡垒,最容易从内部攻破。”王贤淡淡道:“何况我们如今山穷水尽,也只有这一个办法了……”

“原来先生说要翻盘,并不只是说说而已……”戴华瞪大眼睛。

“废话。”王贤点点头,轻咳一声道:“有人来了。”

戴华也听到有脚步声从远而近,两人便不再说话,不一会儿,门被推开,只见刘俊和阿丑两兄弟,一人提着个汤罐,一人捧着一套衣袜,满面笑容的进来。

“哎呀,先生起来了。”刘俊将汤罐递给戴华,笑道:“昨天喝多了吧,我让人炖了酸笋汤给先生解酒。以后不能让那帮兔崽子,再这么灌先生了,先生的身子是大家的,喝坏了可了不得!”

王贤心说这话怎么这么怪,笑着起身道:“多谢主公厚爱。”

“哪里哪里!”刘俊看一眼身后的阿丑,阿丑赶忙将衣服奉上,刘俊笑道:“我看先生身上的衣衫都破旧了,让人连夜做了一身,不是什么好料子,先生试试合不合身。”

“主公对学生解衣衣之推食食之,学生只能肝脑涂地,无以为报了。”王贤感动的热泪盈眶,赶忙起身深深作揖。

见自己收买人心的举措,效果如此之好,刘俊喜不自胜,赶忙催促王贤将新衣换上。

王贤梳洗一番,从头到脚换穿新衣,整个人的精气神又比昨日更胜数筹,看的刘俊和阿丑直挑大拇指,把王贤夸得天上有地下没。山东人实在,嘴上这么说,心里也是这么想的,刘俊没好意思告诉别人,昨天晚上他兴奋的一宿没睡着,抱着自己的婆娘嘿嘿直笑,吓得那女人以为他中邪了……

穿戴完毕,王贤一边喝着汤,一边提笔替刘俊,给青州写了一封书信。刘俊还算粗通文墨,拿着书信看了又看,赞不绝口道:“写得好!字真好!这下可给老子争脸了!就凭这封信,姓唐的也该知道咱这边儿有高人,看他还敢小瞧咱们!”

王贤这个汗啊,他的这笔字,总是被朱瞻基魏源等人嘲笑,想不到还有被夸成这样的时冇候。微微一笑他轻声道:“雕虫小技何足挂齿,主公,咱们还是赶紧合计合计,如何大展宏图吧!”

“啊!这就干?”刘俊的思想,还停留在打嘴炮阶段,没想到王贤如此雷厉风行。

“时间不等人啊主公!”王贤正色道:“如今青州刚刚起事,各地乱成一团,好多人还没想好下一步怎么办,咱们早点儿下手,就能事半功倍。若是迟些日子,等那些人想清楚了,或者各方面都开始行动了,咱们势单力孤,想要火中取粟就太难喽!”

“先生说得对!这种事儿就是手快有,手慢无!”阿丑觉着王贤是真对脾气啊!他一拍大腿,站起来嚷嚷道:“先生说打哪儿吧?阿丑给你当先锋!”

“哎,怎么说都是同教中人,一上来不好打打杀杀,还是要先礼后兵。”王贤笑笑,看向刘俊道:“主公可有平日相善的人等?”

“呃……”刘俊想一想,道:“近处没有,和莒州的十三香倒是有些交情,可不挨着啊!”

“不要紧,不挨着也不是坏事。”王贤却不以为意,又向刘俊仔细询问了蒙阴诸葛洪、沂水独眼龙的情况,刘俊自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。说完有些沮丧道:“要是原先,我的实力最强,说出话来他们不敢不听,可是马山一战损兵折将,现在谁还肯把我放在眼里?”

“是啊,他奶奶的!”阿丑郁闷道:“别人不说,就说那十三香吧,原先对我大哥那叫一个贴服,恨不得把屁眼都献出来。可咱们从马山败回来之后,这孙子别说来探望了,问都不问一声!”

“主公和二将军不要沮丧,兵强马壮有兵强马壮的玩法,兵少将寡有兵少将寡的玩法,总之都会有办法的。”王贤轻捻长须,不慌不忙的笑道:“让学生好好想想。”

刘俊和阿丑便不敢再说话,唯恐打搅到王贤的思路。不知不觉,就到了中午,刘俊又摆宴席继续款待王贤。酒足饭饱之后,刘俊巴巴望着王贤道:“先生可想出法子了?”

“有了。”王贤点点头,笑道:“此事一点都不难!只要主公对学生言听计从,我保您不费一兵一卒,便把南青州的五个县收入囊中!”

“哦?有这等好事!”刘俊难以置信的看着王贤道:“我不是不相信先生,实在是太难让人相信了……”

“这才哪到哪,主公日后就习冇惯了。”王贤拈着长须,愈发高深莫测道:“您只说,是否可以言听计从便是。”

“当然当然!”刘俊定定神,点头如啄米道:“我什么都依先生的!”

“那好,”王贤端起一杯酒,敬刘俊道:“这一杯,算学生提前恭贺主公大功告成的!”

“全要仰赖先生!”刘俊接过酒来,一饮而尽。然后对阿丑道:“从今天起,你就跟在先生身边,先生的一切要求都要满足!”

“嘿嘿!求之不得!”阿丑摸着大秃脑壳,憨笑道。

王贤领了差事,却没有马上启程,而是让阿丑从临朐县里头找了两千多名老弱妇孺,将这些人集中在一处晒谷场中,教他们背诵一段话。只要背得好,就管吃管喝,而且伙食着实不差!

阿丑跟在王贤身后,完全搞不懂王贤的意思,忍不住问道:“先生,这就是您攻取四县的兵马?”

“不错!”王贤点点头道:“这就是我攻取四县的兵马!”

“呵呵,先生,这些弱不禁风的妇孺,恐怕一个照面就让人家杀个干干净净。”阿丑撇撇嘴道:“而且您也不让他们练习冇武艺,光让他们练嘴皮子算怎么回事?莫非他们念得是咒语不成?”

“又说对了。”王贤笑着点点头,对阿丑道:“二将军一句话,就能让手下人出生入死,这难道不是言语的力量?”

“那不一样的。”阿丑摇头道:“他们是因为服从我,才会听命于我。”

“说对了。”王贤伸出手指,戳一戳阿丑的心口道:“只要说的话,能动摇人这里,就能驱动他们,按我们的意思行事……”

“哦……”阿丑似懂非懂的点点头,心说先生学问真大,我还是别问了,反正也听不明白……

差不多到了当天下午,就有那脑瓜好使的,将王贤给的一段文字背的滚瓜烂熟,便有人发放路费,让这些背过的人去沂蒙阴散冇布谣言!

后来又有过关的,被派去沂水,还有被派去莒州、日照的……花了刘俊好大一笔钱,把这两千多送到了南青州四县之中。

刘俊虽然有些肉疼,但想到王贤承诺的会让他成为五县之主,顿时便觉着这点开销实在九牛一毛。倒是那崔老实不断絮叨,这么多钱花出去,不会打水漂吧?!听的刘俊心烦意乱,竟也开始有些担心起来……

王贤倒十分沉得住气,每日里除了去探视邓小贤,就是和下面的白莲教徒打成一片,给他们算卦看相,帮他们排忧解难,那些教徒大都是憨厚的农村汉子,王贤如此和气待人,一个个恨不得对他掏心掏肺。

王贤还顺手把临朐的军需钱粮理了一遍,登时就把管理钱粮的崔老实给镇住了,原先觉着一团乱麻的事儿,到了王贤的手里,谈笑间便井井有条起来!唯一的毛病是,再想损公肥私就没那么容易了……

就这样过了七八日,邓小贤醒了。当他睁开眼,看到王贤和戴华。王贤的样子虽然有些眼生,但戴华还是原先的模样!邓小贤眼泪一下夺眶而出,王贤和戴华也满面泪水,但有外人在场,不能多言。王贤攥了攥邓小贤的手,戴华对后者忙道:“师叔你可算醒了,把先生都急坏了!”

邓小贤何等玲珑心窍,一下就知道此事不便多言,便点点头,含糊的说一句:“这是哪儿?”

戴华便将准备好的一番说辞告诉邓小贤,后者需要了解的信息,全都在里头了。

邓小贤听的目瞪口呆,险些一下就坐起来,他就是想破脑袋也想象不到,堂堂大明锦衣卫都督,居然只身跑到白莲教卧底来了!世上还有比这更离奇的事吗?
*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