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七九章 联盟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02-04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邓小贤醒过来,伤势一天天见好,王贤终于放下了心口的大石。这时,从各县陆续传来消息,那些派出去的老弱妇孺,已经成功掀起了恐慌情绪……

如今,各县都已经炸了锅了,到处都在说官军已经集结完毕,准备从泰安济宁方向,兵分两路进剿南青州!据说有足足五万大军哩!莒州日照等县还好些,那些首当其冲的县份,诸如蒙阴、沂水几个县,全都惶惶不可终日,不少富户百姓纷纷逃亡,据说连已经占据县城的白莲教徒,都在琢磨着退到沂蒙山,以免被官军包了饺子。

王贤知道,自己该出动了。再晚一会儿要么流言破产,要么那些白莲教徒真的躲到沂蒙山,这出戏还真没法唱下去……

“先生真的只带这么点儿人?”出发前夜,刘俊设宴为王贤送行,道出自己的担心:“区区五百人马,谁也不会放在眼里的。”

“呵呵,主公放心,我是去送礼的,人多了会吓到他们的。”王贤依旧那副成竹在胸的高人做派。

“只是先生这礼,也忒重了点儿。”崔老实满脸肉疼道:“咱们那点儿家底全都倒出来了!”

“你他妈有点儿出息行不!”阿丑就是看不惯崔老实这副小家子气,吹胡子瞪眼道:“先生不是说了吗,最多俩月,起码还你十倍!”

“哎哎,但愿如此,但愿如此……”崔老实当着王贤的面儿,也不好再多说什么,低着头喝起了闷酒。

“先生不要在意,他就是这样的人。”刘俊笑笑,话锋一转道:“只是不知先生为何不先去莒州,而是要去蒙阴?怎么说我和十三香还是有些交情的。那蒙阴的诸葛洪却是个难搞之人,如今仗着兵强马壮,恐怕更不会给咱们面子。”

“主公不必担心,所谓射人先射马,擒贼先擒王,拿下了诸葛洪,一切不在话下。拿不下诸葛洪,一切都是徒劳啊。”王贤笑着打包票道:“山人自有妙计!”

“好!”刘俊重重点头道:“那就全听先生的!”说?举起酒杯道:“祝先生马到成功!干!”

“干!”众人一起举杯,一饮而尽……

第二天,王贤便和阿丑带着五百兵马,押送着一百辆大车的礼物,浩浩荡荡往蒙阴而去。那冯老六也在其中,他果然被提升为百夫长,对王贤自然更是毕恭毕敬,奉若神明!

蒙阴和临朐是邻县,范围却大少不少,更兼其地多山,山民彪悍,如今占据的,乃是白莲教蒙阴堂主诸葛洪!这诸葛洪号称是诸葛亮的后人,素来以智计多端自诩,诸葛家又是当地豪族,如今举旗造反,居然让他聚集了六千余众。哪怕刘俊实力未损,恐怕也不是他的对手。所谓原先可以凭武力号令云云,不过是刘俊吹牛逼罢了……

这诸葛洪确实有一套,他不知道从哪里倒腾出一套兵法,自称是诸葛亮传下来的《武侯兵法》,凭此操练部下、号令军队,看上去居然也很像回事儿。

王贤的队伍一进蒙阴,便有探子飞报诸葛洪,说有肥羊入境。这年代山东穷啊!不穷就不会有这么多造反的了,别看诸葛洪六七千人声势浩大,但不当家不知柴米贵,每日里光人吃马嚼,就能把他给吃破产喽!一听说有一百辆大车,车上装的全是值钱的玩意儿,诸葛洪登时眼就绿了,对那报信的大骂道:“还愣着干什么?快截下来啊!”

“是!”报信的赶忙跑出去传令,呼呼啦啦便有千余人马冲了出去。

县衙内,诸葛洪和一干手下都很兴奋,不知这是哪来的土财主,至不济也能让弟兄们吃上个把月不用发愁了!

耐着性子等了大半个时辰,那报信的又跑回来了。

“怎么样?收成如何?!”诸葛洪的弟弟诸葛海赶忙问道。

“嗨,劫什么啊,”报信的苦笑道:“人家就是来给咱们堂主送礼的!”

“什么?”诸葛洪摸着钢针似的胡须问道:“谁给我送礼?”

“说是临朐刘!”报信的忙答道。

“刘俊?”诸葛洪眼珠子直转,摸不着头脑道:“那厮与我素来不睦,怎么会给我送礼呢?”

“嗨,大哥,他现在落了毛的凤凰不如鸡,肯定是担心原先的梁子,怕大哥去打他呗。”诸葛海满不在乎道。

“别瞎猜了!把人带进来,问问不就知道了!”诸葛洪把手一挥,英明神武道。

“好主意!”诸葛海倒是个捧哏的好材料……

又过了小半个时辰,王贤和阿丑捧着礼单,昂然进了县衙,来到大堂之上。便见诸葛洪和他堂中兄弟分坐数把交椅,虎视眈眈望向自己。

“在下临朐来使黑翦,拜见诸葛将军!”王贤毕恭毕敬向诸葛洪行个礼。阿丑虽然素来就瞧不上这位‘猪哥’,此刻却也能跟着王贤,一起向诸葛洪行礼,可见他是真心实意服了王贤。

诸葛洪不认识王贤,却是认识阿丑的。此刻见他居然是副手,不由笑道:“阿丑,你是怎么混的,咋越混越回去了?!”此言自然引得满堂大笑,阿丑却不以为意,昂首道:“老子就服我家先生,给他当副手,俺骄傲!”

“哦……”诸葛洪这才重新打量起王贤,一看此人确实相貌不凡,像是个人物,便笑道:“黑,黑先生是吧?”

“正是学生。”王贤点点头,微笑看着诸葛洪道:“久仰将军大名,今日一见果然英姿不凡,更甚闻名!果然不愧是卧龙先生的嫡系传人!”

这诸葛洪素来最好虚名,见王贤如此奉承,不由眉开眼笑,让人给他们看座上茶,这才问道:“黑先生所来何事?”

“学生是来给将军贺喜的!”王贤呷一口香茗,赞道:“好茶好茶!”

“行家!咱们蒙阴茶虽然其名不扬,但不逊于那些名茶。”诸葛洪一笑道:“只是不知某家喜从何来?”

“我家将军联合莒州的王将军,欲推举将军为南青州五县联盟的盟主,领导我们共抗官军!”王贤侃侃而谈道:“将军磨剑十载,如今终于可以长剑出鞘,大杀四方,岂不可喜可贺哉?”

“呃……”诸葛洪被说的有些懵了,狐疑的看着王贤道:“先生且慢,这南青州五县联盟,是个什么东西?”

“哦,怪学生没把话说清楚。”王贤淡淡一笑道:“那我就从头说起,将军可曾知晓,明朝济宁卫指挥使朱威,已经和青州卫指挥使高凤合兵一处了?”

“有所耳闻。”诸葛洪点点头,其实他何止是有所耳闻?简直耳朵都要磨破茧子了,这些天,朱威和高凤要打过来的消息已经传遍了蒙阴县城!要是真打过来,蒙阴县首当其冲,肯定第一个遭殃!尽管他极力弹压,还是挡不住百姓纷纷逃亡,就连他的手下也在不断怂恿,想要躲进山里去打游击。

诸葛洪刚刚占据蒙阴,尝到了作威作福的甜头,心里头是万分不想弃城而去,躲到山里餐风饮露。只是形势比人强,他怎敢以卵击石,去迎战传说中朝廷的五万大军?之所以还在硬撑着,不过是多享受一天是一天罢了……

所以诸葛洪虽然嘴上云淡风轻,心里头却提起全部精神,仔细听王贤说道:“据说他们敛齐了五万兵马,要进剿青州!但咱们教中主力尽在北青州,实力强大,他们想先易后难,先取南青州,再图北上!”

“嗯。”诸葛洪点点头,心里暗暗叹气,面上却还要死撑道:“让他们放马过来就是!咱沂蒙山别的没有,就是不缺光棍硬汉,和他们大战三百回合,鹿死谁手还未可知哩!”

“好!诸葛将军果然名不虚传,我家将军果然没看错人!”王贤击节叫好道:“只是朝廷昏聩,尚知合兵一处,我白莲教焉能不知同仇敌忾乎?!”顿一顿,王贤起身拱手,慨然道:“我南青州五县当五指并成一拳,齐心协力共御强敌!将军说,对吗?”

“唔,是这个理。”诸葛洪点点头,这自然是他求之不得的。

“是以我家将军才斗胆提议,组成这五县联盟!我家将军素来信服诸葛将军才华,愿推举诸葛将军为盟主!请将军以大局为念,切莫不要推辞!”王贤这话说的太好了,非但把诸葛洪说的热血沸腾,就连他一干手下也两眼放光,死死盯着自家堂主,唯恐他推脱不肯!

“哎呀,多谢刘将军厚爱,只是在下才疏学浅,恐怕不能担此大任……”诸葛洪自然万分想当这个盟主,但他也是有顾虑的,“况且,我青州乃是本教总舵所在,素来以唐长老为首,眼下咱们公然结伙,恐怕会让他老人家不快啊……”

“将军此言差矣,”王贤却大摇其头道:“一者,这个联盟乃权宜之计,大敌当前,唐长老也不能毫不通融吧?二者,若是总舵能派兵南下,帮咱们抵挡住官军,咱们也没必要组什么联盟,只是以将军之见,唐长老会派兵来吗?”

最快更新,无弹窗阅读请。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