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七七章 入伙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02-03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县衙大堂上,听到通禀声,刘俊三人板着脸坐定,虎视眈眈的看着进来的王贤。只见此人约莫四五十岁,身材高瘦,面容清绝,长须飘飘,双目如电,仿佛一眼就能把人的脾肺看穿一般!

有道是人不可貌相,但绝大多数人都是以貌取人的,王贤这副调性,显然不该出现在这穷乡僻壤,而是应该在京城高堂之上,面对王公大臣侃侃而谈。往那儿一站,就足以镇住堂上的三位土老冒了……

“这个……”刘俊看着王贤,竟有些底气不足,觉得屁股底下的椅子好像长刺一样,欠欠身,强迫自己坐定,他咽口唾沫道:“怎么称呼?”

“学生姓黑,名翦,字流狻。”王贤倒不托大,朝刘俊深深一揖,恭恭敬敬道:“堂主在上,请受学生一拜。”

刘俊原本还担心,这家伙傲气凌人,让自己下不来台,此刻见他执礼甚恭,不禁欢喜非常,一下站起来,上前扶住王贤道:“哎呀呀,黑先生客气了,您是长辈,俺当不得如此大礼……”

旁边的阿丑和老实面面相觑,两人何曾见过堂主大人如此酸气过?

“既然是来投奔堂主,您便是学生的主公,自然当得起。”王贤却愈发恭谨起来,非但对刘俊,对阿丑和崔老实也十分尊敬。

两个老粗何曾被读书人如此尊敬过?简直有些受宠若惊,都忙不迭起身还礼。

分主宾落座后,刘俊又让人上了茶,对王贤一番嘘寒问暖,当然,里头也有盘问他来历的意思。王贤早就编好了一套说辞,说自己是苏州人士,建文年间便中了举,谁料靖难之役发生,朱棣篡位当了皇帝,对建文旧臣大肆株连,自己也受到牵连,非但功名无望,还遭到朝廷通缉,不得不隐姓埋名,四海为家,靠给人算卦写字勉强糊口。但一直郁郁不平,痛惜自己一身本事得不到施展!

白莲教起事时,他正好在山东,听说白莲教贴出招贤榜,他便毫不犹豫前来投靠,不为功名利禄,只为能一展平生所学,方不枉来这人世走上一遭!

王贤这一串说辞并不怕查证。锦衣卫是伪造身冇份的行家,早就为他准备好好几个有据可查的身冇份,别说白莲教没那个本事去查,就是官府去查,也查不出破绽来!

果然,刘俊三个听了他的来历,那是深信不疑,三人互相看看,赞叹有声道:“能遇上先生,实在是咱们的造化啊!”

“大哥,还犹豫啥?您那事儿赶紧让先生给出出主意吧!”阿丑迫不及待的催促起刘俊来。

“唔!正有此意!”刘俊点点头,斟字酌句的看着王贤道:“先生,某家有一事不明,您之前让那冯六捎话说,让我千万不要往北行,否则十日之内,必有血光之灾。此话到底,是几个意思啊?”

“呵呵,学冇生在城中,观这县衙上空黑气冲天,遥指东方,掐指一算,便有此一说。”王贤深知,想要在农民起义中迅速打开局面,装神弄鬼是必不可少的。

“啊!竟然是这样?”刘俊三个赶忙抬头去看,阿丑甚至跑到天井里,却什么也看不着。

“呵呵,三位不必白忙活,这观气之学,是需要功夫的。没个二十年看不出丁卯来。”王贤端起茶盏,轻呷一口,慢条斯理说道。

“哎呀呀!先生救我!”刘俊已经彻底被王贤唬住,双膝一软就想给他跪下。

“主公使不得,尊卑不能乱。”王贤赶忙扶住刘俊,“不然学生只能离开此处了。”

“好说好说,”刘俊虽然没跪下去,却使劲抓着王贤的手,像抓着救命稻草一样,“先生实不相瞒,我之前跟青州的总舵立过军令状,说要死战不退。哪知战场上损失太重了,不得不先行撤下来。按说那一次,青州那帮人根本没安好心,分明是拿老冇子做饵,存心想让老冇子的人都死光。可现在人家终究是大获全胜,如日中天,让我立即去青州报到!我本就担心,这一去,他们会拿军令状说事儿,把我给喀嚓喽!”

“大哥,还有啥犹豫的,先生不是说了吗,您要是往北,十日内必有血光之灾!”阿丑嚷嚷起来:“这青州咱们是万万不能去的!”

“可要是不去,眼下咱们损兵折将,根本抗不过他们啊!”崔老实愁眉苦脸道。

“请先生教我……”刘俊这次倒没跪,而是深深给王贤作了个揖。

“哈哈哈!”面对着愁云惨淡的三人,王贤却放声大笑起来。

“先生为何发笑?”这下把三人笑的摸不着头脑,若非王贤之前铺垫的好,非要跟他翻脸不可。

“我一笑主公杞人忧天,二笑主公捧着金碗要饭,三笑主公一叶障目不见泰山。”王贤捻着长髯,不紧不慢道。

“呃……”刘俊眨眨眼,心说这都说的啥啊?却又不想表现的太蠢,只好小心翼翼问道:“先生,奇人忧天是啥意思?”

“杞人忧天是说主公完全不必如此担忧,无需理会青州的命令。”王贤呵呵笑道:“所谓将在外,军令有所不受!只要主公修书一封,告诉唐长老,若自己离开临朐,恐怕蒙阴、沂水方面的势力,会趁势夺取临朐,若教中失去南大门,再想南下就千难万难喽!您说唐长老会不会收回成命?”

“哎呀!”刘俊听的点头连连,满脸喜色道:“先生果然大才!蒙阴的诸葛洪,沂水的独眼龙,素来不服总舵,唐长老肯定会相信的!”

“可万一要是,唐长老想杀鸡给猴看呢?”崔老实还是担心,问道。

“学生游历山东,对白莲教的情况也略知一二,知道教内山头林立,对佛母多有不服。如今青州方面,恐怕正为如何收服那些离心势力头大如斗,又岂会兴兵来讨本属一伙的主公?岂不是亲者痛仇者快?”王贤淡淡一笑,双眉一挑道:“何况临朐自古就是齐鲁战略要地,春秋时齐国在此防御鲁、莒、越、楚等国,周匝崇山峻岭,中间呈口袋状,地势南陡、北险,东西皆群山环抱。有齐鲁、齐莒两条故道,逶迤穿行于南北。四周高山再加筑长城,构成易守难攻的兵要格局!主公据此要地,进可攻退可守,谁要来打,只管放马过来便是!”

“哎呀呀!”刘俊和阿丑都被说的热血沸腾,后者更是蹦起来,直嚷嚷道:“让先生这么一说,咱们还真是捧着金碗要饭!”说着对王贤双挑大拇指道:“服了!先生!俺是五体投地了!”

“先生果然是天赐我也!”刘俊也按耐不住jī动的情绪,攥着王贤的手使劲摇晃道:“只是不知先生所言,一叶障目不见泰山是什么意思?”

“学生的意思是,主公不能把眼睛,只盯在临朐一地,如今山东大乱,正是好男儿建功立业之时!主公宜早做图谋,壮大自身为上!临朐太小,不足以为王霸之基,还是要趁乱南下,取临沂、莒州、日照、沟通大海,得盐铁之利,聚四方之财,则大业可期!”

刘俊已经被说晕了,根本听不太懂王贤的意思,但有一点他的确定,这黑先生实在太高明了,照他说的做,准没错!

“哈哈哈!先生说的太好了,只要咱们地盘大了,手里的兵多了,他青州又算个鸟?老冇子鸟都不鸟!”刘俊心头的忧虑已经无影无踪,取而代之的是满腔豪气,他拉着王贤的手,站起来高声道:“来人啊,大摆酒宴,我要为先生接风!”

一声吩咐,手下便忙活开来,不一时,筵席摆开,大盘大碗的酒肉摆满了一溜长桌,刘俊手下的头目悉数到齐,好奇的看着与刘俊并肩坐在首席的王贤。只见这新来的老儿,居然坐在阿丑和崔老实之上,更奇怪的是,两人竟一脸理所当然,没有丝毫不快!

刘俊端着酒碗,拉着王贤站起来,粗声对众手下道:“来,认识一下,这是新来的黑先生!从今晚后,先生说的话就是我刘俊的意思!谁要是敢对先生不敬,老冇子把他的脑袋揪下来当夜壶,都听清了没有!”

“听清了!”众手下赶忙纷纷端着酒碗起身,那管医馆的头目也在其列,还有冯老六,也被特许上了桌,兴冇奋的满脸通红,见王贤如此受堂主重视,他知道自己提升的日子,就在眼前了!

“敬先生!”众头目在刘俊的带领下,一起向王贤敬了一碗酒,王贤也爽气的一饮而尽。阿丑和崔老实也一起端酒敬王贤,阿丑jī动道:“先生!俺阿丑,对您服气!打进往后,你让俺往东,俺不往西!让俺追狗,俺不撵鸡!”

崔老实虽然没有阿丑那么奉承,在王贤面前也是乖得不得了,他原先还对老大的位子有些想法,但见刘俊有了王贤,便彻底不敢胡思乱想了……

三位头领如此看着王贤,众头目自然更加巴结,轮流上来给王贤敬酒,王贤是来者不拒,喝了个酩酊大醉,被阿丑扶着,就在县衙的上房歇息。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