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七一章 逃出生天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01-28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“这是什么东西?”众教徒看着王贤掏出的那张纸,大眼瞪小眼。

“招!贤!榜!”这年代,识字的人着实不多,当王贤念出纸上的大字,优越感油然而生。他睥睨着这群文盲,慢悠悠道:“老夫是你们唐长老、刘堂主请来的贵宾,这下明白了吧?”

一群喽啰虽然还是似懂非懂,但着实已经被王贤镇住了,几个领头的交换下眼色,咬起了耳朵根:“大哥,怎么办?”

“看着挺唬人的,”队长想一想,拿定主意道:“带回去让上头瞧瞧就是了。”

“我早就说嘛!”麻子脸得意的叫唤起来,换来队长狠狠的一瞪。那队长又换上一副亲热的神情,朝王贤拱拱手,笑道:“既然是我们堂主的客人,那就请吧,小的带您去见我们堂主。”

“如此甚好。”王贤点点头,又看一眼身后的邓小贤,主动对那队长道:“我们来的路上,遇到了盗匪,我的表弟受了重伤,不知这临朐城里有没有名医?”

“哎呦,您可算来对地方了,方圆百里的大夫,这会儿都在咱们临朐城内,”队长笑道:“只要您真是我们堂主的客人,保准让那些大夫,排着队给他看病!”

“那咱就别啰嗦了,快点儿上路吧!”王贤身旁的戴华,一扬鞭子,抽在驴屁股上。

“好嘞,小的们跟上喽!”。

话分两头,这边王贤和戴华,护着邓小贤进了临朐城,那边张栋和灵霄,护着王贤那封密信,往济南方向西去。

往西不久,两人就发现了白莲教的搜查部队,悄悄绕过这伙部队,走出没多远,便又发现一伙人,在逐寸逐寸的搜索,张栋小声对灵霄道:“姐姐,往济南方向所有的路,都被他们封死了,咱们绕是绕不开的!”

灵霄点点头,问道:“你有什么主意?”

张栋小声说几句,灵霄听了点点头道:“就这么办。”

两人便不再隐藏行迹,迎头碰上了一?白莲教的搜查部队。

“站住!”一名头领低喝一声,张栋和灵霄便乖乖站住了。

“你们是干什么的?!”那头领打量着二人,见他俩都是蓬头垢面、衣衫褴褛,背上背着个破包袱,显然应该是逃难的。

“俺们是章丘的,本来要去沂水走姥娘家。”张栋操一口地道的山东话,憨头憨脑答道:“结果走到半路上,遇到打仗的,只能折回来了。”说完,满脸惊恐道:“他们说朝廷完了,是真的吗?”

“哈哈哈!当然是真的!”一干白莲教徒闻言,高兴的放声大笑:“昏君无道!明朝气数已尽,如今这山东是咱们白莲教的天下了!”

“那太好了!”张栋激动的拿出一张符纸,面红耳赤道:“日月无光!苍天当立!无生老母!真空家乡!”

“哈哈,原来还是位教友!”众教徒对张栋的态度一下好了很多,那头领笑道:“小兄弟,不如投了我们吧,咱们可是总舵的军队,机缘难得啊!”

“总舵的军队?”张栋两眼放光道:“那岂不可以时常见到佛母?”

“那是当然!”那头领点点头打量着张栋,虽然是一时兴起,但他看这小子的身板,实在是太棒了。

“太好了!多谢前辈提拔,俺愿意入伙!”张栋当机立断就给那头领跪下了:“小弟拜见大哥,以后俺这条命就是大哥的了!”

“哈哈哈,好!”那头领收得一条猛汉,登时兴高采烈,这才想起问张栋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。”

“暗叫张栋。是章丘虎头山的猎户!”张栋兴奋的满脸涨红道。

“虎头山的猎户是出了名的,个个能生撕虎豹!”有教徒马上说道。

“听说过,”那头领登时动了心思,便愈发亲切道:“张栋兄弟,你们那儿有多少,像你这样的猎户?”

“几个村加起来,有一百多!”张栋信口胡说,其实整个虎头山,十里八村加起来也就是?几个猎户。

头领却信了,暗自心花怒放道,我要是把那帮猎户都弄到手,起码能连升三级,这不是老天爷给的富贵吗?

还没等他开口,张栋便抢先道:“大哥,俺愿意回去劝说他们入伙,一起投奔大哥!”

“那太好了!”头领大喜过望,双手扶起张栋道:“此事能成,我黄老五必不亏待兄弟!”

“必不负黄大哥所托!”张栋拍着胸脯,满口答应。

那黄老五便安排几个兄弟,跟着张栋二人,一起往虎头山去招兵。

有了白莲教徒的护送,张栋和灵霄一路上果然畅通无阻,但两人的心情却愈发沉重,因为他们遇到的搜捕人员多如牛毛,显然白莲教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抓捕王贤……

出青州地界时,两人发现白莲教徒陡然又多了数倍,而且一个个神情肃穆,精神抖擞,不复之前的散漫懈怠。

护送两人的白莲教徒小声说道:“可能是佛母陛下在前面……”

张栋吃了一惊,没想到能撞上佛母。

看到他脸上的吃惊之色,白莲教徒并不意外,笑道:“以后习惯就好了,佛母对咱们这些小卒子,向来和善的很。”

张栋二人点点头,跟着白莲教徒到了关卡前。灵霄偷偷用余光扫了一下四周,果然看见一个白衣白裙,面罩白纱的女子,如冰雕一般立在关卡旁。那自然就是佛母了,她冰冷的目光落在每一个通关者的身上,仿佛能将其肺腑看穿一般。

似乎感觉到被人偷窥,佛母目光电转,落在灵霄二人身上,看到张栋一脸痴迷的神情,佛母才微微皱眉,收回了目光。

灵霄暗暗松口气,毕竟她曾经和佛母交过手,虽然只是短短一瞬间,还是难保会被佛母认出来!幸亏张栋激灵,替她挡住了佛母的目光……灵霄感激的看一眼张栋,赶忙低下头。

这时,轮到张栋几个通关了,和他们一起的白莲教徒,陪着笑对把守关卡的佛母亲兵,将此行的目的道来。在之前,基本上这就可以过关了,然而那些白衣亲兵却毫不通融,依然挨个检查一遍,甚至还要搜身。

几个教徒和张栋自然毫无问题,张栋虽然是锦衣卫,但谁会认识他这种无名小卒?顺顺利利的搜身完毕,没有任何麻烦。但到了灵霄时,他一下紧张起来嚷嚷道:“你们的臭手不准碰俺姐姐!”

“少废话!”一名白衣亲兵怒喝道:“这是王八的屁股——规定!”说着就要对灵霄动手动脚,灵霄神情一变,便想出手!

“住手!”张栋赶忙挡在灵霄身前,怒目而视道:“俺们仰慕佛母,加入白莲教,可不是为了受侮辱的!”说着双拳紧攥道:“谁敢动俺姐姐,俺就和他拼了!”

关卡前的人群骚动起来,人们看着冲突双方,议论纷纷。

佛母微微蹙眉,吩咐身边一名白衣女子道:“你去搜身。”

“是!”那女子领命而至,冷冷对张栋道:“这下你满意了吧?!”

“这……”张栋登时无言以对。灵霄也不能反对了,只好任其搜遍全身。

夏天的衣物本就单薄,那女子搜的又极仔细,竟真的从灵霄贴身衣物中,搜出一张纸片来!

张栋和灵霄脸色大变,两人同时想去夺那纸片,谁知佛母动作更快,已经从那女子手中,将纸片取了过去!

刷拉!佛母的亲兵纷纷抽出兵刃,将两人围在中间!那几个同行的白莲教徒更是面如土色,筛糠似的颤抖不已。

关卡前空气近似凝滞,佛母缓缓展开纸片,定睛一看……

张栋和灵霄沮丧的要死,正要拼死把纸片夺回,却见佛母竟将那纸片递了回来,淡淡道:“放他们过去吧。”

佛母的亲兵们便收回了兵刃,一头雾水的两人接过纸片,赶忙离开了关卡。走出好一会儿,灵霄终于忍不住将攥在手中的纸片打开,只见上头根本不是什么密信,而是一个生辰八字!

灵霄登时愣在那里,她突然明白,王贤根本就不是让自己保护张栋,而是让张栋把自己护送回去……自己从来都是在祖父、兄长、王贤的呵护下,根本就是个什么都不懂的白痴……。

关卡,那女子有些不解的问佛母道:“佛母,纸上写的什么?”

“那姑娘的生辰八字,”佛母有些失神道:“看来她去舅家,是要相亲的……”说着轻轻一叹道:“战火一起,这姑娘的婚事,怕是遥遥无期了……”

“哎……”那女子是佛母的心腹之人,知道她想起了自家的伤心事,便不敢再问下去,换个话题道:“咱们劳师动众,设下天罗地网,却依然没抓住那个王贤,他不会已经死了吧?”

“有可能。”旁边一个亲兵道:“军师不是说,他八成已经死了!就算不死,逃回济南去,皇帝也要杀他的头的。”

“不可能,”佛母却断然摇头道:“这个人不会死的,他也没有回济南,一定在什么地方躲着呢。”说着银牙一咬道:“在这里守株待兔没有用,跟我去找找看!”

“可是佛母,长老那边说,要咱们尽快赶去青州。”女子小声提醒佛母道。

“不去。”佛母秀眉一簇,断然道。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