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六九章 生死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01-26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壁立千仞,大河滔滔;愁肠百结,悲声阵阵。

王贤眼睁睁看着周勇为保护自己中箭坠崖后,才刚下来崖底,又目睹了时万、邓小贤和顾小怜先后坠崖,落入滔滔的弥水之中……

绝壁之下,弥水岸边,是失魂落魄的王贤、灵霄、张栋还有三名锦衣卫……他们奋力打捞起周勇、时万、邓小贤的遗体,顾小怜却落在了下游,虽然王贤拼命游过去却敌不过湍急的水势,只能看着那一抹白色,被河水越冲越远……撕心裂肺的王贤,竟两眼一闭,想陪顾小怜一起被河水冲走……

灵霄将他从弥河中拖了上来,王贤浑身泥水,躺在河边手指都动不了……张栋抱着时万的尸体放声大哭;三个锦衣卫一边给周勇和邓小贤整理遗体,一边泪流满面。这样惨痛的绝境压得每个人都天昏地暗,已经失去思考能力……

“快起来!”灵霄耐心等了王贤好一阵,终于忍不住一把将他从地上拉起,通红着双眼道:“咱们得赶紧逃了,不然那些人就追上来了……”

“……”王贤却像一截木头一样,对灵霄的话毫无反应。

“快振作起来吧!”灵霄使劲揪着王贤的领子,泪珠滚滚而下:“那么多人为你而死,你不能让他们白白牺牲啊!”

王贤的眼中,这才汇聚起一点光芒,但旋即就消失的无影无踪,他喉头抖动几下,又颓然低下了头。这次的打击实在太沉重了,几乎已经将他彻底摧毁……

“想想清儿姐姐,宝音姐姐还有你的儿女吧!她们还等着你回去呢!”灵霄搜肠刮肚的劝说着,王贤依然毫无反应,她终于忍不住扬手‘啪’的一掌,打在王贤脸上!打完了,自个儿却先泪流满面,使劲抱着王贤,崩溃的哭起来:“小怜姐姐肯定不希望你这样子啊……”

王贤任由灵霄抱着自己,他想说点儿什么,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……这时,一个锦衣卫突然叫唤一声:“邓大人没死!邓大人还活着!”

这一声,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过去,转瞬便都围在邓小贤身旁。只见全身是伤的邓小贤,胸口微弱的起伏着,眉头痛苦的皱成个川字……

一名粗通医术的锦衣卫,赶紧仔细查看邓小贤的伤势,发现除了被韦无缺的一掌打断数根肋骨、震伤了内脏之外,他并没有受致命伤。之前之所以处于休克,是从高处落入水中,被震晕过去的。

“大人,邓大人的情况很不好,”那锦衣卫仔细检查后,看着王贤道:“必须赶紧请大夫为他接回肋骨,不然断骨一旦刺破内脏,就坏了!”

“嗯。”王贤点点头。众人这才发现,邓小贤的死而复生,仿佛给王贤点燃了希望之火,终于让他稍稍振作起来了。

张栋则转身去查看时万,期盼着奇迹能出现。然而时万和周勇一样,遗体都已冇经凉透了……

张栋的头重重垂下,绝望的闭上了眼。

众人草草埋葬了时万和周勇,在两人埋尸处做好标记,以待日后再来迎回两人的遗体。便用树枝和藤条做了个担架,抬着邓小贤沿弥河顺流而下。

然而,一直走到天黑,也没有看到顾小怜的影子,只在一处岸边的礁石上,捡到了一方绣着鸳鸯的带血粉帕,那是顾小怜的罗帕……王贤将这方罗帕小心收在袖中,又在河边站了良久,才转身对灵霄等人道:“往西走吧。”

“我们继续顺流而下,总会找到小怜姐姐的!”灵霄听王贤说往西,知道他要放弃寻找,赶紧劝说道:“既然邓大哥能幸存下来,小怜姐姐说不定也没死……”

“……”王贤却痛苦的摇摇头。张栋嘶声说道:“再往北,就要出山区了……”

灵霄低下了头,所有人都明白,群山是他们最大的保护,一旦出了山区,在这样的天罗地网中,根本无所遁形……

“大人,让我继续找下去吧!”张栋自告奋勇道:“我是本地人,没人会注意到我的!”

王贤却仿佛没听见张栋的话,转而对两个锦衣卫道:“你们去,要注意安全。”

“是!”两个锦衣卫沉声应下,便顺着河流继续找下去。

“大人……”张栋还想说什么,却被王贤打断。

“山里哪儿能找到靠谱的大夫?”王贤的声音嘶哑低沉。

“往西,一直往西十五六里,有个王坟镇。”张栋想一想,答道:“那个镇子不算小,十里八乡的山民都到那儿赶集,镇上应该有大夫……”

“去王坟镇。”王贤便毅然转身往西而去。

众人只好跟上,张栋快走两步,对王贤道:“大人,还是让我去吧……”

“先救眼前的……”王贤没有看他,只是使劲攥了攥手中的罗帕。

见他心意已决,众人叹息一声,跟着王贤往西去了。

月上中天,众人终于看到一个灯火零落的镇子,张栋轻声对王贤道:“前面就是王坟镇了。”

“你们俩去把大夫请过来。”王贤低声吩咐道,这会儿他已经完全冷静下来,冷得像一块冰。

“是。”张栋和剩下的一个锦衣卫应声而去,很快便消失在夜幕中。

树林中,灵霄在无声的照顾着邓小贤,还不时抬头看看王贤,只见他静立在夜幕中,背影萧索嶙峋,整个人就像雕像一样,无声无息,没有一丝热度。

灵霄知道,这时候说什么都没有用,只有让他自己去克服那无边的伤痛和愧疚……于是,她便静悄悄的守在一旁,陪王贤一起在这无边的夜色中沉思……

不知过了多久,静夜被细碎的脚步声打破,王贤和灵霄忙躲在树后,警惕的看着来人,待听到张栋的低呼声,才现出身形。

来到近前,王贤才看到是张栋和那个锦衣卫,并没有第三个人,不禁投去询问的目光。

“大人,大夫都被白莲教征召了……”张栋沮丧道:“别说这王坟镇,就是整个乡下,都找不到一个大夫了……”

“……”王贤的目光沉下去,紧抿着嘴一言不发,直到身后传来轻轻的呻吟声,那是昏迷中的邓小贤,无意识发出的。

“邓指挥的情况怎么样?”张栋走过去,小声问灵霄。

“很糟糕……”灵霄黯然道:“要是再不医治,恐怕撑不了多久了。”

“哎……”张栋使劲捶打自己的大腿,沮丧极了。

“你是说,”王贤终于开口了,沉声问道:“白莲教把大夫都抓走了?”

“是预料到我们会找大夫吗?”灵霄低声问道。

“不是,”张栋摇头道:“他们要是猜到了,早就派人埋伏咱们了。是因为白莲教要打仗造反,需要很多军医。”

“那些大夫,都集中在青州吗?”王贤又问道。

“那倒不是,”张栋摇摇头,低声说道:“至少王坟镇上的大夫,就是被临朐县的白莲教抓走了。”

“临朐?”王贤楞下神,感觉这个地名有些熟悉。“这两天好像听说过。”

“大人,”那名叫戴华的锦衣卫,轻声提醒道:“在马山阻击咱们的,就是临朐县的白莲教,头目好像是叫刘俊来着……”

“刘俊……”王贤点点头,他已经记起来了,便沉声道:“咱们就去临朐!”

“大人,那冇离济南可越来越远了!”张栋忙提醒王贤。

“但那是离我们最近的县城。”王贤缓缓说道:“带路吧!”

“是!”张栋只好领命,心说这样也好,敌人肯定以为我们是要往济南去,反其道行之,至少安全些。

一行人便在夜里摸黑赶路。走到下半夜,天降大雨不能再走了,只好在道边一处废弃的茶摊中躲雨。

那茶摊的芦棚千疮百孔,也只能稍稍减缓一下雨势而已,所幸里面桌椅俱全,倒不必坐在雨里。张栋和戴华两个用两张桌子,给邓小贤拼了个挡雨的床铺,其他人就只能坐在凳子上凑活一宿了。

但他们也确实是累极了,不一会儿便沉沉进入了梦想。

灵霄睡得极不踏实,总是梦见顾小怜坠崖,王贤浑身是血,她终于在一声惊雷后惊醒,借着闪电看一眼,一旁的位子,那里却空无一人。灵霄心猛的一紧,赶忙站起身来,四下寻找,依然没有王贤的身影。她紧张的冲出铺门,正要放声喊叫,这时又一道闪电划过,她看到那个身影就直挺挺站立在雨幕中!

灵霄张嘴喊了句什么,却被惊雷声掩盖。她冲入雨中,奔到王贤身后,紧紧抱住他,王贤这才察觉到她,轻轻拍了拍灵霄的手,将她的身子扳到自己身前,尽力为她遮挡住风雨。感到怀里的女孩子肩头颤动,王贤低头看着她的脸庞,只见那张小脸上满是水珠,也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……

“你千万别做傻事啊!”灵霄眼眶里蓄满泪水,还有无尽的惊恐。

“对不起,让你担心了……”王贤轻声说道。

他不说还不要紧,这一说,灵霄哇得一下,放声大哭起来,她心里的痛苦丝毫不比王贤少,也早就快要支撑不住了……

“哭吧,哭出来就好受了……”王贤轻轻拍着灵霄的背,任她在雨中哭泣。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