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六八章 就义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01-24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藤条上正是王贤和周勇,王贤下到半,便听见了上头的叫喊声,自然知道山崖上出现了危险!

被山间的冷风一吹,王贤的头脑清醒了一些,马上就明白了顾小怜的意图!那个六识超人的女子,必然是提前察觉到危险,为了保护自己,才故意留在后头,想要引开敌人!

想也不想,王贤便开始向上攀爬,他怎么可能看着自己的爱人为自己牺牲,而独自逃生呢?!虽然情知上去可能就是个死,但王贤宁肯和她死在一起,也比苟且偷生要好过一万倍!

往上攀爬了一段,却遇上了从上头下来的周勇,周勇自然坚决不能让王贤上去,两人在同一根藤条上,周勇不合作,王贤自然无法越过去,只能声嘶力竭的命令他:“你给我让开!”

“大人,不能上去,上去必死无疑!”周勇却根本不容商量。

两人正在纠缠,十几支羽箭呼啸而至,因为居高临下,箭借地势,速度要比平时更加迅猛!

更可怕的是,两人攀在藤上,根本无法躲闪,完全就是靶子而已!

“大人小心!”周勇想也不想,便手一松,身体猛地坠下,然后一紧,整个身体都扑在王贤身上,将他牢牢护住!

‘噗噗’羽箭入肉的声音,在王贤耳边响起,他瞪大了血红的双眼,死死看着满脸痛苦的周勇,伸手摸了一把周勇背后,全是温热的血……

周勇后背中了三箭,腿上中了两箭,却仍死死抓着树藤,尽力用身体挡住王贤,嘶声说道:“大人,那么多兄弟为你牺牲,你……不能让他们白死了啊……”

“……”王贤眼中泪珠滚滚,喉头剧烈颤抖,一个字也说不出来!

“快下去!”周勇用最后的力气嘱咐王贤道:“活着,替我们报仇……”

说完,又是一波羽箭袭来,再次尽数射在周勇身上,这次他再也无法保护王贤了,手一松,便仰面坠落山崖……

“周勇!”王贤撕心裂肺的嚎一声,然后像濒死的野兽一般,朝山顶咆哮起来!

“啊啊啊啊啊!!!”王贤手脚并用,飞快的向下攀爬,当第三波羽箭来袭时,他已经隐身云雾之中,也不知有没有被射中!。

山崖上,韦无缺已经亲自带人奔到树藤旁,一名黑衣人叫道:“公子,就是这里!”

“追下去!”韦无缺一挥手,几个黑衣人便俯身去抓藤条,准备攀下山崖!

谁知异变陡升,两道寒光闪过,几个黑衣人登时身首异处,连惨叫声都未发出!

邓小贤和时万从藏身的草丛中跃出,后者怪笑一声:“此树是我栽,此路是我开!要想过此路,留下买路财!”

“要钱干嘛?留下狗头才行!”邓小贤将手中两截短枪接起,长枪一挺,便朝猝不及防的黑衣人杀去!时万矮身跟在他身旁,一柄绣春刀神出鬼没,专砍人腿!

惨叫声中,又有七八个黑衣人倒地,大部分都是抱着断掉的小腿,在那里翻滚嚎叫!

“杀了他们!”韦无缺有些恼火的一挥手,又有十几个黑衣人扑了上去!

邓小贤背靠悬崖,长枪如电,竟将那十几个黑衣人逼退回去,还有几个不慎被时万砍中脚面,抱着流血的腿脚,加入了在地上打滚嚎叫的行列……

“废物!”韦无缺面上寒芒一闪,抽出自己的兵刃,揉身扑了上去,他的武功高绝,当世只在四大高手之下,此刻又含恨而出,一上来就是最凶悍的杀招!

而且他还不是单打独斗,身后的黑衣人也纷纷加入战团,这些人和韦无缺显然经过长期配合,更让他如虎添翼,威力倍增!

战局登时逆转!邓小贤支撑了十余招,便有些招架不住!时万本来就不以厮杀见长,躲在邓小贤身下,尚能偷袭捡漏,邓小贤一支撑不住,他便马上现了原形,转眼间就中了好几刀!

然而两人毫不在意,完全不顾自己的生死,只一味战不休!

“他们还是在拖延时间!”韦无缺眉头一皱,看到两人身后的藤蔓,登时恍然大悟,厉声喝道:“快杀了他们!”

韦无缺一声令下,黑衣人便想也不想,以命相搏!邓小贤手中长枪刺入一名黑衣人胸口,却被对方死死抓住枪杆,抽不回来!一个黑衣人被时万一刀砍掉一只脚,却仍然朝他扑上去,将长剑送入时万腹部,时万惨叫着倒摔在地上,却怪叫一声:“差不多了吧!”

“差不多了!”邓小贤手中兵刃被夺,身中数刀,浑身浴血,却第一时间回应时万。

“好嘞!”时万捡起掉在地上的绣春刀,就朝藤条砍去!

“休想!”却听韦无缺冷哼一声,手中长剑闪电般飞出,便将时万的身子钉在地上!那绣春刀脱手而出,落在藤条上,却只砍断了一半而已……

“我没戏了,看你的了……”时万惨笑一声,横死在血泊中!

“兄弟!”见时万被杀,邓小贤大叫一声,转身朝藤条扑过去!

“你也休想!”韦无缺却冷笑一声,一掌拍在邓小贤背后,邓小贤口中鲜血狂喷,打横飞了出去!

邓小贤整个身子横飞出悬崖,韦无缺悚然见他手中竟多了一把绣春刀,正是时万丢下的那一把!

说时迟,那时快,邓小贤用尽最后的力气,将绣春刀猛地掷向藤条!

韦无缺方才全力一掌,招式已经用老,只能眼睁睁看那长刀****,正中藤条被时万砍断的部位!藤条应声而断,绣春刀去势凶猛,竟插入山石中三寸,孤傲的嵌在这百丈绝壁上!

邓小贤见状,向韦无缺轻蔑一笑,才直直坠落悬崖……

“王八蛋!”韦无缺气炸了肺,从时万的尸体上拔起宝剑,飞起一脚将他的尸首踹入深崖,咬牙切齿道:“找别的路下去!”

众黑衣人领命而去,韦无缺转身望向远处的山头,只见顾小怜竟将那十几名高手尽数杀死!但黑衣人实在太多,又有几十人将她死死围在中央。

而且顾小怜已经身被数创,连剑都握不住了……

黑衣人轻易的磕飞了她的软剑,就要一刀将其结果,却听韦无缺在远处沉声下令道:“活捉她!”之前韦无缺笃定能抓到王贤,自然对顾小怜没兴趣。但此刻,他已经心中没底了,便要留个活口,以备不时之需。

顾小怜却摇头笑笑,对韦无缺道:“做梦去吧。”说完,便纵身跳入了深崖……

半空中,她的长发披散开来,身形无限优美,如凌波仙子一般,不带一丝烟火气……。

顾小怜跳崖后,山崖上已经再没有王贤的人了。虽是如此,为防万一,韦无缺还是命人将山崖逐寸搜索,待确定没有一个活物后,才愤然下山,去找通往崖底的路了。

下山的路上,韦无缺心绪很是不佳。他对这一带的地形早就烂熟于胸,知道这段山崖被弥河切开,山势陡峭延绵,必须往南十余里,才能勉强找到一条通往崖底的小路,然后再从崖底折回十余里,王贤早就不知跑哪儿去了!

山东乱到今天的地步,韦无缺要居功至伟,人都说诸葛亮未出茅庐,而天下三分已定。韦无缺这次是没到山东,山东大乱便成定局……自从三年前,在南海子行刺朱棣失败,他便痛定思痛,反省起自己的行动,为何每次都是缜密部署,看似天衣无缝,却每次都被王贤彻底击败——数月反思之后,他终于意识到,自己太急功近利,重术而轻道了!

阴谋再精妙,毕竟是阴谋,总会有破绽被人抓住!只有用阳谋,造无可改变之局,一点点将敌人逼入死地,才能得不可逆转之胜!当他明白这一点,便开始为今日布局,两年多的苦心谋划、不知多少次委曲求全,终于换得山东大乱!终于换得王贤坠入绝境!终于可以一洗往日的耻辱,重新扬眉吐气了!

但不知为何,他却莫名的低落起来,但肯定不是担心王贤会逃脱……就算王贤真能从天罗地网中逃出去,可身为钦差监军,主将身亡,两万大军尽丧,山东遍地白莲!早就对王贤起了杀心的朱棣,一定不会放过他!

难道是因为,和王贤斗了太久,都斗出感情了?想到这念头,韦无缺摇头苦笑,怎么可能?

快下山的时候,他又想,是不是因为自己太想击败王贤,已经把战胜王贤当成人生的目标?如今人生目标一下子没有了,所以才感到失落?

应该也不是……其实韦无缺心下已经想明白,自己不爽的真正原因——是因为王贤根本就不是败在他的手里!王贤之所以会有今天,其实最大的原因,是皇帝想要杀他!所以王贤才会诸事不顺、束手缚脚!自己才会如此顺风顺水,心想事成!

虽然战胜了天敌,但天敌却在被人绑住手脚的状态,这种胜利让韦无缺总感觉少了点儿什么……虽然有些矫情,但他就是这么矫情的一个人。

走出一段距离后,他回头看向原先那个山崖,竟有些羡慕起王贤来,心说要是到了山穷水尽的一步,不知有没有人会为自己慷慨献身?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