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六六章 深谋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01-22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当然,做出这样一篇大文章,不只为了杀一个王贤,还是为了汉王殿下的大业!

待将王贤、郭义做掉后,这支军队便会‘群龙无首’、‘溃不成军’,彻底消失在山东军队的序列中。但官兵们作为‘溃兵败卒’将会投奔汉王殿下,在汉王的指挥下和白莲教英勇作战!这在战争年代实属平常,并无任何匪夷所思之处。

届时山东大乱,朝廷只能倚重汉王,给这些官兵洗白易如反掌。待到战后,靠着平定山东之功,有数万将士做后盾,山东便会成为汉王殿下真正的藩国,哪怕是皇帝也无法改变!

这就是汉王殿下的宏图伟志!更为难得的是,这次的朱高煦和韦无缺,是真正的吸取了失败的教训,将计划做到了天衣无缝的程度!借着皇帝的东风,用阳谋而不是阴谋,将王贤一步一步逼入绝路!

对于王贤的任何反应,他们都做了预案。譬如王贤没有与郭义一同进山,而是留在青州城。他们便马上微调了计划,将郭义围困在葫芦口,逼王贤不得不引兵来救!为了让多疑的王贤入彀,他们甚至在马山安排了数千白莲教,和平叛官兵你死我活打了一仗!

为了让这一仗绝对真实,马山上所有白莲教,包括刘信在内,都对整个计划毫不知情!为了让刘信卖力作战,唐长老还让他立了军令状……平叛军队这边也一样,虽然千户以上军官都已经效忠了汉王,但真正知情的只有指挥使钱大海一人而已,其余几个千户,并不知道这只是一个圈套……

所以那钱大海才会急成热锅上的蚂蚁!不过是一场做戏而已,把军队这么打光了,他能不心疼就怪了!但也正因为战事惨烈至斯,才让王贤无法怀疑这是一个圈套,更没法想到,这支刚刚还在自己麾下浴血奋战的军队,竟会转过头来就叛变!

整个计划天衣无缝,执行的毫无破绽,哪怕王贤绝顶聪明,也依然被引入彀中——当王贤看到郭义的人头,意味着他已经被困在重重包围的最中央,断无逃出生天之理!可他竟偏偏杀出一条血路,从这万无一失的绝杀之局逃脱了!

这让朱瞻坦怒不可遏,赶忙命令执行最后的方案——白莲教和汉王军联手搜山,绝不能让王贤逃出去!。

“……”马忠的右臂仅剩皮肉相连,指定是保不住了。军医也没有别的好办法,只能给他截去断肢,又设法止血包扎。这会儿他失血过多,软绵绵躺在担架上,任凭朱瞻坦的口水喷了自己一脸,依然一言不发。

还是白莲教的代表,唐天德的军师宾鸿看不下去,出声宽慰道:“公子放心,咱们已经把出山的路都封死了,好几万人围追堵截,一定会抓住他们的。无非就是多耗一点时间罢了。”

“哼!”朱瞻坦还指望这些坐地虎来搜捕王贤,不得不给宾鸿个面子,不再理会马忠。“军师,你说他们会往哪里逃?”

“这个一时之间还真不好说。”宾鸿想一想道:“不过我估计往南的可能性更大一些……”

朱瞻坦有些郁闷的翻下白眼,心说这不废话吗,搜山大军从东西北三面不断挤压,王贤不往南跑往哪儿跑?!

“如果往南就好了,南面是齐刷刷的百丈断崖,”见朱瞻坦不以为然,宾鸿有些尴尬的笑道:“就是神仙也下不去!”

朱瞻坦点点头,这点他当然知道,否则也不会有这样的安排……

搜查到了天亮,终于有了进展,前方禀报说,在崖坡村南面山林中,发现了七八人走过的痕迹!前方部队已经加快速度追捕。

“太好了!”朱瞻坦郁闷了一夜,这下终于激动了!因为根据当时追击的士兵禀报说,跟王贤一起进山的,加起来就是七八个人!而且崖坡村就在正南面,说明王贤他们果然往南去了!“咱们也过去吧!”

“好!”宾鸿点点头,他对那个佛母和汉王殿下,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捉拿的王贤,实在是好奇极了……

王贤八人连夜路,但山高林密,地形又不熟,一不留神就会走了冤枉路。全身的功夫没有用武之地,始终都没摆脱那些四处搜索的猎户!若非顾小怜听力超人,能远隔数里就听到犬吠声,恐怕早就一头撞到对方的包围圈了。

对方的猎犬同样已经锁定他们几个,若跗骨之蛆紧随其后,任凭他们如何加速前进,都甩脱不掉!

清晨的阳光,透过树冠的密叶,斑斑点点洒落在王贤几人身上,几个人又饿又困,已是疲惫不堪,却仍要提高警惕,全速赶路,全凭意志在强撑而已……

跑着跑着,在前头开路的锦衣卫却突然停下脚步!邓小贤上前一看,原来他们竟不知不觉跑到一段断崖处。邓小贤丢下一块大石,半天都没听到回声。他不由叹了口气,幽幽说道:“我们的决定是错误的,往南没路了!”

“折回去重新找路吧!”周勇上前看了看断崖,看着几乎是笔直的断崖,断崖下漂浮的云朵,也断了继续南下的念想。

这时候,完全没必要互相指责,众人只能折回去另找出路。但折回去就意味着会和追兵迎头撞上……

“他们已经越来越近了,”跑出没多远,顾小怜站住,抹一把额头的汗水,神情凝重道:“各个方向都有狗叫声,我们从哪条路下山,都可能迎头撞上他们!”

“不管了,撞上就和他们拼了!”一名锦衣卫忍不住赌气开了,狼狈逃跑一夜,让他憋气至极。

“确实管不了那么多了,”邓小贤沉声说道:“我们人生地不熟,想在这群山中逃脱那帮猎户的追踪是不可能的。”说着抽出背后长枪,在枪杆中央一拧,那长枪便成了两柄短枪,邓小贤持双枪在手,切齿道:“我来开路!撞上了就杀出一条血路!”

说完,便率先大步冲入山林之中,其余人只好跟上。

又在树木繁密的山林中穿行了一个时辰左右,果然所有人都已经听到,清楚的犬吠声了!而且那犬吠声越来越大,似乎已经发现了他们,径直扑了过来!

光影斑驳的山林中,众人不约而同停下脚步,默默摸出各自的兵刃,既然跑不掉,他们准备在这里和敌人决一死战了!

八人各自选好各自的位置,大都爬到树上,躲藏在浓密的树荫里。

这时,那犬吠声越来越近了,连人的叫喊声也能听清了:“那边!就是那边!快,包围他们!”

所有人都紧了紧手中的兵刃,准备这无可避免的厮杀!

不出意外的话,这将是他们此生最后一次战斗了!藏在一颗槐树上的灵霄突然有些伤感,她看着藏身旁边一棵榆树上的王贤,不禁暗暗伤神……她跟王贤一起混了这么多年,见过这家伙飞扬跋扈,见过这家伙愁眉苦脸,就是没见过他这副失魂落魄的样子。

而且,她还没来得及告诉这家伙,自己心里的真实想法呢……她只能暗暗下定决心,待会儿一定不能让王贤死在自己前头……这对灵霄姑娘来说,意义极大,因为她根本没法承受,看到王贤的死亡……

犬吠和人声已经清晰可闻,就在百丈之外了!灵霄才压住纷乱的念头,开始调息运气,将全身精气神都运转到最好状态。这时,整个世界在她的感官中都灵动起来,风吹树叶的哗啦声,小鸟鸣叫的啾啾声,还有那些纷乱的犬吠声、脚步声,全都变得清晰无比!

突然,灵霄两眼瞪得大大的,她竟听到那些犬吠声和脚步声,就在距离他们几百步的地方,径直向东去了!很快就越走越远,声音也越来越小!

但没有人敢掉以轻心,他们都很清楚,以对方在之前表现出来的追踪能力,不可能追到眼前却一下子找不到目标!更大的可能,是敌人故意隐匿行踪,引诱他们现身的圈套!

众人便继续安静的匍匐在树梢,时间一点点流逝,四周已经彻底安静下来,只有树叶和鸟鸣声,还清晰的传到他们的耳中。

等了许久,还是不见动静。众人疑惑的交换着眼神,开始想是不是要让人下去查看一番,却见顾小怜抬手示意,让他们不要轻举妄动!顺着顾小怜所指的方向,众人凝神望去,果然看到有个人影出现在山林之中,在东张西望找寻着什么!

但顾小怜神情却又疑惑起来,因为她只发现这一个人的踪影而已……

当那人影到了近前,众人却神情一松,因为他竟然是自己人!看到张栋显然是在寻找他们,周勇忍不住轻声唤道:“张栋!我在这儿……”

那人影闻声倏地抬头,循声望去,满脸惊喜道:“是我!周大人是你吗?!”

“是我!”周勇再不迟疑,从树上跳下来,看着满头大汗的张栋,沉声问道:“你怎么在这儿?!”

“周大人……”看到周勇,张栋像是迷路的孩子找到了自己的父母,眼泪刷得就下来,哽咽道:“青州丢了……”

“哦……”周勇对此并不意外,事实上经过昨天的事情,就是有人告诉他大明朝改朝换代了,他也不会怀疑。他更关心的是另一个问题:“你师傅,还有留在城中的弟兄呢?”

“我师傅没事儿,见事不好,就带我从城墙上跳出来了。”张栋说完,神情黯然道:“是城里的士兵打开城门,放白莲教进城的。其余的兄弟当时正在城中巡逻,猝不及防,全都遇害了……”

王贤闻言,重重一拳打在一旁的树干上,他实在已经无法承受这种噩耗了……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