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六三章 血路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01-20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这时锦衣卫从营门冲去,将残存的几个守门的弟兄拉上马。.≤看到眼前的情形,全都血涌上头,拼命催动战马,沿着高牛儿开出的血路冲锋起来!

转眼,锦衣卫冲到高牛儿身边,只见高牛儿早已经七孔流血、身亡多时了!

“啊!”锦衣卫将士们出痛心的吼声,死命催动战马,挥刀朝敌人冲去!敌军人数虽众,但阵型已被高牛儿所破,更重要的是胆魄以为高牛儿所慑!根本无法阻挡疯狂的锦衣卫,转眼之间便被那数十骑突围而出!

“废物!”敌军军官喝骂一声,不过并不在意,因为这葫芦谷中还有数千己方人马,就凭那几十骑根本冲不出去!

果然,原本散落在营地中的残兵败将,突然换了个面貌,百余人结成一个个军阵,几十个军阵结成天罗地网,在这方圆数里的葫芦谷中,对那几十骑锦衣卫展开了围追堵截!

周勇周敢身先士卒,率领几十个兄弟护着王贤左冲右突,但敌军显然是来自训练有素的大明军队,阵法疏而不漏,层次有度!虽然每一个军阵都挡不住勇猛无匹的锦衣卫,却依然可以通过相互支援,将其逼退回去,一点点蚕食他们的兵力,消耗他们的锐气……

如是冲锋十余次,四十余弟兄已经折损半数,王贤和灵霄、顾小怜也早就亲自厮杀起来,却依然冲不出敌人的天罗地网阵,反而距离谷口越来越远!

就在所有人都开始绝望之际,突然敌军后阵一阵骚动,王贤定睛一看,只见数百骑锦衣卫轰然杀到,为的虬髯疤面汉子,手持一柄八十斤的狼牙棒,一扫就是一大片!他身旁还有一个面容英俊的白袍将领,手持一杆长枪,枪杆每一下舞动都会将一名敌兵挑下马来!

“大人挺住,胡三刀来也!”却是原本在谷口把守的胡三刀和邓小贤,看到军队突然叛变,意欲杀害王贤,急忙引麾下大半人马前来相救!

骑兵的数目一多,威力就成倍增加,敌军的目标又全在王贤等人身上。两人率军从敌阵背后起的突然袭击,终于将原先绵密完整的阵型硬突出一个口子来!

“冲过去!”王贤等人士气大振,催动战马朝援军冲去!

敌军虽想拼命阻止王贤等人和援军会师,无奈锦衣卫的铁骑凌厉无匹,在邓小贤和胡三刀率领下,一路势如破竹!终于在敌阵中接到了王贤等人!

看到王贤身边只剩十余人,而且个个全身浴血,胡三刀等人目眦欲裂——跟着王贤进去的锦衣卫,足有四十余人啊!

“大个子呢?!”胡三刀没看见高牛儿的身影,失声问道。

“……”王贤等人低下头来,邓小贤忙急声道:“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,赶紧突围出去!”

众人赶忙抖擞精神,朝谷口冲杀出去!

这时候,敌军已经恢复了阵型,绵密的防守一浪接着一浪,拍打着那数百骑锦衣卫的队伍!虽然锦衣卫依然势不可挡,但每一次冲击都会损失十几个兄弟!

王贤被护在阵型中央,看着那些跟着自己南征北战的生死兄弟,就这样一个个被挑落下马,践踏成泥,心疼的眼泪横流!他必须要大张着口使劲喘气,否则会被那如山般的痛苦窒息而死!

胡三刀和邓小贤身先士卒,率领锦衣卫将士们浴血拼杀,冲开一道又一道枷锁!在损失了二百余兄弟宝贵的生命后,两人终于感到压力一松,眼前霍然开阔!

“冲出来了!”胡三刀浑身是伤,握着狼牙棒的两手微微颤抖,已经是有些脱力了。他朝一旁的邓小贤呲牙一笑。虽然在间不容的战场上,他还是看到这小子身上几乎没有一点儿伤,不禁啐一口道:“滑头!”

“你太猛了,人家都朝你招呼去了!”邓小贤呲牙笑笑。一指前方谷口,回头对王贤道:“大人,谷口到了,我们冲出去就安全了!”

王贤虽然仍在巨大的苦痛中无法自拔,但他知道现在不是自责的时候,使劲咬破舌头,让疼痛刺激自己清醒一些,定定神问道:“你们来了,谁在谷口把守?”

“我弟弟小仁!”邓小贤一边疾驰,一边回答王贤:“我让他和黑驴子带了一百人守在那里!”邓小仁是邓小贤的弟弟,前年与纪纲决战前,他带着原先盐帮的百多号弟兄来投奔大哥,战后因功升为副千户,黑驴子是邓小仁的副手,如今已是锦衣卫百户。

听了邓小贤的话,王贤点点头没有说话。

众人纵马疾驰转眼冲出了谷口,将几千敌兵远远甩在身后!所有人都心神一松……

然而,出了谷口,他们却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,只见邓小仁、黑驴子,还有那百余名锦衣卫,已经全都尸陈遍地!

前方,数千军队森严列队,正恭候他们的到来……

“小仁!”看到弟弟身中数刀死不瞑目的样子,邓小贤眼前一黑,出一声悲呼!

胡三刀等人的目光,却难以置信的落在对面的钱大海和刘千户、赵千户身上!

“这!是你们干的?!”胡三刀双目血红,指着满地袍泽的尸,厉声质问钱大海等人!

其实根本就不用问,若非被友军偷袭,这一百多强大的锦衣卫,又岂会如此轻易便被斩杀殆尽?!

只是所有人都难以置信,这支一个时辰前还和锦衣卫并肩作战的军队,怎么突然就调转枪头,朝自己人的头上砍来?!

钱大海等人有些心虚的别过头去,竟没人敢回答胡三刀的质问!

“不错,就是我等所为!”钱大海等人不敢回答,有人却敢。只见一名面如重枣的将领排众而出,充满报复快感的目光,死死盯着王贤!

竟是那被王贤整的死去活来,挂印离开济南的原山东都司马忠!

“马忠!”王贤看到此人,什么都明白了,咬碎银牙道:“你们也太丧心病狂了吧!”

“姓王的,你做了初一就不要怪别人做十五!”马忠冷笑一声:“今日我就要报仇雪恨了!”说着猛地一挥手,早已张弓搭箭的弓箭手,便将上千支长箭向王贤等人射出!

“保护大人!”厉喝声中,锦衣卫拼命挥动兵刃,挑开射来的箭支,但弓箭实在太密,还是有不少人马纷纷中箭!

看着弟兄们中箭落马,战马嘶鸣倒地!王贤心血直流,他高声对马忠喝道:“马忠!住手,我有话说!”

马忠闻言,微微抬手,弓箭停止。他面无表情的看着王贤,慢条斯理的问道:“钦差大人有何指教啊?”眼里全是猫戏耗子的快感。这正是当初王贤加诸给他的痛苦啊!

“我知道,你们的目标是我!让我的弟兄们离开,我下马受擒!”王贤轻叹一声,嘶声说道。

“不行!”胡三刀、邓小贤、周勇、周敢、顾小怜、灵霄等人几乎同时喊起来。

“我们冲不出去了……”王贤看一眼密密匝匝的敌阵,将狭长的山道堵得水泄不通,就凭现在仅剩的两百多人,无论如何也冲不出去……而身后,大队敌军已经在葫芦口集结,插翅难飞就是这个意思……

“这次都是因为我,大家才陷入如此绝境,我欠你们的实在太多,不要让我死不瞑目……”王贤的目光,在兄弟们的脸上一个个划过,仿佛要将他们的面容刻在心里!说完,他将长剑横在自己脖上,对马忠喝一声道:“是要活的王贤还是死的王贤,随你挑!”又对身边众兄弟沉声道:“你们若不听号令,我一样会死在你们面前!”

“大人……”锦衣卫将士们一下子不知所措起来。

那边的马忠想一想,点头道:“你过来,我就放他们走!”

“必须先放他们走!”王贤却根本不理他,只双手紧了紧宝剑。

马忠又是一阵纠结,他还要好好折磨王贤一番,岂能让王贤这样痛快死掉?一想到当日在济南城,王贤带给自己的耻辱,马忠便坚定了自己的念头——生擒!

“让他们走!”马忠一挥手,麾下官兵轰然让开一条去路。

“快走啊!”王贤见将士们还不肯动弹,又紧了紧手中剑,将脖子划出一道深深的血痕!

“我们走!”锦衣卫的将士们,终于无可奈何,胡三刀恨声嚎一句,拨马向前!邓小贤等人深深看了王贤一眼,也跟着胡三刀离去。

看着王贤身边的人一个个离他而去,马忠快意的狞笑起来。

见胡三刀他们已经走出一段距离,王贤看看身边周勇、灵霄、顾小怜,嘶声说道:“你们也走!”

三人却断然摇头,周勇刚要说话,王贤身后的顾小怜突然拔出头上玉簪,猛地插在王贤的坐骑后臀上!

战马吃痛,咴咴叫着撒蹄向前狂奔起来,王贤慌忙扯住马缰,看着前方的两眼,却突然瞳孔一缩——他看到胡三刀、邓小贤他们纷纷举起了兵刃,朝敌人砍杀过去!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