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六二章 葫芦谷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01-19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马山一战,数千白莲军烟消云散,官军大获全胜,士气高涨!将士们纷纷请命,乘胜追击,救出被围得郭义!

王贤却没有被冲昏头脑,还是一丝不苟的整军进发,一个时辰后大军到了葫芦谷口。本以为又是一场jī战,然而斥候来报,原本在谷口围困的数千白莲军,听闻刘俊的部队被官军击溃,竟自行撤走了!

“哈哈!”众将士闻讯大笑:“白莲妖人被吓破胆了!”

“******,胆子这么小,真是不过瘾!”胡三刀怏怏的将宝刀收入鞘中,他本来卯足了劲想一雪前耻,可从南面上山之后,一路撵着白莲军跑,没捞着真刀真枪的较量一番,这让他好生失落。

“邓指挥,”王贤脸上却没什么笑意,他看一眼一旁的邓小贤,沉声吩咐道:“你带一支人马前去探查,若有异常速速退回。”顿一顿道:“若一切正常,你便带他们守住谷口,加强戒备!”

“喏!”邓小贤一抱拳,领命率军而去。顿饭功夫,前方传信回来,邓小贤已经占领了谷口,并未发现异常,请王贤可以过去了。

“好。”听了禀报,王贤点点头,心下稍宽道:“众将随我前去!”无论如何,能平安救出郭义,都可以说是万幸了!

不一时,王贤在众人簇拥下到了葫芦谷口,便见跟着郭义出征的济南卫指挥使孙能,临清卫指挥使熊延,和一些个副指挥使、千户前来相迎。

“恭迎钦差大人!”孙能和熊延率众单膝跪地。

“诸位平身吧。”王贤的目光在人群中扫了一圈,却没有看到郭义的身影,便问道:“侯爷呢?”

“侯爷率众突围,不幸中了白莲妖人的箭矢,伤势极重!”孙能和熊延神情沮丧道:“不能亲来迎接!”

“什么?!”王贤大吃一惊,“侯爷受重伤了?!”

“是。”两人沉痛道:“是我们没有保护好侯爷,请钦差大人责罚!”

“带我去看看!”王贤一摆手,吩咐手下在谷口驻扎,在数百锦衣卫护送下,拨马进了山谷。

孙能和熊延两个对视一眼,也起身上马,追上去,引着王贤往里走。

一进谷口,便看到满地些纠缠在一起的两军尸首,显然这里经过了一场血战!

王贤仔细询问被围的过程,还有郭义受伤的经过,并没有听出什么问题。说话间便进了军营,营中,到处是受伤的士卒,躺在地上大声的呻吟,见王贤微微皱眉,熊延高声呵斥起来:“都住嘴,别跟个娘们似的!”

“别这么说,赶紧让人救治他们。”王贤看看熊延道:“怎么,前面的敌军也撤走了?”

“呃……”熊延愣一下,孙能忙抢着说道:“是,他们应该也得到消息,知道咱们的援军来了,当然要赶紧逃跑,不然只有死路一条!”

王贤点点头,心头涌起一阵冇怪异的感觉,但那感觉是如此荒谬,以致于让他暗暗嘲笑自己太过敏感。

这时,王贤来到中军辕门,又有些奇怪道:“既然已经安营扎寨,侯爷为什么又着急突围?!”

“这……”熊延又不能答了,孙能又抢着回答道:“侯爷一开始是说要固守待援来着,是以让咱们把营寨下好。但也不知谁跟他说,钦差大人不会来救了,侯爷竟信了,便又决定突围了……”

“哦?”王贤点点头,心里的疑窦却更重了,在辕门口勒住了马缰。

王贤一停下来,气氛登时紧张起来,他身后的周勇周敢等人立即全神戒备!熊延孙能等人脸色也难看起来,熊延有些结巴道:“大人,怎么……不、不走了?”

“……”王贤看向两人的目光,已经充满质疑了。他向周勇递了一个眼色。周勇轻轻点头,示意身边人随时准备控制住这两人。

王贤便再不迟疑,他必须立即见到郭义,看看这家伙到底在搞什么名堂!

然后,他便策马到了戒备森严的中军帐前。

“钦差大人到!”通传声中,便有亲兵上前扶王贤下马,却被锦衣卫隔开,王贤径自从马上跳下,然后大踏步到了帐前!

两名卫士打开帐门,王贤迈步进去,突然闻到帐中浓浓的血腥之气,定睛一看,登时魂飞魄散!

只见帐中大案上,端端正正摆着一颗狰狞的人头!正是安阳侯郭义的首级!

身后的灵霄忍不住低呼一声!

王贤想也不想,快步就要退出营帐!

那两个开门的卫士,见王贤不进反退,突然拔刀向王贤砍去!

“该死!”一声娇斥,全神戒备的顾小怜挥动软剑,替王贤挡下攻来的兵刃!

“动手!”那两个卫士一击不中,便退到帐中,同时高声呼喝起来!

数不清的甲胄之士便从中军帐中应声而出!紧接着,旁边十数座营帐中也涌出来一队队全副武装的官兵,喊杀着朝王贤扑了过来!

“保护大人!”周勇炸了毛,赶忙喝令锦衣卫将王贤护在中间,飞快往中军营门撤去!

熊延孙能二人自然脚底抹油,想逃之夭夭,却被锦衣卫双双擒住!周敢将剑架在两人脖子上,咆哮喝道:“赶紧让他们住手!不然杀了你们!”

见逃跑失败,熊延、孙能面如死灰,孙能泛起一丝绝望的笑道:“咱们是棋子而已,你杀了我们也没用……”

“那我就杀了你!”周敢一剑将孙能捅了个对穿,又将剑架在熊延脖子上,对涌上来的敌人高声喝道:“都给我住手!”

那些兵士却正如孙能所言,根本不理会熊延的死活,依然杀声震天朝王贤等人扑上来!

“别磨蹭了!”周勇护着王贤往外冲,朝周敢大喝道:“快走!”

“死吧!”周敢怒不可遏,一刀将熊延的头颅斩下!然后又挥刀逼退了冲到眼前的敌兵,拨马紧跟王贤,向中军辕门冲去!

中军门口,被留在这里的大个子高牛儿等人,也已经和铺天盖地的敌人战成一团!

“快把营门关上!”有敌兵军官高声呼喝下令,数不清的敌军便举着长矛,潮水般向营门涌去!

“死守营门!”高牛儿爆喝一声,十几位锦衣卫兄弟一起高声应和:“死守!”

他们不得不死守,如果让敌人把营门夺去关上,那王贤等人将无路可逃,必定死在中军营中!

但敌人实在太多,长矛如林,从四面八方刺来,锦衣卫纵使武功高强,但好虎架不住群狼!而且手中绣春刀虽快,在那丈许长矛面前,却实在太短了!锦衣卫将士拼命挥刀,斩断正面砍来的长矛,却被从左面刺来的数根长矛洞穿了肋下!锦衣卫将士格挡开上三路的兵刃,却被从底下刺来的长矛洞穿了大腿!

敌兵手中的长矛一旦扎中目标,便会将中矛的锦衣卫高高挑起,那些锦衣卫惨叫着被挑到空中,登时被无数长矛从各处刺中,全身鲜血喷溅,惨痛而死!

转眼之间,高牛儿身边的弟兄便只剩数人!高牛儿血贯双瞳,捡起同袍的一柄绣春刀,将双刀舞成两段匹练,转眼就砍断十几根长矛!弟兄们也有样学样,拼命将刀舞成刀扇,死死护着身后的营门!

军官见一时拿不下营门,马上改变主意,高声下令道:“就地结阵!”

冇官兵们闻声将长矛平举,前后相抵,形成一个hòu实的月牙阵!

这时候,身后马蹄声传来,不用看也知道王贤他们逃过来了!高牛儿刚要松一口气,心却一下又提到嗓子眼!他们发现营门固然是守住了,可突围的路却被堵得死死的——营门口已经聚集了上千名敌兵,密密匝匝的矛头指向营门,马匹冲上去就是个死!

耳听着身后的马蹄声越来越近,已经间不容缓!高牛儿竟然丢掉手中兵刃,咆哮着迎着敌人的长矛冲上去!敌人自然毫不客气,纷纷挺矛就刺,准备将他也刺成一个蜂窝煤!哪知高牛儿身形一侧,竟堪堪躲过刺向自己的数根长矛,然后双臂猛地一夹,便将十余根长矛夹在两腋之下!

那些被夹住长矛的敌兵纷纷用力抽矛,却骇然发现,手中长矛被那高牛儿死死夹住,根本抽不动!

“啊!!!”暴喝声中,高牛儿奋起全身力气,夹住那些长矛,猛地往前一冲!

十几个敌兵竟被他一个人冲的东倒西歪,脚下拌蒜!这让他们恼羞成怒,纷纷用尽全力和他抗衡!

哪知高牛儿突然就松开了双臂,十几个敌兵猝不及防,吃奶的力气落到空处,全都仰面摔倒!

原本密不透风的长矛阵,竟被高牛儿用如此方法破掉了!

高牛儿长笑一声,他手中还有两根长矛,lun圆了冲入敌阵!敌人人数虽多,却被他硬生生逼得节节败退!

看着这以一敌千的神人,敌军官兵都懵了,愣了一会儿才有人厉喝道:“放箭!放箭射死他!”

营中,占据高处的弓箭手方如梦初醒,纷纷搭弓向高牛儿射去!高牛儿登时就身中数箭,浑身浴血,却仍然高喝着死战不休,硬生生又冲出数丈之远!

那些敌军弓箭手要疯了,从没见过这种身中数箭还能酣战不休的猛人!他们只能拼命射出数以倍计的弓箭!

高牛儿又中了几十箭,远远看上去全身上下都插满了箭支,他终于停止前进,却仍怒目圆睁、挺立当场!

那些敌兵已经被这杀神吓破胆,哪怕高牛儿已经不动了,他们也根本不敢靠近,都畏畏缩缩在远处,心惊胆战的观望……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