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六一章 突破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01-17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王贤说着看一眼胡三刀和刘千户道:“战事打响后,你们俩率两千兵马在南侧山林潜伏,待收到信号后,立即全力从山南猛攻,务必用最短的时间占领山顶!”说着手指点一点地图上的山头道:“一旦占领山顶,本座将与你们夹攻山上的敌人,将他们一举击溃!”

“喏!”众将轰然领命。

“诸位,此战必须速胜,我们没有时间可以浪费!”王贤目光坚毅的看着众人,沉声说道:“狭路相逢勇者胜,必须要从气势上压倒敌人!将他们压垮!”众将不禁点头,王贤说得对,敌军毕竟不是训练有素的军队,作战全凭血勇之气。气势上输给他们,他们就会爆发出强大的战斗力,气势上压倒他们,他们将不堪一击!

战斗在敌军午饭时打响!虽说是佯攻,但不把敌人打疼了、打怕了,根本起不到吸引注意、调动敌军的作用!所以从一开始,官军就在王贤的催动下,兵分三路,对白莲军防线的结合部展开了猛烈的攻击!

山上的白莲教军队见状,纷纷丢下碗筷,跑到各自的位置,抱起准备好的石头往下丢!数不清的大石块顺着山坡滚下来,一些官军躲避不及,惨叫着被打倒在地,轻则筋折骨断、重则脑浆横流!

官军也利用地形掩护,向山上的白莲教军队开弓射箭,还动用了抬枪射击!白莲教的教徒没有经过多少军事训练,光顾着拼命扔石头,身体全都暴露在外头,结果纷纷中箭中枪,死伤一片……这下教徒们又吓得趴在地上不敢起身,石头自然也就不丢了。

官军见状,赶紧趁机前进,待其冲到半山腰,那些白莲教徒才如梦初醒,赶紧爬起来重新往下扔石头。官军已经冲的这么近了,没处躲没处藏,也只能咬着牙、冒着死伤往上冲!

山下,王贤看着战况,面色阴沉道:“再投入一千人,必须要将第一道防线攻破!”

“是!”周勇沉声应下,传令去了。

不一会儿,一名姓赵的千户亲自带队投入战场!这股有生力量一加入,官军的声势大涨,在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后,官军终于攻上了白莲军的第一道防线,白莲军忙操起刀枪,在阵地上和官军拼杀起来!

整个东面山坡主战场上,惨叫声喊杀声响成一片!

山顶,是这支白莲军的主将所在!率领这些教徒展开阻击的正是白莲教临朐堂主刘信,他都要郁闷死了!在他看来,手中的兵力就是自己的本钱,在葫芦口拼掉了,日后教中的地位也就没了。所以才会选择在这远离战场的地方,担负所谓的阻击任务。

谁知道,本以为只是一趟闲差,却真等来了官军的援兵!看着漫山遍野冲上来的官军,刘信头皮都炸了,只好令手下拼命抵抗!但官军的攻势一波接着一波,丝毫不见衰落,终于将他布冇在距离山顶几十丈远的第一道防线给攻破了!

眼看着官军和白莲军杀作一团,刘信便觉大难临头,好像下一刻那些如狼似虎的官军就会杀到自己眼前一般!

“快,快去增援!”刘俊朝左右大喊大叫起来。

“好!”一名香主领命而去,对山上数百名弟兄大喊一声,“跟我冲下去!”

数百名白莲教徒便嚎叫着从山顶冲下,加入了战团!但官军已经站稳脚跟,这几百名教徒加入,也只是将其挡在第一条防线而已!双方便在长约百丈的山坡上,展开了残酷的拉锯!无数白莲教徒惨叫着倒地,也有数不清的官军被杀伤在地!

“增援!”山下王贤又下一道命令,投入了最后一千人!

刘俊站在高处,一览无余,看着官军又漫山遍野的增兵了,忙大喊大叫道:“快!我们也增兵!”

但他说完,又后悔了,因为身边只剩一千多人,心说要是再派下去,谁来保护老子?!而且他一共就两千嫡系,死伤太惨了本钱就没了!便叫住准备下山的另一名香主,沉声道:“你们别动,让南面的那些家伙过来增援!”

南面的白莲军队虽然也归他指挥,但却是昌乐堂的人马,死多少都跟他没关系!

刘信的命令很快传到南面阵地,昌乐堂的堂主心思比较单纯,早看到正面战场战况惨烈,便毫不犹豫带领一千人马过去增援。

这时王贤手头已经无兵可派,不过就算是有兵也无济于事了。因为整个正面战场双方兵力加起来足有七八千之多,已经接近了饱和。

身旁,这些官军的指挥使钱大海,见部下死伤惨重,焦急催促道:“大人,可以发信号了吧?!”

王贤却缓缓摇头,沉声说道:“击鼓!”

数面军鼓隆隆敲响,催人奋进!官军将士们听到鼓声,攻势更猛,虽然地形上处于劣势,人数也不占优势,却杀的敌军节节败退!

瞧见己方有些稳不住阵脚,这下可把刘信吓坏了,继续大呼小叫道:“增兵,给我继续增兵!”

刘信的亲信也看蒙了,他们哪见过如此庞大混乱残酷的战斗场面,根本就无从判断战场的形势,并不知道当官军将白莲军阵型压缩到一定程度,就会阻力大增,难以寸进!而且以如今饱和的战场密度,再增兵也是徒劳……

想也不想,刘信的手下便再次向山南下达了调兵命令。这时候,昌乐堂的堂主已经在正面战场上,南面阵地主事的是个香主,更加不敢自专,竟又将仅剩的一千人,调拨出去六百!

王贤在第一时间便看到了南面阵地的空虚,这才把手一挥,沉声道:“发信号吧!”

那钱大海早就急成热锅上的蚂蚁,闻言赶忙命人将一枚烟花打上天空!

烟花在山顶绽开,早就急不可耐的胡三刀等人立即冲出南面山林,用最快的速度攻上山去!

南面山坡上,仅剩的四百白莲教徒大惊失色,那香主竟愣在那里不知所措了好一会儿!看着官军已经冲到半山腰,才赶忙下令手下顶住,然后向主峰求援!

南面的山坡要比正面陡峭许多,许多地方甚至需要手脚并用才能爬上去,如果这四百白莲教徒气势如虹,拼命用大石阻击,很有可能会把两千官军给压下去!然而这些白莲教徒的头领不在,又被两度抽走了主力,剩下人已经心虚到极点,看到漫山遍野的官军冲上来,这些教徒竟只知道害怕,完全忘记了抵抗!

只是象征性的丢下几块石头,那些教徒便开始撤退!也不知是谁先领的头,总之很快所有人都往主峰跑,似乎那边才是安全的地方!

官军见状士气大振,胡三刀大笑道:“儿郎们,撵着屁股追上去!”便从山坡一跃而上,身先士卒撵着逃跑的白莲军追了过去!

其实刘信第一时间就看到官军从南面山林冲出,对空虚的山南展开进攻!他就是傻子也知道,自己中计了,赶忙声嘶力竭的下令,让刚刚被调过来的军队回去!

然而还没来得及做出调整,南面的阵地已经丢了,看着那数百溃兵拼命往自己这边逃窜,身后还跟着乌压压的官军,刘信不禁眼前发黑,登时就没了和官军继续厮杀下去的勇气!

不过他不敢轻易言退,因为是立过军令状的!一冇想到出发前,唐天德杀气腾腾的话语,‘守不住防线,提头来见!’刘信就心惊胆寒。他知道姓唐的父女俩说的出做得到,要是就这么逃回去,自己这颗脑袋肯定要分家!

“顶住!给我顶住!”刘信进退两难,只能先让手下稳住阵脚再说。

然而刚刚赶过去的白莲军,被逃过来的溃兵一下就冲了个七零八散,后头胡三刀等人高举着兵刃嗷嗷紧跟着上来,就是一阵砍瓜切菜!

白莲军守不住阵脚,只好也跟着调头就跑,但他们不会再往山顶跑了,而是直接从后山直接逃走……

眼看着官军已经朝着山顶冲来了,刘信彻底傻了眼,一旁的香主赶忙劝道:“当家的,咱们也赶紧跑吧,不然就要让人家包了饺子了!”

刘信看看越来越近的官军,再看看东面仍在鏖战的两军,彻底将什么狗屁军令状抛到脑后,跺脚道:“跑!”说完,便在一众亲信的保护下,往后山逃去!

这家伙也还算义气,下山前不忘让人跟前面鏖战的弟兄喊一嗓子:“风紧,扯呼!”但说实在的,这时候喊这一嗓子殊为不智,大伙一起逃,谁给你挡住敌人,争取逃命的时间?

果然,听到这一声,原本还凭着一股血勇之气和官军厮杀的白莲军,登时如冰消雪化,纷纷转身逃命去了!好些人逃跑的速度飞快,不一会儿就超过了先行一步的刘信等人!看着身后越来越近的官军,吓坏了的刘堂主这下终于明白,有时候好人做不得啊!

好在,官军趁势掩杀一阵,王贤担心会遭到埋伏,很快便鸣金收兵了!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