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五七章 两难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01-14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好一会儿,王贤抬起头,看看三位员道:“三件事。储大人拟一本奏表出来,我们四人联署,八百里加急发往京城。”

“是。”储延点点头,这是题中之意。

“第二件事,各地下发安民告示,山东全境免除今年赋税,命百姓安分守己,不得听信妖言,轻举妄动!”

“是。”储延和魏源都点头,如今最重要的不是平叛,而是避免祸乱蔓延,以致不可收拾。

“第三件事,”王贤叹了口气,看向郭义道:“天亮后立即整军,我二人率军往即墨平叛……”

“是!”郭义见王贤最终还是听了自己的,神情大振,高声应下。

“大人!”储延惊恐的看着王贤,嘶声道:“山东的情况您应该最了解不过……”

王贤一抬手,示意储延不必再说,淡淡道:“如果他们没有杀害即墨县令,还可以先行招安,但现在,本官只有率军剿灭一途了……”顿一顿,他把真正想说的话压了下去,勉强解释道:“即墨县白莲教造反,应该不是偶然事件,而是一次试探,我们招安是没有用的。反而会被认为官府虚弱可欺,结果只能是更大规模的叛乱!”

“是,”魏源点点头,轻声道:“而且皇上也绝对不会同意招安的……”

想起那位唯我独尊的永乐大帝,所有人都不由点头,一定是这样的。

“就这么定了吧,”王贤起身,看看三位大人,沉声道:“我和侯爷前去平叛,储大人和魏大人坐镇济南,尽力避免更大的叛乱。”

“遵命。”三人都点头应下,脸上写满了凝重。

“诸位,”王贤沉吟片刻,本想说些话,鼓励一下士气,话到嘴边,却只化作两个字:“保重!”

“大人保重!”这两个,却引起了三人强烈的共鸣,值此风雨飘摇之际,还有什么比‘保重’更恰当的字眼吗?。

白莲教在即墨叛乱后的第三天清晨,两万平叛大军从济南誓师出发了,郭义为主将,王贤是钦差监军,大军浩浩荡荡向东进发!

一路上坏消息不断传来,即墨之外,又有高密、莱阳、文登、胶州、日照等县的白莲教也扯旗造反,整个胶东半岛似乎都要被白莲教占领了!

这让王贤的心情格外沉重,他实在是没有准备好……那些政策刚刚推行下去,还没有见到成效,被白莲教争过去的人心,还没有重新回到朝廷。更让他担心的,是郭义对军队的控制力,这些天行军,他一直在和军中的主要将领交谈。这些人虽然嘴上都是‘誓死效忠朝廷’,但以王贤天字一号大特务的觉察力,还是发现他们似乎怀着别样的心思。

王贤将这一点告诉郭义,郭义却让他放心,笑道:“那些家伙的家眷都被留在济南城,要是他们敢乱来,老子就杀他们全家!”

听了郭义的话,王贤目瞪口呆,原来这就是这位侯爷让军队可靠的办法!但事已至此,他也不能再说什么了,和郭义商议一下作战计划,大军还是直取即墨!别处的叛乱,先由该府自行解决,待即墨平定后再说。

和郭义商议完了,王贤又在营中徘徊良久,他听到官兵们说笑赌钱的声音,却无心追究,这终究不是他的兵……其实,从皇帝不给他兵权的那一刻,他心中就有不祥的预感,他觉得这次山东之行,会将自己彻底陷进去。之后的努力不过是想拼命抗拒这种预感,但就像孙悟空跳不出如来佛的手掌,他也终究无法抵抗这强大的漩涡……

回到帐篷,已经是月上中天了。女扮男装的灵霄和顾小怜与他同帐,灵霄已经睡了,顾小怜还在等着他回来……王贤不想让她俩陪自己出征,但他也知道,这是不可能的,所以一句话也没劝……

王贤在行军床上坐下,顾小怜给他除去鞋袜洗脚,突然听到王贤低沉的叹息声,顾小怜抬头看去,只见王贤竟眼圈通红,脸上写满了悲伤。

王贤拉起顾小怜,和她紧紧相拥。

“官人怎么了?”顾小怜感受到王贤心底的彷徨,忙轻声问道。

“别说话,”王贤轻声说道:“让我好好抱抱你。”

顾小怜身子便软下来,和情郎静静相拥在这行军营中……

青州,卸石棚寨,主厅白莲聚义厅。

这白莲聚义厅是一座硕大的山洞,虽然外头是白日,里面依然点着几十根熊熊燃烧的牛油火把,火光将厅中照得亮如白地。里头东西两侧各摆着十八把交椅,这些椅子上坐满了白莲教的舵主堂主,所有人都红巾裹头,身穿甲胄。脸上却面色各异,有人兴奋有人紧张有人焦躁有人不安。

北面铺着虎皮的石台上,更有一把白熊皮大交椅,以上端坐这一身白衣、白纱罩面的佛母,但说话的却是立在她身旁的唐天德。

“高羊儿是怎么回事?!”唐天德的声音透着浓浓的愤怒:“为什么不听号令,擅自起兵?!”

下面众头领面面相觑,心说高羊儿又不在这儿,你问我们,我们怎么知道?但唐长老的话不能不回应,一名挂着老鼠须、文士模样的头领硬着头皮道:“长老息怒,据说是因为他的家眷被官府捉拿,他为了救人,才提前发动,攻破了县衙。然后也只能一不做二不休,杀了狗县令,扯旗造反了!”

那文士模样的头领,是唐天德的军师叫宾鸿,素来为唐天德倚重。见他答话,唐天德才放缓语气道:“可这样一来,我们的全盘计划都被打乱!现在日照、胶州、高密、莱阳等地的头领也纷纷起事响应,让咱们如何是好?!”

“那有什么,反了就是!”不少头目嚷嚷起来:“这些年,咱们不就一直等着这一刻吗!”

“话是如此!可老夫和佛母还没有将全省的教徒整合起来,”唐天德黑着脸道:“此时起义,如何统一号令,把各路兵马统合起来?!”他的心情确实糟透了,原定下月十五全省各路诸侯会盟青州,如果一切顺利,佛母将成为山东白莲教的共主,到时候就可以名正言顺将各路人马抓在自己手中,再择机起事,胜算将大大增加!

但让即墨的白莲教这一折腾,局面全乱了套了,今天有五个县响应,明天说不定又有几个县跟上,各路人马一窝蜂扯起大旗,再想统合他们就难上加难了!

“长老,事已至此,我们必须要立即举起大旗了!”见唐天德仍在纠结,黄县的堂主刘俊劝道:“否则当心被人摘了桃子。”

“是啊!军师说的有理!”众人闻言纷纷附和,嚷嚷起来道:“那高羊儿现在可风光的不得了,号召各路头领到即墨跟他共商大计呢!”

“呸!”一个黑面的大汉啐道:“他高羊儿算什么东西,也敢人模人样的装老大?!”这大汉名叫丁谷刚,乃是平度州的堂主,和那高羊儿素来不对付。

“不就是占了个早嘛!”又有临朐县的堂主刘信怪声道:“先起兵就是硬道理!我可听说登州的董彦皋这两天就会起事!他要是抢在咱们头里,麻烦可就大了!还有莱州的王宣,这货也在高羊儿那帮人怂恿下,想挑头起事!这些舵主一旦起兵,可就要跟咱们平起平坐了!”

刘信所说的董彦皋、王宣等人乃是原先林三在时的左膀右臂,各令一府之地的白莲教,素来对唐天德父女并不服气,一旦让他们有了自己的兵马地盘,再想收服他们就千难万难了!

“刘堂主所言甚是,”刘俊大点其头道:“长老,我们既然是正统,就更应该及早树起大旗,好让各路英雄归心!”说着看看一直不说话的佛母,有些猥琐的笑道:“有佛母在,至少王宣不会乱来,剩下一个姓董的,也就折腾不起来了!”

听了这话,堂中众头领暗暗窃笑,那佛母眼中却闪过一道寒芒,唐长老咳嗽一声,岔开话题道:“起兵势在必行,但诸位想过没有,如果咱们现在起兵,会正好挡在官军的必经之路上,一下就会成为他们必须要先除掉的对象!”

“……”唐长老此言一出,厅中众头领都没了声息,纷纷倒吸冷气。别看这些家伙一个个牛皮哄哄,但其实谁也没跟官军当面锣对面鼓的战斗过。着急哄哄想起兵,无非是担心被别人摘了果子,但谁也没做好和官军厮杀的心理准备!

他们想的是让别人和官军斗个你死我活,自己在旁边坐收渔利。恐怕这也是各路头领共同的想法。

“长老所虑甚是,那高羊儿起兵恐怕非鲁莽之举,而是有人在背后撺掇,目的就是想拉咱们下水。”唐长老说完,宾鸿也缓缓说出自己的担忧道:“老夫活了大半辈子,有一个用血换来的教训,就是人不能被别人牵着鼻子走,结果肯定没有好下场!”

这下,所有人都不吭声了,没人敢挑这个头。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