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五三章 天心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01-10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实话实说,两种结果王贤都能接受……虽然死个都司很是麻烦,但朱棣还得靠他平定白莲教,也不至于因此把他撤掉。但马忠让他们进来,摆明了就是要选择第二条路……

果然,纠结来纠结去,马忠还是把头转向了王贤,俯身在他脚下道:“请大人搭救!”

“哎!”王贤叹口气,看看储延和黄真,轻声道:“让我和都司大人单独说两句。”

“是。”二人自然无不应允,退出房去。

房门一关上,马忠便抬起头来,恨恨的盯着王贤:“想不到大人居然用这么下作的法子!”

“哎,早知如此,何必当初。”王贤是决计不会承认这种事的,一来确实不够光彩,二来,药效过去了,谁也没有证据,傻子才会承认呢。

“哼!莫非大人敢做不敢当?!”马忠却执着于知道答案,咄咄逼人道。

“马大人,你这是个求人的态度吗?”王贤笑笑道:“你这样子让我怎么救你?”

“哼!还不都是你害的!”马忠恨声道。

“马大人,东西可以乱吃,话不能乱讲,”王贤在凳子上坐下,掸一掸袍脚道:“说话是要讲证据的。”

“哼!”马忠一阵咬牙切齿,终究还是泄气道:“你有什么办法帮我过关?”

“呵呵,不瞒马兄说,黄按台和我师出一门,都是翰林院魏学士的学生,我的话,他还是能听进去几分的。”王贤淡淡笑道:“而且东厂的赵公公,还欠我一个人情,我让他代为保密,应该也可以做到。这样,东厂锦衣卫御史都不说,纵使有些许传闻,人们也只当是笑谈而已。”顿一顿,他微笑道:“事情没有捅到台面上,就怎么都好办,难不成皇上还要让人查证传言?证实自己的封疆大吏真的裸奔过吗?!纵使马兄丢得起这人,皇上和朝廷也丢不起这人。”

马忠不由点头,确实,只要不把奏章呈到皇帝面前,这事儿就不会闹大。但他知道,王贤绝不会轻易帮自己这个忙,便沉声问道:“你想让我怎样?!”

“我也是为了马兄好,山东已是即将爆发的火山,你身为一省都司,就正坐在火山口上,兄弟我看了十分不忍,何不听一声劝,辞官回家,远离危险,做一个快乐的富家翁呢?”王贤淡淡说道。

“这么说,我还得感谢钦差大人不成?”马忠冷笑道。

“感谢就不必了,但你早晚会庆幸今日的选择。塞翁失马焉知非福,丢脸总比丢命强。”王贤悠悠说道。

“呵呵……”马忠笑笑,看着王贤道:“既然是个火山口,大人为何还非要往上头坐呢?你既然这么有能耐,为什么不想办法离开山东?!”

“好,我告诉你为什么!”王贤看着马忠,心里头泛起阵阵苦涩,自己要是真有办法离开山东,又何苦为难马忠?!板下脸,王贤沉声冇说道:“因为你们这些家伙尸位素餐、心怀鬼胎、吃里扒外!什么样的心思都有,就是不想想治下的百姓怎么办?!一旦山东大乱,要有多少百姓丧命?!多少黎民遭殃?!你们根本就不关心!”王贤的声调提高,近似于怒吼道:“但这些事总他妈得有人干吧?!你们干不了就给我滚蛋,老子来干!”

“……”马忠终于无话可说了,定定看着王贤半晌,他才叹了口气道:“我今天就上辞呈,不等旨意,明日就走。”这倒不是他被王贤感动了,而是他已经在济南城这个伤心地,一刻也待不下去了。

“放心吧,”王贤点点头,淡淡道:“其他的事情我来搞定,保准无人追究你。”

“谢大人。”马忠也点了点头,突然感到如释重负,就像结束了一场噩梦,“静下心来想想,我还真得感谢大人,不然这山东,就是我的葬身之地……”

“不客气!”王贤面无表情道。

从马忠家出来,储延心服口服的恭喜王贤,翻手之间便将顽固的马忠一举拿下!在他看来,王贤一天时间搞定包括自己在内的三大宪,实在是厉害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!

王贤脸上却没有半分喜色,他不是在故作深沉,而是心里很清楚,此事之成败,三分在山东,七分在庙堂!山东的三分,自己虽然已经拿下,但北京的七分,就要全指望朱瞻基了……在发动之前的这段时间,王贤除了暗中侦查之外,最重要的便是在等待朱瞻基的回复。是在得到了太孙殿下的保证后,他才悍然对三大宪下手!

朱瞻基保证,帮他争取到山东的军政大权,至不济也要帮他争到军权。王贤当时相信了朱瞻基,可此刻,心中却涌起了强烈的不安!

如果皇帝真如自己用最大的恶意揣测的那般,朱瞻基能兑现他的承诺吗?王贤突然一点儿底儿都没有!

王贤这样的人,到哪里都会成为满朝关注的焦点。本来北京城的大人们,以为他去了山东,还能消停一阵子,谁知两个月不到,就传来他以勾结白莲教的罪名,将按察使下狱,同时山东都司马忠也上表致仕,而且不等朝廷批复,便一溜烟离开济南城的消息。

北京,西苑,勤政殿。自从三大殿被焚,朱棣便搬了回来,毕竟整天守着三大殿那三大堆废墟,谁的心情也不会好,索性眼不见为净。

“这个王贤,什么事儿都干得出来!”朱棣的龙体倒是比去年冬里好了许多,说话也中气十足,把王贤和储延的联名奏章,还有马忠请辞的奏表,扔到朱瞻基、赵王和几个大学士面前。

赵王弯腰捡起奏表,淡淡笑道:“儿臣听说,他为了让马忠主动滚蛋,还给他在酒里下了药,让人家堂堂都指挥使光着屁股在大街上跑!还一头撞在粪车上!”

“皇爷爷息怒,”朱瞻基闻言皱眉反驳道:“传言太过离谱,难以置信,未经查证不足为凭!”

“是,此事确要详查,”赵王点头道:“请父皇派东厂调查此事,若确有其事,决不能轻饶!”

“查个屁!还嫌不够丢人吗?!”朱棣的反应如王贤料想的一般,并不愿在这件事上纠缠。

“那至少要查一查,那个按察使是怎么回事!堂堂按察使怎么就成了白莲教的骨干?!实在让人想不通!”赵王不依不饶道:“匪夷所思,恐有蹊跷!”

“这件事应该证据确凿,”朱瞻基断然否认道:“若没有那按察使通风报信,王贤已经将佛母擒下了,虽然先抓后奏有些不合规矩,但山东的局面已经火烧火燎,事有从权,总是要以大局为重!”

“哼!”朱棣哼了一声,显然对王贤大胆妄为十分不爽道:“这家伙就像刺猬,到了哪里都得排挤同僚,难道朕的文武就那么不堪?个个都有问题吗?”

“当然不是,是他运气不好……”朱瞻基硬着头皮回道,心中苦笑连连,兄弟啊兄弟,每次给你补锅都补得好辛苦!

见太孙殿下有些招架不住,杨士奇赶忙把皇帝的注意力引开,开腔道:“皇上,不管怎样,要以山东的大局为重,眼下臬台、都台都必须换人了,还请早做定夺,时间不等人啊!”

朱棣看过王贤的奏折,知道山东的白莲教起事在即,不冇然他也断不会容忍王贤如此过分的举动。闷哼一声道:“你们说说让谁去合适?!”

“以微臣之见,如今另选别官过去,恐怕时间上来不及了。”金幼孜沉声说道。

“那就从山东境内提拔?!”朱棣冷声说道。

“恐怕也不行,”杨荣轻声道:“长官如此,僚属恐怕也难堪重任……”杨荣的潜台词,殿里的人都能听懂,王贤好容易才把神送走,准备撸起袖子大干一场,就不要再给他送去几尊新神捣乱了。

内阁大臣参与军机,杨荣三人是对山东如今的局势十分清楚,对山东文武的腐败混乱深恶痛绝。虽然时不时想牵制王贤一下,但在这种节骨眼上,他们还是要尽量替王贤着想的。只可惜如今的内阁话语权还是轻了些,在皇上心里始终只是秘书一样的存在。

赵王立在一旁抿嘴不语,面上却挂着淡淡的嘲讽似的冷笑。对父皇的心思他比旁人看的要清楚不少,知道皇帝早已经拿定主意,这些家伙说再多也是白费……

朱棣看看眼前几人,面无表情道:“那你们说怎么办?”

“不如让王贤总揽全局,统管军政吧!反正他本来就是巡行山东,抚军按民的巡抚大臣,只要给他一道旨意,坐实了他的巡抚之权便是。”朱瞻基看了看三位大学士,沉声说道。这是他一定要为王贤争取到的,不然山东这个局,王贤根本破不了!

三位大学士果然没有表示异议,赵王却缓缓摇头道:“不妥,我朝素来三权分立,设置布政使司以来,从无一人总管全省之先例!”

“事有从权,山东如今的局面,还是让王贤一人总管的好。反正只是钦差,事毕还朝就是,不算违反祖制。”朱瞻基针锋相对道:“若派去的人再和他掣肘,山东就真完了!”

“山东的局面怎么了?白莲教反了吗?!”见朱棣果然眉头微皱,赵王果断冷冷呛声道:“白莲教的情况如何如何危急,全都是王贤一个人在说,谁知道这里头掺了多少水分?!”又顿一顿道:“地方官员夸大匪情的好处太多了,我看王贤就是想借机揽权!”

“你胡说什么!”朱瞻基怒道:“王贤不是那样的人!”

“太孙殿下,人心隔肚皮,你以为皇上把他发配到山东,他心里会没有怨气?!”赵王冷冷说道:“而且只要人选得当,又怎会和王贤掣肘?!除非他王贤根本就是不能容人,一心想排挤同僚、独揽大权!”说完向朱棣一拱手,正色道:“父皇,俗话说得好,三个臭皮匠,顶个诸葛亮。剿匪不是朝夕之功,只要派去的官员能和王贤齐心戮力,肯定比他一个人强!”

听着儿孙的争论,朱棣一直眉头紧蹙,直到赵王说出最后几句话,皇帝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,他看向三位大学士道:“让王贤一人总揽三司权力,确实有些不妥。赵王的话说的有道理,只要人选得当,自可同心协力。”
*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