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五二章 别无选择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01-09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马福和众夫人叹着气出去,马忠两眼直勾勾望着房梁,他已经相信,昨天自己做了那些荒唐的举动,可如何承受那些举动带来的后果啊?!

自己还怎么出去见人?自己还怎么当这个官儿?自己还怎么有脸活在这世上?!一时间,马忠万念俱灰,只想找条绳子勒死自己!怎么就能醉成这样?怎么就会把酒疯撒到大街上!

马忠躺在床上,想着如何化解这场灾难,一个个念头在心中闪过,最后他灰心的发现,除非把济南城的人都杀光,否则根本无法结束这场噩梦……

正当马忠愁肠百结,生不如死之时,外头响起马福的声音:“老爷,钦差大人和藩台大人,还有巡按大人来探望老爷了……”

“就说我病了,不见!”马忠想也不想,断然拒绝。同时,他的脑海中划过一道闪电,猛然想起王贤昨天说过的话:

‘你要是这个态度,就别怪我不客气了!’

‘喝完这顿酒,我要对你动手,你可别怨我没给你机会。’

马忠登时就出了一身冷汗,一下就坐了起来!失声叫道:“不会是那家伙,在酒里动了手脚吧?!”他越想越觉着有可能!虽然他以前不是没喝醉过,也不是没撒过酒疯,但绝对没有疯癫到这种程度!而且时间上也太巧合了一点儿吧!

想到这儿,马忠已经认定是王贤在捣鬼,一下跳下床,提起剑来就想出去找那厮拼命!但刚站起来,他又颓然坐下,手里的剑也落了地……自己根本没有证据啊!

而且王贤这时带着藩台和按台一同前来,显然是准备好的后手,自己找他拼命,恐怕会被他的锦衣卫,以行刺钦差的名头,直接格杀在当场……

“老爷,还是见见吧。”马福也在外头苦口婆心的劝说着:“出了这么大的事儿,就是听听他们的立场也是应该的……”

马忠思来想去,自己都不是那心狠手黑臭不要脸的钦差的对手,一时间意兴索然,嘶声道:“让他们进来吧。”

“是。”马福应声而去,不一会儿门开了,储延和一名不到三十岁的年轻官员,一左一右伴着王贤进来。那年轻官员穿着七品官服,但胸前补子上的图案不是鸂鶒,而是獬豸,说明他不是普通的文官,而是一名风宪官!

这风宪官正是山东巡按御史黄真。这巡按御史品级虽低,但职权却甚重,且不属于地方官序列,乃是都察院派在各省的代表,监督考核一切文武官员,不管是布政使还是都司,但有过错不法,皆可直奏朝廷!所以也有人称其为按台,将其与三大宪并列!

当然,为了避免巡按御史与地方势力勾结,所以任期只有一年。而且能当上一省大员的,哪个不是根基深hòu、朝中有人,所以封疆大吏们并不会真的将其视为同侪,否则每次应酬王贤,他冇们也不会不带他一起。

此刻王贤却将黄真带在身边,马忠一看就明白了,姓王的是要让这小子点炮!

不过黄真一进来并未说话,而是有些厌恶的捂住了鼻子,似乎是被臭到了。

“哎呀,马老弟,说了你多少次了,少喝点儿酒,就是不听!”储延一进门就满脸恨铁不成钢,埋怨开马忠了:“你看这下怎么办?可怎么收场啊!”

“哎,藩台大人别光怪都台,”王贤倒是装起了好人,满脸歉疚道:“这件事也怪我,要是老马喝醉了酒会撒酒疯,我是万万不会和他拼酒的。”

“哼!”听王贤这臭不要脸的一说,马忠登时压不住火了,腾地站起来,指着他的鼻子骂道:“姓王的,少在这儿装好人!你他冇妈到底在酒里加了什么东西?!”

“这话什么意思?!”王贤还没说什么,储延先拉下脸来:“老马,你喝完酒什么德行,自己不知道啊?!那年中秋,在刘本家里,你喝完了抱着人家小妾就乱来,那也是人家给你在酒里加了东西不成?!”

“……”马忠登时就憋了火,谁让他有前科没证据呢?

“哎,老马,”王贤倒是心平气和道:“你回想一下,那酒是不是我也喝过,而且咱们还喝了同一个壶里的酒?”

“不错……”马忠回想一下,有好几回确实是王贤喝过几口又递给自己的。

“那为什么我没事儿,你有事儿?”王贤叹口气道:“如果酒里真有问题,应该我陪你一起裸奔才是……”

“你说过要对付我……”马忠闷声道。

“我说的是,喝完那顿酒,咱们了了交情。”王贤正色道:“我会把你私通汉王的证据递到朝中,到时候谁胜谁败听天由命。”

王贤说的滴水不漏,硬生生又把马忠搞糊涂了,心说难道真是老冇子喝大了不成?!

“什么?!”这时,一直在旁边捂鼻子的黄真说话了,他一脸震惊的看着马忠,质问道:“马大人还勾结藩王?!这下我得重写弹章了!”说着看向王贤道:“钦差大人,请务必将情况跟下官讲明……”

“啊!”王贤好像这才想起,还有这么一号人来,满脸歉意的对马忠道:“本座失言了……”

“哼!”马忠发现王贤除了心狠手黑臭不要脸,还有一点最惹人恨,那就是虚伪!但这会儿他顾不上跟王贤计较,看着黄真道:“按台大人,要弹劾本官不成?!”

“都台大人,难道出了昨天那种事,还能瞒得住不成?!”黄真一脸‘你好天真’道:“全济南城都看到都台的丑态,如此行为不检、亵渎官体、辱没朝廷、令皇上蒙羞的行为,下官实在没有胆量替你隐瞒!”顿一顿道:“何况也瞒不住!”

“啊……”马忠一阵天旋地转,这种丑闻,一旦传到朝廷,以永乐皇帝那种死要面子又暴虐的脾气,摘自己官帽那是一定的,砍掉自己的脑袋当尿壶,也是极有可能的!

“万万不可啊!”马忠乞求的看着黄真,竟噗通一下给他跪下,哽咽道:“黄老弟,看在往日的交情上,你一定要帮帮哥哥,我求你了!”说完,使劲给黄真磕头。

“都台不要这样,”黄真有心扶他,却又嫌他臭,只好侧身避开道:“不是我不想帮你,实在是已经满城风雨,盖也盖不住啊!”

“你一定要帮我,不然我就死定了!”马忠涕泪横流道:“我求求你了!”

“我是真无能为力啊……”黄真却死不松口,求助的看向王贤和储延。

“我说马老弟,”储延叹了口气,替黄真说话道:“你就别为难黄按台了,他一个七品官,年纪又轻,就是想替你兜着也没那个本事啊!”说着意味深长的看王贤一眼道:“你就是想求神,也应该拜一尊大点儿的啊!”

储延就差直说,你该跪舔的是王贤了!马忠哪里还不知他的意思,可心里头认定了,就是王贤把自己害的这么惨,是打死不愿向王贤磕头的。可见储延这架势,分明已经早就给王贤跪了,指望他是指望不上了……

王贤似笑非笑的站在那儿,也不说话,分明就是在等他来求自己。

‘解铃还须系铃人……’马忠心中百转千回,最后只剩下这么一句,他这会儿彻底明白,自己从踏入行辕冇,上了王贤的贼船起,就一步步落入了对方的陷阱,除了投降,已经没有别的路可走了……

看着马忠脸色阴晴变幻,王贤也不着急,因为他知道,马忠已经被自己逼到墙角了……是的,一切都不是偶然,从王贤意识到山东的军队已经完全失控,就下决心要除掉马忠。但山东局势已经火烧眉毛,根本容不得他搜集罪证,然后上书弹劾!对这种靠山雄hòu的地头蛇,王贤根本没有用常规手段速胜的把握,那么就只有用非常规手段了!

通过锦衣卫,王贤很容易就得知,马忠有酗酒的恶习,而且喝醉之后还曾经公然耍酒疯,便在酒壶中下了由时万提供配方,六处倾情改进的‘神仙醉’,其成分主要是曼陀罗花和押不芦,是一种传统的迷幻剂。马忠喝了掺着神仙醉的酒之后,药效一发作,整个人就会进入一种癫狂的迷幻状态,干出各种稀奇古怪的举动,直到药效过了。王贤约摸着药劲儿快发作,让人赶紧把马忠送出去,就是想让他在大街上发疯出丑……但就连王贤也没想到,马忠居然疯狂的裸奔起来,效果夸张的超乎想象。

经过昨日这一闹,马忠算是把脸丢到天上去了。哪朝哪代,当官的最讲一个体面,身为封疆大吏,更是代表着朝廷的体面,在自己的百姓面前疯狂裸奔之后,马忠这个官是无论如何也当不下去了,而且还会面临朝廷的严厉惩罚!

所以摆在马忠面前只有两条路,要么一条绳子了结了自己,要么向王贤投降,求这位手能遮天的大人物,帮自己过去这一关。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