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五一章 撒酒疯?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01-08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济南城轰动了,那叫一个万人空巷,男女老少一起围观裸奔中的都司大人!

这时候,那些追在后头的老百姓,已经都知道,这位体毛旺盛,本钱惊人的裸男,乃是大明山东都指挥使司都司马忠了!自然没人再敢上前动他,大伙只紧紧跟在后头,目不转睛的看着,津津有味的品评着!

马忠依然放荡不羁的在街上狂呼乱叫、横冲直撞,到了一条街口处!这时拐角处一个进城收大粪农民,推着一辆刚刚装满的粪车出来了!

马忠砰地一声,就撞在那独轮粪车上,粪车当时就翻了,上头几口装满粪便的大桶翻倒,浇了他一身!马忠却毫无所觉,继续向前跑去,谁知又被地上的粪水一滑,摔了一个仰面朝天,整个人都结结实实躺在了粪汤之中!

围观的百姓纷纷掩鼻,不少人恶心的吐了,马忠依然却毫无所觉,从地上挣扎着爬起来,他的头发都跌散了,上头全是粪汤,手上身上也全是一样,淋淋漓漓一身的粪水!

这时候,马忠的随从们终于撵上来了,见状登时傻了眼,心说,这可怎么下的去手?还不得恶心死?!

还是在管事头子声嘶力竭的威胁下,众随从才咬牙闭眼扑了上去,将那满身粪水的裸男,死死按在下头!

“都散了吧!”管事头子朝老百姓大声道:“官府抓逃犯呢!不要围观了!”

“啥?逃犯!”老百姓自然问道:“不是都司大人吗?!”

“胡说!”管事头子暴跳如雷,“都司大人能……干这种事儿吗?!”

“可我们见过都司大人,他就是长这样!”老百姓却不是好糊弄的,纷纷质疑起来:“而且,我们看见他是从都司轿子上下来的!”

“这个嘛……”管事头子急的满头大汗,只能胡诌道:“这人很像都司,但他确实不是!他是冒充都司的诈骗犯,让我们逮了个正着,要把他带回去审问呢!”

“瞎说,”老百姓却不依不饶,有人高声道:“俺还听见你管他叫老爷来着!”

“你听错了!”管事头子已经词穷了,黑的就是黑的,怎么洗也洗不白,只能越洗越黑。

这时候,见手下已经把都司大人绑起来,嘴里塞上了布头,管事头子赶紧让人扛起马忠,灰溜溜跑掉了!

有道是好事儿不出门,坏事儿传千里。马忠还没回府,家里人就已经有人来报,都司大人在大街上裸奔!

马忠的妻妾还不信,让人把报信的拖出去打一顿!谁知,打到一半,就见管事头子带着一众手下,失魂落魄的窜了回来,肩上还扛着个臭气熏天的裸男!

“哎呦,怎么这么臭!”马忠的六夫人大怒道:“马福,你疯了怎着?怎么带了这么个臭东西回来!还不快把他扔出去!”

“扔不得!”管事头子哭丧着脸道:“这是咱家老爷!”

冇“胡说八道!”几位夫人一起发怒,咆哮道:“马福!你也皮痒了不成!”

“哎!快给老爷洗刷干净!”管事头子无可奈何,只好证明给她们看。好在这会儿已经入夏,院子里又有水缸,手下人直接舀水给那人冲刷干净,众位夫人一看,哎呀,不是马忠又是哪个!

“哎呀,老爷!您怎么弄成这样啊?!”众夫人哭天抢地上前,马忠却呜呜呜呜说不出话!

“该死的杀才,敢堵老爷的嘴!”大夫人怒不可遏道:“还不快给老爷取下来!”

“还敢绑老爷,快把老爷解开!”二夫人自然不能只让大夫人抖威风。

“夫人可要挺住啊!老爷可能是疯了!”马福先给众夫人打了预防针,然后便扯下堵住马忠嘴巴的布头。

“哦啊啊!呜啦啦啦!咪咪咪!”马忠的嘴巴一恢复自冇由,马上发出各种奇怪的声音,配上那张表情夸张的脸,足以证明马福说的千真万确!

这下,再也没人敢让马福,给马忠松绑了……

都司衙门后衙,一群女人乱成一窝蜂,还是得马福来拿主意,他带人将马忠抬到屋里,在床上绑好。便又让人将济南城的名医都请来。又唯恐自家老爷的毛病,大夫解决不了,他还让人请了一大帮子和尚、道士、喇嘛、神婆、乩童……总之,能请的都请来了,心说总有一款适合自己老爷。

这么多高手齐聚一堂,自然说什么的都有,有的说都司大人是被魇着了,有的说都司大人是失心疯,有的说都司大人是被黄大仙附身,还有的说这是都司大人平时杀孽太重,冤魂找****来了!

解决的法子也是五花八门,有人要烧香,有人要捉妖,有人要跳大神,有人还要将都司大人倒挂金钟……一直吵吵到天大黑,也没争出个结果来。

府里的人只好先请高手们前厅用饭,吃完饭再继续商讨,众人自然无不应允。酒足饭饱之后,众高手们回到马忠身边,正准备继续开吵,却听到他鼾声震天!

众人呆呆一看,只见原本还疯疯癫癫的都司大人,已经打着呼噜香甜的睡着了……

“据我观察,”一位郎中摸着山羊胡子,小声说道:“都司大人不会是耍酒疯吧。”

“……”众人全都不说话了。尤其是马福和众夫人,全都深以为然,因为马忠平素就有醉酒后耍酒疯的恶习,只是这次实在太夸张,而且后果太严重,以至于家里人都以为他喝酒喝疯掉了,没往单纯的撒酒疯上想……

一直等到第二天日上三竿,都司大人醒过来了,茫然的看着满屋子的各色人等,奇怪问道:“你们要干什么?”说着眉头一皱道:“头好痛……”他想举手揉揉自己的脑袋,却发现自己被牢牢绑在床上,不由勃然大怒道:“混账!哪个活腻歪了,竟敢绑起本官!”

“老爷,您真不记得昨天的事儿了?”马福小心翼翼问道。

“昨天……”马忠皱眉想了好一会儿,闷声道:“我就记得和钦差大人喝完酒,上了轿子之后,就什么也记不得了……”

“断片儿了……”那郎中一拍大冇腿道:“我说吧,都司大人只是喝醉了而已!”

“什么烂七八糟,快放开本官!”马忠一听,再结合现状一想,似乎模模糊糊回忆起一点什么,不由面色大变,发作起来道:“都给我滚出去!”

那些和尚道士神婆乩童之类,纷纷露出无趣的神情,摇头退了出去,那郎中还不忘好心提醒马忠道:“大人以后还是戒酒吧,如果还有以后的话……”

“你给我站住!”马忠朝那郎中咆哮道:“给我说明白,什么叫还有以后的话?”

那郎中却不理他,一溜烟跑掉了。马福等人竟也不阻拦,似乎马忠的话已经失去了往日的威力……

待外人走光了,马福给马忠解开绳索,马忠活动着手脚起身,阴着脸问道:“我昨天到底干什么了?”

“老爷真想不起来了?”马福小声问道。

“想不起来了,只记得做了一个长长的噩梦……”马忠揉着脑袋,闷声说道。

“什么噩梦?”大夫人出声问道。

看看左右没了外人,马忠有些汗颜道:“我竟然梦到自己……光着身子在街上跑,全城的人都在看,最后还撞到一辆粪冇车上。”说着失声笑道:“这梦实在太荒诞,马福你该留个和尚给我解解梦,看是凶兆还是吉兆。”

“自然是凶兆,大大的凶兆……”马福哭丧着脸说道。

“你怎会如此笃定?!本官听说梦是反的,本官在梦里丢人丢到家,说不定是要光宗耀祖了呢……”马忠对马福如此武断十分不满。

“还光宗耀祖呢……”三夫人心直口快,小声嘟囔道:“祖宗的脸都让老爷丢光了……”

“什么意思?!”马忠的脸拉下来,双眼瞪得溜圆。

“因为……”马忠声如蚊鸣道:“老爷的梦是真的,您昨天真的在全城百姓面前裸奔来着,而且还撞上了一辆粪车……”

“放屁!”马忠怪笑起来:“你不如说本官在金銮殿上撒尿多好!本官疯了还是怎着?怎么会……”他的声音越来越小,因为看到所有人都如丧考妣,再想到之前自己被绑在床上,还有那么多和尚道士围着,似乎不可能是跟自己开玩笑……

“什么这么臭?!”马忠一愣下来,就闻到一阵恶臭,让他隐隐作呕。

“老爷,是您身上的味儿……”马福怯生生道:“您喝醉了酒,撞在粪车上,沾了一身黄汤子,我们已经给您好一个洗了,但估计没有几天去不掉……”

“老爷,劝了你多少次了,少喝点儿马尿!”大夫人恨声道:“您还不知道自己,一醉了就耍酒疯,这回好了,耍到大街上去了,可丢死活人了!”

“闭嘴!”马忠老脸胀的通红,拍着床沿咆哮起来。他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这样的事实,可事实就摆在那里,让他无法逃避,只能把身边的人都撵出去,借此躲避那些怪异的眼神。(未完待续)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