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四六章 又来了……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01-02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刘本简直要疯掉了,直欲拍而去,没等王贤发话,马忠却用沾满蛋黄的手拉住他,瓮声瓮气道:“刘大人,这样就没意思了。”他很乐意看到这酸文人吃掉几十颗白蛋的情形。

刘本知道自己走不了了,只好黑下脸,咬牙切齿敲开蛋壳,将白煮蛋送到嘴里,刚吃了三颗,就已经噎得直翻白眼,赶忙使劲捶着胸口,艰难万分才咽下去。再看看兜里、桌上还有将近四十颗蛋没吃,他简直都要晕倒了……

“算了,”王贤好似慈悲心发,突然发话,刘本像看到菩萨一样,刚要开口感谢,却听王贤悠悠道:“我帮臬台大人剥壳,你只管用心吃就好……”

刘本白眼一翻,险些晕厥过去。

王贤便果真一颗颗剥开蛋壳,将白生生的鸡蛋送到刘本手中,原本刘本自剥自吃,还能磨蹭磨蹭,这会儿却只能一颗接一颗往嘴里塞,吃了十几颗,终于忍不住把头偏向一边,大口大口呕吐起来!

这会儿,储延和马忠已经基本快吃完了,每人还剩了四五颗的样子,见刘本一吐,两人也被引得作呕连连,马忠好容易才忍住,储延却吐开了!还不小心吐到马忠身上,这下马忠也被恶心的呕吐起来!

珍珠泉旁,满是酸臭的呕吐味道,王贤却像没闻到一样,依然笑眯眯道:“吃慢点儿,别着急。”

“大人,要不就这样算了吧……”储延吐完了,但一看那四五颗鸡蛋就猛烈的反胃,实在没有勇气再吃下去了。

“把储大人的碟子撤了。”王贤的回答让储延心都凉了,眼睁睁看着周勇将自己面前的酱油碟拿走。不消说,这就是抗命的惩罚……

马忠心说还好,老子嘴笨,没当出头鸟,虽然也恶心的要死,但还是用袖口擦擦嘴,又拿起鸡蛋,蘸着酱汁,继续努力吃起来。看到储延和刘本都没有酱油,他的心情又好了很多,一鼓作气就把剩下的五颗鸡蛋全都塞到肚子里,然后跑到一边大吐特吐去了!

“好!”王贤拊掌笑道:“还是都台大人最爽气!算你过关了,就不让你把吐掉的再吃下去了!”

马忠脸上的表情精彩极了,短暂的错愕后,他幸灾乐祸的看向刘本和储延,心里竟有些期待待会儿的画面……

储延也吓坏了,登时不顾一切把剩下的鸡蛋往嘴里塞,因为动作过猛,竟将最后一个鸡蛋囫囵卡在了嗓子里,憋的他面红耳赤,险些成为历史上第一个被鸡蛋噎死的官员。

好在王贤及时出手,在储延胸口拍了一掌,将那颗鸡蛋打了出来!储延已经彻底蒙圈了,双手接住飞出的鸡蛋,想也不想就重新塞回嘴里,拼命咬碎了吃下去,然后使劲捂住嘴,不敢吐出来。

无论如何,两位大人都算是过关了,虽然一个个头晕脑胀,腹部胀的像孕妇,脸上胡子上袍子上全是蛋清蛋黄,但终究是完成了……两人直勾勾的看着刘本,这时刘本还有二十颗蛋没吃,看着刘本********的神情,两位大人顿时觉着好过了许多。

“加把劲儿,你一定能行的!”马忠为刘本鼓劲儿。

“不要让我们笑话你……”储延已经被鸡蛋撑得,彻底分不清敌我了。

刘本实在不堪忍受,决定拂袖而去。但当他撑着桌子要站起来,却被身后的周勇一把按下,冷声说道:“没吃完之前,哪也不许去!”

“我想先清空一下,拉个屎……”刘本老泪纵横道。

“不行!”周勇根本不通融。

“那我是一个也吃不下了……”刘本干脆两眼一闭,爱咋咋地。

“那周勇,辛苦你一下,帮刘大人吃吧。”王贤面无表情的缓缓说道。

刘本听了,暗叹一声,自己早这样多好,干嘛非要顺着这个白痴?!

‘还可以这样?!’刘本和马忠居然十分不爽,自己千辛万苦才吃完自己的蛋,原来耍赖的还可以让别人帮吃!

下一刻,他们就明白,完全不是这么回事!只’周勇一手捏起一颗鸡蛋,另一手竟捏住了刘本的下颚。刘本登时大惊失色,满嘴喷着蛋清蛋黄道:“你要干素么……哦……”话没说完,嘴里就被塞进去一整颗蛋!

刘本马忠惊愕的目光中,周勇一手按着刘本的上颚,一手按着他的下颚,开合几次,然后一提刘本的脖子,那鸡蛋便被送入了刘本的食道!

这下储延和马忠终于不幸灾乐祸了,赶忙去劝王贤道:“大人使不得啊!会出人命的!”

“不会的。跟二位介绍一下,我这个侍卫长,家里面是给皇上养鸭子的,从小填的一手好鸭子!”王贤脸上满是冷酷的笑,看着刘本拼命挣扎,却怎么也挣脱不了周勇那双虎臂,他冷冷说道:“臬台大人最好还是不要挣扎,太不听话的鸭子会被杀掉的!”

刘本这时候整个人都在癫狂状态,什么也听不清楚,储延和马忠两个却每个字都听的分明!听了王贤的前半句,两人还暗骂他变态,把人当鸭子!但听到后半句,两人却全都愣在那里——聋子也能听得出,王贤是话里有话了!

‘原来这厮是在报复刘本!’心念电转,储延终于明白王贤为何今日发飙了!肯定是因为前次的事情,他怪罪到了刘本头上!但又找不到什么证据,只能用这种法子来发泄!

马忠虽然没储延这么精明,但也看出来,王贤今日又来了一出鸿门宴,而且是要杀人的那种!

便也缄口不语,定定看着刘本被周勇像填鸭一样虐待!那是一个一个往他喉管里填啊!填到最后几个,刘本已经不再挣扎,而且下身有臭气传来,似乎已经失禁了。但周勇依然毫不留情,继续恶狠狠往他嘴里塞蛋!直到将所有鸡蛋全部塞完,才把已经失去意识的刘本往椅子上一丢,叉手退到了后面!

“怎么这么臭?多大的人了还拉裤子!”王贤一直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的一切,直到此时才开口道:“给刘大人冲洗一下!”

“是!”周勇便操起身后用来镇酒的水缸,将整缸的冰水兜头浇到刘本身上!

冰水溅到储延、马忠身上一些,两人忍不住打了个寒噤,却全都噤若寒蝉,大气都不敢喘!

刘本被冰水泼醒,茫然的看着王贤,只见王贤满脸肃杀,沉声问道:“那日在七星台上,你曾向谁人报信?!”

‘来了!’储延马忠两个的心提到了嗓子眼。

“……”刘本本来昏昏沉沉,听了王贤的话,脑子终于稍微清醒了一些。他是多年的按察使,对这种场面实在太熟悉了。只是往常审讯犯人的那个人,变成了被审讯的疑犯!但刘本很清楚王贤这个钦差,是无权处置四品以上官员的。

“我是正三品按察使,你……无权审讯我。”刘本死死盯着王贤,语气中的憎恨毫不掩饰:“我要上本弹劾你凌虐朝廷大员,擅权刑讯逼供!”

“你要是四品以下,老子早就请王命旗牌斩了你!”王贤杀气腾腾道:“把人给我带出来!”

周敢便押着一个遍体鳞伤的男子出来,储延和马忠一看,都认识,是刘本按察司衙门的千户!

“我杀不了你,但可以杀他!”王贤冷冷说道:“你觉着他会不会替你送死?!”

刘本一看到那千户,浑身一个激灵,一时不知该如何作答,只是低头不语。

那千户早就在锦衣卫的折磨下招供画押了,此刻不待吩咐,便高声说道:“钦差大人饶命,都是这刘本指使,他让我去给白莲教送信,还让人给汉王也送了信!”

“你一派胡言!”刘本自然要矢口否认:“本官何时吩咐你去送信?”

“就在七星台上,你突然把我找来,说钦差大人很可能是翻过泰沂山,去捉拿佛母了!”那千户见刘本撇清,更没什么心理负担了,如竹筒倒豆子似的说道:“你让我立即骑快马赶去莱芜报信!我出来时,遇到副千户,他说自己要赶往乐安州!”

“你是不是受了他们刑讯逼供,为了活命才诬陷本官?!”刘本赶忙用眼神暗示那千户,“放心!若是这样,只管说出来!本官会为你做主的!”

“刘本!”王贤重重拍案,爆喝一声道:“你身为朝廷命官,居然勾结白莲教,破坏本官捉拿佛母的行动!还害死了我一百多弟兄!”说着起身上前,重重一脚把刘本踹到地上,仍不解恨,又上前接连拳打脚踢,打得刘本呕吐不止!

“你以为钦差治不了你?!你却忘了老子还是锦衣卫!”王贤一边打一边骂骂咧咧道:“老子******都没人管!”

马忠和储延赶忙上前拉住,苦苦劝道:“钦差大人不能再打了,再打就要出人命了!”

“他害死我那么多弟兄!老子就是打死他,皇上也不会怪罪我的!”王贤怒火中烧,一把推开两人,咬牙切齿道:“请二位和我联署,弹劾这吃里扒外的妖人!为山东除一大害!”

“这个……”两人自然不愿趟这浑水,刚有些犹豫,就见王贤杀气腾腾道:“莫非你们和他也是同党不成?!”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