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四五章 斗蛋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01-02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听了王贤的话,三人便开始盘算起来,首先不能让钦差大人吃蛋,这是一定的。那么三人里就只有一个能幸免于难……储延饱含深意的看看刘本又看看马忠,意思是,你们是不是也照顾照顾我这个老长官?

刘本看看那一大兜鸡蛋,犹豫一下断然拒绝,心说咱们三司并立,我凭什么要替你吃蛋?

马忠见状,也板起脸来,你们两个平时老耍我,这次非得让你们把蛋都吃下去!

三人达不成妥协,桌上原本漫不经心的气氛登时就变了,三位大人一个个面色凝重,伸手到兜子里一个个摸着自己的蛋,精挑细选起来,唯恐挑到的蛋不中用,自己的蛋会碎在别人的蛋下!

差不多盏茶功夫之后,三位大人才犹犹豫豫的亮出自己的蛋,真是春兰秋菊、各具特色!储延的蛋两头尖尖,看来是要以点破面;刘本的蛋又小又白,看来认为浓缩的才是精华;马忠的蛋又大又红又亮,看来……真的好大……

王贤早就等的不耐烦,立即一声令下,储延便和马忠各持己蛋,小心翼翼的凑近,又倏地收了回来。俩人都怕自己蛋碎,结果俩人的蛋根本就没碰上……就这样虚虚实实比划了好几回合,马忠终于耐不住性子,猛地将自己的蛋撞向储延,储延登时尖叫起来:“啊!我的蛋!我的蛋要碎了!”

“藩台大人别叫了,”刘本无奈的提醒储延,让他看看自己手里的鸡蛋。“您低头瞅瞅,到底是谁的蛋碎了?”

“哦……”储延这才迟疑的低下头,只见自己的那颗蛋依然完好无损,再去看马忠那张哭丧的马脸,蛋碎的竟然是他那颗又大又红又亮的大蛋!

“我就说吧!”储延登时来了精神,唾沫横飞道:“都台大人是银样镴枪头,你的蛋根本不顶事!”

“好!”王贤看的十分高兴,笑着拊掌道:“这一局藩台大人胜!下一局,藩台对臬台!”

储延和刘本登时认真起来,储延轻轻抚摸着自己的蛋,刘本往自个儿蛋上吹气,还给自个儿的蛋打气道:“好蛋蛋,一定要给兄弟争气!”

“蛋弟,击碎他的蛋!你就是本官头号功臣,我封你三品蛋台!”储延更是直接打击对方的士气开了。

刘本这个按察使就是正三品,储延竟要封他的蛋为三品蛋台,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,刘本气的咬牙道:“好蛋蛋,这把赢了,我点你做举人蛋!”

“你!”储延气的脸都紫了,他虽然已经是大明品级最高的地方官,但依然在刘本面前有些抬不起头,就是因为刘本是正经两榜进士出身,而他自己则是拔贡举出身。当年洪武朝接连掀起大案,天下官员尽受株连,以致朝廷严重缺官,才有他们这些连进士都没考上的贡生,青云直上的机会。

虽然藩台大人的官位上去了,但在进士冇官面前终究底气不足,而且每每文官聚会,那些进士官也喜欢以此揶揄他这样的旁途出身,这会儿刘本要封自己的蛋做举人,岂不是说他这个布政使大人还不如一个蛋?这让储延怎么能忍!

“受死吧!”储延一改之前的畏首畏尾,主动出蛋!

“放蛋过来!”刘本冷笑一声,也有力的送出自己的蛋!

两位大人都卯足了劲,憋红了脸,大喝着将蛋蛋撞在一起!

有道是,二蛋相撞必有一伤!只听咔嚓一声,蛋碎的声音响起!

两位大人睁开眼一看各自的蛋,登时傻了眼!虽说二蛋相撞必有一伤,可也会出现两蛋俱伤,比如眼下……

因为用力过猛,二位大人的蛋都碎了……

“哈哈哈哈哈!”看到这个结果,马忠笑的山摇地动,眼泪都淌下来了。

“哎呦,不好意思承让承让。”王贤笑呵呵的抚摸着自己的那颗蛋,“区区不战而胜,承让承让。”又安慰两位满脸沮丧的大人道:“二位不必如此,还有一次机会,这次咱们再比小头。”

这下,三人又万分紧张起来!这可是最后一次机会,要是这次再把握不住,那就真要吞蛋而亡了!

储延看看两人,又看看王贤,咬牙说道:“这次,是不是换个顺序,从大人开始?!”既然王贤已经赢了大头,那在小头之争上,也没必要再让他了!

另外两人却不吭声,横竖什么顺序,对他们也没影响。两人只一心一意将自己的蛋逐个摸过,挑选出最佳选手来碰蛋。

“好!别说我胜之不武。”王贤痛快答应下来,亮出自己的蛋。

刘本赶紧接招,说一声:“大人,蛋下留情!”便控制好力道,不疾不徐向王贤的蛋撞去!

王贤本来也不紧不慢,两颗蛋快要碰上时,却突然加快速度,猛地往刘本的蛋上一撞!咔嚓一声,刘本蛋碎!王贤的蛋却完好无损!

“承让!”王贤笑呵呵瞥一眼脸色苍白的刘本,又将蛋对准了马忠,马忠还没反应过来,手里的蛋壳就被王贤一下撞了个粉碎!

“啊!”马忠惊呼一声,两眼瞪得蛋大,失声道:“这就完了?”

“下一个!”王贤杀的兴起,直接又转向储延,储延已经完全被王贤的气势压倒,持蛋的手忍不住颤抖。

“来吧!”王贤竟卯足了力气,出手如电,猛地将自己的蛋撞向储延的蛋!只见喀拉声中,储延手里的蛋竟被撞了个粉碎!不止是蛋壳,连蛋清蛋黄都被撞碎了!

储延呆呆看着手里的碎蛋,再看王贤手里的蛋,依然完好无损,光泽如初!

“大人这是铁蛋吧?”三人终于忍不住问起来。不问不行了!再不吭声,就得把一兜子鸡蛋都吃下去了!

王贤冷笑着将手里的蛋往桌上一拍,喀嚓蛋碎,并非石头亦非铁,而是货真价实蛋一枚!

“大人……”三位大人这下无话可说,哭丧着脸道:“果然蛋硬啊!”说完储延小声求饶道:“能不能吃两颗意思意思得了?”

“是啊大人,吃这么多鸡蛋会要人命的……”刘本马忠两个也求饶道:“大人蛋下留情……”

“愿赌服输。”王贤却根本不通融,笑盈盈道:“而且让你们吃蛋又不是****,有什么好要命的?!”

三人交换下眼神,心说,不来这么折腾人的。便心照不宣一起开始磨叽,想把惩罚赖掉……谁知王贤一开始脸上还有笑容,但让他们磨叽一会儿,那张脸就拉下来了,阴声道:“三位大人,把本座说话当放屁吗?!”

见王贤又是蛋、又是屎、又是屁,句句不离下三路,三位大人也真是无语了。眼下见他拉下脸,知道要么翻脸要么就得吃蛋,权衡再三,储延苦涩道:“那老朽尽力而为吧……”说完便从颈上网兜里颤抖着摸出一颗鸡蛋,缓缓磕碎了蛋皮,用三根指头捏着白生生的鸡蛋,储延看看王贤,小心翼翼讨个人情道:“能蘸点儿酱油吗?”

“可以。”王贤笑着点点头:“本座向来对带头听话的十分优待,你还可以少吃十颗……”

“多谢大人优待!”储延感动的险些飙泪,吃着那蘸了酱油的鸡蛋,竟觉着味道还不错。

马忠见状,赶紧也从颈上的网兜里摸出一颗鸡蛋,三两下敲碎了,对王贤赔笑冇道:“大人,俺也能一样不?”

“说晚了。”王贤淡淡道:“两样优待你只能挑一样。”

“这……”马忠使劲一琢磨,自己是武将,本来饭量就大,多吃十颗鸡蛋也无妨,可要是不蘸酱油干吃,非噎死不可,便选了前者。周勇便给他一碟酱油,马忠就蘸着酱油开吃起来。

两位同僚都吃了,这下只剩刘本一个还在那里矜持。他本来就很不爽王贤,又自持身冇份,极不愿被人如此戏耍。但别人都吃了,剩下他一个,处境登时十分艰难。这时候要是还坚持不吃,不说王贤,还把两位同僚也给得罪了。可要是吃……实在是,士可杀,不可辱啊!

刘本犹豫不决的功夫,马忠已经吃了三颗蛋,储延也吃了两颗,王贤神情已经明显不快了,只冷冷看着刘本。刘本被王贤看的心里发毛,赶紧把视线移向两位同僚,两人却根本看都不看他,只闷头吃自己的蛋。

“哎……”刘本知道今日不丢这个人,是不可能出这个门儿的,只好把心一横,闷声说道:“把酱油拿来!”

说完,周勇却纹丝不动,只冷冷告诉他:“说晚了,没有酱油,也不能少吃,”顿一顿,周勇又说出让他魂飞胆丧的一句话:“而且你得把储大人少吃的十颗吃掉!”

“什么?!”刘本忍不住拍案而起:“凭什么?!”

“本座向来如此奖惩,才能让麾下将士奋勇争先,你有什么意见?”王贤冷冷瞥一眼刘本,淡淡道。

“臬台大人快吃吧!”储延乐滋滋的从自己网兜里捧出十颗蛋,放到刘本面前,他万万没想到,自己能吃蛋吃的如此愉快。果然这人惨不惨好不好,全要靠比较啊!(未完待续)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