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四四章 尝新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01-02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“父王息怒,”负责和白莲教联系的,正是如今的汉王世子朱瞻坦,他赶忙硬着头皮劝慰道:“这次事出突然,谁也没法准备周全。”

“那就不要轻举妄动!”说话的却不是朱高煦,而是冷冷立在一旁的韦无缺。他阴阳怪气道:“王贤要是那么容易能杀死,他也到不了今天!”

“这次不成还有下次,他一天不离开山东,我们就依然有机会!”朱瞻坦不满的回答道。

“说得轻松,”韦无缺不屑道:“因白莲教这次轻举妄动,往后再想把王贤调出来,就千难万难了!”

“他总不可能一直窝在济南城吧!”朱瞻坦对韦无缺极不感冒,硬邦邦和他对上了。“要是那样还好了呢!就等着朝廷处置他吧!”

“笑话……”韦无缺对朱瞻坦的话嗤之以鼻道:“你太小瞧王贤的本事了!”

“我看是你被他吓破胆才对!”朱瞻坦反唇相讥起来。

“世子殿下,敢小瞧他的人都死了,”韦无缺毒蛇一般盯着朱瞻坦道:“你要是敢小瞧他无所谓,不要连累了王爷!”

“哼!你这个明教妖人,胆敢挑拨我们父子关系?!”朱瞻坦勃然大怒,就要拔剑相向。

“够了!”朱高煦终于看够了猴戏,拍案勃然作色道:“就是窝里横有本事,有种你们去济南,把那厮的狗头给孤取来!”

“这……”朱瞻坦自幼在汉王的威吓下长大,基本上汉王一瞪眼,他就没了咒念。

“王爷息怒,以那厮的脾气,吃了这样的大亏,肯定不会善罢甘休。”韦无缺却不怕汉王,自顾自道:“我估计,他很快会有大动作,我们要做好应对。”

“他会干什么?”朱高煦缓缓点头问道。

“很可能,是清洗山东的官场。”韦无缺淡淡道:“之前,王贤就是对山东的文武极不信任,才会试图绕过他们,想凭自己的力量捉拿佛母。但这招行不通,我想他已经很清楚,自己在山东势单力孤,没有帮手什么也做不成。所以我想,他应该会给山东的官场换换血了。”

“有道理。”朱高煦颔首道:“不过这样一来,他想快刀斩乱麻的计划就算破产了,这厮得在山东常驻了。”

“白莲教的问题,没有三五年是解决不了的,”韦无缺点头道:“我们和这位钦差大人,慢慢来吧。”

“我看山东这个烂泥潭,非要把他陷进去不可。”汉王殿下心情大为好转,又恢复了往日的豪迈道:“来吧,看看他能唱出什么戏来?!”

济南府,钦差行辕,在泰山姑子温暖的怀抱中,休养生息了数日,钦差大人似乎恢复了生机,在立夏这天,让周勇将三司长官再次请到珍珠泉旁,还特意嘱咐,要他们穿便服。

三司长官自然如约具服而至,看到王贤还是那身儿紫色的长袍,还是用绸带简单束着长发冇,三人不禁一阵恍惚,感觉好像回到两个月前,王贤第一次请他们来这珍珠泉的情形,那一次的体验可绝对称不上愉快……

见三位大人神情有异,王贤知道他们想起了往事,微微一笑,给三人吃起了定心丸道:“三位放心,今日立夏,下面送来了些新鲜的吃食,特意请三位过来一同尝新,也算借花献佛,对诸位两月来的照顾聊表感jī之情。”

“钦差大人太见外了!咱们自家兄弟,谢来谢去有什意思?”三位大人连忙亲切的回应,心里头却打定主意,这厮不论说什么,都不能信他的!

“好,不客气!那就快请入席吧!”王贤一合折扇,请三位大人就坐,然后周勇便带着锦衣卫,上了若干道荤素吃食。王贤笑道:“在我们老家,也有尝新,可没这么丰盛,只有樱桃、青梅、麦子三样而已。”

“呵呵,钦差大人是贵人,自然要品尝最丰盛的‘九荤十三素’。”储延指着桌上的菜品,笑着为王贤介绍道:“九荤为鲫、咸蛋、螺蛳、烧鸡、腌鲜、卤虾、樱桃肉。十三素乃是樱桃、梅子、麦蚕、笋、蚕豆、矛针、豌豆、黄瓜、莴笋、草头、萝卜、玫瑰、松花。”说着呵呵笑道:“这其实也不是山东的风俗,而是来自下官家乡常熟,也不是为了好吃,就是图个新鲜。”

“藩台大人有心了!”王贤赞许的笑道:“看着这些新鲜玩意儿,整个人就神清气爽起来了!”

“藩台大人进献九荤十三素,下官不敢让他专美,”刘本也笑着指指桌上的酒坛道:“这是今年的新酒,献给大人,也不是多香醇,但是胜在新鲜。”

“原来这些东西都是你们送的!”马忠嚷嚷起来,一脸‘不满’道:“也不早说一声,咱都不知道,立夏还有这个讲究!”

“老马恐怕连今天是立夏都不知道吧!”王贤闻言大笑道。

“嘿嘿……还真不知道……”马忠挠头笑道。

“那就罚你把盏,陪我们一醉方休吧!”王贤笑呵呵说道。

“好!俺老马认罚!”马忠痛快答应下来,便用酒壶装了新酒,给三位大人满上,又给自己也斟上一碗,四人便就着桌上的冷食,喝着爽口的新酒,都觉十分酣畅。

酒过三巡,王贤说:“这么干吃酒忒也无聊,不如咱们寻点乐子下酒吧?”

‘来了!来了!’三人虽然喝了不少酒,却没放松戒心,闻言登时警惕起来,都道王贤又要出幺蛾子了。储延呵呵笑道:“大人是要行酒令还是划拳?”他考虑到王贤粗鄙的性子,特意提了划拳。

“行酒令对老马太不公平,”王贤大言炎炎道:“划拳估计不合二位读书人的性格。”

“大人想得周到,”三人暗暗腹诽王贤不要脸,明明是自个儿行不来酒令,非要拿人家老马遮掩。“那以大人高见,咱们来儿什么呢?”

“来点儿应景的,”王贤笑着拍拍手,周勇和一名锦衣卫,便每人拿着两个五彩的丝网袋过来,王贤笑呵呵的拿过一个,挂在脖子上,兴致勃勃道:“咱们斗蛋吧?”

“啊?!”三人差点儿没钻到桌子底下去,看着王贤脖子上挂着一网兜熟鸡蛋,活脱脱一个低能儿,三位大人登时在风中凌乱了,心中狂叫道:‘那还不如划拳呢!!’

但看到王贤兴高采烈的样子,三人只能忍着内心的抽搐,一人拿过一兜鸡蛋,闭眼挂在脖子上,经过一番思想斗争才缓缓睁开眼,看到别人颈悬一网兜鸡蛋的白冇痴模样,不禁都捧腹大笑!

“这就对了!”王贤开怀大笑道:“寻欢作乐嘛,自然是怎么开心怎么来!”说着便从网兜里掏出一枚鸡蛋,为三人讲解起来:“这蛋分两端,尖者为头,圆者为尾。斗蛋时蛋头斗蛋头,蛋尾击蛋尾。咱们一个一个斗过去,破者认输,最后分出高低。蛋头胜者为第一,蛋称大王;蛋尾胜者为第二,蛋称小王。”说完竟得意的笑道:“怎样,是不是又简单又有趣?!”

“呵呵……”三位大人这个无语啊,一边点头一点心里狂叫,上辈子造的什么孽,遇到这么个变态?!

“那就开始吧……”王贤笑呵呵道:“储大人您年最长,就由您的蛋先来吧。”说着绕着桌子一比划道:冇“这样转下来。”便把自己的蛋排到了最后一个。

“哎,好……”储延已经认命了,从网兜里摸出一枚蛋,看看坐在自己右手边的马忠道:“老马,亮出你的蛋吧!”

“我怎么听着这么别扭啊……”马忠苦着脸,从脖子上的网兜里,拿出一枚鸡蛋道:“来,咱们碰碰蛋!”

就在两人的鸡蛋准备碰上时,王贤突然又发话了:“慢着!”

“哎……”两人无奈的看着王贤:“大人又有何吩咐?”

“光这么干斗有什么意思,咱们得有点儿奖惩。”王贤幽幽说道。

“不是输了喝酒吗?”

“诸位大人都是海量,喝酒不是惩罚是享受。”王贤摇头笑道:“咱们换个别的法子。”

“大人的意思是?”三人都有点儿抓狂了,只盼赶紧结束这无聊的儿戏,不要再丢人下去了。

王贤眼珠子一转,看看三人脖子上挂的鸡蛋兜子,眼前一亮道:“输了的吃蛋,如何?”

“好,就依大人!”三人闻言松口气,心说这个倒不难。

“不是吃一个蛋,是把自己的一兜子蛋都吃下去。”王贤却幽幽补充一句道。

“什么?!”三人登时坐不住了,看着那兜子里,起码二十枚鸡蛋是有的,心说这要是都吃下去还不得噎死!不禁苦着脸道:“大人,能换个法子吗?”

“不行!”王贤却断然道:“你们把我说话当放屁吗?!”

“不敢!”王贤都这么说了,三人哪敢废话,只得心惊胆战道:“就依大人的……”

“诸位放心,不是所有人都得把自己的蛋吃掉。”王贤笑呵呵道:“只要能荣获蛋王,不论是大王还是小王,都可以免于吃蛋。”

“那感情好!”(未完待续)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