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四二章 泰安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5-12-29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将袍泽的遗体掩埋在山阴中,王贤他们便摸黑上路了。今夜铅云密布,星月无光,又很快下起了雨,即使最老道的向导,也辨不清东南西北。
张栋正暗暗忧愁,却现别人却淡定的跟在时万后头,那个老偷儿老神在在,似乎一点也不担心会迷路。
张栋忍了又忍,还是没忍住,一拨马头凑到时万身边,嗫喏道:“你咋知道方向的?”
时万白了他一眼,冷笑道:“上不得台面的毛贼伎俩。”
“俺错了,”张栋这种性格,也确实让人没办法,他十分诚恳道:“俺不该这么说你。其实想一想,技不压身,只要俺不偷东西,就算学了贼的本事也不是贼。”
“滚一边儿去!”时万一抖蓑衣,甩了张栋一脸水。
张栋无奈的抹一把脸,怏怏退到一边。
时万等了一会儿,还不见张栋凑过来,偷偷瞥那小子一眼,见他垂头丧气跟在自己身边,浑没有再凑过来的意思。不由一阵气闷,大声道:“那你就是想跟我学了?!”
“嗯。”张栋使劲点头。
“这还差不多,你看看吧。”时万将一个鸡蛋大小的物体丢给张栋,张栋赶忙双手接过,定睛一看,是一个小小的指北针,而且表盘还会光,即使在这样的暗夜中,也能看到上头的指针。
“这是啥?”张栋却不认识这玩意儿。
“司南,又叫指北针,这指针所指的方向就是北,所以咱们现在是往西走。”时万很满意张栋无知的样子,得意道:“盗墓用的。”
“怎么会光呢?”张栋追问道。
“这底座是半颗价值连城的夜明珠。时万愈得意道:“怎么样,这行有前途吧?”
张栋将那玩意儿递还给时万,很认真道:“俺是不会做贼的。”
“就你这熊样,还做贼,有那本事吗?”时万对他的态度很不满意道:“充其量也就是个打家劫舍的程度。”
“俺更不会打家劫舍的。”张栋赶忙说道。
“你……”时万简直要被这死脑筋的小子气死。

雨越下越大,王贤他们在雨中艰难的跋涉,丝毫不敢停留。等到天亮时分,所有人都饥寒交迫,在晨风中瑟瑟抖,那些伤号就更难捱了,不少人甚至昏了过去……若非他们被绑在马背上,直接就会摔下马背……
“离泰安还有多远?”王贤十分忧虑,他的部下必须立即休整,经不起任何挑战了。
“还有二十里。”张栋赶忙回答道。
话音未落,头前探路的斥候便慌忙驶来,声音颤抖道:“大人,不好了!有敌情!”
“什么?!”王贤震惊的甩掉了身上的雨披,将士们也个个面色凝重。
“大概两千余骑,就在一里之外,正向我等急驶来!”斥候沉声禀报道。
“啊!”时万惊出一身冷汗,忙嚷嚷起来道:“这下可麻烦了!大人,我们赶紧往南走!”
“走不掉了!”周勇急声道:“大人,我们挡住敌兵,您和二位夫人快撤!”灵霄闻言白了周勇一眼,却没有反驳。
“我说过,与诸位,生死与共。王贤摇摇头,拔出手中已经卷刃、犹带鲜血的宝剑,淡淡道:“锦衣卫,只进不退!”这时的形势所有人都清楚,就算人还能撑得住,战马也已经要尥蹶子了,逃跑的话只有死路一条。与其如此,还不如迎上去战个痛快,杀一个回本杀两个有赚呢!
然而王贤却没有立即下令进攻,只是命斥候再探,部下严阵以待。
敌兵就在一里之外,也早就现了王贤他们,正全朝这边扑来。锦衣卫占据了有利位置,全神戒备的看着远处滚滚而来的那条黑线,所有人都把心悬到嗓子眼。
“小子,”时万朝张栋呲牙笑笑道:“头一回出来就中头彩,你这运气啧啧……”
张栋紧绷着脸,却已经不复之前的紧张,淡淡道:“待会儿不用管俺,保护好大个子……”
“去球!老子还用人保护?!”大个子老高闻言吹胡子瞪眼,却因为动作过大,扯动伤口,疼得他险些没错马背上跌下来。
将士们出一阵轻笑,这些看淡生死的勇士,还有什么好畏惧的?
转眼间,那队人马已经到了近前,锦衣卫枪在手、弓上弦,战斗一触即!
然而,那队人马却猛然停住,数名将领策马过来,为的竟然是周敢!
锦衣卫登时迷糊了,却见王贤露出迷人的笑容。
“属下接驾来迟,”周敢看到众同袍个个挂彩的狼狈模样,赶忙翻身下马,跪在泥地里请罪:“请大人责罚!”
“末将济宁卫指挥使朱威拜见伯爷!”跟在周敢身后的一名三十余岁的将领,也赶紧向王贤行礼:“接驾来迟,请伯爷恕罪。”
“诸位快快请起,尔等何罪之有?”王贤笑着扶起两人,对朱威感激道:“幸亏我那成国公哥哥,跟我说过兄弟你,不然这次我恐怕麻烦大了。”
“我家国公爷专门来函叮嘱,伯爷若有吩咐,在所不辞。”朱威是老成国公朱能的家将,到了朱勇这辈上,已经放出来做指挥使了,但从心理上,他依然是成国公府的人,自然要听朱勇的。何况王贤手里还有调兵的令符!

这突如其来的援兵,乃是王贤离开济南前,考虑到万一失败,总要有人接应才行。想到临行前,朱勇曾经跟自己提过这个朱威,至少能保证他既不是汉王也不是白莲教的人。便拿出皇帝御赐的那块黄色玉符,让周敢去济宁卫调兵,带他们前来接应。
皇帝的那块黄色玉符,乃是节制天下兵马的十二块虎符中的一块,可以调动山东境内所有兵马,当然前提是对方得心里还有朝廷才行。王贤虽然不怀疑朱威,却也不能让周敢提前调兵,以免走漏风声。按照约定,周敢是在昨天中午,也就是斩行动开始之后,才出现在济宁卫,调动了朱威的兵马北上,紧赶慢赶才在今天上午和王贤会和……
也正是因为这支突如其来的援军,打乱了白莲教的部署,让那些本打算一举围歼王贤的力量,全都缩了回去。
无论如何,援兵到了,警报解除。在济宁卫官兵的护送下,王贤等人中午时分进了泰安城。进了泰安城就彻底安全了,除非白莲教或者汉王想立即造反,否则没人能在一座县城中杀害有重兵保护的钦差。
泰安并非济宁卫的防区,虽然朱威是凭令符出兵、天经地义,但日后还要和泰安的将领相处,还是不要入城的好。对此王贤十分体谅,再三感谢之后,便让朱威带兵回去了。
泰安县是济南府的属地,泰安县令曾经到德州迎接过王贤,却做梦也没想到,钦差大人会突然从东方而来,而且带着一群浑身浴血的凶徒……不过不管怎样,泰安县令都不敢怠慢,赶忙一面将自己的县衙让出来,供钦差一行人下榻,一面命人急报济南城,请布政使大人拿主意!
王贤又让泰安县令将全城的大夫都集中到县衙,命他们全力救治伤患。至于安顿部下、改善伙食之类的琐事,自然就不用他操心了……此刻,王贤只想好好洗个热水澡,放空一下自己再说。
浴室中白气氤氲,王贤全身浸在微烫的水中,正定定出神。已经梳洗完毕的顾小怜,在浴桶外轻轻舀着水,为他清洗长,那长已经被血污凝固成一束,被热水一烫,血污化开,洗头水都变成了红色,室内更是弥漫着血腥气,点了檀香都压不住。
王贤却毫无所觉,他就那么定定坐在那里,心思却早就飞到了九霄云外……直到背后微微的刺痛,才将他从游魂状态唤回神来,无意识出一声低哼。
“官人且忍着点儿,”顾小怜在为他处理背后一片细小的伤口,柔声说道:“一会儿就不疼了。”
“呵呵……”王贤有些自嘲的笑道:“如果被人知道,锦衣卫的大头头竟然怕疼,会不会被笑掉大牙?”
“怕疼是人之常情,有什么好笑的?”顾小怜声音软软糯糯,正是抚慰心灵最好的良药:“何况奴家是绝对不会告诉别人的。”说着她在耳边轻轻呵了口气,娇声道:“这是我们俩的小秘密。”
“好,一言为定。”王贤点点头,看一眼被泡得白的双手,缓缓从浴桶中站起来,低声道:“不洗了,帮我穿衣服吧。”
顾小怜便用浴巾帮王贤擦拭身体,她的动作极为小心,没有碰到王贤身上的任何伤口。待擦拭干净,她又取来一身宽松的绸布道袍,轻轻为王贤穿好,再一边帮他梳头一边柔声道:“这些天,官人就先穿这种宽松凉快的衣裳,对伤口恢复有好处。”
“我还没那么娇气,”王贤笑道:“不过装装样子还是有必要的……”

梳洗一新、穿戴整齐,王贤出来前厅,便见周敢双膝跪地,满脸痛苦的跪在那里。
“大人,这次全是属下的罪过!”周敢泪流满面,重重给了自己两记耳光:“我罪该万死!”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