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四一章 初战佛母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5-12-29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那白衣人正是佛母,她一开始是不停指挥手下进攻,自己却一直冷眼旁观,在寻找能击杀王贤的机会!眼看着手下已经支撑不住、乱了阵脚,佛母却不惊反喜——因为她终于看到了机会!原先处于守势,阵型被压缩的十分密集的锦衣卫,在转守为攻后,阵型终于渐渐没那么紧密了!

当看到人群中那条若有若无的路线出现时,佛母毫不犹豫的发动了!她的轻功本就天下独步,此刻又满怀仇恨、必杀王贤!身法更是比平时还要快上三分!几次腾挪发力,兔起鹘落间,已经突破了锦衣卫引以为傲的鸳鸯阵,杀到王贤面前!

“休要伤我徒儿!”然而她却遇到了灵霄,灵霄的武功也以轻灵见长,孙碧云亲传的武当身法不输任何轻功!灵霄又天分极高、自幼勤学苦练,能耐完全不在佛母之下!只是一直没有机会完全展示出来而已!

此刻,遇到这平生大敌,灵霄拿出了压箱底的功夫,身形已经快到极点,竟有了淡淡的虚影!眨眼之间,砰砰砰砰,便和佛母交手二三十记!

在旁人看来,二女如凌波仙子在半空中辗转腾挪,拳脚飞舞,煞是好看!但高手一眼就能看出,此中凶险万分,一招稍有不慎便会死于对手的攻击之下!

王贤暗暗捏了把汗,看看身旁的顾小怜,顾小怜点点头,也腾身而起,加入了战团!这位白莲教的前圣女,一直将自己的锋芒隐藏于王贤的光彩之下,此刻施展开来,众锦衣卫才悚然发现,她的武功之高,已经超乎想象!

马背上的张栋也看呆了,原本对王贤带这两个艳绝人寰的大美女出来,很有一些腹诽,认为他简直荒淫到没边儿了!此刻才知道自己大错特错,原来这两个大美女完全不是拖油瓶,而是王贤身边最厉害的高手!

顾小怜一加入战团,原先的均势便被打破了!她和佛母的招数身法如出一辙,武功高低也在伯仲之间,现在以二敌一自然占尽优势,趁着灵霄格开佛母的兵刃,轻飘飘的一掌便击中了佛母的腹部!

佛母如遭雷击,一口鲜血吐在蒙面的纱巾上,身形如断了线的风筝摔落在地上!

“快拿下她!”王贤已经认出佛母的身份,赶忙高声下令!

锦衣卫朝佛母扑了过去,佛母从地上鱼跃而起,雪亮的娥眉刺划出几道夺目的弧线,就将扑到近前的敌人尽数逼退!然而她的身形已经不稳,根本不可能支撑多久了!何况,灵霄已经杀到近前了!

顾小怜没有上前,她要守在王贤身边,防备又有高手偷袭!

佛母全力迎敌,正左支右绌,几名身穿白衣的高手拼死杀入了阵中,替她挡住灵霄等人凌厉的攻势!

“佛母快走!不要管我们!”

他们这样说,也是这样做的。他们是真的豁上了性命,为了给佛母抢出一条生路,可以用身体迎向致命的武器,然后和敌人同归于尽!灵霄武功虽高,却没有狠辣的心性,见到这些毫不在意自己身体的疯子,竟有些束手束脚,迟迟不能攻破这道血肉围墙!

“佛母快走啊!”

手下人凄厉的催促声中,佛母双目含泪,死死看一眼王贤,跺脚转身后退,那些骑在马上的锦衣卫想尽力阻拦,在她面前却如笨重的木桩,眼睁睁看着佛母化作一道流光,辗转腾挪便出了人丛。

见佛母安全出来,唐长老悬着的心这才放下,让手下保护好已经脱力的佛母,便率众亲信撤出了战团!唐长老见机极快,知道再打下去非但不能拿下王贤,反而会将自己人葬送其中,既然没有希望,便当即不再恋战……

唐长老等人走的极快,非但锦衣卫没料到,就连那些骑兵也懵掉了,等他们反映过来,唐长老已经率几十骑,护着佛母逃到百步之外!

这下,骑兵们的士气彻底跌倒谷底,开始拼命突围,锦衣卫也无心追杀,只是将残敌驱赶殆尽,便折回山谷,保护他们的头领……

山谷中,喊杀声已经消失,只有伤者的惨叫和受伤战马的嘶鸣,周勇领着人在救治伤员,看到受伤的战马,便一剑割断它的喉咙,帮它结束痛苦。

没有任务的将士便坐在地上,处理自己的伤口,这样一场恶战下来,没有人身上是完好的。但比起阵亡的一百多兄弟,他们又无疑是幸运的……

张栋无疑是幸运的,尽管浑身浴血,但全须全尾,并没受什么大伤,此刻他焦急的守在大个子身旁,看军医为其小心翼翼拔下尺许长的枪头……方才战事激烈,大个子只斩断了枪杆,硬撑到这会儿,才有机会取出嵌在肩膀上的枪头。

张栋见军医让张栋咬住一根木棒,然后抱住他的肩膀,一手用纱布按住伤口周围,另一手猛一用力便将枪头从大个子背后拔了出来!大个子全身一阵痉挛,咬住木棒的口中,发出瘆人的呜咽声!看的张栋面色发白,比失血过多的大个子还要白……

军医熟练的给大个子上药,然后用羊肠线缝合伤口。这时大个子已经吐掉了木棒,第一句话便是问军医:“我这胳膊还能顶用吗?”

“运气不错,没有伤到骨头……”军医娴熟的穿针引线,仿佛是在缝一件衣服,而不是人的皮肉。

“嘿嘿!”大个子高兴的笑了,白一眼张栋道:“就不跟你小子算账了,赶紧给我找酒去!”

“哦!”张栋赶忙到处找酒,时万丢给他一瓶,对张栋笑道:“小子,有把子力气,就是功夫太差,赶明哥哥给你开小灶,咱俩找个没人儿的地方单独练练?”

张栋全当没听到的,拿着酒壶到大个子面前,想送到他嘴边。大个子却劈手夺过来,笑骂道:“老子还没残废!”说着笑笑道:“别理那老偷儿,他就是嘴上说说,要是真敢乱搞,大人头一个阉了他!”

“妈的老高,你敢泄老子的底!”时万大怒道:“我还打算再吓唬吓唬这小子哩!”

“怎么说,他也救了我一命,不许再欺负他了,”大个子喝口酒,笑骂道:“你耍别人去吧!”

“别人我还不耍哩。”时万无趣的夺过酒壶,郁闷的喝一口。见张栋咧嘴憨笑,他也忍不住笑道:“小子,说正经的,回头跟我好好练练吧。”

“不。”张栋却断然摇头。

“放心,不会搞你的。”时万脸上有些挂不住。

“那也不。”张栋摇头道:“俺不想跟你学做贼……”时万登时气结。

“哈哈哈!”众锦衣卫听了,捧腹大笑起来,笑的东倒西歪……

山坡上,王贤正面无表情的呆坐在那里,顾小怜掏出帕子,为他擦拭脸上的血水,她能看出王贤心情十分糟糕,轻声安慰道:“官人,不要自责了,能在这样恶劣的情况下全歼敌军,已经十分了不起了。”

“这一仗,本来不该发生的。”王贤使劲揉着太阳穴,沉声说道:“到底哪里出了问题?!”他到现在还想不通,怎么一场漂亮的突袭,竟成了这副德行?!

“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,”顾小怜柔声道:“现在你得带大伙安全脱险。”

“嗯。”王贤点点头,见周勇走上来,便起身捏捏顾小怜的手,示意她让到一边。

“大人!”周勇声音有些低沉道:“清点完毕,此役歼敌七百余人,我方弟兄阵亡九十五人,重伤二十四人,余者个个带伤,恐怕没有再战之力了……”

“知道了……”虽然已经预料到了,但听了周勇的禀报,王贤还是心如刀绞,好一会儿才叹口气道:“先将弟兄们的尸首就地掩埋,待来日再来迎接。”顿一顿道:“带上伤员,我们转移!”

“是。”周勇点点头,有些迟疑道:“那些受伤的敌兵……”

“留十个官阶最高的,其余的,”王贤冷酷道:“就送他们回他们的真空家乡吧。”怜悯这种无用的情绪,早就在战火中荡然无存了……

“是!”周勇沉声应下,转身去执行命令了,不一会儿,山坡下便响起了求饶声和哭泣声,但很快就只剩下惨叫声……

灵霄不忍的闭上眼,她可以奋勇杀敌,却受不了这种杀俘的场面。王贤的手轻轻搭在她的肩头,低声道:“眼下我们还要逃命,不可能带走他们。”

“……”灵霄点点头,想说什么,喉头却有些发堵。

“我说吧,你不该跟我来山东的。这样场面肯定还会有,”王贤看看如血的残阳,嘶声说道:“这山东,势必要变成修罗场了……”

“所以我必须来。”灵霄终于说出话来,她抬起头,一双纯净的眸子里,分明只有王贤的身影,她的声音微弱却无比坚定道:“刀山火海我都会陪你走的……”

看着那张犹带血污的俏脸,王贤的心狠狠被撞了一下,他的嘴唇翕动了几下,虽然没有说出什么话来,却重重的点了点头。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