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四零章 勇者胜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5-12-27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两块巨石从山坡滚落,正好将山道两侧堵住,把这队骑兵掐成了三截!

打头的佛母已经和两百余骑出了山谷,殿后的两百余骑还未进谷,唐长老和那中年将领率领着六百多中军则被死死困在谷中,进退不得,彻底成了一锅粥!

看到两侧山坡上出现锦衣卫的骑兵,将士们惊恐的寻找唐长老和自家将军,却只看到同样已经蒙圈的唐长老,哪里还有自家将军的身影。唐长老确实懵了,因为那中年将领倒霉透顶,就在被头一块巨石砸死的数骑之中,只见他半边脑袋已经瘪了,脑浆流了一地,两条腿还在抽搐,但显然已经没救了……

这个年代的大明军队,基本上没有孬种,何况还是精锐的骑兵!见锦衣卫冲下来,这队同样穿着老百姓衣服的骑兵,虽然猝不及防,但并未彻底乱套,而是纷纷拔出马刀,拼命拨动战马,背靠背准备迎敌!

然而俯冲而下的锦衣卫,突然举起了手中的火枪!这是六处在王贤指导下研制出的全新火器,无需点燃引信!而是以扳机燧发!但缺点也有一大堆,造价太高、废品率太高、开足马力生产,至今也仅有二百多支。

王贤这次来山东,自然一股脑全都带了出来。此刻二百多支火枪全数瞄准了敌军!其余的锦衣卫虽然没有火枪,却有做工精良的短弩,也纷纷拿出瞄准!

王贤高喝一声:“放!”便嘭地扣动了扳机!听到大人开枪,护卫们也纷纷扣动扳机,弹丸和短弩雨点般泼向近在咫尺的敌军!

这么近的距离,又是自上而下射击,完全不用担心打空,敌军根本无法躲避,纷纷惨叫着落马!

敌军骑兵惊呆了,他们的真冇实身冇份,就是大明骑兵!自然知道火枪的发射方法,应该是点燃火绳,引发枪管中的弹丸!哪里见过这种不用火绳,就可以直接jī发的新式武器?!

中弹的骑兵惨叫哀嚎成一片,也彻底动摇了原本就慌乱的军心!这时,那些骑兵惊恐的发现,

锦衣卫的火枪又举了起来!

其实王贤他们只是虚张声势,燧发枪虽然先进,但装填弹丸的方式依然没有改进,还是只能打一枪,便要重新往枪管中填入药包,压上铅丸才能再次jī发。但对方不明就里,还以为这种神兵可以连续jī发,吓得慌忙抱头躲闪,本来就拥挤在山谷中乱成一锅粥,这下更是互相碰撞践踏,不少骑兵被撞落下马,惨死在自己人的马蹄之下!即便没有落马的,也被撞得东倒西歪,手里的兵刃都拿不稳,更别说御敌了!

狭路相逢勇者胜!一旦胆怯混乱,等待他们的便是悲惨的结局!王贤他们已经冲到敌军眼前,他将火枪往马鞍上一插,便举剑将一个敌兵砍落下马!

锦衣卫将士们也有样学样,纷纷收起火枪,挥舞着斩马刀冇杀入敌阵!

敌军这才看清楚,原来王贤他们的枪已经不能再发射,但胆已破、势已泄,想要重新抖擞起来,已经没有机会了!

血肉横飞,惨叫连连!最精锐的锦衣卫将士,岂会再给敌人补救的机会,他们疯狂的舞动兵刃,凶恶的砍杀着乱成一团的敌兵!几乎转眼之间,就将数百骑乱成一团的敌兵砍落下马!

锦衣卫像最老练的狼群,一旦看到猎物的弱点,便爆发出最凶猛的攻击,用尖牙利爪撕扯着对方的伤口,绝不给它翻身的机会!一阵疯狂的砍杀后,敌军中路彻底崩塌,除了唐长老在教徒拼死保护下突围出去,其余六百余骑全都交代在这山谷之中!

然而真正的战斗才刚刚开始,敌军的中路虽然崩溃,两头却毫发无伤!这时,他们已经在佛母的带领下,绕到山坡上,看到自己的袍泽就这么稀里糊涂战死一片,一个个目眦欲裂、状若疯虎的跟着佛母俯冲下来,欲向那数百骑锦衣卫报仇雪恨!

花招已经没有,剩下的便是刺刀见红的白刃相搏了!两军轰然撞在一起,嚎叫着举起兵刃,朝对方砍杀过去!

鲜血和残肢在横飞,受伤的战马在哀鸣,山谷已经变成修罗地狱!所有人都浑身浴血,分不清是自己身上的血还是敌人身上的……

“狭路相逢勇者胜!跟我杀光他们!”王贤举起已经卷刃的兵刃,满脸鲜血的嘶声咆哮道!

“杀啊!”将士们嗷嗷叫着,疯狂的向敌军发动反扑!顾小怜和冇灵霄紧紧伴在王贤左右,二女也已经浑身浴血,但她们拼了性命也要保护好王贤!

这种残酷的绞杀混战中,锦衣卫也出现了巨冇大的伤亡,因为他们是大明最精锐的锦衣卫!他们有大明最厉害的头狼带领!虽然是仰攻高处,但在气势上却完全压倒了居高临下的敌军!

张栋却已经有些崩溃了,这个半年前还是猎户的淳朴青年,在短短一天之中,经历了最艰巨的考验、最残酷的厮杀,看到那些横飞的残肢断体,还有开膛破肚的场面,他实在难以为继了。虽然仍机械的挥舞着兵刃,但已经漏洞百出,软绵无力!在这残酷的战场上,根本没有自保的能力!

然而时万和那个大个子锦衣卫,却一直在尽心保护着他,两人和敌人拼命厮杀,已经浑身浴血,却仍不忘挡住刺向他的刀剑!两人却没有再向昨夜那样苛责于他,因为他们都清楚,这小兄弟已经做得够好了,换了自己,恐怕还不如他……

看着大个子为了帮自己挡剑,左肩中了敌人一枪,登时鲜血蓬飞。大个子赶忙死死抓住枪杆,不让敌人拔枪!因为一旦拔枪,枪头的倒钩将会给他带来致命的创伤!敌人也不是吃素的,见状立马抽冇出长剑,朝他的右肩砍来!大个子被长枪固定,根本无从躲避,眼看就要死于剑下!

张栋眼都红了,野兽般的嚎叫一声,也不知哪里生出的力气,竟一下从马背上飞身跃起,将那偷袭大个子的敌军连人带马撞落在地!

两人重重落在地上,便互相掐住了对方的脖子,在危险的马腿丛中翻滚。两人根本无暇顾及随时会踩碎头颅的马腿,头脑中只有一个念头,就是掐碎对方的喉冇咙!

张栋如野兽般嘶吼着,一双虎臂青筋暴起,虬结的肌肉有力的颤抖着!他已经被掐的艰于呼吸了,却从没像现在这样坚信,活下来的一定是自己!因为他清楚记得,昨天夜里时万告诉自己,锦衣卫敌人同时扼住对方的喉冇咙,最后死的一定是敌人!

时万说话时,骄傲的语气让张栋无比震撼!并最终在这你死我活的战场上,化作了支撑他的信念!让张栋可以无视痛苦,战胜疲劳,爆发出难以想象的力量,死死扼住对手的喉冇咙!终于,敌人突然失去了力气,两眼翻白昏死过去!张栋却仍不停手,直到将他的脖子彻底拧断为止!

这时,一条粗壮的马腿猛地朝张栋的后脑踏来,张栋感受到脑后的风声,却再没有一丝力气躲闪,他满足的闭上眼,等待死亡的到来!在那一刻,他觉得自己死得其所,对得起锦衣卫这个称呼……

忽然,一柄斩马刀匹练般砍下,战马惨叫声中,马腿被人一刀砍了下来,落在张栋冇面前,鲜血喷洒了他一头!还没反应过来,张栋已经被人一把捞起,然后搁在马鞍前。

不用抬头,张栋也知道是时万救了自己,因为他的屁股又被重重拍了一下,果然时万那尖利怪异的声音响起:“小子!没事儿吧?”时万见他满头是血,故而有此一问。

“没事儿……”张栋也不清楚有没有事儿,但至少自己还活着。

“别乱动!”时万怪笑一声,挥刀将一名敌军斩成两半:“看哥哥教你杀敌!”

头一次,张栋觉得时万也没那么可恶了……

jī烈而短暂的厮杀后,锦衣卫已经掌握了主动权,渐渐将敌军的攻势打垮!在中间部位的王贤,已经停下了战斗,因为他的部下们将敌人赶得越来越远。

王贤摸一把脸上的血水,刚要看看战场的形势,突然听到连声惊呼:“大人小心!”就见一个白色的身影,闪电般掠过人群,朝自己直冲过来!

锦衣卫猝不及防,已经被那白色身影突破了防线,周勇等人赶忙挡在王贤身前,想将其拦住,然而那人武功高的耸人听闻,身形在空中竟能如鸟儿一般辗转腾挪,轻而易举就避开了锦衣卫的武器!半空中,只见她手中精光一闪,一名锦衣卫竟被一根八寸长的钢针射中,登时就捂着喉冇咙跌落下马……

那白衣人并不恋战,射死一名锦衣卫,便顺势突破了阵势,身形****,朝王贤猛扑过来!

“休要伤我徒儿!”灵霄一抖手中长剑,也从马背上飞身跃起!她一身黄衫,银光在手!如一只凶猛的黄鹰扑向飞来的白鸟!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