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三九章 急转直下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5-12-27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  当那蒙面女子走到吊桥中央时,锦衣卫便点着了引信,预先埋好的整桶炸药轰然爆炸,冲天的火光中,恰好在爆炸范围内的白衣人,像破布娃娃一样被抛到天空,残肢断体横飞!

惊天动地的爆炸声中,吊桥猛然断裂,桥上人惨叫着摔落下去,大多数人直接掉入峡谷,也有那眼疾手快者死死抓住吊索,跟着吊桥一起坠落……但结果不会有什么不同。就算没有摔死,埋伏在峡谷中的百多名锦衣卫,将结果他们的性命!

喊杀声从两侧山谷响起,胡三刀率着他的响马弟兄们发起了冲锋,被炸蒙了的白衣人慌忙拔出兵刃抵抗,但哪能抵挡的住已经冲起来的骑兵?!

胡三刀们手中是长长的斩马刀,每一下挥动,都会带起一条刺目的血箭,或者是一颗满面惊恐的人头!战马在嘶鸣,敌人在惨嚎,胡三刀们在狂笑,这已经不是战斗,而是一边倒的屠杀了!

不一会儿,山道上便躺满了白衣人的尸首,哦,已经不是白衣人了,鲜血早就将他们的衣袍染红……

灵霄和顾小怜已经不忍的闭上眼睛,王贤却死死注视着眼前的场面,明明看到战事无比顺利,他心底的不安却越来越浓重。

“不对劲。”王贤终于忍不住低声说道。

“大人,”时万奇怪问道:“哪里不对劲了?”

“这些白衣人也太弱了点儿,”王贤眉头紧锁道:“根本就像从来没练过武的农民,那佛母什么样的本事?怎么可能用这样的人当护卫。”

“一群乱民而已,还能有多大的本事?大人多虑了吧。”时万却不以为意的笑道。

“但愿吧。”王贤沉声吩咐道:“抓个活口过来,快!”

“是!”时万领命,展开轻身功夫,箭一样飞射下山,硬生生从一名锦衣卫手中夺下一个白衣人。

“你干啥?!”那锦衣卫瞪着牛眼,怒冲冲的看向时万。

“大人要活口,你只管杀。”时万冷笑一声。那锦衣卫才不理他,策马转身去杀其余的白衣人。

时万便拎小鸡一样,将那白衣人拎上了山头。

周勇也感觉到异常了,不待王贤吩咐,便用错骨手去扳那白衣人的关节,疼得白衣人哭爹喊娘。

“快说!”周勇厉声问道:“那佛母在不在队伍中?!”

“什么佛母?!”白衣人早就吓得屁滚尿流,哀声叫道:“他们给俺们钱,让俺们穿着他们的衣裳往泰安走一趟!”

“他们是谁?!”周勇的心咯噔一声,脸色刷得就变了。

“说是白莲教的唐长老!”白衣人一把鼻涕一把泪道:“大爷饶命,俺就是个种地的,没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儿啊!”

“什么?!”周敢一阵气急攻心,此刻他怎能不知,这次的情报出了大纰漏!连人家李代桃僵都没发现!

“你们是什么时候换的衣裳?!”王贤沉声发问道。

“今天上午,”那白衣人倒是老实,竹筒倒豆子道:“俺们是前头磨盘村的,上午有白莲教的队伍经过俺村,在那里歇脚,那唐长老把俺们集合起来说是讲经,谁知把门一关,就跟俺们换了衣服……”

“消息走漏了!”王贤终于明白,自己不祥的预感是从哪来。重重一拳打在石头上,沉声说道:“赶紧转移!”

“报!”话音未落,便有斥候飞驰而至,面色惨白道:“有大队骑兵过来了,转瞬将至!”

“啊!”这会儿所有人都清楚了,他们捕杀的不过是人家钓鱼的诱饵,原本的猎手已经成了对方的猎物!

“快!撤退!”王贤顾不上懊恼,现在他最重要的任务,是将手下安全带出险地。

‘呜……呜……’收兵的号角声在山头响起,短暂错愕之后,锦衣卫们停下杀戮,纷纷拨马撤出战场。周勇也给王贤等人牵来战马,王贤接过缰绳,低声问胡三刀道:“你把弟兄们的马让给我们,他们怎么办??”夜里赶路时,王贤等人皆已弃马,此刻这些马,自然是胡三刀手下的坐骑。

“大人放心,我带他们沿着峡谷撤退,”胡三刀笑道:“一进了山林就安全了。”说着朝王贤呲牙笑笑道:“还得靠大人帮着引开敌兵呢!”

“好,你保重!”王贤眼眶微湿,他当然知道不会像胡三刀说的这样轻松,但经过这么多生死考验,他早就不会跟生死兄弟们惺惺作态了!有那个时间推让,还不如赶紧各自上路呢!

当王贤等人骑马绕过山谷,那队来路不明的骑兵已经杀到山背后了,这些人全都穿着老百姓的衣裳,但无论胯下的战马还是手中的武器,全都是精锐明军的配备。一骑当先的,便是那白纱蒙面的佛母!那唐长老唐天德,还有一名彪悍的中年将领紧随在她的左右。

看着眼前尸横遍野的场面,佛母眉头紧蹙,似有不忍。唐长老和那将领却不以为意,只是惊叹于王贤反应之快。

“姓王的有两把刷子,”那将领啐一口道:“竟然这么快就逃掉了!”

“没有两把刷子,他也不会出现在这里!”唐长老到这会儿,还心有余悸,若非及时得到情报,悬崖勒马,那死在这里的就是自己父女!哪里还有现在的将计就计,引蛇出洞?!

唐长老不禁对王贤的本事暗暗服气,这可是在山东,完完全全置于无数双眼睛监视下,这家伙竟能瞒天过海到只差一步就可以成功的地步!实在令人惊叹!但这里是山东,所以这最后的一步,任王贤有通天之能,也永远也无法跨越!

“不过他们跑不了,”中年将领淡淡道:“我们的人,已经布下天罗地网了,任他插翅难飞!”

唐长老两人正在交谈,便见佛母已经策马冲出,紧追着王贤等人的印记而去!他和那中年将领赶紧率众跟上!

“追上他们!”中年将领向部下高呼道:“擒获王贤者赏金十万两,生死无论!”

“嗷……”骑兵们像被打了鸡血,疯狂的展开追击……

王贤率领部下先沿着大峡谷往南狂奔,然后涉水过了峡谷,进入平原后,朝泰安城方向火速撤去。敌兵始终如跗骨之蛆紧紧追在后头!

“大人,不能这么逃下去了,”周勇看看身后的烟尘,满脸焦急的大声道:“他们可以不计后果不惜马力,我们不能这样啊!”

“嗯!”王贤点点头,他自然知道,再这么下去,战马就要脱力了,如果遇到另一支敌军,直接就没有还手之力,只能束手待毙了!

“我们拖住他们,大人先撤吧!”周勇沉声说道。

“是!”众锦衣卫纷纷点头、十分认同。他们认为,为了大人牺牲自己,是天经地义的:“大人先撤吧,我们和狗崽子拼了!”

“不行!”王贤却断然摇头道:“还没到那份儿上!”说着他咬牙切齿道:“就算到了那个份儿上,我也与众兄弟生死与共,绝不做逃兵!”说着,他猛一抬手,阻止周勇开口,面现傲然之色道:“老子的锦衣卫,何时被人追成丧家之犬过?!”

“对!本来就是!”将士们闻言神情大振,嗷嗷叫起来。张栋也在其中,原本有些低落的士气,一下就被王贤这一句话点燃了!锦衣卫那种睥睨一切的骄傲,让他身上的疲劳、心中的恐惧全都一扫而光!跟着同袍们嗷嗷叫起来!

“兄弟们!”王贤看看追随在自己左右的数百骑,沉声说道:“是我王贤无能,累你们落到此般险境。”

“大人这话说的,”将士们却笑道:“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嘛。”

“不过大家放心,我王贤虽无能,却不是懦夫!”王贤刷得拔出宝剑,一指前方道:“我决定,在这里伏击敌军,打他们个措手不及!”

“遵命!”众将士齐声高喝!说完便跟王贤策马上了山坡,在山阴处躲避起来!。

佛母拼命催动战马衔尾急追!根本不管战马已经口泛白沫了!她的头脑中,只剩下刻骨的仇恨,她只有一个念头,那就是一定要追上王贤,将他碎尸万段!

身后的一千余骑兵也差不多都疯了,他们是被重金厚赏刺激的,已经顾不上考虑胯下战马的承受能力了!千余骑如滚滚洪流,紧追着王贤他们冲到了山谷口,这群已经红了眼的家伙,根本毫无停下来的意思,便要快速通过山谷,要去追逐已经到嘴边的猎物!

这山谷两侧山坡并不陡峭,中间的山路也很宽,可容四骑并行,骑兵们在佛母的带领下,一转眼就进了山谷,再一转眼已经填满了谷中山道!

就在此时,突然轰的一声巨响,山谷两侧山坡上的两块巨石,居然隆隆滚落下来!骑兵们登时懵在那里,前头后头的勒马驻足观看,中间的进退维谷,眼睁睁看着巨石从天而降,将十余骑连人带马拍死在山道上!

“杀啊!”山谷两侧的山坡上,现出锦衣卫骑兵的身影,将士们挥舞着马刀,策马俯冲而下!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