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三八章 伏击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5-12-27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圆月西沉,启明星现。已是黎明前的黑暗。

泰沂山脉松涛如怒,山路崎岖难行,一支百余人的队伍,却如一条迅猛的黑蛇,飞快的在这松林山路间疾驰。领头的大个子背上,竟还背着个同样高大的青年,速度却一点不受影响,带着身后的队伍前进,前进!

‘你拖后腿了知道不!’

‘你拖后腿了知道不!’

‘你拖后腿了知道不!’

大个子背后的张栋,却已经有些崩溃了,时万的话如一柄巨斧,不断敲击着年轻人脆弱的自尊心,直到将其敲成碎片,散落在这崎岖的山路上。

张栋已经彻底明白,自己引以为傲的体力和能耐,在这些锦衣卫面前,根本不值一提。可笑自己还曾经瞧不起他们,觉得他们都是些酒囊饭袋……原来真正没用的人是自己,自己才是个废物!

“该怎么走?!”这时,一个粗豪的声音,打断了张栋的自艾自怨。

说话的是背着他的大个子,张栋这才回过神,慌忙摸一把模糊的泪眼,看清前面的情况,原来是遇到了一个岔路口,仔细辨认一下,他低声说道:“往左。”

“他奶奶的!下次不要等到老冇子问!”大个子对张栋的表现很不满意,恶狠狠道:“再他冇妈耽误事儿,捏爆你的卵黄!”

大个子重新奔驰起来,张栋却再也忍不住,眼泪噼里啪啦落下来。

“哭你奶奶!”大个子骂一声:“再敢把马尿滴到老冇子脖子里,一样捏爆你的卵蛋!”

“……”张栋赶忙使劲一吸气,把泪水憋回去,然后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,竟猛地挣脱了大个子,从他背上落在地下。

“你想死,小子?!”大个子大怒,见身后的队伍被迫停下,急忙去拉张栋,恶狠狠道:“赶紧给我上来!”

“俺自己有腿!”张栋却猛地一甩胳膊,荡开了大个子的手,说完,便撒开双腿,拼命向前跑去。

“你给我站住!”大个子怒不可遏,撒腿追上去。

“嘿嘿,这小子……”见两人成了一个跑一个追的架势,时万捏捏下巴,笑嘻嘻道:“有点意思。”

“周敢的眼光确实不错。”王贤点点头,也率众快步追了上去。

张栋就像不知疲倦的烈马,在崎岖的山道上疯狂的奔跑着!他脑子一片空白,肺里像火烧一样,双腿如灌铅一般,这种情况下一旦停下来,肯定会被活活累死!但他根本顾不了这些了,他就是死,也一定要在大个子之前,跑到那个峡谷!这关乎一个汉子的自尊,这自尊,比生命更重要!

就这样跑了大半个时辰,东方露出了鱼肚白。张栋已经完全失去知觉,完全在凭本能奔跑!然而跟在身后的人却看到,他的步伐终于轻盈起来,速度也越来越快!身后的大个子拼命追赶,竟怎么也追不上他!

那双传说中的螳螂腿冇,终于在这种极限的情况下,发挥出它真正的威力!

就这样跑啊跑,绕石穿林,拨草跃石!终于在旭日初升前的一刻,跑过了一道高达十几丈的山崖,那条悠长蜿蜒的峡谷便出现在眼前!

踏入山谷的同时,张栋便直挺挺摔向地面,却被身后的大个子一把拽住。时万也上前,和大个子一边一个,架着张栋往前走去,时万拍拍他的屁股,擦一把汗水道:“小子,这时候倒下可就废了……打起精神来,坚持住。”

“嗬嗬……”张栋已经完全失去知觉,对时万的话毫无回应,只在那里急促的喘着粗气。

在场众人都经历过这个阶段,没人笑话他什么,反而第一次把他当成了同类,时万将张栋交给身后的人,让他和大个子扶着张栋继续往前走,帮其平复下血气,自个儿却运起轻身功夫,三两步窜入峡谷。不一会儿,便去而复返,身后竟还跟着个面带刀疤的络腮胡子——不是胡三刀又是哪个?!

“大人!”胡三刀看见王贤,赶忙上前行礼道:“你们可算及时赶到了,真把我急坏了!”

“是我的错,过于托大了。”王贤歉意的笑笑。其实他还真是没办法,这次行动的关键就是要保密!山东的官员王贤一个也信不过,只能尽量打一个时间差!借口出游打猎,然后突然脱离队伍,直插大峡谷!趁着所有人还没反应过来,完成这次行动。所以根本没有任何富余的时间,也不可能提前出发,那样会导致泄密的。

“好歹及时赶到了。”胡三刀也笑了笑,他终于松了口气。一个月前,王贤便定下了这次大胆的斩首行动!但他心知肚明,暗中有无数双眼睛在监视自己,自己的任何动作都会被对手洞悉。而且他也完全不能相信山东的军队,便让胡三刀带着他手下千余名兄弟,扮成马匪从鲁南迂回鲁中待命。胡三刀本来就是山东响马,手下兄弟也大都是跟他接受招安的土匪,回到老家操持起本行来自然如龙回大海,来无影去无踪,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注意。

七天前,王贤通过一个月的观察,推测出佛母会在今日抵达莱芜,便急令胡三刀率众在大峡谷汇合,自己则带人从章丘穿山越岭与他会和,若是稍有耽搁,就会和那佛母擦身而过,之前的一切努力便会化为泡影!而且最严重的是,此役之后,王贤再也没法在山东官员面前装傻充愣,想要再麻痹他们,出其不意恐怕是不可能了……

所以王贤一路上才会如此焦急,直到此刻脸上才有了点儿笑容。

但这仍不是歇脚的时候,和胡三刀碰头后,众人便在他的带领下,沿着流水潺潺、浓荫蔽日的大峡谷继续南下,大约走了二十里,终于到了胡三刀人马隐藏的地方。

看到养精蓄锐的部下,王贤终于松了口气,沉声问道:“他们到哪儿了?”

“离这儿还有七里地。”身经百战的锦衣卫,自然如鹰隼般时刻盯着猎物的位置。

“可以下套子了。”胡三刀咧咧嘴,摸着钢针似的胡须道:“大人瞧好吧,这种短道剪径的营生,咱们可是老本行。”

“嗯。”王贤点点头,他本来十分想说‘务必要捉活的’,但话到嘴边,还是暗叹一声,改为轻声嘱咐道:“务必要万无一失,决不能让那佛母逃脱……”

“大人放心。”胡三刀点点头,便把手一挥,一众前响马很快便列队向前。

王贤跟着队伍行出二里地,便见前面峡谷上方,横着一条长长的木吊桥,那是穿越峡谷的必经之路,也是佛母的必经之路。吊桥距离谷底足足十丈高,从上头掉下来必死无疑。

“我们在吊桥基座上已经埋了炸冇药,待那佛母上桥后,便炸断吊桥!”胡三刀东躲西藏一个月,就是为了这一天,整个人十分兴冇奋,比手画脚道:“同时,我们的人马会在两侧山上设伏,爆炸后便冲下来,杀他们个措手不及!”顿一顿道:“虽然这两侧的山都很矮,不适合设伏,却最适合骑兵冲击,来回几趟,保准把他们都杀光!”

“嗯。”王贤点点头,没有表示异议。他向来不干涉具体指挥,听起来这计划没什么问题,但结果怎么样,只有干过才知道。

于是所有人马各冇就各位,躲藏在峡谷上方的山坳中,等待猎物的到来。

王贤伏在一块山石后,眯眼盯着远处蜿蜒的山路,那里是佛母出现的方向。

顾小怜将一块火烧塞到他手里,王贤才想起来,从昨天晚上到现在,还粒米未进。接过火烧使劲便大嚼大咽起来,顾小怜怕他噎到,赶忙给他递水,王贤接过来喝几口,又三下五除二将整个火烧干掉,才朝顾小怜呲牙笑笑。

“官人,你有些担心?”顾小怜是王贤肚里的蛔虫,见他眉头微皱,便知道他对这一仗没什么信心。

王贤轻轻摇头,他不想临战之前,让将士们士气受到影响。而且他也不清楚,自己心里的不安是来自何处。因为此役无论从事先的侦查、欺骗,到夜里的行军、设伏的地点,都可以说很是完美。而且佛母已经出发,必然会一头撞进包围圈,他不知自己还有什么好担心的。

“许是年纪越大,胆子越小了吧。”王贤自嘲的笑笑,突然笑容在他脸上凝固,因为他看到远处,有一支长长的队伍,如一条白蛇一般出现在蜿蜒的山路上,正徐徐向这边行来!

“来了!”负责侦查的斥候也很快传来消息,将士们把精气神都提到最高,做好了最后的准备。

顿饭功夫后,那支尽着白衣的队伍,出现在峡谷东侧,许是看到前面摇摇晃晃的吊桥,他们停了下来,然后派人下来检查。

王贤等人的心提到了嗓子眼,幸好那些白衣人并未发现什么端倪,待几名打头的走过吊桥,到了对岸,一个头领模样的家伙,便向位于队伍中冇央的一顶轿子禀报。

那轿子上下来一个蒙着面纱的女子,在一众白衣人的护卫下,缓缓上了吊桥。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