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三六章 出游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5-12-24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“就去那儿了!”

“只是……”杜县令看看刘本,有些犯难道:“这七星台离城足有七十里,且在山峦之中,道阻且长啊!”

“那又如何!”王贤却十分任性,大手一摆道:“反正去哪儿都是玩儿,这个季节钻山沟也蛮有意思的。”又比划了个开枪的手势:“还可以打猎的嘞!”说着便兴高采烈的吹嘘起自己枪法如何如何准,曾经和太孙一起猎过几只虎豹几头熊,说的是唾沫横飞,jī动的恨不得这就操起火铳来,去打几头野兽回来。

“这……”杜县令求助的看向刘本,刘本却眼观鼻鼻观心,根本没有劝说的意思。原来臬台大人已经想通了,反正王贤这厮压根不听劝,索性让他折腾去。爬爬山路,磨上一脚泡,吃够了苦头也就消停了……当然刘本是绝对不会支持的,不然等王贤灰溜溜回来,他怎么有底气说‘我就知道’这种屁话来解气?

“成了,就这么定了,”王贤胡乱扯起桌布擦擦手,站起身道:“明天一早出发,咱们先打猎,然后到七星台上烧烤去!”

“哎……”刘本都不吭声,杜县令哪有资格反对,只好怯生生应下,好生准备去了。

王贤果然心盛,第二天天不亮就已经起来了,和平时必要睡到日上三竿才肯起床,简直就像换了一个人。在钦差大人的催促下,护卫们赶紧起床用饭,然后城门一开便出发了。

见刘本骑在马上,无精打采的样子,王贤笑道:“老刘,不想去就在县城歇着嘛,没必要硬撑。”

“呵呵……”刘本都没心情搭理他。

“那我可不管你了,”王贤却神采奕奕,全身像有使不完的劲儿,猛地一夹马腹道:“先走一步了!”胯下骏马吃痛,长嘶一声,撒蹄狂奔出去。顾小怜、灵霄,还有周勇等护卫,也纷纷策马疾驰,紧追王贤而去!

“钦差大人小心点儿……”一行人跑远了,杜县令还在使劲吆喝提醒着。

“省省劲儿吧,他不会听你的。”刘本白杜县令一眼,又无奈的叹口气,吩咐道:“让兵卒们追上去,一定要保护好钦差。”带队的是一名指挥使,沉声领命,便率领一百余骑,紧紧跟在王贤一行人后头。

马忠派给王贤的一千护卫,其中倒有九百是无马的步兵,有马的只有这一百余骑兵,何况今日只是出来游玩,也用不着那么多人护卫,所以无马的步兵都被留在城中,只带了有马的骑兵出来。

不过王贤还有一百多护卫,当然也是有马的,两百多骑兵足以保护钦差大人的安全了。

刘本和杜县令都是文官,平时基本不骑马,所以骑出个二十多里,就感觉两股内侧火烧火燎,像是被塞了两块烧红的木炭一般,疼得两人眼泪都快下来了,但眼看进了山,就是想坐轿子也没可能。只能撅冇着屁股趴在马背上,尽量让受伤部位避免和马鞍接触。可这样多累啊,不一会儿就腰酸背痛,两眼发花,快要坚持不下去了。

“臬台大人,”杜县令满头大汗道:“要不然您就在这儿歇着吧,反正回头还要从这儿出山。”

刘本十分意动,但想了又想,还是摇了摇头,咬着牙策马入山而去。

“哎……”杜县令叹了口气,也不知是心疼臬台大人,还是心疼自家的菊花……

入山后,景致果然优美起来,正是盛春时节,山花烂漫,绿树如茵,和风拂面,百鸟争鸣,连刘本和杜县令的心情也不知不觉好了起来。两人索性下马步行,只是步履有些奇怪,从后头看过去,活脱脱像两只公鸭在走。

两人赏着春光,吟诗作对,均感觉十分惬意。尤其是刘本,暂时没有王贤在眼前烦人,他感觉十分解脱,一高兴就接连做了七八首诗,杜县令自然拼了命的叫好。欢畅的时光总是飞快,不知不觉便到了中午,两人已经走不动了,便在手下的服侍下,坐在道边的山泉旁歇脚。刘本这才想起王贤来,手搭凉棚眺望远处,只见山路蜿蜒不见尽头,哪有人影子?

“他们骑着马,肯定早就不见影了。”杜县令却不以为意,让人将食盒打开,摆出酒菜。下人又将手巾在山泉中浸湿了,给二位大人擦手擦脸。“咱们先用午饭吧,横竖去七星台就一条路,早晚能碰上。”

让冰凉的手巾一刺冇jī,刘本感觉疲劳去了大半,他觉着杜县令说的十分在理,便放下心来,和杜县令就着这美好的春光,慢条斯理用着酒菜。,杜县令趁机向刘本大献殷勤,企图得到臬台大人的青睐。刘本也有接纳之意,两人自然打得火热。

酒至半酣,两人都十分惬意。正在此时,刘本望见一骑从前方山路飞驰而来,看服色应该是马忠派的护卫,心中不禁咯噔一声,一颗心便提到嗓子眼了。

“大人……”杜县令还想拍几句马屁,却见刘本呆头鹅一样望着远方,只好赶紧闭上嘴,和他静等那名护卫驶到近前。

可是俗话说‘望山跑死马’,明明看着那骑士一直疾驰,可两人足足等了顿饭功夫,那人还没跑到面前。杜县令活动一下酸麻的脖颈,刚想说两句玩笑话放松一下气氛,却见刘本霍的站起来,让人牵过马来,竟要策马迎上去。

“臬台大人,犯不着吧。”杜县令忙笑道:“何况您的……还伤着呢。”

“不打紧。”刘本顾不上搭理他,胡乱丢下一句,便翻身上马而去。看他在马背上矫捷的身姿,哪里还有什么伤痛。

那名护卫拼命催动战马,跑的马儿口泛白沫,眼看就要尥蹶子了,终于见到臬台大人迎面过来。那护卫猛地一拉缰绳,‘吁……’,战马前蹄高高腾起,险些把他甩下马来。

“臬台大人!”那护卫赶忙翻身下马,单膝跪地。

“什么事?!”刘本劈头就问。

“钦差大人一行入山打猎,结果……”那护卫艰难的咽口唾沫,声音发颤道:“结果……”

“结果什么?!”刘本一听就急了,心说自己的预感果然没错,真就出事儿了!急的他翻身下马,一步上前,揪住那护卫的领子,厉声问道:“快说!”

“结果……”那护卫这才白着脸说道:“失踪了!”

“什么?!”刘本如五雷轰顶,手上不自觉加劲,把那护卫勒的喘不上气。咆哮起来道:“你们是干什么吃的?!不是让你们指挥使保护好钦差吗?!”

“我们一直紧紧追在后头,”那护卫吃力的回答道:“咳咳,可他们太随性了,忽然看到一头野猪钻出来,就一窝蜂追上去,野猪进了山林,他们也跟着进去了……”

刘本等他说下去,好一会儿却没听到下文。低头一看,原来那护卫已经被自己勒的翻白眼了。赶忙松开手,那护卫使劲捂着脖子,大口喘着气,好半天才缓过劲儿来,擦了擦鼻涕继续道:“指挥使大人也带着我们赶紧跟上去,但山高林密,不一会儿就失去了踪迹。找了好半天,还是没见人影,指挥使大人只好一边继续找,一边让小的赶紧来禀报臬台一声。”

“一群废物!”刘本怒骂一声,把那护卫从地上拎冇起来,咆哮道:“赶紧带我过去!”

“是!”那护卫赶忙骑上马,带刘本原路返回。没成想跑出两步,战马便撂了蹶子,还把他给摔断了腿。刘本根本顾不上别的了,让手下人和那断了腿的护卫共乘一骑,让他继续带冇路。

紧赶慢赶行出三十里山路,才又和那指挥使的人汇合。刘本见他们一个个丢盔弃甲、垂头丧气,就知道没好事儿。

“臬台,”指挥使惭愧的朝刘本抱抱拳,小声说道:“还是没找到……”说着使劲挠挠头,吐出一口浓痰道:“邪了门了,不就是头野猪吗?能追到哪去?!”

“他们是不是迷路了?”刘本眉头紧锁、耐着性子道:“钦差一行人都是头回来山东,应该没人认识路。”

“很有可能,”指挥使想一想道:“那样应该问题不大,他们有一百多人呢……这泰沂山区没有高山,人烟也不算稀少,他们只要找到人家,就能有向导。”

“嗯。”刘本点点头,心里暗骂,奶奶个熊,这都是什么破事儿!皇上怎么派了这么个活宝来山东?!

眼下没有别的办法,刘本只能让人传话给杜县令,让他回去县城传命各乡粮长,叫他们组织百姓入山找人。刘本也把所有人都撒出去找人,自个儿则带人上了七星台,等着王贤到来。

刘本上七星台时,天就已经快黑了。他站在昔日武圣练兵的高台之上,看着夕阳如血照得万山红遍,他的心头涌起阵阵不祥的预感。

护卫们就见臬台大人背着手,在高台上来回踱步,似乎在思考什么亘古未决的难题一般……(未完待续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