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三五章 小泉城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5-12-24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“你们说,大海里的水,真都那么咸吗?”王贤这问题,真的很咸……

“啊……”三人大脑当机、木然点头,储延哭笑不得道:“当,当然都很咸……”

“那得放多少盐?”王贤摸着下巴,天真烂漫道:“实在太浪费了!”

“大人啊!”储延无可奈何,替王贤扫盲道:“这海水里的盐是天地生成,取之不尽用之不竭,自从先秦时代,人们就在海边煮水取盐,数千年下来,海水还是……一样的咸。”

“那还真得去看看!”王贤满脸欢喜道:“我记得秦始皇曾经到过山东,还去过什么狼牙山,对吧?”

“是琅琊台……”三人一阵阵无语,对这位大人的不学无术,又有了新的认识。

“都差不多了!”王贤却不以为意的笑道:“这琅琊台是在海边儿吧?”

“是。”储延无奈的点点头。

“就这么定了!咱们去琅琊台!”王贤兴高采烈的起身道:“明日就动身!”

“啊?明天!”三位大人再次惊呆了,储延苦着脸道:“钦差大人,总得让咱们准备准备吧?这一路上的护卫、接待,都需要时间安排啊。”

“那就……后天?”王贤看他们一眼,有些不爽道:“不能再晚了。”

“好吧……”储延艰难的点点头。

从王贤那里出来,三位大员连连摇头,马忠啐一口道:“妈的,什么事儿?!”

“藩台大人,您说这钦差大人,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?”刘本也被搞糊涂了:“难道真是泉水看腻了,想去看海水?”

“你管他什么药了……”储延已经彻底放弃猜测王贤的心思,半垂着眼睑道:“他想干啥就干啥呗,保护好他的安全,随他玩儿去吧……”

“哎,也是。”刘本点点头道:“咱们这位大人,实在是有些三着六不靠。真不知他过往那些事迹是怎么来的。”

“百闻不如一见,言过其实了呗。”马忠哼一声,充满对王贤的不屑。他们三人对王贤的态度,从最初的惶恐到后来的不可捉摸,最终不可避免的滑向了轻蔑……

“不说这些了。”储延想一想道:“都台大人,请你派一千兵马护送钦差东巡。”又看看刘本道:“臬台大人,劳烦你随行一趟,遇到什么乱子,也好及时处理。”

“成。”刘本点点头,钦差大人出巡,他们三个总要有人陪同,这是题中应有之意。再说以王贤这么胡来的做派,不派个人给他收拾残局还真不成。

于是三人回头一阵忙碌,紧赶慢赶,终于在第二日夜里安排好了行程。

次日一早,那乘十六人抬的豪华大轿,便停在钦差行辕门口,刘本也恭候在轿子旁。王贤带着灵霄和顾小怜上了轿子,便在长长的仪仗引导下,耀武扬威往济南城外行去。

钦差队伍行在济南城的街道上,自然引起了百冇姓围观,王贤兴致颇高,让灵霄打开窗户,笑眯眯朝百姓招手,以示亲民。

“呸!狗官!”老百姓十分热情的予以回应,就差用臭鸡蛋扔他了。

“真是他!”那个后生也在人群中,恰巧看到了王贤的脸,懊丧的顿足连连!直到此刻,他终于确定,那日在街上拉着自己问话的,就是白莲佛母悬赏捉拿的锦衣卫大头头、钦差大臣王贤!只可惜时运不济,居然和重赏擦肩而过……

出了城,又汇合了一千名山东卫所军,队伍登时庞大起来,浩浩荡荡往东进发。

一路上,王贤果然丝毫没有关注民生的意思,反而不停让人把刘本找来,询问他附近有什么景点可供赏玩。刘本也已经知道,整天和王贤腻在轿子上的两个俊美后生,其实是女扮男装的。不禁对王贤的无耻又刷新了认知。

以至于每次那轿子微微晃动,他都会脑补出一些十分不堪的画面,反倒弄的自己十分不堪。

然而刚出济南,哪有什么美景赏玩,他只好竭力安抚王贤,说到了临淄,可以去参观一下古长城。王贤这才不再烦他,但依然走走停停,不是说累了,就是说闷了,要停下来透透气。刘本简直要抓狂了,你丫坐着那么豪华的大轿子,才走了十几里就说累!轿子里还有两个千娇百媚的小娘子,还好意思说烦闷?!让我们怎么活啊!

但是没办法,官大一级压死人,他只能耐着性子顺着王贤,说停就停,说歇就歇,三天时间才走出六十里,到了章丘县城。章丘县令杜洪府早就恭候大驾,将钦差大人请入明水湖畔的清照园歇息。这几天一直在赶路,甫一入这碧瓦飞甍、楼轩巍巍、秀竹翠柏、流水淙淙的清照园,王贤不禁心旷神怡,大赞道:“想不到这鬼地方还蛮漂亮的嘛!”

“啊……”杜县令一时瞠目结舌,满肚子奉承话,全都给憋的说不出来。

“哈哈哈,钦差大人就是这么风趣,”刘本同情的看一眼杜县令,心说总算有人陪我一起受罪了。“杜县令要快点习惯哦。”

“哎唉,是是。”杜县令赶忙点头,咽口唾沫道:“钦差大人有所不知,我章丘又号小泉城,地方虽小,却山明水秀,人杰地灵。”顿一顿道:“这清照园就是宋代大词人易安居士的故居。”

“哦,失敬失敬。”王贤赶忙一本正经起来,却又忍不住小声问身旁的刘本:“老刘,这个易安居士是个什么鬼?”

“噗……”刘本那个无奈啊,心说都不知道人家是谁,你失敬个屁!只好轻声告诉王贤,“生应当人杰,死亦作鬼雄的李清照。”

“哦。”王贤恍然大悟:“是她啊!知道知道!本座最喜欢她那首……什么来着?”使劲挠挠头,还真让他想起来,摇头晃脑道:“昨夜饮酒过度,头晕不知归路,误入树林深处,呕吐,呕吐……”说到后头,他一脸****的勾着刘本的膀子,拉长声调道:“惊起男女无数!”

“呵呵……”刘本简直要抓狂死了,这都什么乱七八糟啊,还得违心奉承,“真是好词好词……”差点儿没一口吐出来……

杜县令也受不了了,赶忙将王贤让进汇泉阁中,二楼上已经设好盛宴,是储延专门派来的扬州名厨,精心整治的一桌淮扬菜。王贤一看就眉开眼笑,搓着手入席道:“不错不错,终于能吃顿像样的了!”说完抬头一看,见阁外碧波荡漾、泉水汩汩,不由大奇道:“咦,这里还有泉水哩。”

“方才不是禀报过大人吗,”杜县令赔笑道:“章丘又叫小泉城,和济南的泉水乃是一脉,虽然比不上省城的名泉,却也……”

话没说完,却听啪的一声,王贤竟把筷子拍在桌上,把杜县令吓了一跳,赶忙硬生生闭上嘴。见王贤又犯病了,刘本无奈问道:“钦差大人,这又是怎么了?”

“老刘,你们山东人不实在啊。”王贤绷着个脸,语气很是不善道:“本座为什么要离开济南,不就是看腻了泉水,想找点儿新鲜的看吗?你们倒好,一路上推三阻四,嘛儿都不让我看,好容易有景看了吧,还他娘的是泉水!”说着竟气的脸都发红道:“老冇子要看泉水,何必要来这儿?待在济南不就得了!冇”

见这厮没来由的发作起来,刘本是满肚子邪火,偏又得死死压着,他可算明白,储延那只老狐狸为什么躲在济南城里不出来,却让自己陪着钦差了!这哪是给自己一个,和钦差增进感情的机会?根本就是想让自己给活活气死!

见臬台大人面皮发紫、嘴唇发白,似乎到了崩溃的边缘,杜县令身为下官,自然要为上峰排忧解难赶忙硬着头皮对王贤赔笑道:“钦差大人恕罪,都是属下的错,实在不知您已经看腻了泉水。”王贤哼一声,杜县令赶忙试探问道:“若是不看泉水,这章丘也有一些好去处,只是不知钦差大人喜好如何?”

“唔……”王贤想一想,也没想出个所以然,便问道:“你先说说看,这里都有什么?”

“有锦屏山、白云湖、七星台、兴隆寺、莲花山、九鼎山、水禅寺……”杜县令忙把章丘的好去处,如数家珍介绍一遍,当然是剔除了所有带泉水的地方。又请王贤一边用膳,一边将每一处的好处,一一为他解说。

“这么多好地方?早说嘛,让老冇子白发了一通火。”王贤的情绪倒也转得快,听说有这么多好玩儿的地方,心情登时大好,食欲也为之大开,痛痛快快饕餮一顿,完了打着饱嗝捧着茶,笑眯眯道:“你说的那个七星台,好像最有意思。”

“钦差大人好眼光!”杜县令大赞道:“那里曾是兵圣孙武的演兵场,魏武曹操还修建过品官阁,还有唐太宗李世民东征时,纵马扬鞭的拦马摇等众多遗迹,景致优美绝伦,堪称世外桃源!”

“就去那儿了!”王贤当即拍板。(未完待续)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