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三二章 无生老母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5-12-20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  三人刚要从胡同离开,忽然听街上有敲锣声,然后原本虽然人来人往,却死气沉沉的街道上,一下子就炸了锅!

走出胡同时,王贤看到原本南来北往的人群,一下子全都追着那锣声,往一个方向涌去。

王贤一把拉住一个后生,问道:“敢问,这都是去干嘛的?”

那后生见他操外地口音,看他一眼,有些不耐烦道:“香主要布道了!快放开我,晚了就排不上队了!”

“排队干什么?”灵霄问道。

“领受布施。”那后生说完,便使劲挣脱王贤。但走出几步,他又想起什么似的,回头死死盯着王贤,王贤朝他回望,那后生却赶紧回过头去,汇入人群。

“我们也去看看。”王贤并没在意,带着二女紧紧跟了上去。

“大人去哪儿了?!”周勇等人原本还跟在王贤后头,这时人潮涌动,登时就找不到目标了……

王贤跟着人潮,到了一处场院,场院中已经挤满了前来听讲的信众,而且还有人流不断涌入。

但场院中,并不混乱,一则是有十几条大汉在维持秩序,二则场院北面平台上,那尊笑呵呵的弥勒佛像,仿佛有强大的魔力,让信众们乖乖顶礼膜拜,没有人敢拥挤。当然那魔力还有可能,来自平台上那十几个大箩筐中,满满的金黄色饼子……

王贤和灵霄有过一次听讲经验了,顾小怜更是曾经的白莲圣女……当然,她这个圣女是山西的,山东的教徒并不认识。三人都懂得这时该做什么,隐在人群中并不扎眼。

等教徒们都就位,一名四十多岁、穿着直裰、披着袈裟,显得有些不伦不类的山东大汉,站上了高台,先给弥勒佛像上香,在带着信徒一齐给佛像磕头。然后便开始诵经,诵的是白莲教的经文,和去岁冬里,王贤在郓城听到的并无太大区别。大意就是说,世界上有一位至高无上的女神,名曰‘无生老母’,她创造了宇宙与人类,同时又拯救沉沦于苦海中的后代,派弥勒佛下凡救度众生。

这就是那些店铺门楣上‘无生老母’的来由。至于‘真空家乡’,便是无生老母居住的地方,乃是人类的出生地和最后的归宿,相当于佛教的西方极乐世界。经文中说,人们一旦回家还乡,就会享受天堂胜景,无生无死,安然快乐。但世人已经迷失,找不到回家的路,所以会在这尘世中受苦,只有赶紧‘参修无为大道,晓得真空大法’,这样才能在弥勒佛的接引下,回到真空家乡!

经文简单直白,充满诱惑,用极大的篇幅渲染了‘真空家乡’的美好,听的信众心驰神迷,又想到如今沉沦苦海,大把人泪流满面,哭得捶胸顿足!

待到经文念完,那中年汉子微笑接受众人的跪谢,问道:“诸位教友,对今日佛法有何不解,只管跟本香主开口,我们一起参详。”

马上便有人起身问起,弥勒何时才能出现,接引他们到真空家乡?!

“这是天机,本不该泄露,”那香主沉声道:“但我佛慈悲,托本香主告诉大家,弥勒现世的日子,已经不远了!”

“嗷!太好了!”人群爆发出猛烈的欢呼声。

“香主,”待欢呼声小了,又有人怯生生问道:“听说,佛母已经降世,是不是这么回事?”

信众们显然都对这问题十分关注,登时引得众人纷纷附和:“是啊,香主,听说佛母在胶东布道,还大发神威,烧了皇帝老儿的三大殿呢!”

“香主,佛母就是无生老母吧?”又有人大声问道,更引来阵阵惊呼,人们全都兴奋的涨红了脸,在他们想来,应该一定是这样的!佛母亲自降世来拯救他们了!大家返回真空家乡的日子还会远吗?

会场的气氛接近沸腾,台上的那香主,神情却颇不自然。王贤死死盯着他的表情,见他嘴唇翕动几下,仿佛在进行激烈的思想斗争,不禁心中大奇!

终于,那香主开口了,?听他颤声说道:“那佛母不是无生老母……”

嗡的一声,所有人都呆住了,难以置信的看着那香主,听他接着说道:“无生老母已经派了弥勒下凡,又何必亲自走一遭?所以佛母应该不是无生老母……”

“不会吧!”所有人的失望溢于言表,有人大声质问道:“佛母,难道不就是弥勒佛的母亲?弥勒佛的母亲不就是无生老母吗?!”

“是啊!佛母法力无边,能烧毁皇帝三大殿,不是无生老母又是何人?!”

面对教徒的质疑,那香主面色铁青、汗如雨下,终究不敢再胡乱说话,只能搪塞道:“这个问题,待我请示堂主,请堂主请示弥勒佛,看看佛祖怎么说!”然后便示意手下赶紧布施,草草结束了这场法会!

见那香主匆匆离去,教徒们虽然满脑子疑问,也只能暂时压下,开始排队领取布施。所谓布施便是那些筐中的饼子,每个人可以领取一个,领完了便离开会场。王贤三人也规规矩矩,排队到了台前,学着那些教徒的样子,先竖单掌屈二指,另一手指向胸口,布施的汉子点点头,递给他们一人一个秫米面做的饼子。三人拿着饼子,离开了会场。

一出会场,周勇几个满脸焦急的迎上来,见三人安然无恙,周勇呼天抢地、谢天谢地。整整一个时辰没见到王贤的影子,可把他给吓得三魂出窍、七魄无主。

“行了,别跟个娘们似的。”王贤无奈的看看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周勇,投降道:“回去,咱们回去总成了吧。”

三人便上了马车,在周勇等人的护卫下,迅速离开了这里。

一行人前脚刚走,一群身怀利刃、红巾裹头的汉子,便匆匆赶过来,为首的正是方才在台上布道的香主,他虎视眈眈盯着从会场走出来的人群,同时拿出一张画影图形,图上的青年男子,和王贤的样貌倒有八九分相似。

但直到人群散尽,也没看到图形上画的男子。那香主很是不悦,粗声问身边的后生道:“你说的那三个人在哪儿?”

那后生正是王贤问路的那个,他挠着头,有些胆怯道:“我看着他们进来的。”

“不会是你看花了眼吧?”那香主的手下不信道:“他那么大的官,怎么会只身跑到街上乱逛?”

“我真看到了!他和画像上那人十分相像!”那后生争辩道。

“那人呢?跑哪儿去了?”旁人质问道。

“兴许是咱们来之前,就先走了吧……”那后生小声嘟囔道。

“算了算了!”那香主将画像揣到怀里,他这会儿正为了‘佛母’、‘弥勒’之事烦心,没心绪深究此事,不爽的瞪那后生一眼,便带人离去了。要是让白莲教的高层知道,他只消稍微早一点过来,就会改变白莲教的命运乃至天下大势,一定会将这个香主挫骨扬灰的……。

回到行辕,王贤立即让人把周敢找来,劈头就问道:“白莲教的老大,到底是佛母还是弥勒?”

周敢愣了一下,有些答非所问道:“白莲教组织十分严密,各地分支互不统属,每个分支只认自己的头领。原先山东的白莲教只认林三,林三死后,那些头头脑脑便各怀打算,谁也不服谁。佛母的出现,就是为了重新整合起各支力量。”顿一顿道:“至于弥勒……目前尚未听说谁打着弥勒的幌子招摇,如果有的话,也应该是同样的目的。”说完,他问王贤道:“大人,您是从哪里得知的?”

“我自己听到的!”王贤脸色颇为难看,周勇赶忙将王贤微服私访,旁听白莲教集会的情形讲给周敢知道。

周敢这才明白,王贤一直在手里把玩的黄饼子,到底是何来路。不禁惭愧道:“属下的人,眼下都在全力追踪佛母,对济南有些,灯下黑了。”

“哼,”王贤哼一声,有些迁怒道:“济南城都已经是白莲教的天下了,你还好意思说灯下黑!”周敢忙跪地请罪。

好在王贤并没有要处理他的意思,沉声说道:“你给我把这件事放在心上,仔细查一查那弥勒是什么来路?!”说着语气稍稍缓和道:“我感觉他和佛母有些不对路,若果真如此,对我们就是天大的利好!”

“是!”周敢忙沉声应下:“属下这就去查!”

“不过,还是要把佛母的行踪放在第一位,”王贤想一想,又吩咐道:“这件事要仔细查,但不用太着急。”

“是。”周敢再次应下。

“去吧。”王贤挥挥手,周敢告退。待周敢离开,王贤吩咐周勇道:“把老胡给我找来,让他晚上来,不要被人看到。”

“是。”周勇赶忙应声。老胡就是昔日的山东响马胡三刀,这家伙如今已是锦衣卫千户,这回王贤来山东,自然要带着这条地头蛇。但胡三刀并未和王贤一起进济南,而是悄悄带人跟在后头,以备不时之需。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