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三零章 敲山震虎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5-12-17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 钦差行辕,珍珠泉。

还是那四个人,但气氛已经天翻地覆。

识时务者为俊杰。

储延第一个给王贤跪下了,老泪纵横的磕头道:“上差,老朽一时糊涂,求上差念在这些日子用心侍奉的份儿上,饶老朽一回吧!”

见他一跪,其余两位也耐不住了,也同时跪地求饶,请王贤饶他们一命。王贤扶都扶不起来,他扶这个那个跪,扶那个另一个跪,按下葫芦瓢起来,只好让他们随便跪。

“哎……”王贤坐下,一脸恨铁不成钢的看着三人,叹口气道:“你们看到了也好。我还正愁着怎么问你们呢。”说着指一指那摞纸道:“我不说下民易虐上天难欺的大道理,可拜托你们做的隐蔽点儿,不要被人家抓着把柄成吗?”

“……”三位大员有些听糊涂了,心说不就是被您抓着把柄了吗?但顾忌到这位钦差不可捉摸的性子,三人没一个敢言语的。

“你们以为,我是在故意查你们不成?”看着三人脸上的表情,王贤‘恍然’,好像受了多大委屈,登时叫起撞天屈,比比划划道:“我是那种两面三刀的人吗?大家都是好朋友了,我能干那种当面一套,背后一套的缺德事儿吗?”

听了王贤的话,三位大人心头又升起一丝希望,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。

“对了嘛,出来混,就讲一个义字!本官那是最讲义气不过的!”王贤这才好过一点儿,白他们三个一眼道:“以后不许把我往坏处想。”

“是是是!”三人像抓到救命稻草一样拼命点头,马忠抱着丝丝希冀道:“这么说,钦差大人是要保全我们来着?”另外两个也满脸都是乞求。

“当然!”王贤一拍那摞纸道:“不然,这些绝密档案,还能让你们看到?”

“多谢大人保全!我等甘为牛马,也报答不尽!”人在什么时候最脆弱?一下从绝望的谷底看到希望时!三个一省高官泪流满面,磕头如捣蒜。

“这下可以都起来了吧?”王贤看看三人,又好气又好笑道:“看看你们,还有个封疆大吏的样子吗?”

“在钦差大人面前,我等不敢以封疆自居。”三人千恩万谢的爬起来,屁股略略沾了一角椅子,储延诚惶诚恐道:“谢大人保全之恩,如有差遣,我三人赴汤蹈火在所不辞!”

“是是!”刘本马忠两个也点头不迭。

“哈哈,说起来,还真有事,需要三位大力协助。”王贤端起茶盏,将凉透了的茶水泼在地上。刘本赶忙起身给他添茶,王贤呷一口香茗,缓缓道:“本座这次来山东,所为何事,想必诸位也是清楚的。”

“是是。”三人赶忙点头,刘本道:“大人是奉旨到山东,捉拿火烧三大殿的凶手!”

“还有,要剿灭山东的白莲教。”马忠补充道。

“不错。”王贤点点头,叹气道:“不瞒诸位说,皇上对我下了死命令。皇上说,王贤啊,要是捉不到佛母,灭不掉白莲教,你就死在山东,别回来了!诸位早先看我是在赏泉,对吧?其实不是,我是愁得想跳进去!”

“使不得使不得!”三人忙大惊小怪道:“钦差大人千万别想不开啊!”

“你们当谁还想死不成?”王贤一脸愁容道:“可是我在山东,人生地不熟,两眼一抹黑,怎么办成皇上的差事啊?”

“不是……”三位大员一阵哆嗦,最终还是咬牙道:“还有我们嘛?”

“这么说,三位能帮我逮着佛母?”王贤瞅瞅三人,有些信心不足道。

“我们一定尽力!”三人赶忙说道。

“尽力?”王贤一听就低落了,苦着脸道:“那就是有可能心有余,力不足了?”

“足!一定足!”三人无可奈何,只得打包票道:“我等一定帮大人捉住那佛母!”

“那白莲教呢?”王贤又问道。

“这个嘛……”刘本和另外两位交换下眼色,无奈道:“钦差大人有所不知,这白莲教已经无处不在,要想扑灭,除非把山东的男女杀光,否则几无可能。”

“那本座还是个死……”王贤一脸哀怨道:“我死了不要紧,谁来保三位大人啊?”

“钦差大人千万不要灰心,”储延赶忙劝解道:“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,咱们一起想法子,终究能把这关过去!”

“是啊是啊!”刘本两个也随声附和:“我等一定竭尽全力,起码能让大人交差……”

“那……”王贤迟疑的看看三人,“我就指望三位了?”

“没问题!包在我们身上!”三人无可奈何,只能硬接下这烫手的火盆。

“三位快说说,你们打算怎么办?”王贤赶紧追问道。

三人这个郁闷,心说这是您的差事好吗?怎么把自个儿当成没事儿人了?不过形势比人强,三人只能硬着头皮琢磨起来。

“有道是,擒贼先擒王。”刘本是掌管刑狱的按察使,自然由他来定策:“咱们要先集中力量,将那兴风作浪的佛母擒住,然后设法从她身上打开口子,将白莲教的骨干一网打尽。有道是,鸟无头不飞,蛇无头不行。没了头领人物,山东的白莲教也就冰消雪散了……”

“说得好!”虽然明知刘本说的是废话,要是白莲教头领那么好抓,不早就灭了几百次,还能让他们发展到今天?不过眼下最重要的,是将王贤应付过去,所以储延和马忠都拼了命的鼓掌叫好。

“唔,听起来不错。”王贤果然被应付住了,点点头道:“那佛母该怎么抓呢?”

“这个说难不难,”刘本沉声道:“其实山东按察司早就盯上佛母了,三大殿着火之后,这女人销声匿迹过一段,但最近又频频在胶东一代现身,只要咱们提前做好侦查,锁定目标,然后请都司大人派出军队,还是不难将其擒获的!”

“这个嘛……”马忠有些为难道:“没有左军都督府的帅令,下官没法调动军队。”

“帅令会有的,”王贤拍着胸脯道:“就等刘臬台的准信了!”

“遵命。”刘本答应的还算痛快,点头道:“大人等下官好消息。”

“要快,”王贤给刘本斟一杯茶,语重心长道:“皇上的耐性,你们也知道,那是最没耐性的。指不定什么时候一道诏书,就要了我的狗头。”说着又叹口气道:“到时候,谁来保住三位……”

“是……”三位大员就知道,这家伙肯定会这么说。

四人又商量了一下,日后的分工安排,三位大员便要告辞离开。王贤说什么也不让他们走,留三人用了饭,又将那几页纸递到他们手里,语重心长道:“好好收着,没事儿多翻出来看看,圣人云,温故而知新嘛。”

“多谢大人啊!”三人心说,什么话啊,还温故而知新。嘴上千恩万谢,将那些纸收到怀里,告辞出去。

离开钦差行辕后,三人并未分开,而是去了储延的布政使衙门,把门一关,密议起来。

“你们说,”马忠摸着怀里烫人的锦衣卫报告道:“他真想让咱们给他垫背不成?”

“不然嘞?”刘本没好气道:“说白了,他被派到山东,皇上就没打算让他活着回去。他知道自己完不成差事,肯定死路一条,换了谁都会拉几个垫背的!”

“哎,咱们难道真要替他捉佛母,灭白莲?”储延苦着脸问道。

“怎么可能?”马忠翻白眼道:“咱有那本事,还用等到今天?”

“是啊。”刘本点头道:“咱都是在山东多年的老吏了,白莲教到底什么情形,还用的着多说吗?那是咱们能对付的了的吗?神仙下凡都没用!”

“那咱们怎么办?”储延皱眉问道:“王贤要是顶不住了,他可真拉咱下水!”

“没别的办法,”刘本沉声道:“只能把样子做足了!”说着看看两位大人道:“咱们弄一套多管齐下,清理白莲教的方略出来,然后把场面弄得尽量热闹!多抓点儿人,把监狱都塞满了!反正白莲教最不缺的就是人……”顿一顿道:“一定要让钦差大人看到咱们十分努力了!”

“不错不错!”储延两个使劲点头,见刘本突然没了下文,马忠忙追问道:“然后呢?”

“然后……”刘本有些泄气道:“能拖一天算一天吧……大不了再出点儿血,给姓王的一份厚礼,他还非得拖咱们死不成?”

“哎……”储延和马忠也登时泄了气。但两人都知道,这确实是唯一的法子了。其实,他们都很清楚,三大殿一烧,三人便都成了戴罪之身,皇帝早晚要发落他们。但只要应对得当,充其量也就是降职丢官,可要是脑子坏掉跟白莲教斗,那可是要掉脑袋的!他们现在其实只求能保住身家性命,怎么可能替王贤冲锋陷阵?

三人商量一阵,定下计策,天将擦黑才散了。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