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二九章 请君入瓮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5-12-16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王贤是三月初到济南,住进布政使府的。当然,原先布政使司的牌匾已去,换成了‘钦差行辕’的匾额。

这座原先的布政司衙门,实在是气派的让王贤大开眼界,只见其中亭台水榭、金碧辉煌,石桥曲径、名花匝岸。碧波荡漾、澄澈见底,亭台错落、倒影入波。有时白云缭绕,下接水光、上浮天际,宫殿隐隐在烟雾中宛然如画,就是天上蓬莱也不过如是。

住在这样的人间仙境,能体会到民间疾苦,那真就奇了怪了……

王贤在里头一住就是半个月,都没有召见三位大员,似乎已经沉迷于这春光美景之中,陶醉在泰山姑子的温柔乡里,正当三位大员自以为得计,正要额手相庆时,突然有锦衣卫过来传话,请三位大员过府一叙。

三人赶紧换上官府,赶到行辕门口,彼时的心情还是很轻松的,相互抱拳行礼,刘本笑问道:“钦差大人终于想起咱们来了。”

“估计是被泰山姑子榨干了身子,”马忠****的笑道:“借着公事歇歇气吧。”

“唔,”储延笑笑,轻声道:“咱们赶紧进去吧。”在三人看来,他们已经彻底摆平了王贤,从此大家就是自己人,没什么好担心的了。

三位大人有说有笑的走进园中,此时阳春三月,百花竟放,花香浓郁、四溢泉池,更让这庭院美若仙境,马忠笑道:“当初藩台把衙门让给钦差,实在是明智之举。”

“呵呵……”储延有些肉痛的抽冇动下嘴角,他现在的临时办公之处狭小逼仄,因为还存了搬回这里的念头,是以也无心扩建装修,只是在凑合而已。和往常神仙般的日子,自然是天上地下,家中妻妾亦多有烦言,让储藩台十分不爽。但想到可以和钦差大人搞好关系,他觉得这些牺牲也值了。

说着话,三人被锦衣卫引到了一处清雅的庭院,庭院月门洞上写着‘珍珠泉’三个古篆体字。济南号称有七十二名泉,这珍珠泉便是排名第三的一眼,周围砌以雪花石栏,岸边杨柳轻垂,泉水清澈如碧,一串串白色气泡自池底冒出,仿佛飘撒的万颗珍珠,迷离动人。

泉边摆着一副檀木桌椅,椅子有四把,桌上是精致的茶点,还有一摞纸笺,想必是诗文之类的东西。

王贤便一身紫衣,立在石栏旁赏泉,他的头发没有结髻,而是只用绸带简单的系在脑后,春风微拂,黑发轻飘,意态说不出的潇洒。

看到王贤这样子,三位大员暗暗偷笑,他们还没忘了当初在德州时,王贤那粗鄙的样子,没想到一来济南,住进这园子,竟也附庸风雅起来了。

“钦差大人……”三位大员自然表面上还是毕恭毕敬,悄立在王贤身后,等他转过头来,赶忙一起行礼。

“娥皇女英异别泪,化作珍珠清泉水。”王贤朝他们笑笑冇,请三人在泉边就坐道:“这泉真是钟天地造化啊。”

“呵呵,是啊!”刘本忙笑道:“这珍珠泉可是七十二名泉中最高贵的一眼,历来都是归济南城的第一人拥有。”

“是啊是啊。”储延两个也笑着附和。

“让藩台大人割爱,实在过意不去,”王贤也坐下,亲自给三位大员斟茶,三人忙诚惶诚恐起身接茶,王贤笑着让他们放松道:“今天请三位来就是为了答谢一下,咱们一起品茗赏泉,不亦乐乎?”

三人见果然没猜错,心情彻底放松下来,卖力奉承吹捧起来,逗得王贤哈哈大笑,气氛和乐融融。不一时便称兄道弟,言语无忌起来。

“大人,”马忠挤眉弄眼的问道:“那几个……还满意吗?”

“满意满意!”王贤笑着点头道:“泰山姑子名不虚传,实在内秀的很!古人有诗赞的好!”

“什么诗?”三位大人忙问道。

“明月松间照,清泉石上流!”王贤的笑容十分****。

“行家!”显然三位大人都是过来人,稍稍一愣,旋即明白过来,一齐捧腹大笑着竖起大拇指,对王贤的评价表示高度认同。“大人果然是行家!”

“彼此彼此。”王贤脸上挂着笑,嘴角却一阵阵抽搐,那些千娇百媚的泰山姑子,他是一个都没尝到,全被灵霄给撵到别院里去了。也幸亏在太原时,跟张輗见识过,不然这会儿就得漏了怯。

四个男人正在交流心得,这时周勇过来,附在王贤耳边,轻声说几句。王贤便一脸无奈道:“那几个小娘子,一刻也离不开我。本座先去安抚一下,诸位兄台请随便。”

“啊大人快去,”储延也是个惧内之人,闻言十分理解。刘本马忠虽然暗笑王贤没出息,却也不会表现出来。

“那我去去就回。”王贤说完,急匆匆走了。周勇也跟着离开,一时间,珍珠泉旁只剩下储延三人。

三人此刻放松极了,相视一笑,心照不宣。便吃着茶,赏着泉,优哉游哉等钦差大人出来。

忽然,一阵风吹过来,将桌上那摞纸吹落地上,马忠和刘本赶忙起身去捡。幸好风不大,吹得不远,两人不一会儿就各捡了一摞起身。自然而然,都扫了一眼纸面,想看看‘明月松间照、清泉石上流’的钦差大人,又有什么样的惊人大作。

这一看,不要紧,两人就像被施了定身法一样,全都僵在那里。

储延年纪最大,地位最高,方才没有起身,依然坐在那里,不紧不慢的品茗,见两人呆若木鸡,不由好奇问道:“钦差大人有何惊世之作,让二位如此沉醉忘我?”

“……”马忠额头冷汗直流,刘本老脸铁青一片,两人根本不搭理储延,被他唤回神来,便颤抖着翻动纸页,去看下面的内容。两人越看越惶恐,仿佛手上拿的不是纸,而是烧红的铁片一般!

储延也察觉出不妥了,赶忙拿起桌上剩余的几张,打眼一看,便愣住了!上头根本不是诗文,而是锦衣卫的侦缉报告!

他拿的这几页纸的侦缉对象,是山东都指挥使马忠,侦缉内容是马忠上任以来,吃空饷、喝兵血的行径!明明白白查实了山东都指挥使司下辖的九卫十所实际员额,只有在册兵员的半数!而且将每一卫的实际人数都清楚载明!

当今永乐皇帝最重视军队不过!要是这份东西让皇帝看到了,马忠肯定会被撕碎了喂狗!

储延缓缓抬起头,向马忠抖一抖手中的纸页,压低声音道:“你糊涂啊!”语调中带着十分的愤怒,还有些想和他划清界限的意思。

“藩台也好不到哪去……”马忠将自己手中的纸页递给储延,同时要去拿他手里的。储延只顾着看马忠给自己的纸页,想也没想就把自己手里递给他。

看了纸上的东西,储延双腿一软,一屁股坐在椅子上,有些绝望的闭上眼道:“完了完了……”他看到纸上,同样是锦衣卫的侦缉报告,只是对象换成了自己,罪名也变成了侵吞藩库、瞒报税粮、挪用官银等五六样,每一样都描述的十分详细,一看就是早就经过缜密的调查。

马忠看完了手里的几页纸,摇头叹气,又望向刘本道:“臬台大人,你是什么罪名?”

储延也把目光投向刘本,冇等待他的回答。刘本却将那几张纸塞到袖筒里,惨笑道:“不说也罢……”他既然幸冇运的捡到自己那份,当然不会傻到公诸于众的地步。

不过就算他不说,储延和马忠也知道,这家伙也被捏到了死穴。三人颓然坐下,再没有一丝一毫的闲情逸致,他们这才明白,原来王贤之前引而不发,都是在麻痹他们,人家是在暗中搜集罪证呢!

三人沉浸在王贤带给他们的惊吓中,一时间,所有人都呆坐不语,不知如何是好。要是这罪证掌握在别人手里,他们还不至于恐慌成这样。毕竟都是一省大员了,谁在朝中没有过硬的关系?就算罪证到了刑部都察院,他们也能想办法压下去,无非就是多出点血呗。

可这罪证是在锦衣卫手中啊!如果王贤非要对付他们,他们只有死路一条!想到锦衣卫诏狱的可怕,三个大员忍不住两股战栗,汗如浆下……

“干嘛呢?”一个声音陡然响起,吓得三人猛一哆嗦,储延一下跳了起来,一屁股就坐到了地上。三人赶忙回头一看,就见王贤不知何时,已经出现在他们身后。

“哎呦,储大人,真抱歉,”王贤满脸歉意扶起储延,给他拍拍屁股上的土,笑道:“只是想跟三位开个玩笑,倒把三位吓到了,真是不当人子。”

“呵呵,哪里哪里……”储延三个忙挤出一丝笑容,只是那笑比哭还难看。到这会儿,三人再把王贤当成胡乱说话的粗人,他们就不配当人了。哪里还不知道王贤这家伙,每一句都在含沙射影!人家今天分明是设好了局,请君入瓮呢!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