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二八章 众矢之的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5-12-15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乐安州,汉王府,银安殿。

“王爷想暗助他们造反,然后出来力挽狂澜!”韦无缺石破天惊的一句话,道破了朱高煦的如意算盘。“山东白莲教是全国家底最hòu的,但之前林三在时,一直与朝廷相安无事!自从林三死后,山东白莲教陡然开始jī进,便处心积虑谋划起造反来!”顿一下,韦无缺沉声道:“用火烧三大殿这样的大手笔来为起事开篇,可见白莲教要做的这篇文章,大到什么程度!”

“而朝廷对此一无所知,否则不可能只派个王贤过来,却不给他一兵一卒!”韦无缺接着道:“白莲一旦起事,必是星火燎原之势,届时山东沦陷,朝廷作战不力,只能请王爷出山!王爷便顺理成章重新粉墨登场、届时平定山东、兵权在握、声威高涨!虎视京畿!处境可进可退,比当年要好上许多倍!”

“一派胡言!”朱高煦震惊之后冷静下来,汉王殿下已经想明白,韦无缺此来有恃无恐,杀了他没有任何意义。便索性沉住气,看他如何表演。

“王爷就当在下是胡言便好,在下还有几句胡言乱语,请王爷听一听。”韦无缺飒然一笑道:“王爷想的是将白莲教养大,然后一口吞掉,壮大己身!就像当年曹操灭黄巾,结果招降二十万青州兵,实力大增一般!”说着笑笑道:“说来也巧,白莲教的老巢也在青州。”

朱高煦已经不言语了,只是眯着眼,有些轻蔑的打量着韦无缺,仿佛在看一个跳梁小丑。

“王爷的想法可谓大胆!不可谓不高明!”韦无缺下一句却让朱高煦再也无法淡定下来,只听他幽幽说道:“可要是王爷到时候吃不掉白莲教怎么办?”

“你这话什么意思?”朱高煦眉头紧皱,死死盯着韦无缺。

“王爷还是小看了白莲教在山东的实力,当年林三在时,唐天德为什么非要把女儿嫁给他,就是看中了一旦山东起事,是最有可能成功的!没有之一!”韦无缺沉声说道:“如今山东各府各州各县,都有数目十分庞大的白莲教徒!而佛母正挟火烧三大殿之威,在逐县逐府的收服那些首脑,获得他们的效忠!这分明是想将一盘散沙的白莲教,彻底统合起来!一旦让她完成了统合,整个山东白莲教拧成一股绳,王爷还有信心吞下他们吗?!”

“……”朱高煦陷入沉默,额头似乎有汗水闪亮。韦无缺说的一点不错,他就是打得这种主意!在他看来,白莲教人数虽多,林三死后却再无领袖,这样造起反来声势虽大,却是一盘散沙,只要数万精兵即可各个击破,同时在这个过程中,渐渐壮大自身!平个三五年叛,麾下将士超过十万,就是父皇也不敢轻易动自己分毫!

可以说,汉王殿下的如意算盘,就是建立在白莲教规模虽大,冇却没有统一领导这一条上,他才有信心将想法变为现实。虽然去年冒出个佛母来,在普通教徒中呼声甚高,但那些各地的高层骨干却基本不买她的账!可三大殿一烧,天下震惊,佛母的大名可是如雷贯耳、家喻户晓,她若挟此声势趁机统合白莲教,很可能会一举成功!

汉王心头升起明悟,白莲教之所以冒天下险,烧毁三大殿,恐怕就是为了将一盘散沙的山东白莲教统合起来!乃至号令全天下的明教白莲教!

真要让他们把这件事干成了,自己原先的计划就要变成如蛇吞象一般可笑!

看到汉王脸上神情变幻,韦无缺便知道自己成功了,立在那里悠然自得,等汉王开口相求。

“你……有何……高见?”果然,汉王沉吟半晌,还是不太情愿的问计了。

“呵呵,王爷礼贤下士,总不至于连杯茶都不赐吧。”韦无缺却矫情起来。

“赐座、看茶!”朱高煦闷哼一声,太监赶忙给韦无缺搬来把椅子,又上了茶。韦无缺呷一口茶水,眉头紧皱道:“茶是好茶,就是有些陈了。”

“将就吧,这才几月,哪有新茶给你喝。”朱高煦不爽道。

“据说,王贤就喝到了今年新出的龙井,”韦无缺淡淡道:“山东的官员对王爷可不太恭敬,有新茶讨好王贤,却没有新茶进献王爷。”

“本王不好此道,”朱高煦嘴角抽冇动几下,冷声道:“你给我说正事儿!”

“遵命。”韦无缺放下茶盏,一撩衣袍下襟,意态潇洒道:“在下不才,可以替王爷从中游走,离间白莲,让那佛母的美梦化为泡影。”

“你?!”朱高煦有些不屑的哼一声:“别以为本王不知道你们江湖事,你曾经在杭州阴过白莲教,当时唐天德父女还有林三都险些被你害死,他们能听你的才叫见了鬼。”

“王爷那都是老黄历了,林三生前已经和我和好,”韦无缺淡淡道:“前年秋里,南海子一役,我俩便是并肩作战的袍泽!”

“哦……”韦无缺曾经和林三一起行刺朱棣,这件事朱高煦是知道的,闻言便信了几分。

“而且……”韦无缺压低声音,一字一句道:“如果没有我帮忙,天火焚魔宫之策,根本不可能成功。”

“什么?!”朱高煦一阵悚然,他死死盯着韦无缺,眼前却浮现出另一个人的身影——赵王朱高燧!听说三大殿被焚,朱高煦不知推敲过多少次,他认为单凭白莲教那帮土包子,想完成这种程度的谋划,根本是痴人说梦!一定是有高人在背后指点,甚至有人在暗中相助,三大殿的火才能真正烧起来!

联想到赵王和白莲教千丝万缕的联系,朱高煦第一个就想到自己这个三弟!现在听韦无缺这么一说,他更是确信无疑——朱高燧一定在其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!

‘这个老三,让韦无缺出面找我,他却躲在背后装好人!’朱高煦对赵王的行为很是不满,但眼下看来,要想完成自己的计划,还真离不开这两人的帮助。

“好吧!”朱高煦向来杀伐决断,从不犹豫。一旦拿定主意,便再不遮遮掩掩:“说吧,你们想要什么?!”

“臣和赵王是真心实意助王爷成事。”韦无缺默认了赵王也在其中,淡淡道:“只要王爷成就大业,至少臣这边,就心满意足,别无他求了。”

“别用这些屁话搪塞我。”朱高煦沉声道:“无利不早起,不知道你想要什么,孤是不会和你合作的。”

“那好吧,”韦无缺笑笑道:“王爷也知道我是明教中人,白莲教和我们明教向来南北争雄,这次白莲教搞出这么大动静,一时间天下归心,许多明教教徒转投白莲,已经威胁到本教的根基,如果让白莲教成事,那明教恐怕将不复存在。”说完,他微笑看着朱高煦道:“不知这个理由,王爷可还信得过?”

“这勉强,也算是个理由。”朱高煦哼一声。

“还有件事,”韦无缺笑笑道:“王爷杀王贤时,希望能让我参与其中,此生不能手刃此獠,我死不瞑目。”

“成交!”朱高煦缓缓点头。

王贤一路招摇南下,不仅引来了韦无缺,还让山东白莲教沸腾了!也不知这账是怎么算的,白莲教就认定王贤冇是杀害林三的罪魁祸首!林三生前,仗义豪杰,又是小明王之孙,教内无人不服、无人不爱,所以林三一死,白莲教的一干首脑个个如丧考妣,都发誓要替三哥报仇!

如今王贤来了山东,一干教众登时蠢蠢欲动起来,恨不得马上起兵,攻下济南城,将王贤碎尸万段!以泄心头之恨!

正巡行各方的佛母也得到这个消息,便想立即更改行程,前往济南截杀王贤!却被她的父亲,白莲长老唐天德死死劝住。

青州府,卸石棚寨。寨中数千将士,皆以红巾裹头,唯独山寨中冇央,护卫皆着白袍,这里乃是佛母居所。

佛母居所中,唐天德看一眼冷若冰霜的女儿,叹气道:“王贤来济南,就是为了找你的,你又何苦冒险去济南?按部就班,等他来就是了。”顿一顿道:“何况,咱们得趁热打铁,将各路堂口统一起来,方可成就大业啊!”

“想成大业的是父亲,”佛母依然带着面纱,但透过面纱也能感受到她的怒火:“我只想报仇!”

“女儿!你现在是系千万人性命于一身的白莲佛母,”唐天德苦劝道:“不可轻举妄动啊!”顿一下道:“再说你的仇人难道只有一个王贤?明朝的皇帝、太冇子、太孙不是吗?你要报仇,也得有足够的实力挑战他们才行。再忍忍吧,忍一忍……”

“……”佛母终于被劝住,轻叹一声道:“父亲准备什么时候起兵?”

“这个……”唐天德想一下道:“要看你统合的速度,统合的越快,起兵的日子就越近。”

“……”佛母幽幽盯着唐天德半晌,终于点头道:“知道了……”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