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二四章 诚惶诚恐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5-12-11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永乐年间官场有谚云,‘前世不修,为官齐鲁’。山东这地方,从金元时期就苦难深重,元末群雄争霸,山东又是主战场,更是惨不忍睹。到了本朝,偏又赶上靖难,山东是抵御朱棣南侵的主战场,在布政使铁铉的带领下,山东军民英勇作战,让朱棣吃尽了苦头,几度都要被逼上绝路。

后来,朱棣没法子,只能率部绕过山东,直扑金陵,其实是放弃后路、亡命一搏,只要沿途省份尽力阻击,抑或南京没有那么多叛徒,能挫燕军兵锋,朱棣基本上就败亡了。然而说天命所归也好、说建文太菜也罢,竟让朱棣这看似毫无希望的行险一搏,把个京冇城金陵给夺下来了!

京冇城一陷落,建文帝在皇宫大火中不知所踪,天下州县传檄而定,朱棣竟这样坐上了龙椅,成了大明皇帝!之前忠于朝廷、英勇御敌的山东军民,一下就沦为了可悲的叛逆!朱棣夺取帝位后,亲率大军回兵北上复攻济南,所过之处斩尽杀绝、寸草不留。大军兵围济南,铁铉死守不肯投降,但终因寡不敌众,城陷被俘,济南也惨遭屠城……

铁铉被押送到京师,见到朱棣时,骂不绝口,立而不跪!愤怒的朱棣令人割下他的耳朵、鼻子,煮熟后塞入他口中,问他滋味如何?铁铉厉声说忠臣孝子的肉有什么不好吃?最后被凌迟处决,全家男丁为奴,妻女发教坊司为妓,饱受虐待而死……

发泄完胸中戾气,朱棣对山东的恨意仍未消减,苛捐杂税远胜他省,疏浚运河、营建北京,更是尽数落在山东的壮丁身上,每年几十万壮丁出去,能回来半数就不错了……所以,山东父老对大明朝、对皇帝的憎恨,远远超过任何一省,也就不难理解了!

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为官做吏,当有多悲催也就可想而知了。每年的税粮肯定无法如数收齐、境内盗匪横行、民乱频仍,年年考绩必定名落孙山,不要说升迁了,就连能平平安安熬到转迁别处,都是要烧高香的,至于罢官免职,实属家常便饭,坐罪丧命也屡见不鲜。是以官员们将到山东做官视为畏途,稍有些门路的,都已避而远之,剩下的都是些没有靠山的、获罪贬谪的、或者得罪了上官挨整的,总之就是一群没有希望的可怜虫。

这些山东官员本来就朝不保夕,三大殿火灾后,朝廷又将罪魁定为山东白莲教,山东官员就更是惶惶不可终日了。山东的三位军政大员,布政使储延、按察使刘本和都指挥使马忠三人更是整日会商,合计应对之策……查办白莲教的案子,是按察使的责任;但白莲教藏兵于民,布政使亦责无旁贷;想要对付遍布全省的白莲教徒,没有军队是万万不能的,所以也离不开都指挥使。

好在三司的衙门都在济南府,三位大人冇碰头倒也方便,商量来商量去,还没商量出个章程来,又一个晴天霹雳咔嚓一声,砸在三位大人头顶——皇帝竟派王贤为钦差,前来山东查办白莲、捉拿佛母!这可把三位大人吓得够呛,王贤何许人也?那是上天入地、杀神灭佛的当世头号凶人!这些年,关于王贤的传说可太多了,真的假的、有的没的,大明的官员百姓,都能说上两段,总而言之、言而总之,这是个极难对付的家伙!

难对付到什么程度?凡是跟他作对的,无论汉王还是纪纲还是山西那一窝,通通都惨败告终……如今王贤身为锦衣卫大都督,朝中奥援无数,就更不是他们这些地方大员能抗衡的了!

“这样的钦差大人,咱们可得罪不起啊……”倒抽了半晌冷气,布政使大人说出了三人的心声。

刘本和马忠听了也使劲点头,可不是嘛?这么多年,跟他斗得没一个有好下场的,山东出去的纪纲,被抄家灭门了!不可一世的汉王,也被削去兵权,就在山东地儿窝着呢!

“藩台,您是长官,您来定个调子。”虽说三司分立,互不统属,但无疑管民政的布政使权力最大,是以刘本、马忠有此一说。

“一定要拿出最大的热情,提供最好的条件,致以最高的敬意,务必令其宾至如归,心满意足!”储延沉吟一下,给出了他的意见。

“说的好!”马忠是个武夫,说话比较直接,闻言大喜道:“都说伸手不打笑脸人,咱们都跪下舔他的……鞋面了,他总不能还在咱头上踩两脚吧?”

储延刘本听他说的粗俗,暗暗皱眉,但仔细一想还不就这么一会事儿?于是刘本直接问道:“那具体怎么办呢?”

“伯爷大概什么时候到?”储延问道。

“据报出京的日期是二月二,京冇城距离济南府八百里路程,”马忠掐指一算道:“骑马的话,应该半个月到。”顿一顿道:“不过也说不定,据说这位爷曾经三天时间,就从南京赶到北京。”

“那是为了救驾,”刘本道:“来山东上任不用这么赶吧?”

“不怕一万就怕万一,”储延想一想,拍板道:“咱们抓紧把省城这一摊安排好,七天以后到德州迎接钦差大驾!”德州隶属济南府,是山东和河北的省界……哦对,如今的河北已经改做北直隶。

对于到省界迎接钦差大人,刘本和马忠毫无异议。

“这阵子,咱们都得忙活起来了!”储延想一想,具体吩咐道:“从济南城到德州省界,凡钦差经过的路径,一定要黄土铺路,不准看到一点垃圾。还有,正是春荒的季节,官道上到处是逃春荒的叫花子,让各府县都出动起来,把这些人全都给关起来,务必不要污了钦差大人的眼!”

“成。”刘本点点头,接下这个差事。

“省城以外,钦差大人毕竟只是路过,让人将脸面收拾干净,做做表面文章也就成了。最要紧的还是济南城,咱们济南可是个好地方,‘四面荷花三面柳,一城山色半城湖’,要利用这个优势,让钦差大人住得好、吃得好,玩儿的好,一切都好。”

“吃的好玩儿的好简单,山东虽穷,供一个钦差吃喝,还是没问题的!泰山姑子天下闻名,咱们挑些最靓的服侍钦差,保管他乐不思蜀。”马忠道:“只是这钦差行辕才是最要紧的,应该设在哪里?”说这话时,他拿眼瞥向储延。这里头有一桩公案,济南府虽然号称一城山色半城湖,但真正的精华,就是大明湖、趵突泉、珍珠泉一线,元朝的时候,这些美景尽归当时的济南公张荣所有。等到了国朝,原先的济南宫府就成了山东行省的官衙,后来洪武九年,撤行省改布政司使,分立三司,原先归于行省长官的司法权和军权,就分给了按察使司和都指挥使司。这两司既然和布政司平级,自然要搬出原先的行省官衙。至此,布政使司便独占了半城的美景!

马忠每次到这儿景色美不胜收的布政使衙门来,都会一阵阵气不顺,回去看自己狭小的官衙,更是窝火憋气,莫可名状。本着自己住不上,也不能让对方痛快的原则,他故意说道:“我准备,将自己的衙门腾出来,给钦差大人做行辕。”

“还冇是腾我的吧,”在这件事上,刘本倒是和马忠立场一致,马上心领神会道:“好歹我那里原先是处园林,黑虎泉也算有名,钦差大人应该会喜欢的。”

听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挤兑,储延心里一阵阵腻味。既然说到腾衙门,自然要把最好的腾给钦差,不然到时候钦差过府一看,见布政使衙门远胜自己的行辕,这两个贱冇人再添油加醋一番,还不知会怎样怪罪。想到这儿,虽然一阵阵肉疼,他还是咬牙道:“还是腾我的吧,既然招待钦差,当然要用最好的。”

“藩台此言甚是!”马忠大喜道:“泰山姑子我来找。”

“厨师膳食交给我。”刘本也笑道。

“好。”储延心疼的直哆嗦,强颜欢笑的点点头。

后头几日,三位大人齐心协力,将济南城的市容收拾一新,把临街的房屋全都刷了一遍,那些有碍观瞻的乞丐流民也全都拉出济南城,甚至让官差假扮百姓,在各条街道巡视,以便出现突发状况好及时处置。三人又竭尽所能,打听王贤的相关信息,从其好恶习惯,乃至身边的随从人等,只要能弄到情报,都通通研究一遍,以备万无一失。

储延也果然腾出了布政使衙门,甚至将牌匾都拆下来,换上一块新制的‘钦差行辕’匾。衙门里头各处园子,全都收拾一新,就连王贤身边人的住处,也全都换了新的陈设用具。至于王贤的住处,更是精心设计,每一样摆设都不求最好,只求最贵,反正布政使管藩库,敞开了花就是了!

说话间到了二月初八,三位大人便带着属下的官员,浩浩荡荡北上德州,来到山东和直隶的交界之地,翘首以盼钦差大人的大驾!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