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一七章 真像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5-12-06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见老太监突然翻脸,打伤了魏高!官员们义愤填膺,朝魏高悲愤喊道:“魏大人!魏大人!”

“带走!”赵赢甩甩发力过猛的手臂,阴着脸转过身去。

东厂番子们便将捉到的几十名官员,还有后来主动站出来的十余名高官,以及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魏高,统统带了出去。

待最后一名番子出去,太医院的大门轰然关闭,剩下的人也被软禁了!

东厂迁到北京之后,也建了自己的诏狱,规模虽然比不上锦衣卫诏狱,但狱中的刑具、刑法,却远比锦衣卫的花样多得多……至少,锦衣卫对犯人用刑,还是以取得口供为目的,东厂的酷刑,却分明是以折磨犯人为乐!

魏高等人一进东厂诏狱,就遭到了东厂最热烈的招待……仅仅当天,就死了五六名官员!其余人也都半死不活,奄奄一息……。

东厂将昨日里在宫门外跪谏的官员近千人,抓走了几十名骨干严刑拷打!又将其余人软禁的消息,刹那间传遍了京城……

第二天,便是衙门开印,重新办公的日子,六部长官几乎成了光杆司令。只好请旨,暂缓开印,待一切查清再说。整个北京中央朝廷,陷入了停顿状态……

这种情况下,太子不得不不顾嫌疑,将王贤叫到自己府中商议。

“仲德,”朱高炽忧心忡忡道:“赵赢的行为,可是陛下那日授意?”他最担心的就是这个,一旦父皇发起狠来,就算把朝廷彻底打烂也在所不惜!在这一点上,朱棣和太祖皇帝简直一个模子刻出来的。

“陛下那天,”王贤回忆一下,摇头道:“并没有这方面的指示,只是命我俩全力破案。”

“会不会是陛下,”虽然觉着这话有些伤王贤,但太子也顾不得许多了:“后来又单独吩咐过赵公公?”

“从时间上不太可能,”王贤摇摇头道:“他应该一回去就调集人手,到太医院抓人了。陛下要是另有吩咐的话,也只会是在之前…ē”

“之前不太可能。”这下轮到朱高炽摇头了,他想一想道:“若是赵公公自己的主意,事情还尚有可为。”

“应该是他自己的主意,”王贤想一想道:“不过老太监揣摩上意向来到位,只怕皇上也是默许的……”他很清楚,老太监跟自己不一样,只需要看皇帝一个人的脸色,所以可以肆无忌惮的把所有闹事的官员都抓起来,给皇帝出口恶气,而不用担心什么后果。

“默许不怕!”朱高炽道:“皇上只要没有明旨,我们就可以把东厂的结论推翻!救出那些大臣!”说着殷切的看着王贤道:“仲德,全靠你了!你一定要查明真相啊!”

“殿下放心,”王贤点头道:“锦衣卫已经全力去查了。”

“有进展了吗?”朱高炽巴望着王贤,问道。

“有,确实是纵火,天火之说实属无稽之谈,”王贤答道:“但也肯定不是那些大臣们干的。”说着有些轻蔑道:“一来他们没那个能耐,二来,给他们一百个胆也不敢……”

“不管怎样,我们都得把他们营救出来!”朱高炽沉声道:“多在东厂一天,就会有几名官员无辜丧生!”

“是。”王贤点点头,虽然同为臭名昭著的特务机构,但跟东厂一比,锦衣卫简直是文明执法、宾至如归了。基本上,进了锦衣卫诏狱的,还能留半条命出来。进了东厂诏狱的,就只能横着出来了……

“能不能查出真正的纵火犯来?”朱高炽问道。

“以臣之见,应该就是那个佛母!”王贤沉声道:“这件事他们既然早有谋划,自然不会蠢到以为,单单用几支火箭就可以把皇宫烧掉。”

“是。单看他们能躲过你天罗地网的搜索,就知道这些人十分了得,”朱高炽点点头,突然意识到一点,看着王贤道:“你是说,她们除了放火箭,还有别的招数?是多个招数同时作用,才会烧掉三大殿的?”

“殿下圣明。”王贤点点头道:“就是这个意思。”

“一定要查出他们的手段来!给官员们洗清冤屈!”朱高炽殷殷期望的看着王贤道:“还有那个佛母,能把她也抓住吗?”

“锦衣卫、东厂、顺天府都在抓她,”王贤摇摇头道:“但说实话,臣以为她已经趁乱离开北京了。”

“哎……”朱高炽忧虑道:“这些人搞出这么大动静,所图必定极大!想一想就让人不寒而栗!”

“是。”王贤点点头,他知道,太子殿下一定想起,北上路上看到的情形。

“一定要尽早破案,否则后果不堪想象啊!”太子殿下忧心忡忡,再次强调。

“是。”王贤应一声,准备退下时,想一想,又看向太子道:“殿下,恕臣直言,您似乎有些不一样了……”

“是吗?”太子淡淡一笑,缓缓答道:“只是有些想清楚了,虽说储君以养德为本,但不代表孤就应该做缩头乌龟。”

“殿下!”王贤听得心神巨震,他知道太子的心态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!看来太子清楚的意识到,随着朱棣年事渐高,行事愈发昏聩狂乱,如果身为储君,不能坚决抵制住皇帝的乱命,将给国家和百姓带来莫大的灾难。

“这大明朝早已到了折腾不起的地步!”太子神情依然讷讷,语气却坚定异常道:“为国为民,我都要担负起自己的责任,之前是我太在意自己的储君之位了,以后不会了……”

“只是这样一来,恐怕要彻底走到皇上的对立面了……”王贤声音发颤道。

“孤只求问心无愧就好,至于结果如何,孤已经不在意了……”太子摇摇头,宽厚的看王贤一眼:“仲德,此道孤矣,这件事之后,你我就分道扬镳吧,孤不能拖累了你。”

“殿下!”王贤被激的气血上涌,朝太子深深一揖,沉声道:“臣愿为殿下马前卒,虽万死亦不悔!”

“别着急表态,回去好想想再说,”太子朝他笑笑,轻声道:“先把案子破了,这才是当务之急。”

“是!”王贤郑重应下……

王贤离开东宫,一回到锦衣卫衙门,就被负责六处的鬼手张拦住了,将他神神秘秘的拉到衙门最深处,六处所在地。六处是锦衣卫中负责研发的机构,其中有许多不可告人的秘密,更是经常发生爆炸之类的安全事故,所以被安排在整个衙门最隐秘的部位……隐秘到除了六处的人,日常无人涉足。毕竟谁也不知道,这里啥时候又会发生爆炸,没事儿还是离远一些的好。

一进去六处的院子,王贤就见火光一闪,听到咣当一声,几个研究人员便成了炭人。他刚要担心询问要不要紧,那几个黑乎乎的家伙,却从地上爬起来,朝王贤扑了过来。为首的一个一咧嘴,露出森白的牙齿,激动的话都说不成块:“大……大人……成了!果然不同凡响!”

因为过于激动,这些家伙拉着王贤的胳膊手舞足蹈。王贤洁白的袍子上,立马多了些黑手印,他也不以为意,笑问道:“什么成了?”

“您给的那个改进火药的方子啊!”黑乎乎的家伙对王贤大声说道。

“是吗?!”王贤一听也激动了:“真搞成了?!”

“是啊!用料是原先的两成,威力却大了两倍不止!”那家伙指着自己身上,得意洋洋道。仿佛这一身黑炭就是最好的证明。“大人实在太厉害了!”

“是啊大人!”几个黑家伙点头如捣蒜道:“您懂得实在太多了!”

“哪里哪里!”王贤表面谦虚,嘴角都快咧到耳根了。“都是诸位的功劳!”

“咳咳!”鬼手张实在看不下去,依着他们互相吹捧,还不知到什么时候。只好干咳两声提醒王贤道:“大人,属下请您过来,是另有要事。”

“好吧。”王贤这才依依不舍跟鬼手张进屋,还不忘回头嘱咐那几个家伙:“等我出来,咱们再好好聊啊!”

等进了屋,王贤脸上的笑容便收敛起来,因为他看到了桌上堆得那一堆黑乎乎的东西。那是他命人从三大殿废墟各个角落取来的样品,让六处进行鉴定的。虽然这时候没有什么先进的鉴定技术,但以六处的水平,应该能看出些什么蛛丝马迹来。

周勇关上了门,王贤看一眼鬼手张,鬼手张点点头,从桌上拿起一张白纸,缓缓送到王贤面前。王贤定睛一看,只见纸上是些黑黄色的粉末。鬼手张轻声道:“这是从废墟的木缝中筛出来的。”

“大人请看,”周勇将纸上的粉末小心倒入一个瓷碗,又点燃了瓷碗下的蜡烛,刚刚加热片刻,瓷碗中便猛地窜起耀眼的火光!那短暂而炽烈的火焰,晃得王贤等人眼前发花!心头更是猛地震动起来!因为这火焰,与三大殿窜起的天火,一模一样!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