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一六章 栽赃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5-12-06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三大殿废墟,余烟袅袅。

“这次的事情,”朱棣看一眼自己手下的两大特务头子,叹一口气道:“朕也有责任……”

“皇上……”王贤和赵赢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刚愎自用到了极点的永乐皇帝,居然承认自己也有责任!但下一刻,两个极其聪明之人,便明白过来,皇上的意思是,让他俩承担起主要责任……

“皇上这样说,老奴只有撞死在丹墀前了。”赵赢老太监毫不犹豫的顺着皇帝说道:“上元佳节,官府放灯、百姓赏灯,是多少年的惯例!跟皇上有何干系?!”说着使劲磕头道:“是奴才们没有当好差!千错万错都是奴才们的错,跟陛下无关啊!”

“是啊皇上……”王贤听的一肚子火,朱棣但凡听他一句,何至于此?!可赵赢已经这样说了,让他还能怎么着?

“好了,朕没说就是你们俩的责任。”朱棣对两人的态度比较满意,又给两人减压道:“何况这次,你们也不算全无功劳。”这话倒是真的,若非赵赢准备充分,被焚毁的何止是三大殿?恐怕整个紫禁城都要葬送在火海中。至于王贤,现在看来,若非他大肆抓捕可疑人等,只怕白莲教不止会烧个皇宫那么简单,起码要搅得京城大乱,就是趁机攻打紫禁城也有可能。

“总之,先把这件事查清楚再说。”朱棣顿一顿,他的目光转向仍在冒烟的废墟道:“你们说,这么大的宫殿,怎么可能区区几只火箭就一下子引燃,又一下子火势冲天,救也救不得了呢?莫非真是天火不成?”

“这……”两人这才发现,皇上真正关心的,还是三大殿起火的真正原因。再一想也就了然了,如果不能证明,这场火灾是人为的,就算把他俩满门抄斩,皇帝也依然需要向上天告罪。一旦皇帝下诏罪己,那么迁都北京自然就是错误的。还都南京也就成了必然……

“你们俩不是整天明争暗斗,想要领导对方吗?”朱棣看一眼两人,淡淡道:“这次谁能查清楚这件事,谁就?上司!”说完,朱棣突然提高声调,咆哮道:“一定要查清楚,就算掀起大狱也无所谓!”

“是。”王贤和赵赢齐声领命。

“去吧。”朱棣疲惫不堪的摆摆手……

从奉天门出来,赵赢站住脚,看看王贤道:“伯爷准备怎么查?”

“没有头绪。”王贤摇摇头,反问道:“公公怎么看?”

“自然是纵火。”赵赢理所当然道:“天火之说乃无稽之谈,一定要粉碎这个谣言!”

“公公所言甚是。”王贤点点头,笑道:“那咱们就分头去查。”

“忠勇伯,这次非比往日,你我还要捐弃前嫌,精诚合作才行啊。”赵赢看着王贤,一脸诚恳道。

“那是当然。”王贤笑笑,深表认同。

拱拱手,两人在奉天门口分开,王贤出宫,赵赢则往东厂值房而去。

回去东厂值房,赵赢召集手下商议此事,马德小声问道:“干爹,您真要和姓王的合作?”

“当然不是。”赵赢阴着脸,摇摇头道:“咱们查咱们自己的,他那边的动静也要盯紧了。”顿一顿道:“那些送到太医院的官员如何了?”

“别提了,”马德啐一口道:“那些家伙都是属骡子的!躺在那里破口大骂,不让太医给治伤,还说要绝食死谏!”

“哼,”赵赢冷哼一声道:“事情就是他们搞出来的!这会儿当然要一鼓作气了!”

“干爹说的是……”众档头习惯性的拍句马屁,旋即却愣住了,马德试探着问道:“干爹是说,三大殿的火,是他们放的?!”

“当然!”赵赢阴沉着脸,淡淡道:“一定是他们放的,必须是他们放的!”顿一顿,对面面相觑的众手下道:“他们早对陛下心怀不满,是在用这种方法,逼皇上罪己还都!”

众档头也不是蠢货,听赵赢还没调查,就已经斩钉截铁的下了结论,便明白这应该是对皇上最有利的结果……是啊,要是那些大臣们故意纵火,烧了三大殿,皇上自然就成了受害者,非但不用罪己还都,还可以名正言顺掀起腥风血雨,将那些公然和皇上对抗的家伙斩尽杀绝!

想到承天门前,那成百上千名跪谏的大臣,可想而知,皇上心中是何等气愤!那不等于表示皇上沦为众叛亲离的****了吗?!不把那些家伙全都清洗掉,如何让皇上出这口恶气?如何让皇上恢复一国之君的尊严?

这样一想,他们也就明白自己该怎么做了……

“老祖宗,”东厂掌班太监小声问道:“捏造证据、无中生有,这都是小意思。关口是锦衣卫那边不能拆咱们的台啊?”

“是啊。”众太监点头道,他们对王贤那帮人的本事实在是心有余悸,万一这边儿把假案捏造成功,那边也成功破案了,到时候假的就是假的,碰上真货一拆就穿,大伙的脸往哪儿搁还在其次,脑袋能不能保住都是问题。

“所以才要和他们多多通气,”赵赢淡淡道:“要是他们查出什么来,就……”说着,赵赢把手一挥,做了个砍头的手势。

众手下心领神会的点头应下……

太医院位于承天门外,东长安街上,是个前后五进的大院子,往常总是人少屋多,显得极为冷清。今天却所有的房间里都躺满了人,呻吟声、咒骂声、慷慨激昂的演说声,吵得清静惯了的太医们头晕脑胀,他们这辈子还真没见过这么多伤员,而且清一水都是皂靴官袍的朝廷命官……

太子殿下把这些官员送来时,特意关照过一定要好生救治。就算太子不说,太医院的上下人等也不敢怠慢,从院判到最普通的学徒,全都上了阵。好在全都是外伤,骨头断了上个夹板、头破血流就上点药包起来,也没啥技术含量,院判大人还是很有信心能完成这次任务……谁知,这些官员竟然统统都不配合,说宁可下半辈子瘸了腿、宁可流血流死,也不让他们给治疗!

对官员们的情绪,太医院金院判还是有些了解的,便耐着性子劝说他们,养好了伤再战也不迟,这会儿真要是落下残疾,或是失血过多而亡,那是自家父母妻儿的灾难……官员们被他说的有些心动,正要半推半就让太医们把伤给治了,突然听到外头一阵喧腾!

“太医院的人听着!”有个公鸭嗓子在院子里叫嚷起来:“全都到院子里集合!不许给疑犯治伤!”

金院判赶忙到院中一看,见是东厂提督赵赢,亲自带人已经把太医院衙门给包围了。金院判心里头咯噔一声,赶忙陪着笑迎上去:“什么风把赵公公吹来了?”

“妖风!”赵赢朝他点点头,算是打了招呼,便冷声道:“奉旨,查办三大殿纵火重案!前来捉拿疑犯!金院判,让你的太医都躲远点,别给误抓回去。东厂的花样,他们可承受不起!”

“好叫公公知道,这里只有一些受伤的官员在接受治疗,”金院判陪着笑道:“并没有什么纵火疑犯。”

“那些官员就是!”赵赢有些不耐烦道:“怎么,金院判是要替他们开脱吗?”说着冷冷打量起金院判道:“还是说,你跟他们根本就是一伙的?!”

“不敢不敢!”金院判吓得赶忙摇头,他虽然同情那些官员,但毕竟只是个大夫,就是想和人一伙,人家也不会把他当成同道。

“抓人!”赵赢一挥手,如狼似虎的东厂番子便冲入各个房间,也不拘什么官大官小,只看谁神情紧张、面如土色就抓谁!至于那些吓得哆嗦的,更是一个都不放过!

“放开我!”“你们凭什么抓我?!”那些被抓的官员有的垂头丧气,有的极力想做出大义凛然的样子,也有的拼命挣扎喊叫。

“放开他们!”魏高等几个领头的高官站了出来……他们身上的绯袍在殴打中有护身的作用,毕竟穿绯袍的都是高官,那些东厂番子下手的时候,不由自主就轻了很多。

魏高等人拦住番子们的去路,慨然道:“我们才是主谋,要抓就抓我们!”他说的是,他们几个是到宫门死谏的主谋,这话一出口,赵赢等人登时眼就亮了。本来的计划是抓一些容易揉捏的软蛋回去,好好炮制一番,弄出个像样的口供来。至于那些一看就死硬死硬的,就先关在太医院,省得白费功夫。但一听魏高几个的话,赵赢就像鲨鱼见了血,大步走上前,一把拎住魏高的领口,死死盯着他,阴声问道:“那件事,果然是你们谋划的?!”

魏高毫不畏惧的和赵赢对视,只以为对方说的是跪谏一事,便毫不犹豫认下道:“不错!本官敢做自然敢当,你抓我回去吧!”

“好一个敢作敢当!”赵赢阴阴一笑,突然脸色一变,咬牙道:“孽畜!”说着猛地一挥手,便将魏高魁梧的身躯猛地甩了出去!魏高重重摔在院中,一口鲜血喷了出来……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