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一五章 扑朔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5-12-02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承天门城楼上,眼看着太冇子这一跪,把官员们跪的五迷三道,朱棣冷冷一哂,低声道:“这邀买人心的本事,还真是天下一绝……”虽然皇帝没有主语,但谁也知道他指的是哪位。

见事态有被太冇子控制住的迹象,朱瞻基暗暗松了口气,他虽然不喜欢看到父亲出风头,但轻重缓急还是能分清楚的。

“要是他能把这些人劝走,”朱棣瞥他一眼,看穿了太孙的心思,却怪笑起来:“朕就逊位给他……”

“皇爷爷!万万不可啊!”朱瞻基惊呼一声,说完才意识到,这不过是皇帝的一句戏言,他偷偷观察朱棣的脸,轻声道:“皇爷爷不信他们能被劝走?”

“朕和这帮东西打了四十年的交道,岂能不知他们是什么货色?”朱棣咬牙切齿道:“要是能劝得动,朕何必夷方孝孺十族?!”

朱瞻基点点头,听到楼下事态又有变化,赶忙往下看去。便听到为首的那些官员给太冇子磕头泣道:“殿下的旨意,臣等不得不听,可江山社稷臣等也不能不顾,殿下……您就别为难我们了……”

“诸位……”朱高炽双目通红道:“事情还没有调查清楚,先不要急着下结论……”

“这还像句人话。”城门楼上的朱棣,竟对太冇子表示了赞许,这让朱瞻基惊异莫名。“但依然是对牛弹琴……”

朱高炽正在苦劝,突然听马德一声暴喝:“线香燃尽!”

众人这才想起还有这茬,一看果然,那线香已经化为灰烬,在北风中香灰漫舞……

“退是不退?!”赵赢牙缝中又蹦出几个字!

“不退!誓死不退!”众官员千百个声音整齐划一,气势完全压过了赵赢。

“打!”赵赢把手一挥,从牙缝中蹦出最后一个字!

早就蓄势以待的东厂番子,闻令立即冲了出去,举棍扬鞭、狠狠落下!真叫一个虎入羊群。那些官员还没反应过来,便有好些人被打倒在地,鲜血伴着惨叫声迸出!

“不许打人!”朱高炽醒悟过来,赶忙拦住赵赢道:“孤命令你,让他们立即住手!”

“抱歉殿下,”赵赢瞥他一眼淡淡道:“您还不是皇上……”

“那就连我一起打了吧!”朱高炽索性冲入被打得七零八落的人群,暴怒道:“先把孤打死再说!”

东厂的番子再不把太冇子动手,也不敢对储君动手,但请命的官员实在太多,除了各部正堂没有参与,几乎所有在京官员都在这里……太冇子拼上命去能护住几个?

“笨蛋,绕开他就是了!”马德高声下令提醒。

东厂番子们如梦初醒,便绕过太冇子去打旁人!太冇子走到哪里,哪里就暂时停下,但太冇子刚走过的地方,暴行立即恢复如初……

一个朱高炽根本保护不了这么多官员,盏茶功夫,承天门前的官员已经全都放躺,冇轻者头破血流、重者筋折骨断,更重者已经躺在地上,生死不知……

承天门后,火势已经小了不少,但浓烟更重了,滚滚而起,遮天蔽日!

城门楼上,朱棣依然面无表情,仿佛城下的殴打,在他看来不过是儿戏一样……

等到城下只有呻冇吟声,再没有喝骂劝谏声,朱棣才轻轻啐一口道:“如此不堪一击,太让朕扫兴了……”

“皇爷爷,”朱瞻基这个汗啊,心说那些官员都是手无寸铁之辈、手无缚鸡之力,还指望他们跟如狼似虎的东厂番子对打不成?不过于情于理,他这时候也该替他们说句话了:“差不多可以了吧?真出了人命也不太好?”

“你是在替他们求情?”朱棣冷冷瞥一眼朱瞻基,太孙殿下便只觉一缕寒气从脚底透到脑门。

“这……”朱瞻基背后全是汗水,飞速权衡了利弊,心说这时候改口,平白让皇爷爷看清了自己。便拿定主意硬着头皮道:“是。孙儿并不觉着他们是对的,只是怕出了人命,史书上这一笔不好记。”

“还史书?”朱棣凄然自嘲道:“朕已经成了千载笑柄,多上这一笔又如何?!”

“皇爷爷,不会的……”朱瞻基最清楚朱棣的想法,那是要立志做千古一帝的,现在却说出这种话,可见三大殿被烧,对皇帝的打击有多沉重……

“黄偐。”朱棣不想继续这个话题,疲惫不堪的看一眼一旁的太监。

“奴才在,主子有何吩咐。”黄偐忙应声道。

“下去传旨,让赵赢的人回来吧。”朱棣在朱瞻基的搀扶下,回到床上坐定,顿一下又道:“就说是太孙殿下给他们求的情……”

“是。”黄偐赶忙下楼传旨。不一会儿,城门楼下便听到黄偐那公鸭般的嗓音响起:“行啦,别打了,太孙殿下仁慈,跟皇上求了情,赵公公收手吧。”

“遵旨。”赵赢这才一摆手,东厂番子便如退潮一般,停止了殴打,回到承天门前列队。

“劳烦太冇子殿下收拾下局面吧。”黄偐看看一身狼狈的太冇子,转身回去复旨了。

朱高炽赶紧让人将受伤的官员抬上大车,拉去太医院救治。受伤的官员实在太多,大部分人手又在救火,朱高炽的东宫卫往返了许多次,差不多到天黑,才将所有官员运走……

三大殿的大火,在午夜时分才彻底扑灭。翌日清晨,朱棣前来巡视时,辉煌宏伟的三大殿已经完全看不见了,只剩下还冒着黑烟的废墟残垣,坐落在被熏得漆黑的汉白玉石基上……

太冇子、成国公、安远侯、阳武侯、王贤、赵赢等天子近臣,跪在皇帝身后,抽泣声不绝于耳。

朱棣背对着他的臣子,背影不动如山。一旁侍立的朱瞻基,却分明看到皇爷爷苍老的脸上,挂着两行泪水……三大殿被烧成废墟,对皇帝的打击实在太大了!造成的损失还在其次,毕竟大明朝家大业大,不至于承受不住。关键是这是三大殿啊!大明皇权的象征,刚刚落成不到一年,正式启用才二十天不到啊!就这样被一把火烧掉,实在是对这位骄傲的皇帝,最残酷的捉弄……

“莫非真的是,罪在朕躬吗?”朱棣苍声一叹,老泪纵横。

“皇上!”众臣子泣道:“都是臣等的过错,皇上千万不要自责啊!”

“刚刚启用的三大殿,被烧成白地,朕要是还不自责,跟晋惠帝、陈后主有何区别?”朱棣涩声道:“朕准备下罪己诏……”

“皇上万万不可啊!”臣子们赶忙惊呼,安远侯柳升道:“明明是白莲妖人造反作乱,烧毁了皇宫三大殿!怎么能算到皇上头上呢?”

“是啊皇上,”臣子们抹泪道:“要说罪过,也是臣子们太疏漏大意,才会让妖人有可乘之机啊!”

“是,”赵赢膝行上前一步叩首道:“是老奴无用,没有保护好皇宫,请皇上降罪!”

“为臣也有罪,”成国公朱勇也跟着膝行上前一步,叩首道:“臣辜负了皇上的重托,请皇上降罪!”

“为臣也有罪!”安远侯柳升有样学样,上前叩首道:“臣辜负了皇上的重托请皇上降罪……”

见有罪没罪的都抢着认罪,王贤知道自己这个直接责任人,是逃不过去了。只好也上前,摘下乌纱叩首冇道:“跟诸位大人关系不大,都是为臣有眼无珠,没有做好安保,让妖人肆无忌惮的作乱,请皇上杀了为臣,以谢天下!”

顺天府尹李攀同样上前请罪。其实谁都知道,这次最大的罪人就是皇帝!若肯听王贤的,不允许灯行进京,亦或是取消上元狂欢,很可能就不会发生这场悲剧了……但皇帝永远是英明正确的,做臣子的有责任、有义务为皇上背黑锅。

见臣子们纷纷请罪,皇帝脸色稍稍好看一点。他是那样的骄傲,怎么可能愿意下什么劳什子罪己诏?不过是想做做姿态罢了。顿一下,朱棣看看众臣子,淡淡道:“还不是治罪的时候,当务之急是把这件事查清楚!”说着,皇帝压不住心头火起,怒道:“那白莲妖女捉到了吗?”

众人的目光落在王贤身上,从出事到现在,王贤一直没合眼,眼睛里满是血丝,声音嘶哑难听:“回皇上,当天夜里,观灯的百姓太多,那妖女趁乱逃走了……”

“朕看她是御空飞行,”朱棣冷冷道:“莫非这世上真有人会飞不成?”

“这个已经查清楚了,在鳌山灯的鳌柱上发现了黑色的绳索,她是攀着绳索,滑到对面的房顶上,然后逃之夭夭的。”王贤赶忙解释道:“并不是真的在飞。”

“不过皇上放心,城门至今仍未打开,”李攀补充道:“臣等已经全城戒严、逐户搜捕,定将那妖女绳之于法!”

“那样高来高去的妖人,区区城墙能把她困住?!”朱棣哂一声,知道这种事情指望文官是不成,把目光投向了王贤和赵赢:“你们两个留一下,其余的都退下!”

“是。”众臣子如蒙大赦,赶忙告退,只留王贤和赵赢跪在皇帝面前。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