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一三章 天火降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5-11-30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眼看着十余柄利刃就要加身,那佛母不慌不忙,纵身一跃,便跃出三丈,稳稳落在另一根鳌柱上!

锦衣卫赶忙又围住另一根鳌柱,举刀攀爬上去,恶狠狠大喝道:“妖女,这次往哪里逃?”

那佛母低头轻蔑的一笑,就像在看蝼蚁一般,然后便凌波微步,踏空而去……

看着那佛母衣袂飘飘,御空飞行,锦衣卫全都惊呆了。当啷一声,竟有人握不住手中的绣春刀了……

“圣母一临魔王灭,魔王一灭盛世举!”

夜空中,灌耳魔音最后一次响起,话音未落,那鳌山灯便在惊天动地的爆炸声中,化为一团齑粉,那灯山上的几十名锦衣卫,全都被冲天的火光吞噬了……

刚刚扑到鳌山周围的锦衣卫,也被巨冇大的冲击波卷着倒飞出去。王贤的胸口像被铁锤重重锤了一下,眼前一黑便失去了知觉……

宫门内,三大殿的大火越烧愈烈,宫人们不知被烧死多少,仍像飞蛾扑火般朝火场扑去。

所有王公大臣都已经跑到奉天殿前的广冇场上,虽然让这些千金贵人去救火是不可能的,也轮不到他们指挥救火,但他们必须在这里,表现出三大殿失火后,臣子应有的痛不欲生,不少人哭得涕泪横流,高呼着:“别拉我!让去救火!”

然而脚上的动作却一点都不急切,唯恐身旁人动作慢了,一个拉不住真冲到火场怎么办?到时候是进还是不进?都是个大问题……

大臣们尽情表演之时,朱棣却没有出现在火场,大明的皇帝仍然在承天门城楼上,依然保持着原先的姿势。不需要到奉天门内去看,甚至不需要往三大殿方向眺望,因为整个夜空都被火海映成了一片红色……

朱瞻基站在朱棣身旁,脸上满是担忧,他没必要对大臣表演什么,只需要让皇爷爷知道自己的孝心即可……

朱瞻基等了足足半个时辰,见朱棣依然纹丝不动,小声叫了几声,还是没有动静,这才意识到不好,赶紧上前,伸手轻轻扯了朱棣一下……然后,一直像塑像一样端坐在那里的皇帝,便成了一滩烂泥……

幸好朱瞻基眼疾手快,一把抱住已经毫无知觉的皇帝,惊声尖叫起来:

“快来人,太医,快传太医!”

说到后头,他的声音突然变小,缓缓伸手探一下朱棣的鼻端,等了好一会儿,才感受到极微弱的气息。一直申请怪异的太孙殿下,这才轻叹了一下,也不知是放心了,还是微微失望……

太医很快赶到,皇帝腊月里刚晕倒一次,也是这几个太医救的,这次抢救起来倒是轻车熟路。而且这次皇帝也不用移动地方,因为皇宫里大火蔓延,这承天门上反而成了最安全的地方……

朱棣仿佛做了个很长很长的噩梦,在梦里,他坠入无边的深渊,无数的触手将他死死捆住冇,四面八方的山壁朝他挤来。头顶的魔鬼在诡笑着盘旋,他想大声呵斥,告诉它们自己是大明天子,有上天护佑,神鬼不得近前!然而,任凭他如何张口,都发不出任何声音!只听到那些魔鬼在疯狂的讥诮道:“你已经被上天抛弃了!抛弃了!抛弃了!”

“没有!”朱棣毕竟是不屈的老战士,奋尽全力猛地坐起来,哇得一声,终于吐出一口瘀血来。

“皇爷爷醒了!”“皇上醒了!”“陛下醒了!”太孙、太监、太医的欢呼声同时响起来,太孙赶忙上前,给皇帝擦拭嘴角,又给皇帝端水漱口。朱棣却理也不理,依然双目血红的怒喝道:“朕受命于天!天命所归!”

“皇爷爷……”见皇帝神神叨叨的样子,朱瞻基十分担心,生恐自己的皇爷爷受不了刺冇jī疯掉,只好轻声呼唤起来。“皇爷爷……”

好一会儿,朱棣的两眼才能聚焦,喝两口水润了润喉冇咙,皇帝转动着眼球,见自己仍在承天门城楼上,不禁失望的闭上了眼睛。他多希望,昨晚发生的一切,也像噩梦中看到的情形一样,能在醒来后消逝无痕啊!

闭目半晌,朱棣缓缓睁开眼,事情发生了总要面对,他对自己说:‘朕多大的风浪都过来了,不就几座房子嘛,烧了再建就是!’如是自我安慰一番,皇帝那异常低落的心情,似乎稍稍平复一些。他看外面的天色,似乎刚刚入夜,嘶声问道:“现在是什么时辰?”

“午时了……”朱瞻基轻声答道。

“那天,怎么会这么黑?”朱棣一下子就愣住了。

“这……”朱瞻基迟疑一下,小声说道:“是烟,遮住了天……”

“……”朱棣一直下意识的不往北面看,就是不想看那仍在燃冇烧的熊熊大火。但浓烟已经将北京冇城的上空都笼罩住了,黑烟蔽日、如同日蚀一般……

“这是熏的什么香?”朱棣又问道一阵浓重的香气,不是日常用的檀香,也不是珍贵的龙涎香,香气浓郁的让皇帝有些头晕,不禁眉头紧皱问道。

“皇爷爷,没有熏香……”朱瞻基暗暗叹气,小心翼翼回禀道:“是三大殿的楠木柱子,被火烧出来的味道……”

“噗……”朱棣面色一变,又吐了一口血。他虽然家大业大,又向来大手大脚,但听说那些楠木柱子被烧了,还是心疼如刀割一般。太和殿三大殿那些粗大的木梁,乃是昂贵无比的巨冇大楠木。这些楠木,采自川、广、云、贵等地的深山老林。要采取这种木材十分艰难,官员百姓要进入重重大山冒险取材,再费劲千辛万苦运出成百上千里的深山,民间对此有‘进山一千人,出山五百人’,再万里迢迢运来京冇城,成为这三大殿上的梁木,每一根都价值几十万两白银!

而仅仅奉天殿,这样的楠木梁柱就用了足足七十二根!

既然连梁木都烧了,那殿内的一切珍宝奇玩、无价之宝,必定也全都烧掉了……想到这,朱棣死死按住胸口,一张老脸煞白煞白眼泪在眼眶里打起了转转。

“皇爷爷,也不要太难过,”朱瞻基见状轻声安慰朱棣道:“幸好成国公和赵公公准备充分,火势没有蔓延开去,大火只在三大殿范围内,没有烧到后宫,更没有烧到乾清宫。”

朱棣心说,这还叫幸好?要是连后宫也烧了,我就找根绳子把自己勒死了。小崽子不当家不知柴米贵,修建这皇宫花了朕多少银子?光这三大殿,就足足耗费了朝廷三年的财税收入!

因为三大殿修了两遍,所以耗资特别巨冇大……

“什么时候能把火扑灭?”差不多从割肉般的痛苦中走出来,朱棣缓缓问道。

“应该……”朱瞻基心说,还灭火呢,等火自己烧完了还差不多。他是看到了,那些家伙为了救火什么法子都使出来了。可都是梁山的军师——无用!

他们甚至找了和尚道士进宫祈雨,乞求老天爷能帮忙,下场雨浇灭这场大火。

别说,道士们还真有些法力,呼风唤雨大法至少奏效了一半!一滴雨没下来,却把西北风给招来了!

这下好家伙,那叫一个火借风势火越旺啊!三大殿的火更旺了!

一气之下,成国公将这些和尚道士全都派到火场深处去灭冇火了,如果没有什么金刚不坏,修不成水火不侵,估计这些高僧老道,怕没几个能活着出来了。

“到底怎么样?”见朱瞻基语塞,朱棣便知道肯定是糟糕到了极点。忍着胸痛,吐出一口浊气道:“说吧,多坏的结果朕也能承受。”

“是。”朱瞻基这才回过神来,轻声说道:“皇爷爷,也没那么糟糕,差不多到天黑,火就能灭了。”

“是烧无可烧了吧?”皇帝黑着脸冷哼一声,朱棣一旦恢复神智,任何小心思都瞒不过他。

“是……”朱瞻基低下头,赶忙道:“这场火实在太邪性了,忽的就起来,一下就满眼开了!火烧的又旺又急,而且水浇上去一点用都没有……”他的声音越来越小,“人都说,从没见过这么邪门的火……”

“说是天火吗?”朱棣的脸色更难看了,他猛然想起那妖女所说的‘天火一降魔宫焚’,登时咬牙切齿,一阵面红耳赤,竟然又想吐血。

太医赶忙给皇帝抚胸捶背,又按了一下穴位,才为朱棣平复下翻腾的气血。朱棣喘着粗气,瞪着太孙问道:“是不是?”

“是……”朱瞻基低低应一声,又马上坚决表态道:“但孙儿坚信,那是妖言惑众!已经命人将胡说八道的人抓起来了!”

“抓人有什么用,堵得住悠悠众口么?”朱棣自嘲的笑笑,说着看看朱瞻基道:“被你父亲说着了,他肯定觉着解气吧?”

“这,怎么会呢?”朱瞻基忙摇头道:“皇爷爷,我父亲还在指挥救火呢?”

“我看是看朕的热闹吧……”朱棣说完,不待朱瞻基回答,突然眉头突突直跳道:“看来朕的热闹还没完,还有好戏要上场了!”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