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一一章 鳌山灯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5-11-27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这样的盛会佳节,朱棣也携后宫嫔妃、皇子皇孙、宗室公卿、文武重臣登上承天门,城楼上摆开筵席、赏灯作乐,以示与民同乐。看着银河般的天街御道上,那一座座辉煌宏大的灯山,听着一锅粥似的鞭炮声、锣鼓声、还有万民欢呼声,朱棣感到十分畅快。
这时,太孙朱瞻基又适时献上祥瑞,皇帝更是龙颜大悦,笑声十分洪亮。见皇帝难得的兴致勃勃,赵王等人自然拼命凑趣,满嘴俏皮话、卖力哄皇帝开心。朱棣被逗得笑声连连,但皇帝心里其实没那么愉快……虽然拼命提醒自己,这种时候不要看太子添堵,但朱棣还是忍不住瞥了坐在左首的朱高炽一眼……
果然不出所料,太子殿下正神情凝重的看着城楼下的灯火,满脸忧虑的样子仿佛看的不是灯火,而是战火一样。
‘哼……’忍了又忍,皇帝还是忍不住冷哼了一声。这一声虽然不大,但在时刻关注皇帝的赵王等人耳中,还是盖过了喧嚣的声响。所有人都不做声了,惴惴的看着皇帝。
“既然如坐针毡,你又何苦来这一趟?”朱棣冷冷看着太子,城楼上的气氛登时到了冰点。
太子沉默了片刻,起身回禀道:“儿臣不是有意扫父皇的兴致,实在是担心,今晚会有些不太平……”
“哈哈!”朱棣怪笑一声道:“太子说,不是扫兴,尔等可信?”
“呵呵……”赵王等人干笑起来,不少人有幸灾乐祸之意。
“父皇息怒,”赵王假模假样劝解道:“太子殿下先天下之忧而忧、后天下之乐而乐,正是社稷之福啊!”
“放屁!”赵王不这么说还好,朱棣一听,重重搁下手上的象牙筷子,怒道:“他分明是故意在膈应朕的!不就是迁都的事情不合他的意吗?!”皇帝越说越愤怒,显然早就压了满心的怒火,一触即发了:“他就一次一次的忤逆朕!变着法子的触怒朕!朕的太子殿下到底生了一副何等心肝?是不是非要把朕气死才安心!”
皇帝这话一出口,非但太子,所有人全都跪在地上 朱棣尤愤愤道:“一定是这样,气死了朕他才能登基哩!”
“陛下!您是不是有酒了?”蹇义夏元吉等一干老臣,闻言魂飞胆破,再也顾不得皇帝正在气头上,以头杵地,声泪俱下的劝谏道:“请收回方才之言!这不是一国之君议论储君的言语啊!”“陛下,您是要把太子逼死吗?!”
“朕岂敢,是他要逼死朕才是!”朱棣发作出来,心里头没那么堵了,再说今日又是上元盛会,不是发作的场合。刚想找台阶下去,好死不死又看了太子一眼,不禁血往上涌,闷哼一声道:“你们看他,可有一点愧疚的意思?”
众人看向太子,见太子跪在那里,脸上无悲无喜,确实没有什么惶恐惭愧之色。
“太子殿下一定是吓傻了……”蹇义忙替太子圆场道:“对,一定是这样!”说着赶忙朝太子递眼色,小声道:“快跟陛下赔个不是啊!”
“是,”太子倒也痛快,当即点头道:“是儿臣错了,父皇请息怒。”话虽如此,然而他的脸上,却依然没有半分愧疚之色。虽不至于说是敷衍了事,但诚意了了也是不争的事实。
这下子,不少人都品过味来了,太子和皇上已经决裂了……不只是皇上对太子,太子对皇上也是如此。
朱棣死死盯着太子,漫天的烟火,映的皇帝的瞳仁一片血红。所有人都看到,朱棣的额头暴起了青筋,双拳紧紧攥起,这是皇帝发作前的征兆……在场的都是天子近臣,在之前的岁月里,多多少少都曾见过。每一次都是天子一怒、血流漂杵!每一次都是天崩地裂,日月无光!
所有人都不敢再说话,低着头,心全提到嗓子眼,焦灼的、惶恐的等待着皇帝的雷霆发作!
然而,等了又等,却始终没有等到……有人大着胆子抬起头,却惊异的看到天子脸上的怒火,竟消失了。也不能说是消失,仔细观察的话,还是可以从皇帝的嘴角眉梢,看到那一丝丝隐藏起来的恨意杀机。多年以来第一次,皇帝竟压住了怒火,没有发作出来!
“都起来吧,跪着干什么,”朱棣的声音也平静下来,似乎还带着丝丝的萧索:“继续欢宴吧!”
来不及细想,众王公如蒙大赦,赶忙起身回座。只有太子仍跪在那里。
“你还跪在那儿干嘛?还要朕亲自搀你不成?”朱棣冷冷瞥一眼太子,语气虽然仍然不善,但字面的意思已经足够让臣子们欣慰了。无论如何,这场眼看要爆发的大乱子,算是有惊无险过去了……
“陛下快看!”待太子起身,黄偐赶忙调动气氛道:“鳌山灯点亮了!”
朱棣和众臣公也暂且压下纷乱的心思,转头向天街上的鳌山灯望去!
那鳌山灯,是所有灯山中最高最大最气派的一座,高一十六丈,阔三百六十五步,中间有两条鳌柱,长二十四丈,两下用金龙缠柱,每一个龙口里点一盏灯,谓之双龙衔照。在这个年代人看来,简直是巨峰插天一般,宏伟壮观的惊人无比!
灯山上有苍松翠柏、有飞桥亭榭、有千灯万炬、有仙女珍兽!最最显眼的,是灯山最高处,那座恢宏的宝殿,竟是仿造奉天殿样式搭建!与五色玉栅簇成的‘皇帝万岁’四个大字交相辉映!一亮灯就夺去其它灯山的光彩!
“好!好!”城下百姓叫好声山响,城上的皇帝和大臣也目眩神迷,完全被这座鳌山灯震撼了!方才的不快场面,仿佛也被抛到九霄云外……
那鳌山灯分上下七重,每一重平台上,都有近百名衣袂飘飘的女子,在分工协作、维持这座庞大的灯山正常运转。灯光烟花中,这数百名女子便似瑶池仙女一般,引得城上城下的观众目不转睛!
突然,一丛密集的烟花从鳌山灯各层射出,白烟过后,梵音大作,一位白衣白裙、披肩白纱长巾、手持净瓶、杨枝,脑后金光闪闪的女子,竟赫然立在鳌柱顶端!
“是观音大士!”鳌山下的百姓惊呼起来,然后便如倒伏的麦田一般,齐刷刷的朝那观音下拜。
“这是什么名堂?!”城楼上,见百姓在自己面前跪拜别人,哪怕那人扮演的是观音菩萨,朱棣也大为不爽,闷声问道:“放灯就放灯吧,耍这套神神鬼鬼作甚?!”
“快去!”黄偐赶忙吩咐一旁的小太监,让那鳌山灯的总管,赶紧将菩萨撤下来。
就在小太监跑下城楼的功夫,人群爆发出更大的惊叹声!
原来那观音大士挥动手中杨枝,在那鳌山上一扶,七彩的烟雾便笼罩鳌山顶端!待那烟雾被风吹散,一只两丈多高、金光闪闪、威武雄壮的大公鸡造型的花灯,便被从山顶吊起,缓缓往鳌柱顶端升去!
看到这一幕,太子殿下浑身汗毛直竖,霍地便站起来,指着那金色的大公鸡,面色煞白煞白,好一会儿说不出话来。
“金鸡一唱……”一旁的朱瞻基,两眼瞪得溜圆,不由自主的颤声道:“天火降……”说完便尖叫起来,“快,抓住她们!”声音充满了惊恐!
不用太孙殿下吩咐,锦衣卫已经包围了这座鳌山灯!王贤为保万无一失,在每座灯山旁都安排了锦衣卫值守!这座鳌山灯规模最大、位置最要紧!王贤足足安排了六七十名部下在此!
王贤早就让部下牢记那首白莲教的歌谣,是以一看到那金鸡出现在白衣女子脚下,带队的锦衣卫百户便知大事不好,骂一声狗娘养的,抽出腰刀便率部下往上攀爬!
那鳌山实在太高太大,远处看巧夺天工、精美绝伦,可要是到了跟前,只能看到数不清的木头、竹竿横竖交叉绑在一起,密密麻麻通向顶端!想要爬上去谈何容易?!
几十名锦衣卫刚爬到一半,突然有暗箭从四面八方射来!猝不及防间,便有半数锦衣卫中箭,惨叫着坠落下去!
然而鳌山内部的厮杀惨叫,完全被喧闹的环境掩盖了!天街上十几几十万人,只听到一个庄严神秘的声音,从那鳌柱顶端的观音口中发出:“淤泥源自混沌启,白莲一现盛世举!”
“淤泥源自混沌启,白莲一现盛世举!”鳌山上,数百女子跟着齐声高喊起来!
鳌山下的百姓全都炸了锅,不少人也跟着一起喊起来。
承天门城楼上,从皇帝到太监,所有人都懵了!谁也万万没想到,白莲教妖人,竟敢公然在这北京城、在这皇宫门前,如此大张旗鼓的挑衅!
“金鸡一唱天火降!天火一降魔宫焚!”那白衣女子终于说出了那最关键的一句!
话音一落,那只金鸡竟真的啼鸣起来!
‘喔喔喔!’
那鸡鸣声有着可怕的魔力,竟可以穿透这嘈杂的环境,直入每个人的耳中!
下一刻,鳌山上射出数不清的火箭,曳着亮黄色的尾迹,划过承天门的城楼,往大内深处射去!!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