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一零章 上元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5-11-27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接下来的日子,锦衣卫****如疯 一般在街上盘旋,看到不顺眼的就抓,锦衣卫的诏狱早就不够用,连着顺天府和宛平大兴两县的牢房也被装的满满的。最后没办法,只能往府军前卫的军营里送,好在府军前卫至今仍未恢复元气,兵源不满半数,有的是房间装犯人……
至于为何不往规模最大的刑部大牢里头送,原因也很简单——明眼人都看出来,王贤这是公然跟皇上的意思对着干,要不是正月里头不处分的讲究,指不定忠勇伯的乌纱帽就得被摘了去。
幸好顺天府尹李攀还算明白人,知道自己和王贤是一条绳上的蚂蚱,王贤说白了,也是帮他在搞严打,而且是以那种完全无法想象的烈度在搞,别的不说,抓进来的地痞流氓、拐子捣子,就有几百上千!这阵子京城治安那叫一个好,说路不拾遗有些夸张,可夜不闭户是绝对有的。
没办法,不法分子也是人啊!看着那些全副武装的锦衣卫疯了一样的满大街抓人,有些穷凶极恶之辈胆敢拒捕,直接就被弓矢火枪射成马蜂窝子!别说拘捕了,就是逃跑都可能吃枪子呢!实在太可怕了!吓得那些大哥大佬瓢把子们,干脆全都猫在家里不敢出门,游走在街上敲诈勒索掏包拐人的地皮下三滥,也全都失踪密集,一个都没有了!有道是在专政面前,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,就是这个意思!
结果就是京城的治安大好,老百姓反而更敢出门了,加上马上就是上元节了,灯山彩楼也扎起来了,家家户户都出来庆赏元宵,大街上人头攒动、人烟反倒比严打前稠密许多……把一心想营造恐怖气氛,把老百姓都吓回家里不敢出门的王贤,差点没气得七窍生烟……
没办法,这里是北京城,老百姓只认朱棣,皇帝既然发话,说要上元狂欢、热烈庆祝,老百姓就会狂欢庆祝,夜不归宿,哪里理会王贤是什么东东?人家北京城支援圣上骑兵的时候,他还不知道在哪儿吃奶呢!
见无法阻止这场上元狂欢,无可奈何之下,王贤只好改变策略,从遏制改为保护预防,让手下的将士分区分片,将所有参演的灯会、戏班都登记造册,将其道具材料统统检查没有危险之后,才准许他们出现在上元节的狂欢现场。
黄昏,京城中已经有不少烟花迫不及待的点燃,站在崇文门城头上的王贤等人,能闻到清晰的硝烟气息。
“烟火的气味,就是春节的气味的啊。”看着壮美的北京城,城中已经扎好、只待天黑的大大小小数百具灯山、上千个彩门,李攀升起丝丝身为顺天府尹的自豪感!
“我却闻到了战火的味道。”王贤脸上半丝表情都欠奉,他的瞳孔都被即将落山的夕阳,映的血红血红。
“伯爷多虑了,”李攀笑道:“经过这么长时间、这么高强度的警备,相信这个上元节一定可以平安完美。”
“不行,人太多了。”王贤摇头道:“盛会没开始的时候,咱们还能控制住局面,可等天一黑,盛会一开始,神仙也没办法了,只能听天由命……”
“不会有事的。”李攀笑着给王贤减压,然后便告辞下去了,他身为顺天府尹、京城的最高地方长官,要为今晚的盛会点灯!这是他的殊荣,他不能推辞,也不会推辞。
待李攀走后,王贤对一旁的吴为道:“你知道我的直觉,向来很准……”
“是。”吴为点点头,他跟着王贤多少年,岂会不知道?就凭着这种直觉,王贤不知带着他们躲过多少次危险!他叹口气到:“可是这一次,确实不是我们可以控制的,就像严先生说的,尽人事,听天命吧。”
“哎……”王贤吐出一口浊气,看着远处的后海方向,心中涌起一阵歉疚,自己死缠硬磨,终于让宝音和阿蘅留下来陪自己过年,可自己却整天不着家不说,还不让她们今晚出门赏灯……宝音倒是通情达理,知道王贤担心她们的安全,什么也没说。但越是这样,王贤就越是歉疚……
正月)天短,刚才还西洋满天,这时候,天就已经擦黑了。王贤紧了紧披风,对一旁的众兄弟道:“都去吧……”他知道,今晚说什么都没用,因为人山人海中,几千锦衣卫根本什么都做不了。反正该说的早都说过了,所以干脆没有废话,王贤挥挥手,就让众将分头去了。
他自己也在吴为、周勇、还有女扮男装的灵霄、小怜,扮作锦衣卫的心宁心远等人簇拥下下了城头。一下城,王贤就看见一支军队隆隆开过来,定睛一看,是五千全副武装的神机营将士,全都是火枪在手,弓弩上弦。为首的骑在黄骠马上,身穿赤练甲的老将军,正是安远侯柳升!
“侯爷!”一见柳升,王贤面露喜色,忙上前行礼。
柳升对王贤印象极好,骑在马上,拢着胡须哈哈大笑道:“王小子,这下放心了吧?陛下不是你想的那样大意,其实早有安排!只是不想破坏节日的分为,才外松内紧罢了!”
“怎么,除了神机营,皇上还有安排?”王贤问道。
“当然,成国公和赵老太监在宫里头,带着全班人马各处巡逻呢!”柳升笑道:“放心吧,今晚歹人不做乱则罢,一旦作乱,非叫他死无葬身之地!”
“呵呵,好……”王贤笑笑,但笑容有些牵强。
“怎么,还不放心?”柳升瞪他一眼,笑骂道:“我说你小子是不是紧张出毛病来了?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,这算什么啊!”
“哎,不一样的。”王贤摇头叹气:“那是打仗,有十分力可是使十分力。这是安保,有十分力能使出一分就不错了……”
“成了,我不跟你扯了。”见部队走远,柳升朝王贤一挥手,哈哈大笑道:“前天庄子里送了些野味来,回头去我那吃酒去!”
看着安远侯的背影越来越模糊,王贤刚要说点什么,突然听到砰地一声,惊天动地的巨响!众护卫赶忙拔刀将他护在中间。却见灵霄指着夜空中绽开的巨大烟花,欢喜的蹦跳道:“开始了!开始了!”
大明迁都北京后的第一场上元盛会,果然就在这天刚挂上黑幕的一刻开始了!酝酿多日的激情在此刻迸发,迸发出火山熔浆般的灼人热浪!这热浪是由灯山、由香雾、由丽人、由那亿万盏花灯、由那千万处锦帐!由那如流水的车、由那如游龙的马构成!
天上时时都有成百上千的烟花绽开,那绚烂多彩的烟花,完全遮盖了繁星!地上是数不清的高脚、旱船、杂耍、信子,围着一辆辆光彩夺目、千姿百态的大型花车招摇过市,引得摩肩接踵的百姓目不暇接!
爆仗声、丝竹声、锣鼓声、吆喝声,已经汇成一锅粥,哪怕是交头接耳,也得用尽力气才能听清对方说话,只要距离稍远,就谁也听不到什么了!
当然在上元节中,唱主角的自然是花灯!各式各样的花灯流光溢彩,让人目不暇接,就好像天上的银河落在了京城的棋盘天街上,万灯千盏、闪闪烁烁、争奇斗艳、美轮美奂!沉浸在欢乐海洋的京城百姓,或是携家带口、或是呼朋唤友,或是情侣挽手,他们头上戴着花环、手里拿着丰富诱人的小吃,尽情的徜徉在这灯的银河中,欣赏着、品评着那些费尽心机、不惜成本打造的精巧花灯!
那全用白玉做成,仿佛天宫的宫灯的是福州灯!
那用绢囊贮粟为胎、因之绕缀、及成去粟,浑然如玻璃球的是新安灯!
那用圈片直径有三四尺,全用五色琉璃制成的昂贵花灯是苏灯!
那用五色珠为纲,下垂流苏,灯上画着龙船、凤辇、楼台故事,最让年轻男女注目的是珠子灯!
那镞镂精巧,五色妆染,用影戏之式的是最讨小朋友喜欢的羊皮灯!
那用千丝结缚弱骨,轻球万锦装扮,碎罗红白相间,剪缕百花万眼,一看好似彩云笼罩着月魄,珠光宝气围绕着星星的是万眼罗灯!
还有那种飙轮拥骑,回转如飞,灯罩上绘出战争场面的马骑灯,更是人人爱看,观者如云!
但最最最最隐隐注目的,还是御街上那些数丈高,乃至十余丈高的庞大灯山!那是各省各地耗费无数民财,向皇帝进献的迁都贺礼!所以赵王才会为了那些灯行出头,压住‘不懂事’的王贤……既能讨好皇帝,又可以示好地方大吏,惠而不费,何乐而不为?
那些灯山,真的像是小山一样,阔有两三百步,用数百根木梁搭建成骨架,然后用各种花灯、彩绸、琉璃、鲜花装点而成,待到灯山上千万盏宫灯点亮,各种烟花火药点燃,整座灯山香雾缭绕,灯火辉煌,就像一座座仙山一样!


下一篇: 上一篇: